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人声明从新开始修炼

—— 迄今已有 450322 人次发表声明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八日】编者注:“严正声明”是在压力下曾给邪恶写过“不炼功保证”的法轮功学员宣布重返修炼的声明。为保持严肃性,声明必须用真名实姓发表。如发现使用化名的“严正声明”,将予以删除。在明慧网上发表严正声明,必须写清(1)自己写给邪恶的“保证书”作废;(2)郑重宣布从新修炼、弥补损失。

* * * * *

严正声明

刚刚看完明慧网《再谈严正声明》的文章,对自己的触动很大。迫害刚开始的时候,由于怕心及各种人心加上后天形成的各种观念和自保的私心,做了很多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同修的坏事,虽写过几次严正声明,但现在回想起来,并没有详细的写出事情的因由及经过,还有自己当时的人心和过后的认识。而这些错事恰恰是一根根心中的毒刺,使我很多年都走不出迫害的阴影。现曝光邪恶,从新审视自己,走好以后的路。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我同我妈進京上天安门,其实是求圆满去了,带着这颗严重不纯的心,使得自己没有堂堂正正的回来。在北京被非法抓后,在笔录上按了手印。后来我妈说出了地址,我们被当地驻京办事处劫走,绑架到一个宾馆。当时我们被邪恶的伪善所骗,就把身上仅有的七百多元钱交给它们了。其实恶人们都自己分了,迫害法轮功是专项拨款。我们被劫回当地,绑架到教养院,因我当时只有十五岁,被我舅接回家了,并被勒索了两千元钱,还没有给任何收据。我是十二月底被我舅接回家的,他从立柜里翻出所有大法书,我也没有据理力争,所有大法书就被他带回他家了,后来这些书也遗失了。后来我姑在我家发现一本大法书就要拿走,我知道后又拿回来,最后我还是给了她。我从教养院回到家后,学校一个副校长说,要上学就得先交一份对法轮功以及進京这事的认识,没交上来不让上课。我的名利心和虚荣心都上来了,就写了一份文字游戏式的东西。一步走错,邪恶就步步紧逼。过年前的一天,班主任还有学校几个领导开车到我奶家,让我在“决裂书”上签字,还说不签字就不让上学,并送工读学校(注:工读学校是关押少年犯的地方)。在怕心、名利心和自保心的驱使下我签了字。它们走之后,我越想越不是滋味,我马上赶回学校收回“保证”,副校长威逼利诱下,我又一次妥协了。整个寒假,学校要求家人看着我,天天看邪党新闻和“焦点谎谈”之类的给民众洗脑、散毒的节目。我指示消极承受,不敢与邪恶对抗。我和我舅去教养院看我妈,恶警要求家属做对师父法像不敬的事才能去接见,还让我骂师父,怕心下我顺从了邪恶。这之后的一年中,我看我妈时多次做了对师父不敬的事。开学后,学校组织诋毁大法的百万签名,我签了名。二零零一年五月,社区书记让我写一个问卷,都是一些谤师谤法的内容。因怕心,给了邪恶想要的答案。还损毁过经书。零一年,派出所户口员、社区书记和学校方面等人问我炼不炼,我都说“不炼了”,还出卖了同修。零六年我在大学期间,辅导员找我谈话。因为那时我妈刚从教养院出来,街道找到我所在的大学進行骚扰,辅导员问我炼不炼、看没看过大法书时,我由于怕心,就说我没看过。大学政治课的考试题目中有关于邪党的认识,我写了教科书中对邪党歌功颂德的东西。二零零八年四月邪党办奥运前,学校要学生签“保证”,由于怕心,我默认了。近期,我在注册网站帐号的时候,也同意了其协议中污蔑大法的条款。严正声明:九九年7.20以后,我所说过、做过、写过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切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按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

