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凤城法轮功学员马育新四次被迫害经过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省凤城市法轮功学员马育新,在过去的十多年中,曾先后四次被中共警察绑架、关押、劳教所、监狱迫害,最后一次是在宽甸看守所和辽宁女子监狱辗转遭受了长达五年的非人折磨。

马育新在一九九八年八月有幸走入大法修炼,从此,她得到了新生,远离了病痛,每天都开开心心的做一个好妻子、好母亲、好女儿,生活在幸福之中。

风云突变,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十月八日,马育新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讨公道,在本溪火车站被本溪火车站警察劫持。当晚十点,凤城市公安局副局长张振亲自坐轿车连夜把马育新带回到凤城市邓铁梅路派出所,被非法拘留五十多天。

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七日,马育新再次进京上访,在天安门被非法抓捕,被关进天安门派出的铁笼子里。后被凤城市驻京办的警察劫持到驻京办住处。在那里警察把她和其他法轮功学员用手铐铐在一起。第二天凤城邓铁梅路派出所警察把他们押回,送进了凤城看守所。在看守所,女恶警张华把马育新提到办公室,让她蹲在地上一下午,说话也不准站起来。四月五日,在没有出示任何手续的情况下,马育新被劫持到辽宁省马三家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到了那里才补办手续。

在劳教所法轮功学员被强迫洗脑,参加奴役劳动,为劳教所创收,还不让午睡,加紧赶活。有一种手工艺活(形似樱桃)让扎成朵,气味非常刺鼻难闻,象双氧水之类的有毒,干活的人被熏得直晕。因为喝的是羊圈边上被污染的井水,马育新得了菌痢拉肚子。劳教所每顿饭吃的玉米面饼子,都是半生不熟的。还强制做广播体操,跑步、走步、走正步,家属接见还得订餐、存钱、买生活应用品,买统一着装的衣服,伙食不好还得买吃的食品。马育新七十多岁的母亲挂念女儿,每个月都要拖着病重的身体去看她,怕她遭罪还给警察买了三箱凤城老窖酒。短短四个月,家里就花了四千多元钱。

由于上述迫害,使马育新家人受到了很大的伤害,承受着痛苦和压力。从劳教所出来后,凤城政法委李书记等人登门骚扰,单位也派人骚扰。节假日、敏感日都要打电话骚扰其丈夫。由于精神上压力太大,其丈夫每天都提心吊胆的怕妻子出事,便有些承受不住了,使得原本和睦的家庭出现了裂痕。

从劳教所出来没多久,二零零二年三月,也就是开人大、政协两会的前一天,马育新要去沈阳办事,在凤城市火车站被非法绑架,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十六日,马育新去农村散发真相资料时被恶人诬告,再一次被绑架至凤城拘留所。她绝食抵制迫害,被强制挂点滴。七天后被送看守所时,恶警许志强强行从她身上搜走三百多元钱。洗漱用品、拖鞋都没穿上就被四个人抬着扔上车。在看守所,恶警王狱医等给马育新强制灌食,在食物里放了很多盐,导致她的胃肠受到严重伤害,胃里整天火烧火燎的。几天后马育新又被送至宽甸看守所非法关押,后被非法判刑五年。马育新不服,提出上诉,丹东中级法院维持原判。马育新再次上诉,又维持原判。

在宽甸看守所关押两年半的时间,由于长期在极度恐怖的气氛和压力之中,在精神极度紧张的状态下,马育新患上了高血压病,高压二百三十。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一日,马育新在体检血压二百多、心脏严重供血不足的情况下,被宽甸看守所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

在辽宁省女子监狱十监区三分队,马育新拒绝放弃信仰,被恶警张艳茹指使犯人号头刘小燕(沈阳人)折磨她,连续四十八小时站着不让睡觉,连眼皮都不让眨一下。两个犯人加上号子、号头,轮班看着她不让她睡觉。当时她的血压一百九十,心脏严重供血不足,导致严重后果她们都不放过,致使马育新的身体受到严重的摧残。在非法关押期间恶警张艳茹还收了她弟弟价值五百元钱的酒。

因为马育新多次被迫害,其丈夫再也承受不住,与她离了婚,好端端的一个家庭被迫害得妻离子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