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人声明从新开始修炼

—— 迄今已有 449983 人次发表声明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七日】编者注:“严正声明”是在压力下曾给邪恶写过“不炼功保证”的法轮功学员宣布重返修炼的声明。为保持严肃性,声明必须用真名实姓发表。如发现使用化名的“严正声明”,将予以删除。在明慧网上发表严正声明,必须写清(1)自己写给邪恶的“保证书”作废;(2)郑重宣布从新修炼、弥补损失。

* * * * *

严正声明

那是邪党刚迫害法轮功时,当时派出所和镇政府来几个人说,现在法轮功国家不让炼,都把书交出来,不让外出。我就糊涂的交了一本书、一盘炼功带,还写了“保证书”。还是没有逃脱被邪恶的迫害。在02年5月的一天,县国保伙同派出所的恶警半夜翻院墙進屋非法抄家,抢走几本书、师父法像和讲法带,当晚把我非法带到县刑警队,第二天非法送县看守所,被邪恶管教打骂。公安恶警硬叫家里拿五千元钱,半月后才放回家。可在我回家的第四天,派出所和镇政府来人找我说县里办洗脑班,后来车把我抓到县看守所会议室,屋里有两公安,其余六、七人都是政法委的人。当天下午政法委的人叫我写“三书”,我违心的写了“两书”,其中还有对师父一句不敬的话,做了决不该做的事。究其原因,一是法学的不好,学的不扎实,心不正;二是怕心重,没有放下生死,被旧势力钻了空子。 09年恶警来家里五、六次骚扰,等等。我想这都是自己造成的后果,直到这次才如梦初醒。而慈悲伟大的师父一直在管我,两次车祸、狗咬(没做任何处理几天就好了)。从新严正声明:以上所写、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切全部作废。从新修炼,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紧随师。

赵天寿 2011年5月14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7.20时,向单位交了一本《转法轮》书。后来居委会到家里来行恶,我把经文、法轮章、师父法像交给邪恶。在洗脑班被迫害时也签了字。一次又一次的被迫害。特别是在最后一次被绑架到拘留所时,自己看到拘留证上有诽谤大法的话,由于害怕,还是违心的签了字。后来在当地派出所,由于对儿子的情,怕工资被扣,顺从了邪恶按手印、照像、非法问讯。在劳教所被迫害期间,被邪恶的伪善欺骗,写了得法经过,出卖了同修。配合邪恶歌、舞、血旗前站队列、写“思想汇报”、做奴工等。另一次是在当地公安分局,出卖了同修。严正声明:自己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行为一律作废。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张琪蓉 2011年4月29日


严正声明

一九九六年农历五月初六那天晚上,我有幸走上了修炼大法之路。那天我去一炼功点,一位同修给了我一本《转法轮》,在观念带动下,我觉的这句写的好,那句也写的好,我就用圆珠笔在句子下面打点点。我犯了大错,怎么办?抹也抹不掉。一个同修说:“把书烧了吧?!”我真的就把这本书烧了。我被国保大队恶警非法绑架后,顺从了邪恶,配合恶人谤师谤法,更是对师父的极大不敬。我的家曾被恶警非法抄了四次。有几次都是在我的眼皮底下公然抢走了大法书,而我却不敢堂堂正正的保护师父的法像和大法的书。犯下出卖同修的大罪。曾经在填写的“邪党的档案”中,写过热爱邪党、忠诚邪党的教育事业之类的话。被邪恶两次非法绑架,回家时都是家人代我签的字。严正声明:我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家人代我签的字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

李先容 2011年5月13日


严正声明

5月1号有同修来给我说她再次严正声明后,原先出现的一些病业症状一下就消了。5月2号又有一位同修来给我说,她看了第四八四期《再谈严正声明》对自己触动很大。她自己也再次严正声明了,深挖了以前邪悟后所做的一切。7.20邪恶造谣,旧势力的疯狂迫害,为了应付单位交了一本书,由于有怕心,把师父法像、论语图藏在常人家里,后来给丢了。2000年7月、8月两次在洗脑班迫害时,出卖了同修。还写了“不上北京”,配合邪恶做了不该做的事。2000年12月底在北京被当地邪恶警察绑架后,送回单位,在拘留所配合单位、610派出所恶警违心的签了字,顺从邪恶按了手印、照了像。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各方面都没做好,在亲情和怕吃苦、求安逸心下邪悟、写了“三书、五书”,还当过一次“帮教”。配合恶警做奴工,写“思想汇报”,跳邪党舞、唱邪歌,穿犯人衣。为了使自己早日离开劳教所减期,恶警说“把你们以前在家里的书都交来能减期”,我就通知儿子把书拿到劳教所。声明:以前的违背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做好师尊安排的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

单彦芳 2011年5月11日


严正声明

我是九七年得法的。由于自己在人中迷得太深,没有从根本上转变常人的观念,在巨难巨关面前变得胆怯了。根本原因是自己没有学好法,对法的理解太肤浅,没有坚定的信师信法。实质上是承认了旧势力的迫害。一九九九年我们进京上访,并当地警察接回后,签了字。紧接著单位领导叫家人帮我写了自愿退党,当时我看都没看签了字。二零零零年,我又去北京证实大法,在车站上被公安截回后又非法关押,后送劳教。在劳教所写了“三书”。回家后,给十名同修洗脑,并交了大法书。还去看守所去给同修洗脑。写信去给别地方的同修洗脑,还给市公安局写了信,后听说此信在公安报上登了。二零零六年,我又被邪恶的坏人非法抓到洗脑班迫害,由于有怕心,执著自我、证实自我的虚荣心、嫉妒心、争斗心、显示心、怕受委屈、只听好听的、欢喜心、对亲情的执著等等人心,怕又被送劳教,在高压下,和邪恶玩起了文字游戏,向邪恶妥协,做了决对不能做的错事。现在我深刻的认识到,修炼是严肃的,向内找修自己是基本的。因没有实修,把做事的多少、学法的多少当成了修炼。所以这些年也不时的受到邪恶的不同形式的干扰。声明:以前的违背大法的言行作废。做好三件事,跟上师父正法進程。

王彩宇 2011年5月13日


严正声明

读了四八四期《明慧周刊》<再谈严正声明>文章,我猛然惊醒,同时想到了那时我写的严正声明象走过场一样草草的完事了。九九年7.20后,单位恶人经常逼我在小纸条上签名,每次我连看都不看就签了我与丈夫名字。又一次,丈夫在外打工没在家,单位用长布条让签名我也签了。2、单位开诽谤大法会我也去了。保卫科恶人找我谈话:“严禁去北京,不听劝者,先抓人!”我说:“用轿子抬我都不去!”公安恶人绑架一群上访的同修全区游街诽谤大法,单位恶人用车将我们非法拉到派出所大街上恐吓、威胁一次。一帮恶警到家要我交照片,也交了。派出所带一帮恶人到家逼我交书,我交了一本。因怕心,烧了《转法轮》。是因学法少、法理不清、没有正念、怕心重,而背叛师父、背叛大法。严正声明:以前的违背大法的言行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

沈桂仙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在一九九九年7.20后,在邪恶的高压下,我配合邪恶违心的交出了大部份大法书、师父的教功VCD盘一个、讲法录像带一套、法像一个。违心的写了三次“不炼功的保证书”(看守所、洗脑班、本单位共计三次)。去北京证实法回来后,违心的配合邪恶交了三千元保证金,并非法扣我工资八百多元。还写过一百字的文字材料给派出所,同时还给同修抄了一份。去北京证实法被绑架到看守所,在邪恶的高压迫害和谎言欺骗下,违心的配合邪恶抄了诋毁法轮功和师父的话。导致被非法判刑三年,师父救了我,绑架当天晚上就回家了。邪党没有得逞,从绑架、非法抄家到跟踪蹲坑,干扰不断。在二零一零年,身体又出现病业状态。在生死攸关之时,师父从邪恶的手中救回了我。当初我没学好法,怕心很重,对师父、对大法犯下了如山如天的大罪。再次声明:我所做、所写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切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走师父安排的路,坚修大法到底。

卢云英 2011年5月5日


严正声明

1999年7.20后第三天,恶警来我家非法搜书,当时我糊涂的交了《转法轮(卷二)》和另一本书及师父的法像。2000年的四月份,我地大部份大法弟子都被非法绑架到洗脑班,邪恶问我“决裂书”上五条能否做到,我说可以做到二条:不去北京;不户外炼功。 第二天,邪恶开庆功大会,我害怕了,违心的在有五条非法要求的“决裂书”上签了字。十个月后,我再次被非法绑架到洗脑班。腊月二十八,丈夫来了,由于放不下对亲情的执着,我又违心的向邪恶妥协,并且写了邪恶要求的所谓“三书”。2004年,我地搞人人过关,我又被非法绑架到洗脑班。由于怕吃苦,在求安逸之心的带动下,在邪恶利用药物迫害和高压洗脑下,我又妥协并且邪悟了。天天被迫写批判师父的文字。我看到象原子弹一样的黑色蘑菇云压向我的身体——旧势力妄图以病业的形式销毁我,死过去的我又被师父拉回来,又一步步教我从新修炼。在一次打坐中,旧势力对我说:坚决不许你修上去。去年冬腊月,三次对我迫害不让我修,说是我自己说过的。邪恶旧势力对我迫害干扰的三件事都不能正常做,我悟到是我在过去的迫害中向邪恶妥协、屈服,执着与漏洞给旧势力留下了把柄。因学法不用心,法理不清,人心重,正念弱,不能在法上认识法,没有认识到自己的根本执着,没有严肃对待修炼,对师父与大法没有坚信等等,这都是我在修炼路上一再走弯路、给大法一再造成损失的原因。在此声明:过去在邪恶迫害下所说、所写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切全部作废。坚定的助师正法,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做好师父交代的三件事。

黄慧平 2011年5月15日


严正声明

几次被邪恶非法迫害。特别是今年2月28日被邪恶钻了空子,非法绑架進了洗脑班。在黑窝里,它们把我作为“省重点”迫害。强烈的自我意识,没有把法放在第一位,而是把自我放在第一位。做三件事的过程中,强烈的干事心、显示心、证实自己而不是证实法的心、欢喜心、嫉妒心、攀比心,只想改变别人而不愿改变自己的欲望。在同修中求名的心,没学好法,对法认识不足,存在严重的怕心,不注意修心等各种人心勾的鬼上门,从而遭致邪恶的迫害,几次被绑架到邪恶的黑窝。在高压下、在“陪教”写的东西上签了字,按了手印。我知道自己的所为是掩耳盗铃,也就违心的签了字。它们把“陪教”写的东西作为“范文”去毒害同修、毒害世人。我深感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对不起众生。醒悟后,分别在社区和邪党书记、主任和四个“陪教”面前声明我所签的字和按的手印全部作废。再次严正声明:我在黑窝里签的字、按的手印、写的东西全部作废。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

