号笔写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七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十二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刚進班集体学法七个月,也就是刚懂得什么是修炼,为什么修炼,中共邪党就制造了史无前例的对法轮功的迫害,无理的诽谤大法师父、诽谤大法,我就义不容辞的多次進京护卫大法讲清真相,刚刚开始不知道怎么做好,很多时用人心做事,总被邪恶钻空子,多次被非法关押,最痛心的是在二零零二年四月被邪党判我八年。在黑窝里被折磨糊涂了因法理不明正念不足不知道怎么做对了,使自己走错了路。

一、正念的威力

二零零九年我回家,离开黑窝就知道自己要弥补损失,跟上正法進程,跟师父回家。在学法炼功上到很精進,可就不会修自己,心性总提高不上来,在发正念上自己做的很差,总觉的有思想业在干扰,思想静不下来,有时就象在走形式就象完成任务一样草率的发正念,有时发正念闹心,就不想发了,根本没有按照师父要求标准去做,忽略发正念就是严重的不听师父的话,邪恶干扰就越严重,使自己来时的大愿不能兑现。严重的影响救度众生,拖延正法时间,就是我们这样的人没跟上正法進程,使正法时间一拖再拖。

自从师父的新经文《再精進》发表以来,自己就多次拜读对我震撼很大,师父的新经文就象重锤一样敲打我的心上,把我敲醒了,使我很震惊也很内疚,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佛恩浩荡,也对不起众生的期待,这时心酸的眼泪流了下来,心想再也不能在发正念上打折扣了,提高了对发正念的认识之后,下决心在全球四个整点发正念时间大下功夫,当天晚上是十一点五十五分开始发到一点十五分。师父看到我这颗精進的心,就把我的天目打开让我看,我这一看我的空间场乱的无法形容,什么都有。瞬间我看到两个没有脑袋、身穿深灰色衣服的人抬着两个捆好的白色狐狸还睁着眼睛,被那两个人抬走了。我心里明白这是在师父的加持下把这两个白色狐狸精清除掉了。

再一会又看到人不人鬼不鬼的很多怪物,在师父的加持下打出去的法轮把邪恶烂鬼都消灭了,各种奇奇怪怪的大小怪物在一个多点不断念正法口诀中被灭掉,一个多小时的正邪大战中把邪魔烂鬼消灭了,使我的空间场清亮多了,这一切真实的显现使我在发正念上增加了信心。

第二天晚上十一点五十五分发正念到一点十五分,在我空间场又看到大蛇也是在师父的加持下把它消灭了,还看到很多不明物都被消灭了,从此以后再发正念也不闹心了。终于会修自己了。

二、号笔是我的法器

刚从黑窝回家,丈夫让我妹妹看我五个月,形影不离,妹妹看我修炼法轮功什么病都好了,多年的忧郁症,精神分裂症都好了,她知道法轮功救了我的命,所以我学法炼功她也很支持,一提到救人就不行,她说我们参与政治,怕我被公安恶警抓走,我怎么跟她讲真相就是不行,她总跟我发脾气。我有一天求师父帮我摆脱妹妹对我的干扰,我要救人。不多天,妹妹就找到一份工作,在师父的加持下摆脱了她。

从此以后,我就半天学法半天去讲真相救人,心想我要把“真善忍”送到千家万户,我就买来号笔在大街上最显眼的地方,只要有人能看到的地方,我就写上真相标语。如“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常念法轮大法好,灾难来时命能保”等等,到楼群中,只要楼门没锁我就一个楼口都不放过,都能写上两句标语,这一写就写八、九个月,无论刮风下雨还是北风暴雪,从不间断,因为越是天气不好救人特别安全,就这样我写遍了城市与郊区。我讲真相时讲到三退保平安,有人马上就说:我们楼道里都写上你说的这样标语。