白雪 2011年5月14日


严正声明

我于二零零八年五月十八日被派出所绑架,先后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拘留所、调遣处,最后被绑架到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被绑架到调遣处后,我签了字,这一下就让邪恶钻了空子。二零零八年七月十四日凌晨三点钟,我被身穿白大褂、头戴防毒面具的恶警叫醒,被全副武装的警察绑架到劳教所。到劳教所后,由两个人寸步不离的二十四小时看守着,邪悟的人给我洗脑,在怕心的执著下,违心的在“三书”上签了字。二零零九年八至十一月期间,我和三十多个同修推翻洗脑。610调动了所有的恶警、打手,组织了新一轮有组织、有计划的迫害行动,逼我写“三书”,在一间二十米的房间里,竟有七、八个男恶警看着我,七、八个女警察在大队长的组织下给我洗脑,它们体罚我,让我在一块方砖上蹲着,脚不许出砖线,不许动一下,威胁给我上大挂,这是一个极其残忍的酷刑,因怕心,我违心的写了“三书”,做了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的事。回家后,孩子告诉我,综治办主任打电话准备送我到洗脑班去,家里人怕我再次被迫害,逼着我说“拥护×××”,我心一慌就说了。现在回想起这一切,都是自己有强烈的怕心,放不下情,执著的东西太多才造成的。愧对师尊。对照师尊的讲法,我认识到怕心的执著,再一个就是执著圆满。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走了弯路。严正声明:过去所说、所写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切全部作废。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

安平 2011年4月18日


严正声明

读了明慧网《再谈严正声明》一文后深受启示:宇宙中的一切都是物质,不把人心、各种执著、不好的物质去掉就不可能圆满。我以前写的《严正声明》只走了形式,没有深层次找出自己的执著、人心。下面把我所写、所说的错误言行揭示出来曝光,使邪恶无藏身之处。零六年十二月,在拘留所出卖了同修。7.20后,被邪恶非法抓捕后就不敢承认还在学法炼功。这是怕心的表现。但邪恶并没因我不承认就立即释放我,后来又几次被非法抓、长期关押。由于人心、怕心太重,使大法书、大法资料在反复转移中丢失。两次被洗脑班非法关押迫害期间,在邪恶高压强逼下违心的写了“五书”,违心的说了不敬师、不敬法的话,把自己出卖给了邪恶,犯了如山如天的大罪。邪恶强迫我说出我知道的大法弟子,为了应付,我写了几个被邪恶非法抓捕、关押过的法轮功学员的名字,现在认识到这是配合了邪恶,变相的出卖了同修。真对不起师父的救度。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写过的“保证”及不敬师的话全部作废。坚定信师信法,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杨建中 2011年5月18日


严正声明

看484期明慧周刊,有一篇关于《严正声明》的文章后,认真回想自己的修炼,发现有很多不符合大法的言行,虽然多次发过声明,但都没有从内心深处认识它的危害。现在我把它们全部曝光。02年3月5日长春大法弟子插播事件引起邪恶疯狂迫害,我被邪恶从单位非法抓到市公安局地下室绑在铁椅子上,它们叫我骂师父,我没有正念抵制。家人(父亲和姐姐)替我在“悔过书”上签名,并给当地派出所二千元、给邪恶头子二千元,合计四千元。从九九年7.20到二零零三年四月先后六、七次被非法抓,曾出卖过南方同修,还向邪恶交了十几本大法书和《济南讲法》录音磁带十四盒。回顾自己做的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罪业,真是无地自容。在邪恶的迫害下由于自己承受不住,在怕心下曾几次写过“保证书”,表示“不炼了”,甚至“决裂”,并把师父的大法象和法轮图以及几本书交给了邪恶,把自己出卖给了邪恶,还出卖了师父和大法。严正声明:在九九年7.20后,在邪恶的迫害下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事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做好三件事。

李晓霞 2011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在九九年7.20之时,由于我并没真正的对照师父的法真修、实修自己,在邪恶的压力面前,因强大的人心和执着、怕心、求安逸心和对家人的情,一次次被邪恶利用,做出背叛师父、背叛大法的行为,在邪恶的洗脑中妥协,写了一些文字游戏的话,写下“保证”后又被利用上了电视;后来在家人同修被绑架的当天,出于怕心,把家中的真相资料埋在了大街上,不修炼的亲戚把剩余的资料扔到了远处,实际都是我的怕心促成的;在家人同修被非法关押之时,我在压力面前再一次说出“不学不炼”以及对师对法不敬的话,并再一次配合邪恶上了电视;后来还配合邪恶给家人同修洗脑,写信劝其妥协,并且信中有不敬师、不敬法的话,该信也被邪恶利用,在洗脑班中被当众宣读;在家人同修快回家时,由于极度自保的私心和对家人的情,又给邪恶写下所谓的“保证、揭批书”,并且亲戚还替我交了三千元的“押金”;家人同修回家之后,在一次邪恶的“回访”中,当邪恶说出“那封信还算不算数”时,我说出“怎么不算数”这样的话;在我姥姥(同修)去世的时候,常人亲戚在下葬的混乱中把大法书一起装走,我没能及时的阻止。严正声明:以前一切不符合的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做合格的大法弟子。