李琳 2011年4月28日


严正声明

去年四月的一天,我和同修妹妹去发放真相资料、神韵光盘和贴真相不干胶。由于有干事心,心态不稳有怕心,被邪恶钻了空子,被举报,同修被非法抄了家,当时人走脱了。今年四月回到家还是遭迫害。今年四月二十日下午两点钟,国安警察一行四人来到我家,要我到办公室去,去了之后配合了邪警的问讯,还违心的签了字。结果并没回家,当天下午就把我们非法送到看守所。第二天在看守所强迫穿号服,罚站,头、脚后跟靠墙。又没走正,主要是有怕心、名利心、自私自利心,放不下自我,放不下生死。还有就是有很强的怨恨心。归根到底是这些年在修炼过程中没有真正实修自己。遇事总是向外找,不向内找。真是愧对师父的苦度。声明:我的违背大法的言行作废。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跟上师父正法進程。

万瑞兰 2011年5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九九九年喜得大法的。师尊在短短的三个月时间,就把我满身的病业都清理了,几种顽症病,如心律过速、乳腺增生(有的医生说是乳腺癌)等病症全好了。亲朋好友都见证了师尊的伟大和大法的神奇。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疯狂的对大法及大法弟子進行打压。我跟随本地的老同修三次去了北京证实法,由于没学好师尊的讲法,用人心做事,让邪恶钻了空子。大法书被邪恶非法抄好几次,我本人被非法关押進了四、五次看守所。二零零四年,又被非法劫持到劳教所迫害了二年半。在高压下,我违心的写了所谓的“X书”。二零零六年六月十五日回到家中后,出现了怕心,不能精進。二零零八年,又被610干扰,由于自己各种怕心不去,邪恶操纵而恶人上门干扰和迫害。严正声明:我的所有对师对法不敬的言行、写的所谓的“X书”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做好师尊安排的三件事。

王维华 2011年5月13日


严正声明

在看了明慧同修的交流文章《再谈严正声明》一文后,对自己触动很大,对照自己,以前也曾写过严正声明,但都是简单几句话轻描淡写一带而过。而并没有把自己在迫害期间对大法、对师父所犯下的大罪详细的写出来。而今认识到严正声明的重要性和严肃性,我今天把以前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曝光出来,并解体邪恶。我是98年得法的,由于没有认识到学法的重要性,直到99年7.20迫害开始,我也就看了一遍《转法轮》。迫害全面开始了,街道、居委会到我家来时,发现了师父的像片,我交了五张。后来片警拿来所谓公安条例,让我签字,我也签了。在99年年底,派出所半夜把我叫到派出所非法审问,工作单位、街道居委会强迫我写“悔过书”,我在上面签了字。在2000年4月中旬我到北京上访,在北京上访办被当地610挟持回当地,并非法拘留15天,在拘留证上签了字,在拘留所里滚了手印,照了像,并被迫交了一枚法轮章。回来以后,在派出所又签了“不去北京”的字条,回到单位又写了一份“保证书”。在2007年,被非法绑架、非法抄家时,自己也没有去保护大法的书,造成很大损失。在非法劳教时,由于没有学好法,法理不清,学人不学法,有诸多的人心,怕心、有求之心、怨恨心,信师信法不坚定,写了“四书”,每月还写一次“思想汇报”。由于邪悟,在劳教所里并还作了帮凶。出来以后还一直处于邪悟状态,烧了一些大法真相资料,并在房屋装修时弄丢了几本小本大法书。2010年,在给一个世人讲真相时,问我是炼法轮功的吗,因怕心我说“不是”。现在严正声明:我以前所说、所做的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一切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走师父安排的路,做好三件事。

吕煜青 2011年5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九九八年十一月份有幸得法的。没得法前,我身患多种疾病;得法不长时间,身体就有了很大的变化,学法以后知道怎样作更好的人。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铺天盖地的邪党宣传对大法進行造谣迫害。单位书记要求车间所有修炼大法的人把书都交了,压力下交了一本大法书。在下班的路上工友问了一句还炼不炼了,我顺口说了一句“不炼了”。最近通过学法,认识到在另外空间一切物质都是有生命的,邪恶给我打上了不好物质,不去掉它,怎么修炼。严正声明:我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听师父的话,做好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该做好的三件事。

白淑芬 2011年5月12日


严正声明

在九九年上访被非法押回当地,由于没学好法,跟邪恶玩了文字游戏。二零零零年,進京上访被当地政府非法押回,高压下生出了怕心、求安逸之心,在看守所被当地派出所送去非法劳教时,说了“不炼了”。在劳教所里,学人没学法,写了“决裂书”。在答卷时我写了符合邪恶的答案。从写严正声明后,我按照大法的要求做,结果5个月就在师父的呵护下回家了。回家后,劳教所又来回访,叫家人写一份“保证”,又配合了邪恶。二零零二年下半年,我被迫流离失所,被邪恶非法抓回来打得遍体鳞伤,小便失禁,一双脚被打成紫黑色。说了不该说的话,出卖了同修。九九年,我还交过两盘磁带和两本心得体会。儿子还被骗去一千元做不上北京的保证金,还收了我的身份证。当时在怕心下也说了“不上北京”的话。都是没有学好法而被人心左右造成的。声明:我所有的违背大法的所说、所写、所做、所签的字等全部作废。从新修炼,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

蒋群华 2011年5月17日


严正声明

1999年7月20日,到省政府去讲真话被非法抓。在被非法送回公安局时,我被做了笔录,同时还签了字。7月22日上午,有三个恶警到我家,叫我去派出所问话,我去了,同时还交了大法书《转法轮》、师父在广州的讲法录像带、师父法像、法轮图和洪法的真相资料等。99年7月24日上午,区公安分局的恶人到我家来,要我写“对法轮功的认识”。因怕心,写了。99年11月17号和同修一起去北京上访被非法抓。在驻京办做了笔录、还签了字。99年12月6号,从看守所被单位接回,在“不上访、不集会、不進京”的纸上,我签了名。99年11月17日,進京上访被非法关押。2000年4月26日,在公园晨炼被非法关押。2001年8月3号,因发真相资料被非法关押。这三次非法拘留我都签了字。曾托同修写过严正声明,但写的很笼统。现在我要重新写,对自己负责。声明:以前的违背大法的言行作废。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坚修到底。

雷才清 2011年5月20日


严正声明

在九九年7.20中共刚开始疯狂污蔑、构陷、非法镇压法轮功时,由于自己没学好法,当老家修大法的亲人打电话问我是怎么回事时,我说了不符合大法的话。自己修炼大法之前一身都是病,修大法几个月一身病全好了,师尊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当时怎么能说出没有良心的可耻的话呢?我太对不起师尊了。二零一零年五月,被中共非法抄家,并绑架到派出所,它们让写“认识”时,没有做到零口供、零签字,还配合邪恶照了像,按了手印。回想起来,都是因为自己没学好法,正念不足,才会去配合邪恶。声明:我违背大法的签字、按的手印及照的像等全部作废。做好三件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闫秀銮 2011年5月20日


严正声明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当师父蒙冤、大法遭迫害之时,由于自己没有学好法,加上怕心重,没有去北京上访证实大法。在邪恶的迫害下,还把师父的《法轮功(修订本)》一书、法轮章一枚、炼功坐垫一个都交给了单位。单位领导要我签“不炼功的保证”,却没有坚决反对他代签字,害了他。还说了对师父不敬的话,不敬师不敬法。通过不断的学法,才觉的自己真的错了,辜负了师父对我的慈悲苦度。严正声明:过去我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程延生 2011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7.20后,交过大法书、磁带、论语图、师父法像、《转法轮》手抄稿。派出所恶警来我家问我:“你还炼不炼?”我说:“不炼了。”烧过《不政治》经文、法轮大法好横幅《明慧周刊》、《正见周刊》,给公安局分局写过“关于天津事件去声援的情况”,给本单位写过不符合大法的东西。给本单位所谓的“帮教”组表格上签过名。在政保科按过指印,并签名。邪恶给画过象,办事处到我家来叫按了掌印,同时还照过象。派出所的几个恶警闯進我的家门,抢走大法书、大法资料、MP3(三个)、真相币(壹佰多元),我签了名,被强行照像、按指印、抽血型;出卖过同修。我老伴和女儿给邪恶买过两条好烟,被分局非法罚款四千八百元多元。我家人给政保科写了“保证”。严正声明:以前的违背大法的言行作废。做好三件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着师父,坚修大法到底。

郝炳荣 2011年5月13日


严正声明

前日去公安局取被扣物品时,在一个清单签字时,有对大法不敬的话,还是签了字。这次突然被非法抄家,大法书及师父法像几乎全部被非法抄走。回想自己平时看书不用心,不严肃对待修炼,没有严格要求自己,滋养了邪魔,而最终造成今天的罪过。现严正声明:我的违背大法的言行作废。洗刷污点,做好师尊安排的三件事。

宋美珠 2011年5月20日


严正声明

以前写过几次声明,但是没有严肃对待。7.20,進京证实法,回来被非法送到县公安局,在笔录上签了名,后非法送到镇政府让反省、写“保证”。写了“保证书”。7.20后在所谓的敏感日,镇政府一次次的把我们非法拘留在镇政府,让写“不進京的保证”,我也写了。并每天向政府报到,还交了200元饭费。单位领导和610要把我绑架到县洗脑班,每天上门非法抓我,丈夫怕我失去工作,硬是把我送到洗脑班,当天回来让写“三书”,我给610写了东西。零七年讲真相被人举报,绑架到某县看守所,在笔录上和释放书上签了名。并让邪恶照了像。回家后,单位领导和纪检委让我写“保证”,写了“悔过书、保证”,真是愧对师父。郑重声明:以前的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

曹军婷 2011年5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九九八年走入大法修炼中来的,学法炼功后,身心受益非浅,真正体会到了大法的美好和超常。7.20以后,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由于个人学法少,怕心重,做了很多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事,向邪恶交大法书,烧大法书,把大法书藏在脏的地方,把大法磁带损坏,甚至把大法书损坏。此外还向邪恶说过和写过“不炼功的保证书”。零五年,女儿报考研究生,为了不因为我炼法轮功而影响女儿考研,我和丈夫到婚姻登记处办了离婚手续,认同了邪党对法轮功的造谣。炼法轮功只能给家庭带来幸福,一人炼功全家受益。严正声明:我以前说过、做过的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话和事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

王丽华 2011年5月20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7.20以后,家人交大法书我没挡住。单位领导找谈话时,答应领导“我不進京上访”,并写了“不参与法轮功集体组织活动”。儿女阻止我炼功时,:“你们可用智慧去制服找我们麻烦的人(暗示他们替我写东西搪塞)。”后来听说儿女给单位领导送了礼。还损坏过大法书。以后虽然也上了明慧网声明过,但当时在强烈的怕同修瞧不起的虚荣心指使下只是简单的说几句。内心还为自己的执着掩盖。尊师敬法,做好三件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张淑华 2011年5月15日


严正声明

99年7.20之后,邪恶迫害大法后我被绑架到看守所,由于人心放不下,面对恶警做了口头妥协和书面签字。回家之后恶警到家非法抄大法书,还交了大法像、两个法轮图和一幅论语图。后来又被绑架到看守所,没有做到正念对待,又一次在邪恶的材料上签字。还出卖了同修。回家后不久又被恶警询问炼不炼,又一次向邪恶妥协。后来又被绑架到派出所非法关押一夜,又一次妥协,后又给村治保主任写了“保证书”。后来派出所又来询问炼不炼,又面对邪恶妥协了。在社会私人场合也曾说过“不炼”的话。还交过大法书。2011年4月25日前夕,村治保主任来到我家询问我和另两位同修在做什么,我随口回答了。通过学法向内找和同修交流我才认识到,以上行为都是配合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的行为。现在我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的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定的走师尊安排的正法修炼之路,做好三件事。

