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次整体配合营救同修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六日】二零零四年,同修A在外地发放真相资料被绑架、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绝食反迫害一个多月,中共恶徒扬言要开庭重判同修A。

同修们听到这一消息准备营救,可是大家都未参与过法庭辩护,不知从何下手。这时一外地同修送来一份他们出庭营救同修的资料。真是雪中送炭,于是大家立即行动起来,分头准备,从各方面开展营救,有以被绑架同修家属子女名义写信给公检法的,有陪同修家属到公检法要人的,有以请律师的名义到律师事务所讲真相的,有近距离发正念的。

到开庭当天,由于“六一零”的施压,律师被迫放弃为同修A辩护,法院临时改在看守所内开庭,给我们营救同修造成了极大的干扰。

开庭那天,由于路途遥远,我们只去了十多位同修,而中共公检法动用了几十辆警车,上百名全副武装的警员,里三层外三层围了个水泄不通,不准任何人旁听。最后在大法弟子和家属的强烈要求下,恶警不得不允许其妻和女儿参与旁听。

在辩护律师没有到庭的情况下,我临阵受命,担任了辩护人这一重任。在恶警百般阻拦下,我智慧地闯了進去,后来当地国安认出了我,威胁我要怎么怎么的。我严肃的告诉他说:“你不要丧失自己的良知,这件事也不是你们说了算的,他是我的同修,我怎能不救呢,就是你们我也要尽量救啊。”

开庭时看到同修A绝食中消瘦的面容,自我辩护时微弱的声音,还在洪扬大法,要求法庭拿出手中的所谓罪证,念给在场的人听,谁正谁邪,大家来评论……我默默为同修A发正念加持。

在我为同修A辩护中,我从法律的角度、道德的角度以及做人的角度证实了大法给人类带来的美好,并揭露了邪恶害怕曝光及其虚伪的本质。震慑了邪恶,然而法官没有回答我们的正念之词,草草收场,宣布休庭。

回来后,我听说休庭后一般不会再开庭,感到自己没有充份发挥正念的作用,没有担任好辩护人这一重任,被邪恶敷衍了,我决定和同修A的妻子再去其当地有关部门讲真相,营救同修。

我在旅社把晚上自己写的揭露邪恶真相复印了几十份,送到当地政府部门和民众,白天到法院、检察院、公安面对面和他们讲真相,使部份有良知的人员认同了大法,表示将尽力帮助。由于罗干的亲自干预,法院对同修A進行了重判,但经过同修们的全力营救,同修终以保外就医释放回家。

师父说“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从这件事上,我们看到了大法弟子整体配合的力量。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