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武清豆张庄乡法轮功学员受迫害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天津报道)1997年法轮大法弘传到天津市武清区豆张庄乡,有缘者纷纷入道得法,修心向善做好人,摆脱了多年缠身的疾病,改善了家庭环境、改善了邻里关系,闻者寻之,得者喜之,人们沐浴在佛恩浩荡中。

然而从1999年7月20日,中共邪党开始铺天盖地的疯狂迫害法轮功,天津市武清区豆张庄镇政法委书记张继奎,带领政府工作人员和几名干警,闯入全镇十几个村子的法轮功学员家中没收大法的书籍,逼迫学员写不炼功的保证书。当有的学员不答应时,他们就把学员集中到镇政府大院关押一昼夜,夜里他们又开车到学员家中骚扰,强迫家属交书,强行搜查,抢走了大法书和老师的法像。威胁学员在一张白纸上按手印,不答应他们的要求就大喊大叫,推搡罚站面壁,老老少少均遭非法审讯。

2000年2月下旬的一天,镇政府“610”不法人员又一次大面积抓人,理由是有人举报大法学员在一起集体炼功,和“三人以上在一起算非法集会”,由政法委书记张继奎带队和派出所民警,挨村搜查,抓捕了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关押在派出所院内,连夜非法审讯。所长刘福生喝的醉醺醺的,瞪着发红的眼睛,粗野的匪性骂着大街,把学员高建苓第一个叫進去,没问几句,疯狂的抓住大法学员高建苓的头发,耳光、嘴巴、胸部、背部一阵暴打。被推出来时,高建苓脸肿的老高,嘴角、牙根往外流血。

恶人们休息一会,又喊法轮功学员张汝侠進去。刘福生抓着张汝侠的头发,把头固定住毒打,打嘴巴、耳光好一阵,打累了坐在椅子上狂吼,吼累了巴掌、拳头接着打。当张汝侠被推回来时,五官都变形了,眼角、嘴角都是血,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刘福生歇了一会,又疯狂的喊叫。这次被推進来的是男学员王书旺,这次打得更狠,刘福生不但自己打,还指使别的干警一块打,巴掌、拳头、嘴巴、耳光,没上没下的狠打一阵。刘福生打累了热了,脱去棉袄露出黑黑的前胸,更象一个红了眼的刽子手,打一阵,吼一阵。最后又用脚踹、皮鞋踩,直打得王书旺浑身上下都是伤,才被推了出来。折腾到半夜他们才罢手。

第二天十几个学员被刘福生等恶警投入了武清区看守所。王福生为了显示其“能干”“成绩”“功劳”,仍继续作恶抓捕和毒打法轮功学员,手段残暴狠毒,人性全无。第二次被他毒打的学员有刘金宪、沙立田、赵秀琴等。刘福生等恶人丧失人性,惨无人道,对武清区豆张庄乡法轮功学员欠下了还不清的业债。

下面简单记录豆张庄法轮功学员这些年来遭受的迫害:

王振发,男,1998年医院检查出肺癌晚期,医生说还能活三个月,此时开始修炼法轮功,学法后按真、善、忍为标准要求自己,结果肺癌不翼而飞,两年来身体健康。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一手策划这场迫害,恶浪滔天,本地派出所一次次去家里进行恐吓、骚扰,强迫写“不炼功”的保证,强迫上交大法书籍,在连续的恐吓、惊吓的情况下,旧病复发,含冤离世。

沙立田,男,99年“7.20”后曾几次被武清看守所非法拘留,2002年被石各庄派出所绑架,问他是否知道一个失踪的法轮功学员刘庆祥的下落,沙立田说不认识,以所长倪景清为首的恶警对沙立田严刑拷打,用两根电棍电他。2002年—2003年被天津建新劳教所用多种酷刑迫害,毒打、零下15度脱光衣服关在笼子里冻、多根高压电棍电,三伏天,关在密室里还给他戴上头盔,致生命垂危才让回家。2008年6月18日年被武清看守所不知用什么手段迫害致神志不清,直到现在生活还不能自理,当时武清看守所所长是耿某。

王书旺,男,1999年11月被豆张庄乡政府人员强行带到派出所,晚上转到乡政府,当时政法委书记张继奎让王书旺在大院罚站一个小时,就在把他绑架到派出所的同时由周里营村书记冯士元和其他人撬开他家的门进行抄家,抄走法像和大法书籍等物品。

2000年春被绑架到派出所,把男女学员关在一个有铁栏杆的小屋内,当时所长刘福生亲自轮流打学员,王书旺被叫到所长办公室,强迫跪下扇嘴巴两个小时,当时都站不起来,只能扶着桌子站起来。

2000年2月又被非法绑架到看守所一个月,在看守所中有十几个同修绝食反迫害,王书旺绝食第三天由看守所张所长带领八九个警察对其野蛮灌食,当时几乎窒息,监室里二十五六个人都看着,由于灌食没成功,张所长又把他关到另一个监室,由张所长授意让他吃饭,他不吃,牢头用笤帚打手、脸一个小时,最后王书旺用头撞铁门才停止这迫害,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