周伟 2011年5月20日


严正声明

在两千年元旦,我第二次進京护法时被非法关押在当地看守所,按了手掌印。后来转到其他看守所,在释放时给我作记录,说了不符合大法的话。回家后它们叫我的孩子给签了“担保”,我同意了。在邪恶收书时,我把大法修订本给交了,后来孩子说把书烧了吧,我同意把师父法像、法轮图、讲法带、大法的所有书都给烧了,给大法造成巨大损失,同时给自己造下不可饶恕的弥天大罪。后来它们办了一次座谈会,叫我写一份“保证书”,我配合了旧势力的安排了。严正声明:以前违背大法的所说、所写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只走师父安排的路,坚修到底。

于惠琴 2011年5月14日


严正声明

当我看了四八四期明慧周刊《再谈严正声明》一文,对我触动很大。师父要度我,而邪恶却说:你不能要她,她不够格,因她向邪恶交过书,在邪恶高压下签过字等,她怎么还是你的弟子呢?为此我要把九九年7.20以后所做的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再一次声明作废。九九年7.20以后不几天,邪恶叫交书,因为那时的我没好好学法,交了《转法轮》。二零零七年,公安分局的一帮恶警闯進我家抢劫,抢走了师父的像,当时我有怕心、求安逸心,没把师父的像要回来。愧对师父。二零一零年旧历五月初六十三点左右,我出去面对面发光碟与真相资料,被邪恶钻了空子,把我绑架到派出所。被情魔与求安逸心钻了空子,结果在我女儿不知写的“××书”上按了指纹。是信师、信法不坚定,有怕心所致。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声明:以前的违背大法的言行作废。坚修大法,坚信师父,做好三件事。

张月荣 2011年5月5日


严正声明

我是从一九九五年得法的,那时候没重视学好法,只是流入形式。不能严格要求自己,不能严肃的对待自己的修炼,因此在邪恶的打压下,走了不少弯路,做了不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对不起众生的事情。在执著心与怕心的驱使下向邪恶妥协过,写过几次所谓的“保证书”。同时也给家人带来不少魔难,让他们也给自己写了几次所谓的“保证书”,特别是在他们不情愿的情况下,逼着他们做了此事。还把大法的书乱藏。不敬师,不敬法。还促使老伴烧了大法的书和大法的炼功横幅。还交了一千元钱,交了大法的很多书等。让他们一次次的犯罪。声明:我的违背大法的言行作废。洗刷污点,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

李爱茹 2011年5月20日


严正声明

在九九年十月份,因学法不深,面对邪恶的迫害,一时不知所措,邪恶叫交书,就把大法的书和师尊的法像交给了邪恶。在2000年12月到北京证实大法,被非法抓回、非法判了一年劳教。因当时学人不学法,妥协了,还交了书。这次,5月6日上午,邪恶到我小区,把我绑架到了洗脑班迫害,由于自己平时学法不用心,执着心重,如争斗心、情、利益心、急躁心、怕心等,被邪恶钻了空子迫害,在怕心与情魔的干扰下,被邪恶钻了空子,向邪恶妥协了,签了“三书”。背叛了大法,背叛了师父。愧对大法,愧对师父的慈悲苦度。严正声明:对邪恶承诺的所说、所写、所做全部作废。坚定修炼,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蹇素英 2011年5月12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后,邪恶来我家迫害我,逼我交书,我说就一本《转法轮》。因法理不清,悟性差,觉得自己有三本转法轮,它拿走一本还有两本,为了让它们赶快走,没做到保护大法书。另外还交了两本经文,做了大错事。二零零零年,我去北京证实法,被邪恶非法绑架迫害时,没正念,让邪恶钻了空,写了三条保证:“不去北京,不聚集炼功,做一个好公民”,还“按了手印,滚轮大板手印”。二零零五年同修来我家,被恶人居委会主任诬告到派出所,派出所来了五、六个恶人,抄我家,抢走了磁带、师父法像、我所有的大法书和钱。被迫害中,我给邪党检察院、法院都“按了手印”。二零零八年邪党办奥运,邪恶五、六个人非法绑架我并抄家,抢走了大法书和师父法像、法轮图、炼功图,师父讲法经文,录音机,并被非法绑架迫害我两年三十一天。上述都是自己没有学好法,正念不足,悟性低,太糊涂,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造成大错。今日严正声明:以上的所有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王润莲 2011年5月12日


严正声明

我九九年喜得大法,在炼功点上把大法读完后,我带的眼镜马上就掉了,说也神奇,书上的大字就变小了,越小越真切,当时我很激动,心想:我骑自行车到市里去上货,来回七十多里路一点也不累。还有我十几年的附体,被师父清除了。我发自内心的感谢伟大的师尊和大法。可是时间不长,在九九年“七.二零”邪党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逼迫我们写了“保证书”。从此我还极力反对大女儿修炼,背叛了师尊和大法,从那以后身体越来越差,不能直腰,走路不超过半里。各处求医,效果甚微。大女儿多次苦口婆心让我走回大法。我几進几出,都没走回大法。前年我得了中风。大女儿陪床,她让我默念“法轮大法好”。我也知道确实好——第四天就下床了,第十天就出院了。没落下一点后遗症。可是左腿有些发沉,又到中医看,花了不少钱。这病越来越重。女儿又一次劝我:“妈妈,你快回来吧。”我在今年三月十一日开始修炼,一天没间断,遇到头疼我也坚信师父管我,不一会就好。我都间断十多年了,师尊还是这样慈悲救度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现在我严正声明:对大法、对师父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的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决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跟随师父回家。

宋友梅 2011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看了《明慧周刊》第484期“再谈严正声明”,我感触很深,回想起自己九九年“七.二零”后所做的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事,内心说不出来的难过。当被邪恶绑架到看守所迫害,我因有怕心,在“悔过书”上签了字。后来又到了洗脑班,写过“转化书”,还交过书,出去救度众生讲真相被诬告后也“签过字”。我每次都认为是骗它们的,反正它看不住我的心,出去后该做什么还做什么,对法理认识不清,完全用了党文化一套,犯下的罪比天大比山高。如果不能从内心深处认识错误,自己真正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良心自责一辈子过不去。严正声明全部作废。现在我对严正声明的认识是师父慈悲于弟子,但大法修炼是严肃的,正邪选择也是极其严肃的,向邪恶写下出卖师父、诽谤大法的话,那些都是性命攸关的大事,这些重大的业力后果一定是严重的,所以一定要从内心深处真正认识到才能把如山如天业力彻底解体。信口开河、言不由衷、避重就轻是中共邪党文化对人长期毒害成的一种结果。今后我要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一定要好好加强学法,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坚信大法,坚信师父,走师父安排的路,坚修到底,跟师父回家。

查毓珍 2011年5月11日


严正声明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铺天盖地的诬蔑、诽谤、陷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由于自己的怕心和对大法不坚定,交了宝书、师父的法像和炼功服。还写了的“保证书”。丈夫单位领导问我“还炼不炼”?我说:“随其自然吧,不让炼就不炼”。实在是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二零零零年,本院内的同修被非法关押,丈夫单位的领导硬逼我写“保证书”,我坚决不写。他们就逼我丈夫说:“不写你就下岗”(丈夫是常人),他怕丢饭碗,违心的代我写了“保证书”。二零零五年,我寄真相信给学校老师与学生,被不明真相的学生告发,我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由于怕心、色心、情魔的干扰,我在“寄真相资料是违法”的上面签了名,穿了马夹,照了像,背了“监规”。最可耻的出卖了同修。还写了“悔过书”,害得丈夫又一次写了“保证书”,还烧了大法宝书。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回想起来,我的心象撕裂般的疼痛。我严正声明:以前说过、写过、做过的一切对师父不敬、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坚定的走师父安排的路,扎扎实实的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众生,弥补过错,完成自己的史前大愿。

陈碧秋 2011年5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在2000年7月初到北京上访,后被非法绑架关押在教养院里面被迫害。在恶警强迫下写过“保证书、悔过书”,这是对邪恶的妥协,对正义信仰的背叛,9月末回家后,由于怕心严重,毁掉和丢失了一些大法的书和有关资料。出来时我还有1000元钱被扣留在教养院,我怕他们不给,就让儿子给他们做了一面锦旗写上什么帮教胜亲人等好话,让丈夫送去,目地是把钱要回来。现在回想起来非常后悔,我在大法中受益良多,身体健康,家庭和睦,那么当时怎么能做出这种好坏、黑白不分的事呢?主要自己学法不深,执著钱、怕被迫害,怕这怕那的心,就是人的各种利益的执著心太多,因此被旧势力利用,才做出来最可耻的事情。我严正声明:以前所送的“锦旗”、所写的“保证书、悔过书”,及所有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以后一定要多学法,入心学法,在法理中提高,修去一切怕心,去掉压在我心头多年的污浊包袱。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弥补过失。堂堂正正的走在师父给安排的修炼道路上。

刘佩芝 2011年4月16日


严正声明

99年“7.20”邪恶开始迫害大法后,我由于学法不深、对法坚信不够,人的执著心没放下,做了如下错事:我在2010年6月讲真相时,被邪党公安局女恶警诬告,被非法绑架入狱迫害,在狱中我不屈服,恶警就敲诈勒索我家人钱财,并以不让孩子上大学、就业来恐吓家人,我由于怕心和对孩子的情被邪恶钻了空子,我向邪恶妥协了,说过“不炼功和法轮功决裂”的话,对不起师父和大法,我很后悔。在此我严正声明:我在狱中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紧跟师父坚修大法到底。痛定思痛,我认识到是走了邪恶的旧势力安排的路,给自己的修炼道路留下了污点,使大法蒙羞、让师父痛心,给证实法与救度众生带来损失。现在把这些事曝光出来,旨在表明决心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清除邪恶的干扰迫害,从新走正大法路,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我只走师父给安排的修炼道路,我要把我的生命、我的一切都交给师父,由师父说了算。今后我一定多学法,多救人,坚修大法到底。

姜秀玲(户口周凤霞) 2011年5月20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邪恶全面破坏法轮功,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没有认识到修炼的严肃性。邪党派出所、厂保卫科找上门来逼迫写“不炼功”的保证书,我不写。丈夫害怕代写了,为了应付它们,我“签了名”,还交了几本书和一套老师的讲法录音带。这种做法就是配合了邪恶,背叛了师尊,对大法犯了罪。二零零二年夏天,由于自己有漏,被犹大告密被非法绑架关押在看守所迫害二十天后,强行绑架到洗脑班(在劳教所内)由于自己学法不扎实,没有坚定的正念,学人不学法。看到劳教所百分之九十的人都转化了,那些平时很精進的同修都转了,以为转化这条路是对的。没有用法来衡量。没有认识到修炼的严肃性。结果又走了一条弯路,给自己的修炼道路留下了不可抹灭的污点。给大法造成了极坏的影响。通过学法和同修的帮助,我醒悟了,深感对不起师尊的慈悲苦度。特此声明:上述所说、所写、所做的对不起师尊的、对不起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坚信师尊,坚信大法。跟师尊回家。

