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理学博士谈修炼法轮功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七日】采访者的话:在我周围,有很多学术界、科技界的专家、博士,硕士、教授都是修炼法轮功的。他们虽然走進修炼的缘由不尽相同,但是,他们修炼法轮功后身心的变化都很大。而且,他们都经历了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却依然坚持修炼,对法轮功的信念毫无动摇。是什么力量使他们在巨大压力和困难面前能够坚守信念?法轮功到底怎么样,能让这些有思想、有头脑的学者专家坚信不疑?带着这些疑问,我采访了几位博士、教授和专家,希望通过他们的修炼经历和心路历程,解开世人的迷惑,了解法轮功真相。

这次访谈的是中国大陆某研究所理学博士,安全起见,我们隐去真实姓名,暂且用博士代替吧。

采访者:您好。很高兴能和您做这个访谈。今天,想跟您聊一聊法轮功。您修炼法轮功有几年了?

博士:首先要谢谢您给我这样的机会。到现在,我修炼法轮功已经有十六年了。

采访者:在修炼法轮功之前,您还接触过其它气功吗?为什么选择法轮功呢?

博士:说起这个问题,我就要说自己当时的情况。那个时候,我自己一直在寻找人生真谛。我想很多人都会在人生的某一时刻想过这问题吧。所以当时看了很多书,包括西方的哲学书,中国道家的、佛家的书等等。另一方面,那个时候,正好也是气功热,也很好奇,所以也接触过好几个气功。当然最终都没有找到自己所要的答案。特别到了后期自己身体也越来越弱,也吃不少药,练气功也不起作用,所以对气功也失去信心了。

但是接触法轮功以后,发现与其它气功不一样。印象最深的是法轮功要求炼功人要讲心性,要做一个好人,在家庭,在社会都是一个好人。这在当时的气功师的讲课里是听不到的。这就是初期选择法轮功的原因。当然随着深入的学,我明白了更多的自己一直不明白的事情。

采访者:您参加过师父亲自办的传法班吧?那您是在什么时候参加的法轮功传授班呢?师父给您的印象一定很深吧?

博士:我是九四年下半年参加了师父办的传法班。我想这是一种缘份吧。当时是我的好朋友告诉我有一位佛家气功师要办班,据说参加后大家的反应不错。我也就当作普通的气功,抱着了解的心态参加的。买票的时候,还觉得票价太便宜了,以为是一天的票价,后来人家告诉我要好好保管,这几天一直用一张票。本来是好事,可能是气功班参加多了,反倒觉得不踏实。这么便宜能有效果吗?当然现在想起来都很可笑。

师父给人很随和的感觉,没有任何架子。两个小时左右的讲课只用一张纸,没有讲稿。当然讲的内容在任何一本书里都找不到的。

采访者:那么,您修炼法轮功以后,都在哪些方面受益了?修炼前后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博士:明显的是身体方面的变化。以前身体最不好的时候,正是炼法轮功之前,一节课四十五分钟,我是完整听一节课都很难。上完课回家就躺在床上,写作业都很勉强。炼功后越来越好,现在完全正常了,而且比那些更年轻的人比也丝毫不差。十六年来也没有得过什么病,所以如果查我的医疗保险使用记录,会发现是空白。

另一方面是精神上的变化。自己在炼功以前也想做一个好人,每个人都会有这样的想法吧,所以也很少和别人发生矛盾。其实很多事情自己心里也愤愤不平,只是没表现出来而已,长此下去,按照现在医学的看法可能会得一些精神上的疾病吧。炼了功以后,还是做一个好人,但是很多事情都看开了,实际上是看明白了,人也变得乐观了。

采访者:您是理学博士,您认为修炼法轮功对您的专业研究有哪些启发和帮助么?您对自然科学的认识和以前有什么不同吗?

博士:我讲一个我的亲身经历。有一次,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自己做出了一篇论文。整体上很满意,但是有个比较细小的地方不太踏实。那时想就这样投稿也可以吧。因为要真正修改清楚也不太容易,需要花费很多的精力,所以也想逃避。但是法轮功要求我们做到真,所以知道这样做不对。当然,如果以后还有人引用我的这篇论文,有可能错误就越来越大。那时候又用了较长的一段时间,查了很多相关的资料,终于解决了那个问题。更有意思的是,在查文献的过程中又发现了新的论文题目,后来写出来的论文比原来的还要好。

下面我再讲一下我自己对自然科学的认识。有很多人可能会想法轮功和科学能有什么联系呢?其实学了法轮功以后,我对科学,自然等等都有了与以前不一样的认识。

我觉得作为一个科学工作者本身,他自己对科学有什么样的认识,可能对以后的研究影响很大。比如说在中国,很多人,也包括以前的我,一谈到佛家、道家,包括特异功能都认为那是迷信,而且好象科学已经证明了似的。当然大家都知道世界上根本没有这方面的科学论文。反倒是一些著名科学家们最后走入了宗教。

其实,现在最尖端的物理理论“超弦理论”,认为世界不是我们看到的这样的四维(时间加三维空间)时空,而是十维,甚至是十一维时空。也就是有六维空间我们是看不到的。这样看来宗教中讲的几层天的说法也不觉得很突然吧。当然,现在天文物理中比较热门的暗能量、暗物质也是被认为占据宇宙中的很大一部份。那么你认为都是迷信的话就无法提出这样的概念。

在法轮功书里也涉及到了史前文化,另外空间,特异功能等等。那么,现在对我来讲这些尖端理论发展不会使我惊讶。我经常想,在中国科学界的个别政客诽谤法轮功,其实他们没有任何学术成就,他们只不过是依附权势、哗众取宠的政治打手而已。

采访者:您如何看待科学研究、修炼、人生之间的关系?

博士:修炼已经成了我的生活的一部份。但是也不是说他会给你带来什么束缚。我回答第一个问题的时候,我自己也感到惊讶,已经修炼十六年了吗?所以也不是说越炼越难,反倒是从心理上,身体上越炼越舒服。

法轮功要求炼功人在哪里都要做一个好人,而科学研究是我的工作,当然我会努力做好我的工作。而且通过修炼得到的健康的身体也会促進我的科学研究。所以这两者并不矛盾,反倒是非常和谐。

谈到人生,通过修炼我已经知道了人生的目地,而且每一步都朝着正确的方向走,我想这是最幸福的。

采访者:九九年“七二零”以后,中共开始镇压法轮功,您和您的家人受到过迫害吗?他们是怎么迫害您和您的家人的?

博士:九九年“七二零”开始的迫害真的可以用疯狂来形容。单位里也是,昨天为止大家都觉的这些人是最好的人,第二天就成了批判的对象了。评职称,涨工资,出国都没有我们的事,到最后不让讲课。而且拿我的工作来威胁过我的妻子等等。当然还不止这些,也许时机成熟我会详细写出来。

采访者:您怎么看待这场迫害?您不怕吗?为什么还要坚持修炼法轮功呢?

博士:这场迫害完全是错误的。无论是从人权角度还是法律角度。我们只是想做好人,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做更好的人,这也错了吗?

当然我也只是一个修炼的人,要做好人的人,说不怕那是假的。不过我也想,很多问题,包括个人利益等等我都可以让步甚至抛弃,但是作为一个人总是要有做人的底线的。如果想让我承认做好人都是错误的话,我决不能答应。

采访者:谢谢您,聊了这么多心里话。祝愿您家庭幸福,工作顺利,修炼提高。

博士:借这个机会,我想感谢师父给予我的一切!也希望这场迫害早日结束,中国大法弟子能自由公开炼功的日子早日到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