2000年7月份,王书旺又被绑架到派出所,由610头子和新来的所长赵希增,乡计生办主任孙广河对王书旺没头没脸的一阵暴打后送到武清看守所拘留一个月。2001年2月,又被豆张庄派出所绑架送看守所非法拘留两个月,回来后要把他送洗脑班迫害,被迫流离失所。

2002年11月,再次被绑架后,被非法劳教三年,在天津青泊洼劳教所四大队,由于坚持信仰,被关独居一个星期,只有两米的空间,屋架上摆十几根电棍进行威胁,负责人是张科长。

齐文伯,女,王书旺的妻子,1999年7月18日,被邪党豆张庄乡非法绑架,强迫写不炼功的保证书,然后又多次在白天从家里带到派出所干活,有一次夜间让一起被绑架去的几个法轮功学员在豆张庄乡政府大院捡烟头。2000年2月被邪党派出所绑架到看守所,由于集体绝食反迫害又送到天津收容所,关押25天才放回家,快到过年时,又被强行带到乡政府问“炼不炼”,说“炼”被派出所所长赵希增打耳光,一直打到嘴流血才住手。2001年7月,被邪党政府人员绑架到派出所一宿,早晨走脱。2002年11月,在廊坊被绑架到武清看守所,然后送天津板桥劳教所非法劳教2年半。夫妻同时遭迫害,孩子当时未成年,幼小心灵受到极大摧残。

刘金凤女,1999年7月18日,被邪党豆张庄乡派出所非法绑架到乡政府,强迫写不炼功的保证书,晚上还让到院子里罚站。1999年9月9日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在派出所20天左右,又被送看守所半个月。2000年2月底,豆张庄乡610和大队干部到家中骚扰,并从家中带走送看守所6天,又送天津收容所9天,因北京两会没开完又加半个月,由于绝食反迫害6天后生命出现危险,豆张庄610和派出所敲诈勒索家属500块钱才被接回家。2000年12月4日晚,豆张庄派出所警察从村口强行把刘金凤带到派出所,第二天送武清看守所关押半年,后被武清法院非法判4年徒刑,送天津凌庄子女子监狱迫害。

王洪艳,女,1997年喜得大法,99年7月18日,被邪党豆张庄派出所绑架、拘禁迫害3天,强迫写“不炼功”的保证,7月20日刚到家,又被派出所绑架拘禁迫害七、八天,强迫写“不炼功”的保证。2000年2月被邪党乡政府绑架到武清看守所3天后又送天津女子收容所关押25天。2000年12月6日被豆张庄派出所绑架送看守所半个月。2001年2月份,又被非法关押在武清看守所8个月,后被非法劳教2年,在天津板桥女子劳教所迫害。

薛其凤,女,2000年7月被非法拘留半个月。2000年12月,被非法劳教二年。

石玉萍,女,崔克刚的妻子,99年7.20后,家里经常受到监视居住,乡政府、派出所经常骚扰,2007年12月被非法关押在武清看守所半个月,刚回家又被绑架到看守所,后被武清法院枉判三年半徒刑,至今仍被关押在天津女子监狱遭受迫害。

甄润敏,女,2000年2月被非法关押半个月,2000年12月,被非法关押半个月后,又被非法劳教三年。曾多次在敏感日被豆张庄乡派出所和乡政府拘禁、恐吓、骚扰。

王秀兰,女,2000年2月被非法关押半个月,2000年秋,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当时已经60多岁,武清公安局怕板桥劳教所不收,填写年龄时,都给填写50多岁。曾多次在敏感日被豆张庄乡派出所和乡政府拘禁、骚扰。

郑克仿,女,2000年曾两次非法关押一个月,之后每到敏感日被豆张庄乡派出所骚扰,曾被非法拘禁三天三夜。

李万仿,女,修炼大法后,全家人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可是99年7.20邪党镇压法轮功后,多次受到恐吓、骚扰,逼迫写不炼功的保证,2000年曾两次非法拘留一个月,2000年底李万仿被武清法院枉判三年。

王书元,男,54岁,1999年7月中旬被豆张庄派出所带到乡政府恐吓写不炼法轮功的保证。1999年9月9日去北京护法,被非法关押在派出所一个月左右。2000年12月,豆张庄派出所所长赵希增带片警史树岭到家中骚扰,还被所长赵希增打耳光。

刘金宪,男,2000年元月,因去北京证实法,被邪党政府迫害非法判刑3年。

杨克军,男,50岁,被邪党豆张庄乡派出所非法绑架到乡政府,强迫写不炼功的保证书,还抄走师父法像还有《转法轮》书,经常在敏感日到家中骚扰、恐吓。

崔克刚,男,99年秋,被非法关押在武清看守所半个月。2001年8月14日,被非法关押在北京丰台区南苑宾馆洗脑班一个月,2003年被关押在武清看守所一个月。

英淑琴,女,70岁,99年7.20被中共邪党政府强行绑架到豆张庄派出所。99年9月10日,豆张庄派出所、乡政府强行从家中绑架到派出所,又送武清看守所非法拘留一个月。2000年12月12日,武清国保大队对英淑琴多次骚扰,在无法无法正常生活的情况下,使其流离失所一年零九个月。