唐秀莲 2011年5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曾多次受过邪恶的迫害,也曾严正声明过,但看了《明慧周刊》的“再谈严正声明”一文后,觉得我从前的声明是避重就轻的,我现在要把从前的罪过详细曝光,以警醒自己。1、我在99年12月去北京上访时,被邪恶非法迫害、关押在拘留所时,家人向邪恶写过“担保书”和代写了“不修炼”的保证书。2、2001年5月被邪恶劫持到洗脑班迫害期间,我写了“不修炼”的保证书,并根据邪恶的“五个敢不敢”写了保证书,还交了一些学员心得体会资料。3、2005年9月我再次被邪恶非法抄家、判刑,被关押女子监狱迫害。在邪恶的高压下我违背了大法和师父,配合邪恶骂大法、骂师父、出卖同修并写下了“三书”。4、2009年9月刑满后,为了那份退休工资,我再次向邪恶妥协,按邪恶要求写了申请书。我认识到这一次又一次的罪过已经走向了大法的对立面,犯下了天理难容的罪过,我对不起慈悲苦度我的师尊,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同修。痛定思痛,我严正声明:以前所做的违背大法和师父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勇猛精進,弥补过错。

王仕芸 2011年5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是九七年得法的,到今天为止已有十四个年头了,我磕磕绊绊走到今天,有辛酸、有快乐。如没有师父一路的呵护很难走到今天。在九九年“七.二零”以后,铺天盖地的迫害接踵扑来,我由于对法理理解不深,但知道法轮大法是好的,是正法,却不知道怎样去做,可只有一念:绝不妥协。单位让写“保证不到北京去”,我只写了几句想敷衍了事,谁知却让邪恶钻了空子,利用我的笔迹另写了一份我却不知道。后来我知道了这件事,就写了一份声明给单位送去了。在此我感谢师尊的慈悲救度,今天才想起发表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今后一定不负师父、众生所望,坚修大法心不动。精進实修,兑现史前大愿,多救度众生,随师把家还。

徐桂连 2011年5月20日


严正声明

看了“再谈严正声明”一文后,对我触动很大。对照自己在这方面确实存在很严重的问题。师父把我从地狱里捞起来,为我付出的一切是我永远都不会知道的,是无以言表的。我却在邪恶之徒的威逼下说了对师父不敬的话,做了对不起师父的事。如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为应付当时的邪党居委会交出了《转法轮》和《法轮功(修订本)》各一本及当时学员写的心得体会文章。有两次在洗脑班,由于学法不入心,怕心、私心重,对师对法没有深刻认识,在邪恶之徒的威逼下写了“三书”。出来的又很后悔,虽然也写了严正声明,但认识不是很深刻。看了此文后才知道那些都是性命攸关的大事,会产生很大的业力还怎么修啊!现在我从新声明:以前所做的、所说的一切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進一步做好三件事,用心学法,精進实修,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坚修大法到底。

张坤兰 2011年5月17日


严正声明

我看了484期《明慧周刊》 “再谈严正声明”一文,想起了我在99年邪党迫害初期,村里的辅导员来我家收书,我舍不得大法书,就交了一本修炼故事。时隔不久,辅导员因为害怕迫害把一箱有关大法的东西(当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送到我家存放。2000年春天放我家她也不放心,就叫我把东西烧了。因那时我在家看孙子,法学的少,法理不清,当时也问了辅导员:师父的东西怎么能烧(具体是什么不清楚),辅导员说师父说人间的火对他不起作用。第二天我烧的时候才看到全是辅导员没发下去的师父的经文和材料。我当时烧的时候心里很难受。由于法理不清,认为是辅导员让烧的,不关自己的事,所以虽然难受,也没放在心上。我现在明白了,无论人做了什么,都得自己还。现在我严正声明:过去所做的背叛师父的行为全部作废。今后加紧多学法,用心学,在大法中归正自己,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

丛淑华 2011年5月20日


严正声明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邪党铺天盖地的开始打压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时,邪党恶人到我家收大法书。我因学法不深,怕心又重,配合了邪恶,做了大错事,把师父教弟子修炼大法的宝书,不加思考交给了恶人,还有师父讲法录像带、讲法录音带、教功带、师父的法像。本来留了一本《转法轮》,怕恶人再来要,怕心一上来又交了;还烧了一本师父各地讲法,一本是《精進要旨》,烧了之后心里很难受,也不敢给同修说,知道自己做错了一件大事,心里很愧疚。给大法造成了损失,给自己造成魔难,真的是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现在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决心今后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赵淑华 2011年5月7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邪党打压迫害以后,逼迫叫大法弟子交书。我由于当时学法不深,就把书交了,没有保护好大法书。二零零三年农历十二月初七晚十点多钟我已经睡着了,邪恶打门把我绑架到邪恶国安局,问我和谁联系。我把同修说了出来,直到如今心里非常难受。邪恶还把我弄到拘留所,半个月后把我绑架到看守所,最后又把我劫持到洗脑班迫害,长达七、八个月,逼迫写四书。我由于拒绝不写,最后邪恶非让家属写,家属写了还不放过,几个邪恶拉着我,让我“按手印”。二零零九年邪党派出所的片警骗我说是给入户口,千方百计又给照相,目地还是让我放弃修炼。我由于学法不深,法理不清,做了不该做的事。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同修。我严正声明:上述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从今以后我要多学法、学好法,抓紧时间救度众生,弥补过错,做个名符其实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梁秀芝 2011年5月8日


严正声明

2001年我因怕心重,在邪恶面前讲:我已经没有修炼了。其实并没有放弃。当时我在思想上没有想到这句话的后果。我们修的是“真、善、忍”,最起码我没有做到“真”。从一進大法修炼,我在很短的时间内身体各方面很快改变,在大法受到不公正对待和迫害时,却不敢说句公道话。师尊为度我们不知吃了多少苦,无私的为我们做那么多,想起来实在对不起师尊为我们的苦度,对不起大法。当同修把师尊经文传送到我手中时,泪水一下出来了。我激动的不知如何言表,感觉浑身一股热流。我一定要听师尊的话,在有限的时间弥补自己造成的损失,坚定信师信法,做到师尊所要的,坚定实修,处处以炼功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带动我周围那些还没有实修的同修,共同完成史前的誓约,走好最后的路。

孙传盛 2011年5月7日


严正声明

1999年“7.20”恶党疯狂迫害大法以后,不修炼的丈夫把家里几本大法书送到单位,当时我因对大法认识不足,设有阻止。还有前几年我被邪党公安非法绑架到当地洗脑班两次,由于我不放弃信仰,“610”恶人诱骗和恐吓我丈夫代写了“四书”和签名,我没有尽力反对。2010年在一次讲真相中我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在派出所恶人几天折磨不让睡觉,不清醒时把同修给的一本宝书《转法轮》和《明慧周刊》说出来了,给同修造成麻烦,给自己留下污点。通过学法和看《明慧周刊》文章的交流,我知道自己犯罪了,对不起同修,更对不起恩师。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叩谢慈悲伟大的师尊给我从新做好的机会,我要在大法中归正自己的一言一行,走好师父安排的修炼道路,做好师尊要的三件事。

杭小英 2011年5月20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十月一个下雨的夜晚,我把师父的书拿给老伴烧掉了(共6本)。事由是:白天教办把老伴叫走了,因是同修去北京被带回原单位后把我们供出来。回来后老伴提出要烧书,我不同意,可儿子说我们不交书自己烧掉比交给邪恶强等话。于是在怕心和自私心的驱使下,把书和一盒音乐带交给他们毁掉了。通过学法和看明慧的文章,我知道了我所做所为的严重性。大法书籍是师尊为弟子写出来的,是登天的梯子,是天书。有的同修为护书而不惜生命。我做了一件让邪恶高兴,正神不可饶恕的事情,太对不起师尊了。在此我严正声明:过往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感谢师父的慈悲,给我们一个这样声明从新修炼的机会。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用心做好三件事,叩报师恩!

王月芝 2011年5月18日


严正声明

读了《明慧网》刊登的关于“严正声明”的文章,我感触很深。回想起自己曾被邪恶绑架到洗脑班,当时人心太重,法理认识肤浅,急于摆脱魔窟,执著于回家的心特强,正念全无。就在这些人心的驱使下,我迎合了邪恶,说了许多错话。心里还想:现时说什么也没关系,糊弄糊弄他们,只要放我回家,我还照常修炼。结果说了谤师、谤法的话,还“保证”以后不炼了。这些话虽然是违心的,但在以后的学法修炼中,师父的法理告诉我们,这是不行的,这是人类变异了的观念造成的,神是没有这种思想的,神认定了的事,会一直走下去。师父的话让我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一种前所未有的耻辱感,占据了我的全身,我需要洗涤污泥,必须严肃对待。我严正声明:当时所说、所写的背离师父、背离大法言行一律作废。紧跟师父,加强正念,坚修大法到底,圆满随师还。

赵志平 2011年5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96年得法,在99年“7.20”至05年底,我做过许多错事,两次被迫害中配合过邪恶交过大法书手抄本、宣传展板。两次邪悟被所谓“转化”,并做过“转化”别人,写过“三书、思想汇报”,被迫看过、读过不敬师、不敬法的材料和录相,还配合邪恶给别人放过录像,助纣为虐,对不起师父和大法,对不起众生,做了不该做的丑事、错事,给自己修炼路上留下了污点。深挖自己根子上信师信法没达到坚如盤石,实修不够,带有显示心,争斗心,欢喜心,怕心,做事心,利益心,私心,情。严正声明:以前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正法突飞猛進,哪一颗执著都是阻力,我必须加快彻底去掉,才能更有效的助师正法做好三件事,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抓紧实修,救众生。

张月香 2011年5月18日


严正声明

感谢《明慧周刊》“再谈严正声明” 同修的点醒,我深感修炼的严肃。回想自己十几年的做过一些违背师父、违背大法的错事,深感痛悔。九九年“七.二零”邪党迫害大法后,家里同修连续遭受迫害。来自单位、家庭,方方面面的压力,我法理不清时,违心的把大法书烧了,又向邪恶签了“不修炼”的保证。过后跟同修交流,感到深深的痛悔。也找出了自己隐藏的人心。怕心很重,又怕影响家人,我犯了如山如天的大罪。二零一零年,家里同修又遭受迫害,邪党派出所打电话来,我在怕心的驱使下,又答应了“不修炼”。近期邪恶又以病业的方式迫害我,现在我悟到,修炼来不得半点含糊,极其严肃。现我严正声明:过去所说、所做的一切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坚修大法到底。

杨广林 2011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看了《明慧周刊》484期“再谈严正声明”一文,我深受触动。反思自己从修炼到现在十几年了,在2001年初我進京护法被邪恶非法绑架,我由于怕心重,报了名字,又被劫持到当地看守所关押了45天。由于情重,写了“保证书”。回家后非常后悔。找同修谈了自己的状态,正好是碰上一个邪悟者的歪理邪说,我还挺爱听,从那以后就跟着邪悟了,也不学法了。在邪悟的三个多月里,我做了许多坏事、错事,烧过书,毁过讲法带,扔了许多东西。还拉别人邪悟。而且三番两次被绑架时,我都用玩文字游戏写了“悔过书”。回想起这些对不起慈悲师父的事,我痛悔不已。我在此严正声明:以上所说、所做、所写的背离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全盘否定旧势力在历史上安排的一切,我坚决不承认,我只走师父给我安排的修炼道路。