有一次,在大街上酒店楼侧面刚写完“记住法轮大法好,保平安有福报”,一个警察走到我跟前,问我这几个字是不是你写的,这个警察认识我,是我地区公安局安排专门看我的,我想他们没有资格管我,我们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修炼人,更不能配合他,这个警察告诉我,说他们派出所正要抓写这些标语的这个人呢,昨天他领着警察到很多楼口刷掉二百六十多条,他说,那些笔体都一样就是你写的,八年回来你还干这个事,这回再给你送進去就得十年,你就得死里头,他要翻我兜要笔作证,我就不让他翻,后来他要往派出所挂电话,我说你先别挂,我先跟你说几句话,我说:我死活都无所谓,关键是丈夫、孩子们承受不了,我跟他讲真相救他,讲完真相他也不相信共产党要灭亡,但是他背后的邪灵让我发正念给他清理了,也不象刚开始那么邪恶了,并告诉我以后别给他上眼药,这是他的工作。

回到家里我发了半宿正念,心想,明天到派出所去救他。第二天我去派出所找到他,他很高兴,他说我想到你一定能来,我跟他讲真相,他说他信佛,还说这共产党的天下能让你们给治倒呀,我说邪党把你害得这样还不醒悟,我看他办公桌上有电脑,我告诉他你从电脑上看看明慧网你就什么都知道了。后来他告诉我你炼功就在家炼,别满城市写,现在抓的可紧了,我要把你告到所里你就完了,你今年六十多岁的人回家好好过日子吧,我说你能保护大法弟子也是功德无量的。我说大法书都让你们拿走了,现在没书看,你能不能给我一本《转法轮》(其实我有书),他说书都上交了。这次有惊无险是师父保护我安全回家。

在二零零九年腊月二十八,早上到菜市场买菜,然后到附近楼洞口看一下周围没有人,我刚写完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走过来一个人,跟我喊不准在楼洞写字,你给我擦掉,他说你今天不擦掉你别走,我说擦不掉,他让我用砖头擦,这个人还要往派出所挂电话,就在那一瞬间心里喊师父快救我,立刻那个恶人手机响了,他接通手机跟对方说话的机会我离开了那里,又一次有惊无险的度过难关,一边走一边跟师父说:师父谢谢您对弟子的保护。我根本就不怕那个恶人,走到这栋楼的西侧一个楼洞又开始写真相短语,写完往出走时,那个恶人又看到我了,他说你还在那写刚才都给你面子了你赶快走,我心想只要众生能明真相能得救,师父一定会保护我,那个魔什么都不是。

过几天我又来到这个地方看他们刷没刷掉真相标语,一看没刷掉,我就安心的到别处去写,又过了一段时间我去看恶人把真相标语刷掉了,救人要有慈悲心耐心对待众生,我就又从刷完的地方写上:众生快醒,法轮大法好,这次写标语时没有恨心并用强大的念力写的,当慈悲心出来时真心为别人好时写出标语的字都是金光闪闪的,真有功的存在,保存时间长救人效果好。半年后我去看那正法标语还保存在那里。

有一天,我走在街上看到儿子同学的爸爸,其实平时互相都知是谁孩子的家长,从来没说过话,十多年没见面他也知道我炼法轮功并被邪党迫害,这次他看到我主动的走到我的跟前,问我你们法轮功到底是怎回事,我旅游到香港,台湾你们法轮功就向我讲退党这事,我告诉他们我是某单位的党委书记,意思是退党这件事你们别说了,可是你们法轮功人可有耐心了,告诉我可别再受邪党骗了。我问他退没退党,他说没退,我告诉他法轮功是普度众生的,他说中国五大宗教都让活动,就禁止你们法轮功。我说中国政府原七个领导班子六个领导不同意迫害法轮功,江泽民一意孤行,说法轮功比共产党员发展还快,他怕手中的权力被夺走,他的妒嫉心使他冲昏了头,把我们一亿多人推向政府的对立面,打死法轮功学员三千多人,活摘人体器官,从建国以来历次运动害死中国八千多万人,特别“六四”学潮,文化大革命,迫害法轮功,打击善良人令天怒了,神要灭中共如果不退出邪党,天灭中共时你就得当它们的陪葬品,所以我们师父让我们讲清真相救度世人。通过我给他讲真相他彻底明白了,他立刻告诉我他也要退出中共邪党,你就给我办了吧,临走时还说谢谢我,我告诉他要谢谢师父,他刚要走我一看他胸前还带一个毛魔头像,我告诉他马上把它扔掉连家里有都把它扔了,它是红色恶龙就它害中国人,不让中国人信神,它是邪灵。他说他一定把它扔了。我为他得救而欣慰。其实国外的同修讲真相非常重要。这位朋友到台湾香港旅游通过海内外同修配合他得救了,我们国内外大法弟子是个整体,这件事真的体现出整体的效果。

