堂堂正正修炼 踏踏实实做人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六日】我是九六年走入法轮大法修炼的。大法的祛病健身的神奇,博大精深的法理令人折服。用尽人类的语言也无法形容我的福份和殊荣。从心灵深处发出:无论修炼路上怎样艰辛我都要坚修大法到底,按真、善、忍一步一个脚印的走下去,助师正法救世人。

话虽好说,但做起来,距离法的要求和师父的要求,与同修相比相差甚远。但是总结交流过程也是提高的过程,也是去执著的过程。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不管人类的道德标准怎么变化,可是这个宇宙的特性却不会变,他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那么作为一个修炼人就得按照宇宙这个特性去要求自己,不能按照常人的标准去要求自己。你要返本归真,你要想修炼上来,你就得按照这个标准去做。”

一、说真话

我这个人头脑简单认死理,只要认定是正确的,无论碰到什么情况我都会坚持下去,更何况“真、善、忍”这普世价值是需要修炼人在一生中,一言一行中、一思一念中向内找自己,去同化的。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的迫害一开始,派出所、街道就把我找去。因为我们这块的学法小组在我家,我和家人天天拎着录音机和大伙一起炼功。我心中就有一念:不管怎样,我都要讲真话,坚修大法。有的同修说:你得保护好你的房子(身体),说不炼了也没关系。但是我修的就是“真”,就不能说假话,就是求真。所以不管他们怎么蛮横、严厉,不叫我炼法轮功,我就是面带笑容,以理服人:法轮功是祛病健身有奇效的功法,是国家让炼的,那些颁发的奖状就是褒奖法轮功利国利民的见证。国家政府讲话怎么能不算数呢?炼功人按真、善、忍做人还有错吗?哪个君王不希望他的臣民健康长寿呢?你们不得讲道理吗?他们无言以对。

后来他们又把我交给了单位和上级机关。上级机关和六一零的人以停发我工资和工作来威胁我。我说:“大法就是我的命,什么都可以不要,但是唯独这个修炼大法,我决不能放弃!”他们把我的话记录下来,让我签字,我毫不犹豫的签了。(那时还不懂得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但是我那时还是很平和的讲大法的美好。)他们非法关了我一天一夜,就放我回家了。后来还有一次,派出所找我去,让我写不去北京的保证。我想了一会说:“我修的是真、善、忍,没有必要写那个保证。”从此以后他们再也没有干扰过我。

二、讲真相

面对教养院和监狱的流氓行为能不能正念正行,是检验大法弟子的试金石。我的儿子被关在教养院和监狱里时,邪恶规定亲属不骂大法、不骂师父、不“转化”,就不允许会见亲人。哪怕是说假话也行。我就坚信真善忍,决不能说假话,决不能害人。为了大法,为了不让世人造业,什么都可以舍去,什么都可以忍受。所以那时二、三个月见不到亲人是常有的事。当然,到后来,就知道用功能不允许他们不让见,到时就能见到了。

当恶人不让见儿子时,我就在教养院大门外大声讲法轮功是被诬陷的,是正法,法轮功师父是救人的,最正的。那时还不知道讲真相这个词,我就有一个想法,让世人知道大法是正的和师父是清白的。那里人来人往的人很多,有的是探亲的,有的是警察,他们听我讲:我儿子有心脏病,炼法轮功炼好了,不用打针吃药,病就好了,上哪找这么好的功法啊!讲不讲理啊?修的是真、善、忍让他往哪转啊?有时他们提出问题我解答。我的做法感动了他们,不是一次两次。

再去看儿子时,他们主动说:还不快進去看啊!管理科长主动对院长说:他妈好几个月没看了。因为我不骂大法,他们不让接见。以我儿子的事为由我不止一次到六一零讲真相,不管他们怎么表现凶恶,但是只要正念“我就是要救你们”,然后用功能解体操控他们的邪恶,到后来有一官员说了这样一句话:“心知肚明。”

还有一次主要负责人很凶的说:你再敢说,我就把你抓起来!我说真、善、忍不好吗?他说真、善、忍好,法轮功反党。通过这句话我向内找,说明我讲真相力度不够。所以我就改变方式,以真实名字写信的方法,讲“天安门自焚”伪案的真相,迫害法轮功的利害关系。再写上层贩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牟取暴利,你们不要助纣为虐。再写江罗被公审让他们给自己留后路,不要干扰大法弟子救人。并教他们自救的办法(认同真、善、忍),是公、检、法在犯罪。指出他们是被上层愚弄、利用,为什么中央没有文件让你们迫害好人,遭报应。如果不认同真、善、忍好,那是没有生路的。讲了不认同真善忍遭报应的实例,让他们不要雇特务干扰大法弟子救人。真相资料和电脑等是救人的法器,不能算做给大法弟子定罪的证据,等等类似这样的信不下五、六封。

我还单独给六一零头子写了一封信,那时,他已经退二线了,我也教他们自救办法。这样他们的家族、朋友都会有机会得救的。反正是应该说的我都说到了,并写了是师父让我们这样做的。告诉他们:法轮功没有敌人只有救人的份。所以我们大法弟子把你们当成我们的亲人不能不救你们,希望你们珍惜这份机缘。

为儿子的事,我去省劳教局,面对满屋子的办公人员讲:“我儿子心脏病炼功炼好了,把他抓起来就让他“转化”!往哪转?炼法轮功的人都是按着真善忍修炼,国家却把他定为邪教真是千古奇冤。讲完后我就回来了,心里很渺茫,我又不认识人家,又没给他们钱,可是第二天来电话让我去接人。由于不“转化”加期三个月也取消了。而且儿子没写任何保证。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