郭淑华 2011年5月13日


严正声明

我因学法不深,信师信法不坚定,太多的人心没去,真是个大漏。所以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我在讲真相中,被不明真相的人告发。我被当地国保及派出所非法绑架,邪恶搜走了宝书、真相币等,并非法拘留了我半个月。由于人心太重,邪党政法办“610”来威胁时,我向邪恶妥协了,违心的签了“四书”。对大法造成了很大的损失,对我们这一方救度众生带来了严重的负面影响。慈悲伟大的师父没放弃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安排同修帮助我,叫我马上爬起来。在这里我严正声明:所有对邪恶妥协的所写、所讲的动心全部作废。今后坚定的走好师父安排的路,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修去各种执著心,做好三件事,弥补过错。叩报恩师慈悲救度之浩荡佛恩。

宋亚敏 2011年5月20日


严正声明

在九九年大法遭受迫害之时,我人心繁重的,没能在法上要求自己,而是顺从了邪恶,交了部份大法书籍,还出卖了同修;在洗脑班上给邪恶写下了“不修炼”的保证,并写下了对师父、对大法的不敬之词。犯了修炼之大忌,这罪大如天之过,至今让我悔恨不已。可师尊仍慈悲于我,呵护着弟子。去年心性关又没过好,怕心的导致,我住進了医院,病房有与我同样的状况的人,住了一个半月,我手术后15天就回了家,这让我深切的体会到师父仍在看管着弟子呀,我真是感激不尽,用尽千言万语也难以表达师尊的浩荡佛恩。今天我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的有损于大法的言行统统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只听师父的。在法上归正自己,兑现大法弟子的责任和使命,助师正法,做好该做的三件事,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曾世新 2011年5月5日


严正声明

二零零零年,邪党打压镇压法轮功,我想進京为师尊说句公道话。進京路上怕心很重,对家人怨恨,亲情放不下,人的东西太多。所以在天安门广场被警察截住问我炼不炼法轮功,我说“不炼”。认不认识李洪志师父。我说“不认识”。关键时刻不能放下生死。没有捍卫大法、证实大法,没有为师尊说句公道话,给自己的修炼路上留下了污点。这件事十多年过去了,我才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如今我清醒的认识到那是背叛了师尊、背叛了大法。特此声明:当时所做、所说、所写的背离师父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这些都是旧势力给安排的。我要全盘否定旧势力对我的一切安排。今后我要加紧学法,修好自己,正念正行,做好三件事,坚定的走正师父安排的修炼道路。

栾桂荣 2011年5月20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精進,怕心、安逸心重,在邪党迫害大法的初期,交了少部份大法书,被铁路局“610”恶人骗到铁路局招待所办的是洗脑班,每天播放诬蔑师父和大法的录像,用这种方式折磨大法弟子放弃修炼。我自己没守住心性,被“转化”了。半月后回到单位,恶警又逼迫写“保证不炼法轮功了”,我由于怕心重,就在“保证书”上签了名字。它们才放我回家。看了明慧上同修的交流文章“再谈严正声明”,才认识到以上所做、所写是对师父、对大法的严重不敬,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我曾写过声明,现在认为不认真,不严肃。这次从新严正声明:以上所有对大法犯罪的行为和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彻底解体旧势力的迫害,坚决听师父的话,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

王景金 2011年5月20日


严正声明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邪党不择手段的对大法和大法弟子進行打压和迫害。我和丈夫都有很重的怕心,对大法不坚定,交了大法书、师父的法像及炼功服,给邪党写了“保证书”。单位邪恶领导问我:“还炼吗?”我答:“在家炼”。其实我和丈夫都被这突如其来的邪恶势力所吓倒。二零零二年,我的妹妹(同修)被非法关押,邪恶势力让我做妹妹的转化工作,我没有用正念支持妹妹否定邪恶的迫害,反而助纣为虐的跪下来求妹妹承认所谓的錯误。现在我深刻的认识到:以上所做的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都是被旧势力钻了我的人心的空子,让我干了这些蠢事、坏事。在此我们严正声明:以前说过、写过、做过的一切对师父不敬、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陈碧湘、李石炎 2011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后,在邪党的疯狂迫害下,我在二零零二年三月在市洗脑班被迫害期间,在单位邪党书记威逼下,在邪恶已写好的“三书”上签了名,还交了两本大法书,烧了四本大法书。背叛了师父,造下了大罪。后来通过学法,在同修的帮助下,认识到了错误,而今我知道了敬师敬法是非常严肃、重要的事情,我发自内心的向师尊悔过。并严正声明:我过去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今后要加倍洗刷耻辱,弥补罪过。学好法,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走正今后修炼的路,无论何时何地再不会做出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情。我要按师父的要求,多救度世人,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跟师父回家。

黄学义 2011年5月16日


严正声明

看了同修的“再谈严正声明”一文,很受启发,回想自己以前发表过的声明过于简单,不具体。现在从新严正声明。在九九年“7.20”邪恶疯狂迫害后,都是因为我没有学好法,法理不清,配合县邪恶上了县电视台,现身说“不炼功了”。并眼看着邪恶烧了一本《转法轮法解》、一张师父像。别人还替我写了“保证书”。后来在单位交过一本《洪吟》,在县、单位邪恶的压力下,为自保又上过一次电视,说了不该说的话,做了不该做的事,我对大法犯了大罪。我愧对师父,愧对大法。在此严正声明:我以前所写(包括别人替我写的)、所说、所做的对不起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真正的用自己的一切向师父保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

王书振 2011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修炼大法使我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我的一切都是师尊和大法赐予的。自“七.二零”中共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在修炼的过程中,师尊的慈悲呵护时刻都在,可我在关键时刻不能用正念对待。在警察的威逼质问下,违心说了“我不到公园去炼功了”的话。明摆着是自己有怕心,没有在法上认识自己放不下的根本执著,内心倍感惭愧。真的对不起师尊!对不起大法!我在此严正声明: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坚定不移走好师尊安排的修炼之路,在正法时期更好的做好三件事,归正自己,跟师尊回家。

王素兰 2011年5月20日


严正声明

看到《明慧周刊》第484期“再谈严正声明”一文,想到我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 邪党打压迫害之后,邪党开大会不让我炼。我被迫交书、交师父的讲法录音带、录像带(是邪党恶人到我家搜的),还给邪党邪恶写了“不修炼”的“保证书、转化书、决裂书”、“按手印”。由于怕心、肮脏的心、肮脏的思想,对大法、对师父不敬,不懂得修炼的意义和份量,才做出这么多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的大错事。我曾写过的严正声明没有写明白,不全面,不彻底,结果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时常出现病业。现在写出来,严正声明全部作废。我今后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全部否定邪恶的一切迫害形式。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

陈家兰 2011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2000年在传递资料时,由于我的疏忽,被邪恶非法抄家,新经文、法像、还有很多大法资料也同时被邪恶抄去。当时我没有和恶警争论,都没有阻拦,轻而易举的就让它们拿走了,把我也绑架的派出所,邪恶把抄走的东西列了清单,让我按手印,心想怕你什么?按就按。至今已十年有余,这是多大的罪过啊!我醒悟太迟了。这么大的污点,至今才知道错,使配合了邪恶,关键时刻不能从法上认识法。这是我的耻辱。真的对不起师父的慈悲呵护。我今后要多用心学法,

马淑云 2011年5月20日


严正声明

二零零零年在邪恶的高压下,我因学法不深,做了很多不符合大法的事,我把大法宝书交给了邪恶,在邪恶的逼迫下参加过烧书,上过电视台、写过邪悟的黑板报。二零一零年被非法劫持到洗脑班迫害期间,给邪恶写了保证书,上过广播帮着邪恶转化学员。二零零九年在劳教所又给邪恶写了“三书”,甚至还炼了其它法门。现在彻底把它揭露出来、清除它、解体它。严正声明:上述这些违背大法的事、对师父不敬的话都全部作废。彻底解体邪恶对我的迫害。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坚定的走正师尊安排的路,做好师尊要求的三件事,精進实修,兑现自己的史前大愿。

朱艳梅 2011年5月16日


严正声明

我在九九年“七.二零”之后,由于怕心交过书、师父讲法录音,烧过《洪吟》。二零零二年三月在洗脑班,邪悟后写了许多次“转化”的三书,骂师父和大法,出卖过同修。回到家中帮助邪恶“转化”同修,还把师父的法像、法轮章、其他书交给邪恶。慈悲的师父多次在梦中点化和同修的帮助,我看到自己身体不断向下滑后,知道自己错了,二零零四年又从新开始修炼。在此特别声明:以上对师父、对大法、对同修所犯下的罪恶全部作废。今后加紧多学法,正念正行,走好最后的路,完成自己的使命,带好家里的年轻同修,兑现自己的誓约。

王恩花 2011年5月20日


严正声明

在九九年邪党开始打压迫害时,因我没有学好法。把这场迫害当成了人迫害人了,当时法理不明,配合了邪恶要求,交了两本大法经书,还有两盘磁带(音乐带),还有400元钱保证金。在家人和邪党的高压下烧过两张资料。在恶党的强权下,说过“不炼功”了的话。因家人都是邪党党员,受邪党文化的毒害很深,由于我没有学好法,动了情了,被邪恶钻了空子。后经这么多年学法,认识了我自己的漏。那些都不是真我,真正的我要从新开始修炼,特此声明:以前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并加倍努力做好三件事,弥补我的过失。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堂堂正正走完师父安排的整个修炼过程!紧随师父回家!

