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路上 坚定不移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七日】我今年七十七岁,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前长期住院。身体各个零件都“锈”,患有胆结石,急慢性肠、胃炎,风湿性关节炎,神经衰弱,红、白血球减少……大大小小二十多种疾病缠身,人称“药罐子”。就说小小的感冒发烧四十度,折腾的不能睡觉吃饭,连一口水也咽不下去,何况那么多病呢。我被折磨的失去生活的信心,生不如死。修炼后,我遵循李洪志师父的教诲,坚持天天学法,日日炼功,从不松懈。

修炼四个月后我的身体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从四肢无力到身体轻松;从面黄肌瘦到红光满面;从步履艰难到走路轻捷。而且还来了例假。我深感大法的神奇,常常泪流满面,对师父感恩不尽。师父鼓励我精進:学法时书上的字显的很大,还有各种颜色、法轮,五彩缤纷的奇妙景象。从此以后,我对大法坚信不移,从未动摇过。

就是在“七二零”江氏集团和中共相互利用开始全面迫害法轮大法和大法学员之时,我也没动摇过,从不相信电视、媒体上的谎言宣传。我对家人和朋友讲:“这是假的、是诽谤,我们师父是清白的,大法是神圣的。”

以后的日子,在党政机关工作的儿子也明白了真相,学了大法;医院诊断女儿患乳房纤维瘤必须动手术,学了大法,也自愈了。

那时有不少同修不露面了,消沉了,甚至动摇了。只要是我认识的同修,就一家家去传递师尊的讲法、经文,《明慧周刊》和真相资料等。家人说:“外面的形势你不是不清楚,要学,要炼,就在家里,不要天天往外跑,你也要为子女们的前程着想。”我理解家人的担心,但我没为自己想那么多,仍不断的去联系同修。在登同修家门时,不考虑对方是热情、是冷漠,只带着祥和之意和他们切磋、交流,仅有一个念头:希望他们不要相信中共的宣传,要坚信师父,坚修大法。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默默的做着,已有二十多位昔日的同修共同在助师正法的路上不断精進。我深深知道是师父给我智慧,给我胆量,呵护着我去做。

讲真相中,起初跟公、检、法人员讲,心里咚咚跳;跟年轻人讲,见他们掏手机,心里也有点怕:是不是举报呀。每当此时我就默念师父的《洪吟二》〈正念正行〉:“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着 坦荡正法路”来归正自己。无论在街上,或公园或亲朋好友聚会,抓住一切机会,用自己身心的变化,古代寓言,邪恶迫害无辜的善良人……切入话题,劝退二百多人(和同修比微不足道),明真相的人,送上一张护身符,祝他全家平安幸福,大多数人表示感谢。有一位老公安患了绝症,医生判他生存期只有几个月了。我去看望他,关心的慢慢的和他交流,打开他的心结,并赠送大法书。他一遍遍的看《转法轮》,身体在一天一天的发生着变化,后来能上半班,现在上正常班了。他激动无比,发出肺腑之言:“大法太神奇了,法轮大法好,大法师父好。”

我现在虽然年纪大了,但独自生活,不与子女同住,为的是行动自由——出去讲真相方便,不受时间约束,实在来不及饿了吃块饼干充充饥都可以。

在修炼初期,我也出现过严重病业,反复几次,肚疼难忍,大便出鲜血,量多,家人害怕极了,要送我上医院。我坚决不去,我心里明白,是师父一次一次给我净化身体。师父给了我一个无病的身体,十几年来,我从未吃过一片药,现在我或走或坐,觉得身体往起飘。

师父还给予我一些功能,我都正念使用,从不乱显示。

整体提高、整体升华

最近有一位老年同修全身肿,高血压,哮喘,不能上下楼,情绪不佳,儿女们动员她上医院别误了治疗。我知道后找她和她一起学法,学《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法中讲“人神一念哪。你动的是正念,你说这都是假相、旧势力干扰,我修了这么多年大法,不可能出现这个情况。你真的发自内心的一念,马上什么都没有。”“作为大法弟子来讲,正念来自法”(《再精進》)。她心性提高了,儿女们对她的催促无济于事,她坚定的说:“没关系。”就这一句,她闯过来了,现在她的身影又出现在大街小巷讲真相,几天劝退有数十人。

“学法得法 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洪吟》〈实修〉)“我喜欢那些纯朴的、脚踏实地的。”(《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我一定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在任何环境下都要以法为大,坚定不移,助师正法,兑现史前大愿。

个人体会,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