三、讲真相不错过任何机会

我记得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三日,我们单位响应上级指示,针对法轮功召开全体职工大会,我没等单位头头发言,我就先发言了。法轮功就是祛病健身的功法,怎么能称为教呢?炼功人按真善忍修自己,怎么能称为邪呢?你们国家让炼的,国家给法轮功颁发的各种荣誉证书,怎么出尔反尔?人们炼功身体好了,现在不让炼了,还讲不讲道理啊?……等我讲完了,领导什么也没讲,就散会了。我就本着一个原则逢会必讲,只要有时机,逢人必讲。什么婚事、丧事、学生升学等都是我讲真相的好机会。

面对相逢的世人都是有缘人。在市场上、在火车上、在候车大厅,走在街上,在监狱会见厅等等都是讲真相做三退的好机会。面对面讲真相我做的比较早,师父提出讲真相时,我早就开始了,所以在面对面讲真相时,很自然根据不同人有不同的话。通过交谈能确定能否三退。能三退就三退,不能三退的,给他打开心结(对法轮功有误解的),送他们资料或者是护身符或者让他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们都很感激。凡是从真善忍切入主题的百分之百都认同。也就是首先百分之百的把人解救下来,这是第一重要的。

第一步救下来之后,再碰到接着做下一步,这样效果更有效,更能救人做到实处。经过我手办三退的有:市公安局长,分局长,所长,市宣传部长、武装部长、教育局长、区教委主任、区人大主任、政协主席、教养院干部等等。

在讲真相过程中,我发现有的人你敢讲,他不敢听,特别是公务员或有一定职务的人、教授等还有是所谓顽固的老红军之类的人,类似这样的人,我就采用真名实姓的方式写信讲真相,让他们知道什么是法轮功,之后重点多讲些善待大法的福报和迫害大法的恶报,都是以身边人为例子这样有可信度,再教他们自救办法诚念法轮大法好和真善忍好。

还给中央领导、中央电视台节目主持人写信,让他们实地调查采访,这样做有理有据,更有可信度。比不署名效果要好。而且我是根据不同时期,不同人写不同内容的信。

我还给陷害我儿子出假证的四个民工写劝善信(零五年时)告诉他们自救的办法。在上半年,有一民工没重视我教他的自救办法,年纪轻轻就死去了。我又打电话告诉民工,要重视我告诉你们的话,要认同真、善、忍。我又以这为例再给六一零、公安局、分局、国保大队、派出所、街道写信。让他们必须认同真、善、忍停止迫害法轮功,不许干扰大法弟子救人,不许撕毁真相资料。无论是奥运前、“十一”前,我都给他们写劝善信,把法轮功在中国是合法的,是公、检、法在触犯法律。让他们归正,给自己留后路。我写信的目地是救一个是一个。不走过场,脚踏实地救人。有的同修讲你这样能救几个人?我不追求数量。只要能讲上话,搭上话,我就讲救人。见到明慧周刊或周报被迫害的大法弟子只要有地址我就写信,这已成自然。但有时也懒散。

我还利用一切有利机会在候车大厅、在车厢、商贸大厅、商场等地面对熙熙攘攘成百上千的人群心生一念:如意运用师父赐给我的法轮,解体一切邪恶生命,让所有生命都按真、善、忍归正。同时还意念运用所有神通功能,解体一切邪恶生命。我好象站在高高的空间,向人群讲:众生你们听着,法轮大法是正法,记住真、善、忍好,有好的未来!我坚定一念,我就有这个功能,我就能够运用这个功能,因为“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我就这样做,走在神的路上的人怎么能被常人绑架呢?为什么不相信自己的功能呢?坦荡正法路,走在神的路上,哪个常人能动得了你呢?

四、修出慈悲心

大法弟子是慈悲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都要为别人着想,不能害人。师父说:“我说修炼人是没有敌人的,你们只有救人的份儿,”(《各地讲法七》〈芝加哥市法会讲法〉)我儿子无论是被非法劳教,还是被非法判刑,能不用花多少钱,就把事情摆平。我也看到办案人员是在要钱,但是我更知道,任何一个生命都没有资格花大法弟子的一分钱。我给谁钱,就是把谁往地狱里推。所以我不能害人,没有花一分钱。同时儿子回来后,我在给派出所、公安局六一零的信中提到这个问题:你们没有资格花大法弟子的钱,拿了谁的钱,要把钱如数退回去。这是极其严肃的事情,无论常人能否理解,作为大法弟子知道这个利害关系,就不能为了自己,把公、检、法人员往地狱里推。

同时在这件事情中,作为一个修炼人,有许多东西要修下去的。师父讲:“修炼就得在这魔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 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所以你炼功要按高标准、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转法轮》)儿子在被迫害的七年中,我从常人牵肠挂肚、撕心裂肺,到坦然面对。这是经历了一次次剜心透骨的魔炼。这种痛苦如果没有大法,很难走到这一步。这段过程不是一两句话能讲完的,只有亲身经历的人才有这个体会。

我虽然经受这样的痛苦,但我毕竟每月还能见到儿子,如果我给他们送了钱,他们的生命受到惩罚,他们的亲人该是怎样的痛苦?有的失去的是丈夫,有的失去的是儿子……而他们的生生世世,他们的子孙祖辈都会跟着遭殃的。大法弟子是救人的,怎能为自己而害别人呢?怎能滋养邪恶呢?我当时就是这样想的。有的人不理解,但是这就是我作为大法弟子修出的慈悲心,从而進一步证实了大法的纯正。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都要想到证实大法、救度众生,修去自己的私心。

我在修炼中存在很多不足,如不修口,在同修间不向内找,这都是我需要改正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