陈昌珍 2011年5月10日


严正声明

2006年12月,我和妹妹在居民小区发真相资料,被恶人构陷。恶人与派出所恶警非法绑架了我们。关押在看守所,并判劳教,后被劳教所拒收,回家了。当时,由于怕心、恐惧,顺从的在刑事拘留单上“签了名、按了手印、照了像”,在笔录单上“签名”。回家后,派出所户籍要我写申请,所外就医,我也写了。听从了邪恶的命令和指使。几年来,我也没有重视这个问题,现在通过不断深入的学法和同修交流,才醒悟了。在此特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所作所为一律作废。我要加倍洗刷污点,多学法、学好法,严格要求自己,一言一行,都要按法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完成史前大愿,圆满随师还。

李再利 2011年5月12日


严正声明

我当时对法理认识不清,悟不到声明的严肃性,随着时间的推移,对法有了不断的认识,悟到以前的声明不彻底,在邪党迫害之初,我由于怕心重,向邪恶交了《转法轮法解》书和炼功点上挂的横幅,还写了“不修炼”的保证,大法书是师尊为了弟子修炼升华给弟子看的,我却把这神圣的大法书交给了邪恶,这是做了大错事,背叛了大法。我是从大法中悟到,因为一切都是物质,以前做了不符合大法的事,那不好的物质与因素不是还存在吗,这属于旧势力强加的,在修炼过程当中构成了对自身的干扰。现在此声明全部作废。全盘否定、解体旧势力邪恶在历史上安排的一切。坚定的走师尊安排的路,正念正行,做好应该做的三件事。

朱胜肖 2011年5月20日


严正声明

2006年12月,我和姐姐在居民小区发真相资料,被恶人构陷。恶人与派出所恶警非法绑架了我们。关押在看守所,并判劳教,后被劳教所拒收,回家了。当时,由于怕心、恐惧,顺从的在刑事拘留单上“签了名、按了手印、照了像”,在笔录单上“签名”。回家后,派出所户籍要我写申请,所外就医,我也写了。听从了邪恶的命令和指使。几年来,我也没有重视这个问题,现在通过不断深入的学法和同修交流,才醒悟了。在此声明;自己当年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所“签的字”一律作废。今后决不再配合邪恶的一切安排和命令。多学法,学好法,修去掉所有的执著,严格要求自己,做好三件事,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圆满随师还。

李厚利 2011年5月12日


严正声明

近日看到《明慧周刊》“再谈严正声明”时,给自己的启悟很大。九九年“七.二零”后,我由于怕心很重,又怕影响家人,就把大法的一部份书和教功带、录音带交到邪党街道办事处。在我的影响下一位老年同修也把大法书交了。我在单位“不炼法轮功”的通知上签了名。到现在才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这不只是对师父、对大法做了错事,而是犯下了如山如天的大罪,也造下了那么大的业力。认识到了就要彻底、全盘否定旧势力和邪恶的一切安排,彻底解体和清除一切不好的物质,叫它们没有藏身之地。归正自己,走好师父安排的路,抓紧时间实修,跟师父回家。

崔凤兰 2011年5月18日


严正声明

我一九九七年七月开始修炼大法,一九九九年十月到北京证实法,在天安门广场炼功,被邪恶非法抓捕。在当地看守所遭残酷迫害。由于学法不深,又有执著,在邪恶的高压下,写了“不炼功”的保证书。非法劳教期间,在高压下被邪恶洗脑转化,写了“三书”,出卖了师父,出卖大法。并协助邪恶做了很多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弟子的事。从邪恶的黑窝回来后,仍在助纣为虐。二零零一年五月被省“610”作为转化骨干到处做恶。后来清醒了,二零零四年六月发表了严正声明,但认识不足。今天我从新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圆容师父所要的,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勇猛精進,坚修大法到底。

党建超 2011年5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曾在九九年“七.二零”去北京证实法,回来后被邪恶严重迫害,被逼迫写下了“保证书”还被勒索五千元。二零零二年后在转化班又被迫交了一千元,也写了“保证书”。在奥运期间又签了字违背了大法,做了对不起大法的事。在此我严正声明,以前所写的“保证书”和对师父、对大法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从新修炼,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弥补过错。

程爱华 2011年5月15日


严正声明

2006年我被非法绑架,在万家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在邪恶的高压下我被恶警强迫抄写别人的“三书”,并逼迫我为另一名代笔。而且每天强迫全体大法弟子宣誓说谤师、谤法的话,回家时强迫写“保证书”,不然就加期。由于我有怕心,对师对法不坚定,给大法抹黑,给自己修炼路上留下污点。这一切都是邪恶旧势力强加于我的,违心所做的,严正声明:当时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声明全部作废。我全盘否定,彻底清除、解体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就要师父的安排,就走师父安排的路,助师正法,做真修弟子,做好三件事,用自己的行动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付桂芹 2011年5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七.二零”前得法的,多次遭受邪党的非法绑架迫害,進進出出六次之多。在邪党劳教所邪恶的高压与残酷迫害下,我由于怕心重,违心的写过“三书”。出卖过佛、交过大法经书、师父法像(家人交也不对)。以及有过不符合法的行为、配合过邪恶,家人为我签过“担保书”。这些言行全都是大错特错。是我的耻辱,给自己的修炼留下了巨大污点。在此严正声明:以上对师父不敬的、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好师父的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圆满随师还!

黄军良 2011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四·二五”后,我跟一学员去市政府上访,后该学员来电话说:居委会的人去她家收走大法书,让我也赶快交。当时我学人不学法,觉得她很精進,愿意听她的。我又有怕心,想保全家人,主动去派出所交了一部份书和录像带。后来也学着写了的轻描淡写的声明,有保护自己不吃亏的私心。师父慈悲,给了弟子从新改正的机会,现在我认识到主动交大法书也是犯罪。是背叛师父和大法的罪。在此我严正声明:一切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一定以法为师,用心学好法,在法中归正,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圆满随师把家还。

周青军 2011年5月18日


严正声明

我是九八年十一月得法。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劫持到洗脑班迫害期间,在法理不清的情况下,听信了邪悟的谎言,把师父在济南讲法录像、洪法用的法轮佛法的条幅、一个小法轮章、我自己的大法宝书、还收了别人的大法书都交给了邪恶,在邪恶的逼迫下参加过烧书,还被电视台录了象,说了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的话。写过邪悟的黑板报。我所做的这一切给自己的修炼中留下了污点,我痛苦、内疚了十多年。现在严正声明:以前违背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定走正师尊安排的路,做好师尊要求的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

周淑芬 2011年5月15日


严正声明

邪党从99年“7.20”开始打压迫害法轮功之后,我因怕心重,在邪党的压力下,我交过书、炼功带,丈夫帮我交过保证金,随后丈夫和我一起将书全部烧了,还有师父的法像和论语、忍字,全烧了。现在通过集体学法和看《明慧周刊》第484期同修的文章,我明白了大法的法理,现在我严正声明:我以前一切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痛改前非,加紧多学法,坚定实修。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紧跟师父回家。

贺世琼 2011年4月28日


严正声明

在九九年“七.二零”后,我因学法不深,向邪恶交了四本《转法轮》。2003年被邪恶非法绑架到洗脑班迫害时,由于正念不足,在怕心下,被逼交了《转法轮》、《转法轮法解》、《洪吟》、《法轮大法义解》各一本。当时邪恶逼问我还有谁也炼功,就说出来自己的外甥女也炼。在和同修交流后,认识到自己做错了。现严正声明:我以前所做、所说的一切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同修的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用心多学法,正念正行,走师父安排的路,坚修大法到底。

钟秋英 2011年5月20日


严正声明

在邪党打压迫害大法后,我因学法不深,法理不清,怕心很重,做了很多错事:给警察出过证,出卖了一个资料点和一个常人的复印社,造成了很大的损失;让家人同修烧毁过师父的讲法录像带;烧掉了一大编织袋的周刊。现在我认识到自己犯下了大罪。特此声明:我以前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加紧学法,勇猛精進,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救度更多的众生,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做一名合格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贾凤林 2011年5月17日


严正声明

在邪党打压迫害开始后,2001年在洗脑班,我听信了邪恶的谎言欺骗,写了“决裂书”,交了大法书、师父法像及法轮章等。2003年邪恶又一次绑架我,我由于学法不扎实,怕心重,不但出卖了好几位同修,还做了许多不该做的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情。目前我向她们承认错误,我深感自己的罪过深重,对不起师父对我的救度之恩。严正声明:在洗脑班所说、所写的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废。以后我要多学法,不断精進,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刘叔存 2011年5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由于怕心和常人观念很重,未能很好地理解大法,在监狱魔窟中被迫写下“四书”,干了不该干的事情。出狱后师父慈悲呵护,在接触不到同修的情况下,使我能够从新看到大法资料并且学会突破网络封锁,看到最新的大法资料。我很惭愧在监狱中向邪恶妥协,从而给大法抹了黑,给同修带来负面影响。现在此严正声明:我违心所写的“四书”及其它书面材料一律作废。我要从新回到大法修炼中来,多学法,精進实修。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

黄汝忠 2011年5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在修炼初期,面对中共邪党突如其来的疯狂镇压,自己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交了一本大法书、又签了“不炼了”。随着学法、修心性,我知道自己做的错事的严重性,心情特别痛苦。多亏明慧网上同修的指点,慈悲的师尊在给我改过自新的机会,特此发表严正声明:让我过去所做的背离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加倍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正念正行,直至圆满随师还。

洪凤羽 2011年5月20日


严正声明

在邪党打压迫害初期,我由于怕心重,把大法书籍都毁掉了,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过。我后悔、内疚、愧对师父的慈悲苦度,我感到无颜再做师父的弟子。然而师父慈悲,不放弃任何一个弟子。而我在正法最后最关键时刻,又是因为怕心重,说了“不炼功”等不该说的话。给大法抹黑,我为自己说的话感到耻辱。特此声明:我所说、所做的一切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这都是旧势力强加于我的迫害,我不承认,全盘否定。我只要师父的安排,决心走好师父安排的最后的修炼道路。

张国凤 2011年5月20日


严正声明

自99年“7.20”以后,我做了很多不符合大法的事。由于怕心重,交了一部份书,还有一盘不能用的炼功带,还写了“不炼了”。这些都已写过严正声明了。现在又想起来,听说派出所要到家里搜查,我吓的烧了一张与书一样大小的师父法像。还交了一套师父济南讲法录音带。现在特此声明:我以前所写、所说、所做的一切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跟师父回家。

郭明珍 2011年5月11日


严正声明

我是96年6月得法修炼的。2000年12月我去北京证实大法,被邪恶绑架回来非法劳教一年,在劳教所邪恶的高压下,我违心的被“转化”了,并恶毒的写了“三书”,我的家人还给邪恶送了锦旗。劳教回家后,派出所又给我照像、按大手印,写了“不炼功”保证。还有一次警察到我家,拿了个单子让我签字,上面什么也没写,他说是证明他来过,我就签了,配合了邪恶。以上我做的对师对法不敬的事,罪过如天大。每当我想起来心里就痛心和悔恨,真是愧对师父的慈悲苦度。在此我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的一切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否定旧势力的迫害。我要珍惜师父慈悲给弟子的修炼机缘,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今后,我要多学法,尽快在法上提高,精進实修,努力的做好三件事,一定跟师父回家。

白桂枝 2011年5月17日


严正声明

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怕心严重,向邪恶说过“不炼功”的话,在保证书上写过“不炼功”的字,在无知中毁过大法书,造了毁佛经的罪业。我非常悔恨自己做的这些错事。慈悲的师父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给我能从新回来修炼的机会。现在我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一定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修好自己,助师正法,多救众生,一定跟师父回家。

朱德清 2011年5月20日


严正声明

二零零二年底在被邪恶非法劫持到洗脑班迫害时,我由于平时没有学好法,被邪恶蒙骗,干了一件肮脏、见不得人的事,出卖同修,还出卖了大法书籍,写下了对师父与大法不敬的话。犯了大错。过去不好意思讲出来,近期看了同修的交流文章,对“严正声明”的严肃性有了深一点的理解,才有了曝光自己上述犯罪行为的决心,向师父深深的忏悔。在此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背离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决心坚修大法到底。愿用生命捍卫大法!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堂堂正正随师父回家。谢谢慈悲的师父给我从新修炼的机会,跪谢恩师!

