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改变了我孤傲、冷漠的性格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七日】我是一九九八年七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功的。炼功之前,说心里话,那时候,我觉得这些练气功人真是太无聊了,还不如利用好时间把日子过好。

一九九八年春的时候,我家盖房子,当时我开服装店,做衣服的人也很多,白天晚上紧忙活,等搬進了新居,我也就病倒了。每天从早到晚也不发烧,就是头晕头痛,吃药、输液均不见效。家里刚刚盖了新房子,根本没多少钱看病,也就没上省城大医院去检查。后来,我妈对我说:“也不知道你能不能相信,要不然,你就跟我们炼法轮功吧?”抱着试试看的心情,晚上,我就去了村里的炼功点。当时,我也没多想什么,就是别人看书我也看书,别人炼功我也炼功,大体上知道《转法轮》是一本教人如何做好人的书。

炼法轮功几天后,我发现我的头晕、头痛在不知不觉中好了,心情也变得开朗了,这其间并未用过任何药物。直到这时候我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修炼法轮功,因为他们都是在法轮功中受益了,得到了身心的健康!

然而,我只是平静的修炼了一年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利用电视台、电台等新闻媒体铺天盖地的打压法轮功,不允许我们炼功。一时间,我糊涂了,不知道该怎么办。当时,我正怀着身孕,妊娠反应很重,每天吃不下饭,恶心呕吐,身体、心理上的双重压力,再加上种种的疑问,于是在矛盾中,我放弃了修炼。就这样,我在极度矛盾中过了四年。这四年中,我的变化也很大:盖房欠下的钱还不上;家里只有六垅地;由于带孩子,我的服装店也挣不了多少钱,最痛苦的是来自精神上的压力越来越大:常常为一点小事就和丈夫大发雷霆,张口骂人,举手打人,对我来说就是家常便饭。有一次生气,曾经一脚把家中贴华丽板的门踢了个洞,孩子吓得从屋里跑到屋外,又从屋外跑到屋里。

每每这个时候,不知怎么回事,《转法轮》中讲的某些道理总是在我脑海中萦绕,我想炼法轮功又不敢炼。我的心里反复回想以前炼功的那段日子:师父不是电视上说的那样啊!每次在录像中看到师父时,师父穿得总是那么的整洁、俭朴,讲法中透露出的是慈祥、宽容、可敬,面对学员们提出的各种问题,师父都能从不同的角度去解答。法轮功也不是报纸上说的那样,凡是看过《转法轮》这本书的人都知道这是一本教人如何做好人的书,而且,学炼法轮功不但能够使修炼者达到祛病健身,更能让人道德回升,这么好的功法、这么好的师父,为什么就不让炼,而且还造谣、诽谤呢?就这样,我在矛盾中一天一天的打发着日子,身体慢慢又回到了原来的状态:头晕、头痛。

直到有一天,以前的一位一起炼功的功友到我家,我对她说:“我现在简直是万念俱灰,行尸走肉一样……”她就劝我:你还是走回来炼功吧!晚上,睡不着觉,看着熟睡的孩子,我眼睛流泪而心在流血,就想:这样的日子哪天是个头啊?最后,我心里一横:就算为了孩子,我也要炼法轮功!再也不管谁让不让炼,我就要炼法轮功!

可是,这次炼功可没有上次那么容易,可能是我的心情太复杂,《转法轮》怎么看也不入心,急切的想,过去习武之人为让师父收下自己,可以跪门三日三夜,刮风下雨也不在乎。这次,师父您就是不要我,我也要跟着您。真是诚心可以感动天和地!打坐的时候,我明显感到身体一尺周围内出现一圈灰白色的场,我知道是大法师父再次收下我了,师父真是太慈悲了!紧接着,看《转法轮》也看得入心了,身体上的变化也接踵而来:头晕、头痛、眼干、眼涩、肾病、四肢无力等病状都消失了,我再一次感受到法轮功的神奇!

通过一段时间的看书、炼功和身体上的种种变化,我更加确认法轮功虽然叫的是气功的名字,但他绝对不是普通的气功,更是一种修炼,应该修的是佛、道、神吧?只是我们不進寺庙,就采取在人类社会中修炼的方式,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我就更应该按照《转法轮》中要求的去做,按照“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绝对不能错过这千载难遇、万年难逢的机缘啊!

