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大的正念之场解体邪恶的绑架行为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七日】几年前的一天早上七点左右,当地派出所的所长、专职迫害法轮功的书记和几个派出所人员突然到我家妄图把我绑架到罗台山庄洗脑班。他们自己也感到心虚,因为没有绑架我的名目,冠冕堂皇的说我因为前段时间到县政法委书记办公室,给政法委书记讲法轮功真相,所以他们奉县里命令,要把我“送”到洗脑班“学习学习”。

我一听是奔我来的,就让母亲跟他们讲真相,我赶忙给当地和县里同修打电话,帮我们发正念,我也坐下来与父亲发正念。在这期间,他们一直在门外,我们没有给他们开门。可他们根本没有退去的意思,那个架势好象一定要把我带走,我有点怕了,怕魔窟的邪恶、怕肉体上的痛苦、更怕这一切的后果,我的家人同修刚被绑架不久,我再出事,别人会怎么看我们修大法的?!我立刻后悔极了,最近一段时间我身上有太多漏洞,家人同修被迫害,我们四处奔走讲真相、写信,做能够营救她的一切,可是其中掺杂着浓烈的情、担忧、自私和人表面的东西,不知不觉中心已经偏离了法,时刻担忧着家人同修的处境,对家人的担忧好象胜过了一切。而我们做了这么多营救家人同修的事情,另外空间的邪恶也在虎视眈眈的注视着,这些严重的漏洞给了邪恶迫害的借口,都是自己的不精進啊!可是我不能跟邪恶走,我得按师父的法理做,我有没做好的地方,我能在大法中归正。师父不承认邪恶的迫害,我虽然出现了严重的不足,也不能承认邪恶的迫害,只要我心念正了,符合法的标准了,师父就能帮我!

关键时刻,师父的法理使我们镇定下来。我渐渐入静,脑海中不去想现在的情况,不去想即将面临的险境,持续发正念,脑袋里有一瞬间空了,我知道师父在加持着,其他同修在帮助,我感到了强烈的正念之场。虽然他们表现上就是不带走我不罢休,跟我们魔着,可我们已经不被他们的表面带动,母亲越讲正念越强,我也没有了被迫害的念头。后来,当地专职迫害法轮功的书记给县政法委书记打电话,想让我们知道他们确实是执行上头的命令,不把我带走是不可能的,谁知政法委书记在得知我们不配合他们的命令时却说:“那就不用送走了。”他们听了都是一愣,脸上的表情显的很意外。可是他们的上司发话了,虽然不解气,也只能照办,只好灰溜溜的走了。我感到另外空间的邪恶灭了,过程持续了约一小时左右。

事后得知同修都在为我们发正念,我们能在关键时刻放下人心、坚信大法,再次体现了整体配合的强大威力,而关键时刻能够明晰法理、不慌不怕,师父就为我们做主!

这件事的详细经过我从来没有以我的角度提起过,因为这其中隐藏着我的一颗怕心。我怕说出来有显示自己的因素(因为以前发生在我身上的很多神奇事或好事,我一说出来就没了。我知道这是因为有显示心,可是我对这颗心却又生出了无可奈何的心,觉的总也去不了),我害怕带着显示心、证实自我的心说出此事会给自己惹麻烦。这一次投稿给了我升华的机会,我自问写这篇文字的初衷,是为了证实神迹的发生是因为大法弟子有法的指导,是在证实大法的伟大和大法弟子的超常,不是为了证实自己,否则我也不会犹豫再三,最终放下怕这怕那的人心写出这段经历。

而通过回忆这件事的经过,我对师父讲的不要吸取负面经验的法又有了深刻的认识,并不是有些事情不能做,做了就会出现负面的结果,而是我们在做的过程中出现了修炼的不足。说白了,是我们没有修好,而不是事情不该做,要事事向内找。正是因为我们做的事情是邪恶害怕的,它们才会百般阻挠,妄图钻我们的空子。也正因为我们在做事过程中不够纯正,人心重,或偏离了法,才会出现这些教训。完全站在法上,不骄不躁,理智清醒,用神圣的状态做我们应该做的一切,才是我们应有的状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