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个人修炼 溶入正法進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七日】我是二零零六年得法的弟子,我的得法十分偶然。一九九九年六月我在北京的一个炼功点上买过几本大法的书,但因迫害开始了,我就错过了这次机缘。后来我去德国留学,二零零六年我“偶然”动念在网上下载了一些大法的资料,就开始了修炼。得法初期全心全意的看《转法轮》,听师父的讲法录音,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师父的法理使得我的身心境界全面升华,提高很快。

我得法在国外,没多久就回北京了。所以我基本是独修状态,不认识其他同修。北京是师父当年传法的地方,我虽然当年没赶上师父传法,可我毕竟是正法时期得法的弟子,师父说修炼中没有偶然的事,我也要尽量严格要求自己,做好师父说的三件事。但在开始时因自身修炼境界不高,对师父说的正法修炼并不很理解,更偏重个人修炼方面的事,对心性的提高,法理上的“悟”看得很重。每天学法,上网看同修们的修炼体会,看《修心断欲》,尽量去自己的执著心,努力过好师父给安排的每一关,不看电影电视,不看常人杂志,唯免被污染,只偶尔上网看看新闻,自以为这样就很精進。发正念,讲清真相的事虽然也在做,但因我是闭着修的,刚开始发正念又没什么感觉,讲真相、做三退效果也不佳,只是从法理上知道要做,做也就象完成任务,一时还不懂得如何才能真正做好。

随着学法的不断深入,我系统学习师父“七二零”后的讲法,体会也不断加深,对正法修炼有了明确认识,知道那是我们每个弟子都要完成的使命,那才是我们来在这里的目地。这才悟到以前没走出个人修炼,没跟上正法進程,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责任,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我开始重视发正念,希望能突破个人修炼状态。当时我精神、体力都很好,人也显得神采奕奕的,学法入心,师父的法理经常使我激动,感觉身体每个细胞都被法理充实着。

可自打我有了要跟上正法進程的想法后,状态就变了,反而精神萎靡起来,感觉体力跟不上。四个整点发正念常发不全,半夜那次即使用闹钟也不行,睡得很沉听不见,经常错过一个、两个。发正念变成了走过场,脑子很乱,昏昏沉沉,十五分钟还没到就想把腿拿下来,勉强撑到结束,人非常的疲惫。最要命的是学法也变得无法专心起来,经常学着法就困的睁不开眼,背法也丢三落四的。常人见到我时也竟说些“你看起来很累,你要注意身体之类”的话。

我知道是邪恶干扰我,邪恶在利用我心性有漏的空子。我就一个个的找我的执著心,再发正念清除。我又发正念清除这个邪恶的干扰,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我就在心里和师父讲,我要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请师父加持我。因为旧势力不管层次多高都是不配管我的。我在红尘中堕落时它们不搭理我,现在我修炼了,它们有什么资格来左右呢?况且它们是要被淘汰的生命,如果不按师父的要求做,按照它们安排的路去修,那不就修到它们那儿去了吗?我想我不能被邪恶打倒,我一定要挺过去。我仍然坚持学法、发正念。这种情况持续了一段时间,修炼状态时好时坏,并未得到根本改善。

我有点着急。读法时看到师父说:“伟大的法、伟大的时代在造就着最伟大的觉者”(《精進要旨二》〈弟子的伟大〉)。我这么个稀里糊涂的样子,怎么能配得上“伟大”二字,我苦苦思索到底是什么在挡着我。虽说北京是邪恶抑制很厉害的地方,但我能来在这里就说明这是我修炼的环境,这就是我要突破的东西。我发愿要突破邪恶的抑制。有一次晚上学法刚十点钟就又困得睁不开眼,我准备先睡一下,精神好点再起来发正念,这时我突然意识到这一念本身是有问题的,这本身就是干扰,我就盘腿开始发正念,不清醒就睁着眼发,这次竟然发了一个多钟头,脑子一下清楚很多,后面整点我接着发正念,打那之后我发正念的情况终于有了根本的好转,发正念时头脑清醒念力强,身体也觉得轻松了,人也能够定下来,感觉能量不停往外冲,非常美妙。学法也有了進步,感觉能入心了,而不是强迫自己学,困了也要学的那种状态。

有一天我在看同修发正念的体会文章时,突然心有所悟。意识到我此前发正念、讲真相效果不佳、不到位的原因是根本出发点错了,我没有全心全意为了别人,我做这些的根本目地都是为了使我自己提高圆满,我感到震惊。原来我还有这种根本上的执着。我发现正是这种被精進表象掩盖了的不纯使得我不能真正溶于法中,我固守着自我,表面做着三件事,其实是按照自己的观念在“成就”自己,还自以为很精進。这不是和旧势力一样了吗?这怎么能是正法弟子呢!我感到了修炼的严肃。

当我终于能够用正法弟子的标准要求自己以后,我发现自己有了一个飞跃。我的心中充满了正念,我内心的“私”开始解体,我不再是为了成就我自己而修炼。我意识到我是为正法而确立的生命,我全部生命的意义在于灭尽邪恶、卫护大法,救度被谎言毒害了的世人。我终于理解了师父说的“先他后我的正觉”(《精進要旨》〈佛性无漏〉)是什么。这是我以前一直只能从字面上理解的东西。

我现在发正念头脑清晰,正念铲除旧势力强加给众生的这场迫害,感觉心中充满慈悲,身体很热,能量不停的往外冲。师父的正法口诀字字显现在我的脑海里。怕心越来越少,正念越来越强。讲真相也越来越有智慧。我虽然天目看不见,但我知道我来在这儿的目地,我明白了什么是“神的誓约”,什么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为有幸能成为这样一个生命而感到荣耀。

短短几年来弟子真是脱胎换骨,要说的话很多,一时也不能说清楚。我知道我做的还很不够,比如我有很强的求安逸的心,平时修炼不愿意炼功,争斗心也很强,对名利不能完全放下,等等。我会在今后的修炼中继续努力,克服这些不足,修好自己,救度世人。

我今生有幸得法,我要尽力做好三件事,完成自己的使命,不辜负师父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