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漫谈:蜀中时期的李白——游仙问道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七日】李白,字太白,生于唐武后长安元年(701),出生在西域的碎叶城(在今吉尔吉斯斯坦境,当时属于唐王朝所建置的安西都护府)。李白约五岁时,他家迁居蜀中绵州昌隆县(今四川省江油县)。其父李客,很可能是兼营商业的地主,家境很富裕。李白在那里度过了他的青少年时代。

李白青少年时期,接触过不少文化典籍,学习的范围相当广泛。他自己说:“十岁观百家”(《上安州裴长史书》),“十五观奇书”(《赠张相镐》),并“好剑术”(《与韩荆州书》),接受多方面的思想和知识。李白十五岁左右文章写得已很出色,并且开始学习击剑。二十岁时,当时著名的文章家苏颋到蜀中做地方官,看到李白的作品,曾大加称赏,认为如能再好好用功,将来的成就一定很大。

蜀中的自然环境非常优美,有奇险雄伟的山川,又有平衍秀丽的原野。李白在青年时代即已游历了蜀地的不少名胜古迹。他很早就受到盛行于唐代的道教的影响,多同道士交往。在蜀中时,李白还和善谈“纵横术”的赵蕤交游。赵蕤著有《长短经》,谈王霸之术,主张“三代不同礼,五霸不同法”(《长短经序》)。广泛的学习、游历和社会交往,开阔了青年诗人的胸怀,孕育了他热情奔放、不受传统束缚的思想和性格。一方面,李白自幼就有建功立业的政治抱负,他常常以历史上的著名政治家、军事家管仲、乐毅、张良、诸葛亮、谢安等自比,自称其抱负是“申管晏之谈,谋帝王之术,奋其智能,愿为辅弼,使寰区大定,海县清一”(《代寿山答孟少府移文书》),即要效法管仲、晏婴一类在政治上有显赫成就的人物,辅佐帝王,使国家强盛,社会安定。另一方面,李白由于早年就信仰当时很盛行的道教,在蜀中即已喜爱栖隐山林,求仙访道。入世则要做君主的辅弼,出世则要做超凡的神仙,这就是李白的人生观的一条主线。

蜀中时期是指李白定居蜀中的时期,是公元七零五年——七二六年,此时李白——二十六岁。这时期的诗作,留传下来的很少,可以考定的不到十首。这些诗篇显示了诗人的才华,也显现了其游仙出世的人生境界。这里仅赏析两首:

一、访戴天山道士不遇

犬吠水声中,桃花带露浓。树深时见鹿,溪午不闻钟。
野竹分青霭,飞泉挂碧峰。无人知所去,愁倚两三松。

这首诗是李白二十岁以前的作品。戴天山,一名大康山(亦作大匡山),在绵州昌隆县西,李白曾读书于山中的大明寺。这首诗的题目即是全诗的主旨—— 访戴天山道士不遇。前面四句写景寓情:“犬吠水声中”是指山中犬吠声与泉水声相杂在一起。“桃花带露浓”表明时节。诗人沿着小溪而行,沿路两旁。桃花盛开,花瓣上挂满露珠。这说明诗人一大早,就出门而行。小溪流水淙淙,与狗吠之声,响成一片,形成了一种别有情趣的乐章。“树深时见鹿”二句写道士居处静谧幽深,时见野鹿;诗人正是缘溪而行,已是正午,却听不到钟磬声,说明道士外出,点题“不遇”。“野竹分青霭,飞泉挂碧峰”两句,是写道士处所的景色,野竹参天,与青气融为一体,从碧绿的山峰间飞流直下的瀑布,形成了一种优美壮观的奇境。结尾两句“无人知所去,愁倚两三松”,诗人通过问询的方式,问了很多人不知道士所踪,心中愁闷惆怅。“愁倚两三松”写得极其生动形象,写诗人等待道士回来,倚靠遍了道士门前的两三棵松树,而道士仍然未回。

二、登峨嵋山

【原文】

蜀国多仙山,峨眉邈难匹。周流试登览,绝怪安可悉?
青冥倚天开,彩错疑画出。泠然紫霞赏,果得锦囊术。
云间吟琼箫,石上弄宝瑟。平生有微尚,欢笑自此毕。
烟容如在颜,尘累忽相失。倘逢骑羊子,携手凌白日。

【译文】

古蜀国,今四川,群山绵绵,犹如仙山,其中最秀美的算是峨眉山,周游登览上绝顶,奇特山景无法一一穷究。“绝怪”指峨眉山岩壑幽深,群峰险怪,阴晴变化,景象万千。“安可悉”极言峨眉山深邃,林泉胜迹,难以尽觅。

第二段“青冥倚天开,彩错疑画出”写峨眉山之高峻磅礴,秀丽无俦,奇光异彩,分列杂陈。让人感到一登峨眉山,顿入清境,仿佛置身于图画之中。“泠然紫霞赏,果得锦囊术”进一步写登山以后的感受。言登临峨眉山,沉浸于丹霞翠霭之间,心与天和,似能参天地之奥秘,赏宇宙之奇观,得到了仙家的锦囊之术。

第三段“云间吟琼箫,石上弄宝瑟”接着描述诗人在这样的山光掩映,云霞飘拂的景象下面,欢快无极。弄琼箫于云霄,响彻群峰;弹宝瑟于石上,声动林泉。怡情于物外,乃得偿平生之夙愿。“平生有微尚,欢笑自此毕”说明诗人早已绝情荣利,不慕纷华,在漫游峨眉,饱览山光之际,快慰平生,欢情已偿。

末段前二句“烟容如在颜,尘累忽相失”:云烟万态,晴光霞影,呈于眉睫之前,大略指峨眉山顶的“佛光奇景”。在晴光的折射之下,人影呈现于云影光环之间,不禁有羽化登仙之感,尘世百虑因而涤尽。末二句“倘逢骑羊子,携手凌白日”。“骑羊子”,指峨眉山传说中的仙人葛由,传说他骑着自己刻的木羊入山成仙。诗人说:假如得遇骑羊子葛由,亦当与之携手仙去,上凌白日,辞谢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