还有一次,往楼门贴救人标语,不一会看到三个人在路边站着,我走到她们跟前跟她们讲真相,讲完了我就问她们是不是少先队员,其中一个女人说她还是党员呢,她说法轮功又回来了,我看家门上贴一个救人标语,她们明白真相后三个人都退出邪党组织并给她们每人一个护身符,这就说明我们大法弟子做什么都不白做,众生都在醒悟,等待救度。

有一天,我在家学法时心神不定,从来没有这个状态,以前时间长不学法闹心,一学法立刻心态就平稳,这次非常特殊,我就悟到是外边的众生等着我去救度,临走时拿着法器号笔,拜师父能把有缘人送到我身边。我家在北关住,走到大南关遇到一个男士跟我说话,问我他好长时间没看到我了,我说我也不认识你了,他把我的名字都叫出来了,我还是不认识,后来我急着问他,你报报号你到底叫什么名字,他说出他的名字,我想起来了,他是我们六四年一起入厂的工友,我三十五岁那年得忧郁症、精神分裂症一直没上班将近三十年没见面,他胖多了模样也变了,他要不跟我说话我根本就不认识他,就这么巧遇,师父就把他安排到我身边让我救他,他知道我被邪党迫害一事,我就跟他讲起真相,他很认同法轮功,我跟他讲退党保平安,他立刻大声说退,在他说退党的一瞬间在他的脑后掉下一大块黑色物质,我心里明白一定是师父把他身上那个邪灵摘掉了,我没告诉他,但我知道又一个生命得救了,那天下午不一会救了四个人,回家学法也不闹心了。

有一次,我给世人真相小册子,路边有六个民工坐在手推车里在那说话,心想我要救他们,不知其中有没有邪恶的人,就一边向他们走去一边发正念,到了他们跟前就跟他们讲起真相,讲完了他们都把邪党组织退掉了,每人发一本《九评共产党》和小册子,他们很高兴的谢谢我,我告诉他们谢谢师父。其中一人还要炼功,我说你们缘份到了就能找到炼功人。现在你们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们就能得救。

还有一次,我上农村送真相资料有三个人坐那休息,看样子他们家就在那附近住,我问路的机会,给他们讲真相,他们都没用我多说都退了邪党组织并告诉我要注意安全。

三、正念来自法,智慧来自法,行动也来自法

有一天押运车在路边停着,车里有监控器,警报器,还有枪,车里音乐还响着,我往车里看没有人,周围也没有人,我就动了一念,要让他们了解真相,这个车很特殊,门玻璃上有个口,我也不知道它是射击用的枪口还是排气口,看到那个口开着,看样子只能放進《九评》和小册子,当时我手里没有资料,就到临近同修家拿到《九评》和小册子和神韵光盘,安全的把资料送到车里。我无论走到什么地方只要看到公安局车我想什么办法也得把真相资料送上一份。我觉得他们太可怜了,为了一点工资跟着邪党跑,打击善良人,最后还得被淘汰掉,所以他们人表面这层不明真相,我们必须得救他们。

再就是各省市的大小医院,不能忽略救度,因为那里人都是来自五湖四海,都有我们的有缘人,不用特意到外地去在本地区就能把他们救了,我经常去那里因那里的人是流动人口。前几天我到市中心医院很多病房我都是面对面给大法资料,并送上一句祝福祝您早日康复,给他一个护身符,他们都很高兴的接受,还谢谢我,还看到医生护士办公室没有人就送上一份真相资料(因为注意安全不能面对面给他们)。