赵艳霞,女,46岁,1999年9月9日因上北京上访,被中共邪党政府从北京绑架到武清公安局后,送豆张庄乡派出所非法关押一个月。2001年1月份,从家中又绑架到派出所拘禁十多天。

李宝兰,女,63岁,1999年7月18日,中共邪党派出所绑架到乡政府逼迫写不炼法轮功的保证,晚上才放回家。7.20以后被邪党多次绑架、拘禁、洗脑。敏感日骚扰不断。2000年2月底,乡政府610和派出所从家中把李宝兰绑架到看守所6天,又送天津收容所25天非法关押。2001年1月份被绑架到乡政府非法关押一个月左右。2003年在东马圈集贸市场,被东马圈派出所绑架,送武清看守所非法拘留半个月。

王淑艳,女,36岁,1999年11月左右一天深夜,豆张庄乡政府书记张继奎和村书记冯士元到家中骚扰,还被绑架到豆张庄派出所进行恐吓。2001年1月份,被绑架到乡政府关押一个月左右洗脑迫害。

沈兆瑞,女,61岁,1999年7.20后,中共邪党政府多次对其骚扰,并到家去搜查大法书,还半路拦截。

兰士刚,男,97年修炼法轮大法,99年7月18日被豆张庄派出所绑架拘禁强迫写保证,迫害3天才放回家。其后邪党在敏感日多次到家中骚扰。

陈国安,男,99年7.20被中共邪党政府强行绑架到豆张庄派出所,恐吓、逼迫写所谓的“不炼功”的保证。2001年1月份被绑架到豆张庄乡政府关押、洗脑迫害一个月。

张汝侠,女,99年7.20被中共邪党政府强行绑架到豆张庄派出所,恐吓、逼迫写所谓的“不炼功”的保证。当时所长叫刘福生,对张汝霞动手扇耳光。

殷俊芝,女,2000年7月被非法拘留半个月。

赵玉芬,女,2000年12月7日,被豆张庄派出所绑架送武清看守所非法拘留一个月,后被豆张庄乡政法委书记金兆元等人劫持到乡政府强行洗脑转化迫害40多天。

赵秀芹,女,2000年2月28日,被豆张庄派出所刘姓所长绑架送武清看守所非法拘留一个月(以扰乱社会秩序为由),2000年8月,被豆张庄派出所所长赵希增绑架,送武清看守所非法拘留半个月,同年12月又被豆张庄派出所绑架至武清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2000年至2001年被乡政法委书记金兆元等人强行洗脑转化迫害两次,每次四十天,期间派出所和乡政府人员经常到家骚扰,给家人造成极大伤害。

李英奇,男,2000年2月28日,被豆张庄派出所绑架,片警史树岭强迫李英奇罚站数小时,两天后放回家。2003年去东马圈集市买东西,被东马圈派出所绑架后送武清看守所,非法拘留半个月。

孙占娟,女,2000年底至2001年上半年,被豆张庄乡政法委书记金兆元等人强行洗脑转化迫害20多天,刚回家几天,又被绑架到豆张庄乡政府非法拘禁洗脑迫害两个多月。

石素兰,女,2000年12月,被豆张庄派出所绑架送武清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2001年1月,被豆张庄乡政法委书记金兆元等人劫持到乡政府强行洗脑转化迫害多日。

刘会兰,女,2000年底,豆张庄政法委书记金兆元等人闯入家中,绑架刘会兰到乡政府洗脑迫害多日,2001年再一次被绑架到豆张庄乡政府强行洗脑迫害多日。

冯俊霞李焕云、刘少臣等都被豆张庄派出所强行绑架恐吓、逼迫写所谓的“不炼法轮功”的保证。

孟宪民,男,40岁,1999年7月19日,中共邪党政府到孟宪民家多次骚扰,并绑架到大队恐吓、强迫写不炼法轮功的保证。

陈桂华,女,40岁,1999年7月20后,邪党豆张庄乡政府对陈桂华多次骚扰,并绑架到大队,逼迫写不炼功的保证。

张庆敏、王俊贤、崔化兰2000年底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关进看守所半个月,之后每到过年、敏感日被拘禁到豆张庄乡政府或派出所多日不等。

高建玲,女,99年“7•20”以后,曾多次被绑架至乡政府、派出所拘禁、洗脑、威胁、恐吓。2001年,被非法劳教三年,因坚持信仰,天津板桥劳教所给她加期一年,遭受过种种迫害共四年才回家。2008年4月,因讲真相被恶人构陷,武清泉州路派出所将她和其余两个天津市法轮功学员送到武清看守所,后又被非法劳教1年半。泉州路派出所还敲诈和扣留天津法轮功学员身上带的几千块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