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凤城农妇邵景荣遭受的残忍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省凤城市蓝旗镇法轮功学员邵景荣,一个善良、朴实的普通农家妇女,在坚守对“真、善、忍”信仰的十几年中,遭受到中共流氓集团的多次骚扰、抄家、绑架和酷刑迫害,迫害的手段极其残忍,令人发指!

在马三家劳教所,一大队大队长恶警王晓峰、副大队长王淑征,还有一名恶警薛某,每个人都手持电棍,电击邵景荣乳房、手心、脚心,身体各个部位,恶警王淑征用电棍电邵景荣喉咙下面。邵被电击弹起,离地很高,又落下。恶警王淑征用电棍按在邵的脖子上好长时间不放下,强迫邵景荣放弃修炼,即使这样也根本动摇不了邵景荣对大法、对师父的坚信!邵的脖子被电的都是黑色大泡,此后又长达四十多天不让邵睡觉,长时间体罚、蹲方块,将邵的两手铐在铁管上。

邵景荣,五十多岁,凤城市蓝旗镇甲云村人。从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后不但多年的心脏病、脑神经衰弱和气管炎都好了,而且以前的坏脾气也不见了,变得温和善良。除了做到贤妻良母之外,照顾公婆更加无微不至。由于婆婆生活不能自理,她就给婆婆洗脸、洗头、梳头、洗脚;衣服从里到外,洗的干干净净;被褥房间收拾得整整齐齐。老人手脚不能活动,她就给老人活动手脚,给老人捶背挠痒,接屎接尿,没有半点怨言和牢骚。邻居都感叹:“老邵从前那脾气才不叫人呢,学了法轮功真是变了个人。”

然而从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江泽民出于妒嫉,悍然发动了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二零零零年春天,蓝旗镇派出所长魏阁等人来到邵家。因她不在,魏阁等人就非法抄家,将邵景荣的法轮功书籍,炼功磁带、师父法像、炼功用的坐垫,及身份证强行抄走。时隔不久,魏阁等人又来到邵家,强迫她写不炼功、不上访的保证书,并威胁不写就抓人。

作为一个在大法中受益的人,邵景荣自己深有体会,怎么能违背良心放弃修炼呢?不但要坚持炼下去,更应该去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二零零三年一月一日,邵景荣毅然来到北京天安门广场,展开“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的横幅,说出了心里话“法轮大法好“!恶警一拥而上,用绳子套住她的脖子往车上拽,邵的脖子被勒出一道道血印。

邵景荣被秘密送往一个有大铁笼子的屋里,关在铁笼子里有十二名女法轮功学员,还有一名男法轮功学员。学员不得离开笼子半步,男女上厕所都在笼子里。男法轮功学员被打得遍体鳞伤,打昏后用凉水浇醒,扔到大铁笼子里,不给吃喝。晚上,邵景荣被送往东城看出所。恶警利用卖淫犯打法轮功学员,一个脸发青的恶警用脚狠踢邵景荣的身体各个部位,另一个恶警用手铐把邵的手腕勒得鲜血直流。邵景荣始终没有屈服,恶警又把她秘密转到另一个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地方,五天不让睡觉,不给吃喝,不分白天黑夜,采用各种最残酷的手段折磨她,把她拉到冰天雪地里冻。

二零零三年三月十一日,邵景荣被送往凤城看守所。三月末,邵景荣被送往臭名昭著的沈阳马三家劳动教养院。一入监邵景荣就被带到“三角库”进行强制“转化”(监狱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称之为转化)。木棍像雨点一样打在邵景荣身上,而后两个恶警将邵景荣带到综合楼,将邵的手脚锁在铁椅子上,一天给一小块窝头,不让喝水,不让上厕所,连续迫害八天。下午一点,两名恶警强行将邵景荣已经肿得跟裤子一样粗的腿,用绳子、木板强行双盘绑上,一直绑到半夜十一点多钟,打开后双腿不能动弹。恶警又将邵背铐,双脚离地吊起来,放下之后邵的胳膊已经脱臼,浑身不能动,然后又把她铐在暖气片上,在冰凉的地上冻着。

一次,恶警把邵景荣带到科研室,强行绑她双腿,邵景荣坚决不配合,恶警薛某和一帮“犹大”(中共称之为“帮教人员”)强行把邵景荣按倒,薛某用鞋底狠打邵景荣,把她打得眼睛、头部满是鲜血。一次在综合楼,恶警把邵景荣双腿绑上后套在脖子上,压成一个扁,再用被子捂上折磨。

更残忍的是,恶警各拽邵的一只脚往上抻,交叉式的绑上她的双腿,两只脚被抻过头顶,踹她胯骨。恶警丧心病狂,见没达到目的,又把邵带到厕所,“大”字型铐在墙上,用沙袋压在脖子上,头往下低,呼吸很困难,铐了一天一夜。恶警威胁、恐吓说,再不放弃信仰,就送往精神病院,并说邵是一级精神病,要用最高压的电床。

每次上级来检查工作,恶警把被打伤的法轮功学员都藏起来,敲锣打鼓制造假相,掩盖她们的罪恶。

中共流氓集团极尽各种邪恶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妄图改变法轮功学员对”真、善、忍“的信仰,但无论在监狱迫害的煎熬中,还是在颠沛流离中,在恶人群起而攻的境况中,法轮功修炼者始终坚守信仰,同时抱着善念,让所遇到的每一个生命能听到法轮功真相,聆听“真善忍”法理,将希望给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