还有不容易被救的人,一跟他说起常人话时还好,一提到法轮功真相就不听马上快走几步离我远去,当提起法轮功是救人的,他马上就说谁也救不了他,有一天早上跟一个遛弯的讲法轮功是普度众生的,他马上翻脸骂我。还有的要报警的等,辱骂、给脸色看都是经常有,遇到这种情况就得向内找,是不是我的慈悲不够,还是我的心态不好,还是他们缘份没到,不管他们说什么我都不动心我想他总有一天能明白我是对他们好。以前我觉得救人慈悲心不够不会面带微笑,以为没修炼时得过忧郁症这方面有欠缺,其实这是人心,通过多学法在法上提高,法能改变一切,现在讲真相体验到真正的慈悲心是修出来的,这方面我提高很快。

四、浅说敏感日

从黑窝回家派出所给我丈夫打两次电话,告诉他十月一到了,把家属看住,丈夫回来把这句话告诉我,他说社会上有敏感日之说,我想这个敏感日是恶党自己定的,跟我们修炼人没有任何关系,对于修炼人来说最敏感的就是修好自己,救度更多的众生是我最敏感的。

我对家人能不能得救困惑多年,因刚开始自己没做好,使他们被魔利用骂大法骂师父毁大法书,我对他们非常担心,逐渐的对他们又有了恨心,后来有很长时间不给他们发正念除恶,以为他们不能得救,给他们发正念是浪费我的时间,结果越不发正念,他们对我干扰越大,他们总被邪恶乱鬼黑手控制着,我也不懂这些都是我空间场的东西,所以心性总提高不上来。

丈夫是某单位领导,受邪党无神论毒害太深,他的人生道路也够坎坷的,文化大革命在大学里受过迫害蹲过牛棚子。他常跟我说人生有几个十八年,在你身上就受十八年的罪,(他把我有病和迫害时间都加在一起了)还说:你在监狱也没过好,他觉得很委屈,害得他和孩子也没有好日子过。所以从黑窝回来加倍的看着我,我说我修炼法轮功病都好了,我们感谢师尊都感谢不过来呢!你怎么能这样想?我学法以前得过的忧郁症哪都治不好,是师尊救了我,这你是知道的,怎么还能说大法不好听的话,丈夫说以后再不说大法不好了。

以前不会修自己,总想他没有资格管我,总觉得他在鸡蛋里挑骨头,他一说我就炸,这是一个强大的人的观念抑制了神的一面,师父的新经文《再精進》告诉我们:“其实是大法弟子锻炼的越来越成熟了,很多事情在法理上越来越明确了,所以你们在修炼状态上肯定会有不同的表现。在今后大法弟子的修炼状态上,会越来表现的越好,整体状态也会越来越好,这也是肯定的。”这段法对我启悟很大。其实都是师父在扭转我们的状态。现在我明显感到心性飞速提高,以前总认为丈夫是在鸡蛋里挑骨头,现在就是真的鸡蛋里挑骨头我也能忍受,真是“博法理可破迷”(《精進要旨》〈圣者〉)。

早上我跟丈夫说:我跟你说四句话,这四句话是我自己想出来的:漫漫人生路,坎坷又多变,明知路难行,也要去登攀。我说完这四句话时觉得我们将近十二年的间隔一下子全没了,这一切都是师父法的力量把它破除了,吃饭时我问他我象不象大学毕业生(其实我才小学六年级文化)他说你象个大学教师。(说笑话)现在我对他们也没有他们能不能得救的执著了。我真做到了正念正行慈悲的对待家人,也换回来他们苏醒的良知。

修炼将近十二年才懂得修到最高境界就是选择和放弃,我们能选择大法就要把证实大法的事做好,人的东西就得往下放。如果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能利用明慧网这个平台把一件件尖锐的法器飞向世界各个角落邪恶一定无处躲藏。

写稿时更能去掉很多执著心,如:欢喜心、显示心、委屈心、激动心、感恩戴德心等等。层次有限,以上是个人所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多谢师尊慈悲苦度,师尊您辛苦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