我体悟到了法轮功的非凡,就严格按照“真、善、忍”来要求自己的一言一行,无私的照顾瘫痪在炕上的婆婆。我的公公去世很早,婆婆在儿女都成家后就改嫁了。改嫁两年后出现偏瘫症状,被儿女接到四哥家照顾。开始三四年,还能自理,后来就不太能下地了,这时,也正是我从新走回修炼法轮功的期间。我想,师父让我们修的是“真、善、忍”。那我就应该腾出时间照顾一下老人。但想归想,做归做,实际做起来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了。要知道,我爱干净是出了名的!婆婆没生病时来我家不换鞋在屋里走,我都不用好眼瞅她,回想十四、五岁时姥姥到我家住几天,我都不和她吃一个盘子里的菜,嫌姥姥脏!每次去给婆婆洗脏衣裤之前,我那不平的心就上来了,心想:我结婚的时候,你一分一文没为我们付出,就算住你两年房子,我还得为你交电费,连立个电线杆、打口井都跟我要一半钱!现在,每年按时给你养老费已经不错了,还得去伺候你。但每一次的心里挣扎之后,都会想起师父讲给我们的话:“在哪里你们都应该是一个好人”(《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是啊,她是我的婆婆,我应该有颗慈善之心,善待我的婆婆。

刚开始时,婆婆大小便还可以便到外面,但有时来不及就便到裤子里,那时我是每周去给洗一、两次。一天,她肚子不好,我去时,有三条内裤都弄上了大便,我先给她换上干净的内裤,洗脸、洗头、再去洗裤子,等我刚洗完,婆婆在屋里又哭上了,我進屋一看,又拉裤子里了!而且她早上吃了韭菜,那味那个难闻哪!我屏住呼吸,又从新换洗,洗裤子时,我的胃肠都快呕出来了,我心里一遍遍的念着:“真、善、忍”,一遍遍的告诉自己,我是修炼人,想修就一定要做到。

这样伺候婆婆两年多,每次去之前的不公平、不愿意、嫌脏的心理就慢慢变得淡了,渐渐的,我发现自己的心真的变得善良了许多:以前对老人的嫌弃、责备的心理都没有了。那时我就想:大法师父真好!法轮功真好!我的丈夫因为看到我炼功后的转变,也走入了大法修炼。

二零一零年夏天,婆婆的病发展到失明,不能说话,连饭都不能自己吃,丈夫又在外地打工,每天我就去婆婆家两次,喂饭、擦洗、换尿片。有时候去晚了一些,大便就弄得头上、脸上、手上象挂浆糊似的到处都是。一次,我正在给婆婆洗尿片,对门的一个小伙子来串门,一边看我洗,一边说:“老太太这段时间怎样了?要不是你这般精心照顾,她早死了!你好好修吧,咱村信什么的都有,能有几个修成的?”我听后感到很吃惊,他竟然知道我们是修炼,并不是简简单单炼功做好人。真象他说的那样,我们村信什么的都有,可村里人唯独给我们这些修炼法轮功的人竖大拇指。

还有个信佛教的人跟我说:别人问她了解法轮功吗,她回答,法轮功具体是什么不了解,但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他们这些人不象有其它信仰的人,互相之间有矛盾。他们法轮功真合,真令人羡慕!尤其是无论共产党怎么打压、迫害、他们都能坚持修下来的精神,最令人佩服!

婆婆失明四十多天后就去世了。小姑子、大姑姐、大伯哥们从外地回来了,小姑子说:“伺候我妈这事本应该当姑娘的去做。”感激之余,他们经亲属、邻居们的介绍,都知道我是怎么照顾老人的,向我表示感谢时,她们最后都会加上一句话:“我不怕你不乐意听,你们法轮功就是好!但是,你要是不炼法轮功,就你那性格,谁也靠不了你的身边,也更别提给老人擦屎擦尿了……”我平静的说:“你们说的一点也没错,是法轮功改变了我孤傲、冷漠的性格,法轮功就是好!”

办丧事时安葬费我又多拿出四百来元。婶婆说:“你们法轮功做事就是高姿态,今天这事搁别人身上,非打起来不可!”我的哥哥说:“小妹,你能在老人面前做到这些,哥哥佩服!”孩子的姑夫也说:“嫂子,今天这事让你做的,我服了!”小姑子临走时,特意跟我要了一本《转法轮》,说要拿回去看看。我把我仅有的一枚法轮功护身符项链坠给了她,结果,却被孩子的姑夫拿走放在自己包里。

现在,我的那些邻居都非常羡慕我家庭的和谐、美满,他们也想走進法轮功修炼者的行列,可就是因为害怕共产恶党迫害,所以就不敢炼。有时,我就想:是法轮功改变了我孤傲、冷漠的性格,给了我一个健康的身体和睦的家庭。如果当初共产党不迫害法轮功,那将会有更多的人修炼,会有更多的家庭受益。

我从心底里希望:更多的人能认清并摆脱共产党假、恶、斗、无神论的思想,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给自己也给别人带来一个光明、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