杜祖华 2011年5月20日


严正声明

自99年7月20日以后,我做了很多不符合大法的事。99年至2003年向邪党公安局、派出所写了“保证书”和“按了手印”,还说“炼了不管用”。也说出了其他同修没交书,还支持常人烧大法书。2006年我被非法绑架到看守所迫害期间,说出了几个同修。2009年我发资料被恶警抓到派出所,“按了手印”,被迫交了一万元才回来。现在严正声明:以前所写、所说、所做一切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马克英 2011年5月11日


严正声明

我在2004年和2005年两次遭邪恶绑架迫害,邪恶逼迫要交大法书,我把《转法轮》交了,还出卖了同修,被迫害期间出现了“病业”,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怕心重,求安逸心强,就违心的写了“保证书”不炼了。邪恶以保外就医,判了我一年半。现在严正声明:我在邪恶黑窝里所说、所写的对师父、对大法、对同修不利的言语、文字全部作废。我不承认所谓的“保外就医”,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坚修大法,坚定的走师父安排的修炼道路,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一切损失。

柯英 2011年5月2日


严正声明

99年7.20后,警察到我家,逼我打手指膜,并要我交出大法教功光碟。因为有怕心,自己配合了恶警。2006年,警察再次到我家,逼我写了“不炼功”的保证书。因为害怕,事后我还烧掉了一些明慧周报和一些经文。现在在这里,我严正声明:以前自己被迫所写的“保证书”及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张运娣 2011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99年7.20后自己利益心重,每天忙着挣钱,忽视了学法、发正念。自己曾两次被邪恶钻空子,遭恶警迫害,违心写了“两书”。自己精神、身体、经济遭受不应有的损失,更严重的是给大法造成了损失,真是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苦度。我在此严正声明:我以前被迫写的“两书”以及有损于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一定用心学法修炼,向内找,挖出各种执著心,去掉它。我要坚定正念,信师信法,精進实修。

张智 2011年5月20日


严正声明

1999年7月20邪恶迫害大法时,我由于怕心和对大法认识的不足曾向邪恶上交过一抽屉的大法书和一套讲法录音带,还曾经出卖过自己的父母(同修)和其他五位同修。还在劳教所被迫写过两次所谓“三书”并帮邪恶“转化”一名同修。我很后悔自己对大法、对同修犯了罪。在此严正声明:以前自己所写“三书”、所说所做损害师父、损害大法、出卖同修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真诚悔过,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我要努力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好的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

谢良斌 2011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99年7.20后,由于我的不精進和怕心,被邪恶钻了空子,我被迫写下了“不炼功”的保证书和诽谤大法诽谤师父的话,做了对大法对师父都不应该做的事。现在回想起来,真后悔。在此我严正声明:我以前所写的“保证书”和诽谤大法诽谤师父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今后一定坚修大法到底,跟上正法進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张珍 2011年5月20日


严正声明

在2000年,由于自己悟性差,无知的顺从了邪恶的要求,我和爸爸两人留了一套大法书籍,另一套交给了邪恶。后因为自己执着病与情,就脱离了大法。直到2006年,在师尊的点悟和同修的帮助下,我又从新开始修炼,回到这片神圣的净土中来。我严正声明:自己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坚修大法到底,完成自己的史前大愿,决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赵玉侠 2011年5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是九九年初得法的。99年7.20后,我在一次发真相资料时,遭迫害,被迫写过“三书”;也被邪悟者带动,邪悟过,说过对大法不敬的话;还把大法书埋在地下造下很大罪业。严正声明:自己过去写的“三书”和一切损害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特别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我要坚定的走好修炼的路,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完成自己的史前大愿!

续学坤 2011年5月18日


严正声明

我在九九年七二零后曾经帮别人写过“不修炼”的保证。这是自己信师信法不够坚定做的一件蠢事。由于自己怕心重,又听说“挨家挨户搜查”,吓得烧毁了自己的部份大法书籍,真是后悔莫及,极其痛心,愧对师父、愧对大法。我再次严正声明:以前自己帮别人写的“保证”以及自己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一律作废。我要加倍做好三件事,弥补自己对大法造成的损失。

王洪云 2011年5月6日


严正声明

1999年7.20邪恶迫害中,被当地派出所逼写过“不修炼”大法;2000年去北京上访半路被截回后,被非法拘留一个月,后又关在洗脑班,因在被关时炼功,又被非法关進行政拘留所,还被罚过款,后又被非法劳教一年。在这期间,自己被迫写过“不炼功”的保证,有对师父和大法不敬的言行。在此严正声明:我过去所写的“保证”和对师父和大法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加倍努力挽回自己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紧跟正法進程。

张志和 2011年5月20日


严正声明

99年邪党开始打压法轮功后,我因去北京上访被非法抓捕。由于未做到信师信法,在狱中自己邪悟了,写了“五书”,谤师谤法,“转化”过别人,犯下大罪,起到了邪恶起不到的作用。今特此严正声明:我以前写的“五书”以及一切谤师谤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加倍努力弥补给师尊给大法给同修造成的无法估量的损失。我一定不负师尊的慈悲苦度,用大法不断修正自己,正念正行,做好三件事,走正走好回家之路。

崔群英 2011年5月17日


严正声明

本人在邪恶的迫害期间在单位逼迫下,写了“不炼功”的保证书。我是九八年开始学法的,因学法炼功不精進,造成了以上的错误,对不起师父慈悲苦度,悔恨至极。我现在严正声明:自己以前所写的“保证书”及一切不符合大法标准的言行全部作废。从此以后,我一定信师信法,坚修大法到底,努力做好三件事。

张爱芳 2011年5月12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学法不入心,修炼有漏,我在2000年進京证实法,2001年被劳教,被迫“转化”写了“三书”。2005年春,派出所所长带警察闯進我家,把大法书搜走,我被绑架到派出所并被迫写了“保证书”、“决裂书”。在此严正声明:以前自己所写的“保证书”、“决裂书”、“三书”以及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决心从今以后加倍弥补过失。我一定努力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真正负起责任完成使命,不辜负师父的慈悲救度。

王淑珍 2011年5月20日


严正声明

2007年,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悟性差,曾经被邪恶送到劳教所迫害。在那邪恶劳教所里说过“不学法不炼功”的话,写过“保证书”并按过手印、签过字, 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现在严正声明:自己以前说过的“不学法不炼功”的话、写过的“保证书”,以及所有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郑重宣布从新修炼,弥补自己给大法造下的一切损失,紧跟师父坚修到底,圆满随师还。

王玉娥 2011年5月18日


严正声明

近日看《明慧周刊》“再谈严正声明”给自己的启悟很大,深感修炼的严肃。二零零二年,家里同修连续遭受迫害,自己由于怕心,法理不清的情况下,让同修老伴把大法书烧了。现在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今天我严正声明,自己所做的一切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全部作废。归正自己,听师父的话,跟师父回家。

刘凤琴 2011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单位让我交书,当时就是人的观念,就把师父的经文《大圆满法》交了,导致后来炼功一段时间都是错的。今天在不断的对大法的认识,归正自己,又看了同修的《再谈严正声明》觉得自己当时对法认识不清,对师父、对大法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过,只因师父慈悲弟子,才有今天,弟子知道错了,知道了修炼是严肃的,要珍惜这万古机缘,用心努力做好三件事来报答师父。

李莲 2011年5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在99年7月20日后。由于当时学法不深、邪恶多次到我家恐吓我,逼我交书、当时怕心也重,为了应付邪恶交了本大法书《法轮大法义解》。2006年去劳教所发正念时被邪恶绑架到派出所,恶警强行按着我的五个手指在一张空白纸上按手印。经过学法和看明慧周刊,使我感到我犯了大罪,现声明:我所做的这些声明作废。今后我要多学法,做好三件事,弥补过错。

李银庚 2011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以后,中共邪党开始残酷镇压法轮功学员,自己由于怕心向邪党写过“五书”,还交出了大法书籍和有关资料,特别是二零零三年又伙同老伴烧毁了许多大法书籍和资料,自己还单独烧过明慧周刊等。以上这些行为给大法造成了严重损失,给自己造下了重大业力。我已痛下决心,坚定信师信法,加倍努力做好三件事,以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康泰凤 2011年5月20日


严正声明

由于心中有放不下的执著,被旧势力抓住了把柄,二零零五年七月二十七日,被市“610”绑架,因当时法理不清,我对邪恶说:“你们罚钱,放我回家吧!”结果邪恶的“610”罚了我两万元钱,拘留了我二十三天,将我放回去。在出来时,邪恶让我签字,我也配合了邪恶。现在郑重声明:过去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精進实修,不辜负师尊的慈悲救度,坚修大法。

顾凤芳 2011年5月18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九九九年正月得法的,修炼不长时间共产邪党就开始打压,诬蔑大法。在高压形势下,有一天我去市场买菜,有位邻居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我说“不练了”。因为正念不足没有意识到说不炼功了的严重性。现在认识到是极端错误的,违背了大法的要求。所以严正声明:自己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一定坚修大法到底。

张玉兰 2011年5月13日


严正声明

7.20迫害期间,我那时负责集体炼功,我被警察叫去,在压力下签了“不炼法轮功”的保证,还被迫交了几本大法书。我没做到真正信师、信法,很后悔。在此严正声明:自己过去所签“保证”及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全盘发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坚决走师父给安排的修炼道路。我要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修去为私为我的心,加倍补偿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完成自己的史前大愿。

郭秀兰 2011年5月18日


严正声明

我在99年7.20以后,因有怕心,信师信法不坚定,走了弯路。我上交过一本《转法轮》,还领不明真相的人到弟弟家收走两本《转法轮》和大法磁带,写过“不修炼法轮大法”的声明,改学过佛教。在同修帮助下,我已走回大法修炼。我严正声明:自己以前所写的“不修炼”声明及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一定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我要信师信法,坚修大法到底,做好三件事,救度众生,完成自己的史前大愿,跟师父回家!

