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畏酷刑 他们依然坚持正信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七日】“在陈子秀去世的前一天,逮捕她的人又一次要求她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信仰。在又一轮警棍打击后几乎失去了清醒意识的情况下,这个58岁的老人还是坚定地摇了摇头。暴怒的地方官让陈女士赤脚在雪地里跑。据其他目击这一事件的监狱中的人说,两天的折磨使她的腿严重淤伤,她的短短的黑发上粘着脓和血。她在外面爬,呕吐并因虚脱而昏倒。她再也没有恢复知觉,并于二月二十一日去世。 ”

这是《华尔街日报》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日头版报道“直到最后的日子,陈女士仍说修炼法轮功是一项权利”的开头。

现年三十八岁的天津市铁道第三勘测设计院造价工程师周向阳,因为修炼法轮功,被绑架数次,先后被非法关押在天津铁路看守所、天津青泊洼劳教所、天津双口劳教所、天津蓟县渔山劳教所、天津河西看守所遭受迫害;二零零三年五月三十一日又被非法判刑九年。期间遭受无数酷刑

二零零零年秋,周向阳在双口劳教所时,警察魏威在一间密室里殴打他,逼迫他放弃法轮功。魏威一阵拳打将周向阳打倒,逼问:“还炼吗?”周向阳慢慢地站起来,看着魏威,没有言语。魏威狂妄地大叫:“双口劳教所还有不怕我魏爷的!”又开始拳打脚踢,将向阳的脸打出了血,再次将周向阳打倒在地,又逼问:“还炼吗?”

周向阳又慢慢地站起来。魏威见向阳依然如故,更加发疯般地抽打他的脸;向阳的脸开始变形,他又一次被打倒在地。过了一会儿,周向阳又慢慢地站起来。魏威就又抽打,向阳倒地后就又站起来。恼羞成怒的魏威疯狂地大叫:“我今天打死你!”

失去理智的魏威拿起一根镐把开始毒打周向阳。这一次,周向阳被打得昏倒在地。过了一会儿,开始不自觉地抽搐起来。周向阳抽搐了一会儿,渐渐地苏醒了,他在地上挣扎着,挣扎着,颤颤巍巍地挣扎着又准备站起来。

魏威这时叫道:“等一下,我服你了行吧,求求你等我先出去后你再站起来。”魏威说着,一溜烟儿急忙跑出去了。

原四川省阿坝州黑水县公安局森林警察陆智勇,曾被评为“最佳优秀警察”,并被黑水县公安局定为副局长后备人选。有一次在执行任务时,一辆盗运木材的汽车疾驰而至,其他警察赶忙闪开,而他却挺身站到了马路中间。司机被震住了,匆忙踩死刹车。面对他的勇敢和正气,司机说:“服了,象你这样勇敢的人,我真的服了,以后我再也不敢干这样的事了。”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能在关键时刻,为国家利益挺身而出的警察,却仅仅因为修炼法轮功,被绑架在劳教所遭到残酷迫害。在绵阳新华劳教所,他受到了诸多酷刑。比如被狼牙棒打,狼牙棒上面满是钉子,一打一拉皮肉就被带下来。有一次陆智勇在被狼牙棒打了四十多分钟后,在被打的体无完肤的情况下竟然高声唱起了大法弟子创作的歌曲——《法轮大法好》:

“法轮大法好
法轮大法好
法轮大法是正法
佛光普照”

江苏盐城市射阳县法轮功学员唐学勇,于二零零一年十月至十一月间,在洪泽湖监狱拒绝配合狱警的邪恶命令,被暴力摧残四十多天。狱警汤锦超与张冠军指使犯人王刚等人,对唐学勇进行残酷的折磨。在监狱,早晚两次和早中晚三次开饭都要在操场上点名,点名时还必须要求被点名者下蹲。恶徒就利用这样的机会对唐学勇进行折磨。

他们指使两名犯人从两侧架着唐学勇的胳膊,又指使一名犯人用脚猛踹他的膝窝,令他重重的跪在水泥地上。唐学勇被踹跪在地上后,艰难地站立起来。后面的凶手再踹,踹跪下后,他又站了起来。如此往复能达几十次,而且每天五遍点名都是如此,唐学勇就是这样被踹跪在地后,又站起来,很快他的双腿血肉模糊,直到溃烂……

我们这只是从法轮大法弟子被打倒又一次接一次站起来的角度,来说明大法弟子对信仰的坚定。那些被悬吊起来的、被关在笼子中的、被铐坐在老虎凳上的、被用抻刑如五马分尸状绑在死人床上的大法弟子,他们不可能象上述大法弟子一样打倒后再站起来,可是他们不屈的精神,不同样令邪恶胆寒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