崔贵清 2011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99年邪恶开始迫害法轮功时及2001年1月7日,由于邪恶的威逼,我曾两次由别人代写“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另外,自己还曾经销毁大法《论语》及法轮图形的四个挂幅及数十本师父国外讲法经文及一本大本的《转法轮》,上交一本大法交流资料。这些都是对师父的最大不敬,特向师父忏悔。在此,特严正声明:本人在迫害下的“保证书”以及一切有损于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坚定紧跟师父正法進程,坚修大法到底。

王岫 2011年5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曾在劳教所遭受迫害,被关单间,坐小板凳,有人看管,脚并拢,身挺直,双手放在腿上面,除了8小时睡觉,坐16个小时,不管你有病还是老弱一律这样坐。恶警说:这里就是强制转化。因为承受不了这样无休止的迫害,我被迫向邪恶妥协,背叛了大法,写了不该写的,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在这里严正声明:本人以前所写的“转化”文字及一切有损于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跟师父修大法永不改变,坚修到底。

涂绍荣 2011年5月20日


严正声明

2010年12月份我被邪恶绑架到拘留所。由于怕被送往劳教所,我被迫在“监外执行劳教书”上签了字,承认了邪恶的迫害,不配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称号。在此严正声明:自己在迫害下的签字及所有损害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从今以后我要精進实修,坚决解体怕心,妒忌心、色欲心等各种人心。我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跟上正法進程,做一名合格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王彩金 2011年5月17日


严正声明

在监狱里,我因为怕心被迫签过字,按过手印表示“不炼”了。事后深感痛心和后悔。现严正声明:自己以前的签字和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一定坚定走好师父安排的路,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我一定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师父回家。

韩秀珍 2011年5月20日


严正声明

2000年我被非法劫持到洗脑班期间,由于自己学法不深,人心太重,听信了邪悟的谎言,写过“转化书”,把自己的大法书、还把别人的大法书拿来交给了邪恶。我严正声明:自己写的“转化书”以及违背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定走正师尊安排的路,做好师尊要求的三件事。

卞慧 2011年5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曾经被关押在劳教所,由于怕心与执著被邪恶的旧势力钻了空子,在那里被迫写下了“五书”,并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被动的承认了迫害。现在严正声明:自己过去所写的“五书”以及一切有损于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我要完成好三件事,坚修大法,走好最后的路。

翟春华、翟凤芹、孙红、王玉娥 2011年3月5日


严正声明

在大法刚刚遭到迫害时,社主任到家找我,让我签字“不炼”了,当时由于对法理不清,怕心太强,所以配合了邪恶。通过不断的学法,正法進程的不断推進,使我深刻的认识到了,当初的做法是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严正声明:我当时的签字作废。郑重宣布我要从新修炼并要弥补损失。

张玉华 2011年5月20日


严正声明

在99年迫害下,做了对不起师父的事情,曾写过“不学不炼、不進京的”保证,还交过押金,给大法造成不可弥补的损失。因此我严正声明:以前所写“不学不炼和不進京”的保证以及一切不符合大法标准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在修炼的路上,我一定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一定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坚修大法,随师回家。

周淑梅2001年5月20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以来,曾经在邪恶引诱下违心的说过“不炼功”的话,还有其它的配合邪恶的签字,这都是对大法不坚定,对师父不敬的表现。现严正声明:在邪恶迫害期间自己所有“不炼功”的表示和签字以及有损于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走好走正师父安排的路。

崔出琴 2011年5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未得法前由于受邪党媒体对法轮功造谣宣传的毒害,对大法有抵触心理,看到是播放法轮功内容的光碟就怕,就说扔了去。我现在已修炼大法,更明白以前对大法所犯错误的严重性。特在此严正声明:以前自己所有对师父、对大法不利的言行及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坚修大法到底。

赵文芝 2011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99年7.20邪党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时。由于怕心,违心的做了对大法和师父不敬的事:烧师父法像、骂师父。做了对神佛不敬的事。现特此严正声明:以前自己所有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赵淑艳 2011年5月20日


严正声明

7.20那天,我被叫到公安局,后被送到派出所。他们让我写材料签名“不炼了”,我没签,结果多关了一天。次日孩子来接我时,他们就让孩子替我签名,我有怕心,当时没有制止这样做。这是我对法不负责。对孩子也不负责,我知道我错了,请师父原谅。我在此严正声明:以前不修炼的孩子被迫替我签的不炼大法的“保证”以及所有不利于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恳请师父再给我一次机会。今后我一定努力做好大法三件事。

赵间琴 2011年5月20日


严正声明

在99年邪恶迫害大法的时候,由于怕心重,不敢修炼了,还随着常人说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话。我感到很后悔,知道自己错了。现在我严正声明:自己所有的一切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今后要紧随师父,坚修大法到底,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孔秀英 2011年5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在2002年因为学法不深,做的有漏,被不明真相人举报,我被邪党迫害中违心的写了“保证书”,还将大法书撕毁,扔進脏水池里。在此严正声明:以前自己在迫害下所写的“保证书”以及所有对大法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跟师父回家。

张文 2011年5月20日


严正声明

1999年7.20邪党迫害法轮功开始,党员要人人表态,当时我也在党员大会上重复了邪党污蔑法轮功“反人类、反科学”以及“是×教”;还表态说以后“不炼法轮功”了。我严正声明:自己以前“不炼法轮功”的表态及污蔑大法和一切攻击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姜元秀 2011年5月12日


严正声明

在恶党的骚扰下,在怕心的驱使下,以免受迫害为借口,自己口头保证“不炼法轮功”。现在知道这是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给自己的修炼路上留下了污点。所以郑重声明:自己过去的口头“保证”以及一切有损于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从现在起我要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

柏付兰、马凤兰 2011年4月15日


严正声明

我是99年7.20以前的大法学员,在共产邪党高压迫害下,我不学法、炼功了,还说了一些对大法和大法弟子不敬的话,还向邪恶交过大法书等。现在郑重声明:自己以前对师父、对大法不利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弥补一切过错,紧跟师父坚修到底,圆满随师还。

张爱芹 2011年5月20日


严正声明

99年到市场炼功,被邪恶绑架到派出所关了十五天,我被迫写了“三书”, 大法书也被抄走。我由于怕心重,做了不该做的事,说了不该说的话。现严正声明:以前自己写的“三书”以及一切有损于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一定做好三件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杨少琴 2011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在2002年因为修的有漏,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我被送進了看守所。因为当时自己对大法认识不清,被迫违心的写了“保证书”。在此严正声明:以前自己在迫害中所写的“保证书”以及所有对大法、对师父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张丽娟 2011年5月20日


严正声明

在邪党的迫害下,我被迫交了一本大法书,并违心的写了“三书”,说了不该说的话。在此严正声明:自己在迫害下写的“三书”以及有损于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学好法,做好师父说的三件事,并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沈福华 2011年5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自修炼法轮功以来,在邪党1999年迫害的压力下,写过“保证书”,说过对大法不好的话。现在严正声明:自己以前所写的“保证书”以及一切损害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一定要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彭春兰 2011年5月20日


严正声明

在邪党迫害大法时,我因为怕心重,被迫交过大法的书,说过“不炼”了的话,还说过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话。我知道自己做错了。现严正声明:以前自己在迫害下所说的“不炼大法”的话以及一切有损于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做好三件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潘淑琴 2011年5月12日


严正声明

因为学法不深,在99年迫害发生后,给居委会写过违心的“保证”和交书等不符合大法弟子的行为。现在认识到自己对不起大法和师父,我严正声明:自己在迫害时写的“保证”以及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决心从新坚修到底,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完成弟子的历史使命。

许惠芳 2011年5月20日


严正声明

严正声明:我在邪恶压力下写的“保证书”和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徐新丽 2011年5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在被邪恶关押迫害时被迫“转化”,写了“三书”,这都是在被迫害之时受迷惑受逼迫下的所为。严正声明:本人在被关押期间的“转化”和所写的“三书”以及一切有损于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从今天起我要坚决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重新跟上正法進程,弥补自己给大法造下的损失。

晁书敏 2011年5月18日


严正声明

迫害中我在“保证书”上签过字,向邪恶交过书、录音带。我犯了无法挽回的错误。特此严正声明:自己在迫害中所签“保证书”以及一切有损于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一定努力做好三件事,弥补自己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孙兆兴 2011年4月27日


严正声明

七二零后,在邪恶迫害下,我被“转化”。今严正声明:以前自己被迫的“转化”以及一切有损于大法和师父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坚修大法到底,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徐青芳 2011年5月18日


严正声明

在迫害的高压下,以前我说过“不炼功”了。现在严正声明:以前自己所说“不炼功”以及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决心坚修到底,并要加倍弥补损失。

张汉金 2011年5月20日


严正声明

1999年7.20之后,我向邪党写过好多回“保证”,但不是我亲自写的,一次是我女儿写的,有的是政府写的,但是知道不对,就是没有走正,说过很多对不起大法的话。在此严正声明:过去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一定要学好法,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王玉芳 2011年5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因学法不深在1999年7.20时曾经交了几本书和师父法像。因当时学人不学法,怕心重、又听了邪恶的谎言宣传、把书就给交了。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干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从现在开始,我坚定信师信法的决心,弥补自己的过错。跟上正法進程,就走师父安排的路,坚修大法一修到底。

郑洪英 2011年5月18日


严正声明

本人在99年7.20后,邪恶在我家办所谓的学习班,当时由于怕心重,交了部份大法书。当看到明慧周刊“再谈严正声明”文章后,自己深有感触,本人也做了对不起师父不起大法的错事,深感内疚。正法已近最后,不能放松自己,做好三件大事,不能错过这万古机缘。

杨敏 2011年5月2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大法弟子。由于修的不好有怕心,在九九年七二零邪恶迫害大法的时候,单位工会主席多次找我叫我交书。由于有怕心,把师父在广州讲法录像带交给邪恶了,我做了大错事,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特此严正声明所做错事作废。我以后一定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高金亭 2011年5月5日


严正声明

1999年7月邪恶对大法的迫害开始时,由于怕心,在邪恶的压力下违心的交出了大法书,出卖了佛法,造下深重罪业。十多年过去了,感恩师尊不弃,在此严正声明:过去所说所做的一切对大法的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废。修炼大法是我今生无悔的选择与渴望。

王晓兰 2011年4月27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后,在邪恶迫使下,毁了大法书(有撕的、有交给邪恶的、有烧的有指使别人烧的)。现悟到是做错事,是污点。因此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事与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杜书芬、赵玉莲、徐书霞、徐风兰、张喜芳、杨桂芹、冯梅莲、王秀芬、孙月芹、徐增霞 2011年5月18日


严正声明

自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后,我因为怕心而烧过书、交过书和大法图片,在洗脑班时说过破坏大法的话,现在我严正声明以前说过做过的一切破坏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孙美红 2011年5月1日


严正声明

在1999年7.20迫害发生后,由于学法不精進,产生了怕心,把大法书交了,经文及自己抄的经文也烧了。这些做法都是错的,今后要坚修大法,做好三件事。

芦余轩 2011年5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是1997年修炼法轮功的。1999年7.20邪党干扰,我写过对大法不好的话。过去所做不符合大法的全部作废。今后一定要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邵国有 2011年5月20日


严正声明

邪恶迫害时,由于怕心向邪恶交了一本大法书,我错了,没有做到护法。在此郑重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一定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于桂霞 2011年5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所说的、我所签的名、盖的手印,不符合大法的全部作废。相信法轮大法好,坚修大法到底。信师信法,更好的做好三件事,来弥补自己的过错。

王远容 2011年5月14日


严正声明

因被非法绑架,在高压下,被逼签下了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字。现在严正声明作废。在我的心里师父、大法永远扎了根。我会一直紧跟师父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

狄齐 2011年4月4日


严正声明

7.20中共迫害法轮功以后被迫所写、所签对大法不利的事全部作废。重新走上修炼的路,紧跟师父正法,完成师父交给的三件事。

庄玉芬、孟祥芳、杨春香、赵芯、秦世英、姜桂芝 2011年5月20日


严正声明

邪恶迫害时,由于怕心向邪恶交了大法书,我错了。在此郑重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一定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韩桂英 2011年5月20日


严正声明

7.20中共迫害法轮功以后被迫所写、所签对大法不利的事全部作废。重新走上修炼的路,紧跟师父正法進程,完成师父交给的三件事。

杜文选、迂淑萍、邓殿喜、邓钦峰 2011年5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严正声明:过去一切有关污蔑大法、污蔑师父、不敬师不敬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从此坚修大法,直至圆满。

张文秀 2011年5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