刘媛 2011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看了第四八四期《明慧周刊》发表的“再谈严正声明”一文后,才深刻认识到在修炼期间,自己所做过的错事、所说过的错话,都是背叛师父,诽谤大法,后果特别严重。九九年7.20非法镇压开始,我把室内挂的老师法像、论语、法轮图烧了。七月二十四日集体去省政府证实法时被非法扣押后,被公安局接回交到派出所,写下了“不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交了一百元非法罚款。在派出所警察去我家干扰时交出《转法轮》等大法书籍、炼功带等。二零零零年六月证实法时被非法抓,被公安局政保科领回,交了两千元保金。在开始散发大法真相资料时,由于自己怕心太重,把一些大法真相资料扔了。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一年被绑架押到看守所时,自己口头上表示“不再炼法轮功了”,在非法审问时出卖了同修。在被非法关押期间,还给同时关押的老伴、儿媳妇写信叫她们“不要再炼了”等等。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政保科人员领我到家找大法真相资料时,把两本《转法轮》交给政保科。被放前也给政保科写了“不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在二零零一年,为了让老伴和儿媳妇早点放回家,给政保科的头送去一千元钱。在家人被放回来后,认为镇政法委书记帮了不少忙,用我儿子的名给镇政法委做了一面锦旗表示感谢。二零零二年冬天,派出所叫我按全手印我也配合按了,同时又写了“不再炼法轮功、不去北京的保证书”。二零零三年,四、五个警察闯進我家,它们進屋翻出不少大法资料和大法书,问我这些东西从哪来的,我都推到老伴身上,它们把我非法带到政保科做了笔录。我回家后把没拿走的大法真相资料和一个印有法轮大法好的印章都扔進炉子里烧了。还说过诽谤师父和大法的话等。由于自己怕心太重,面对面对外人不敢讲真相,有时还阻止同修老伴做。声明:以上自己所做过、所说过的违背大法的一切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心不动,做好三件事。

张柏林 2011年5月10日


严正声明

因正念不强,怕心重,九九年7.20后,做了违背师父和大法的错事。看了最近484期《明慧周刊》的“再谈严正声明”的文章后,认识到原来的声明不全面、不彻底,不符合大法的物质因素不去掉就给邪恶可钻的空子,造成精進的障碍。7.20后在邪恶迫害下,我被逼交了大法书、炼功磁带、老师法像与法轮图。去北京上访,人还没到中央信访办,我就被邪恶绑架、关押了。当时在正念不强又有怕心的情况下,违心的在审讯笔录上签了不该签的字。从此被邪恶长期迫害。零一年十月,被弄去公安、街道与单位联合办的洗脑班迫害。由于法学的不好,加之怕心重,配合了邪恶,写了发言稿并发了言,说了污蔑法轮功的话及“再不修炼法轮功了,不上北京了”等。女婿经常外出洪法救人,我就给片警打电话,出卖同修。还对大法书保护不善,丢失一本《转法轮》和一盘老师在济南讲法录音带。都是没学好法,法理不清,没真修实修的恶果。严正声明:我的有损大法的一切言行作废。走师父安排的路,扎扎实实做好三件事。

黎时杰 2011年5月11日


严正声明

以前,我写过严正声明,但是很草率,象走过场。今天我详细的把我做过的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和大法弟子的事曝光出来,诚心忏悔,认真改过,解体自己空间场内的这些败坏物质,归正自己,走好以后的修炼之路。没有按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被邪恶钻了空子,2001年被非法劳教期间,我写了诽谤师父和大法的材料,加重了劳教所里恶警对学员的迫害。2003年底,我和一些同修在开法会期间被国安非法抓捕,后来,我为了开脱自己,把很多事情推到了同修身上,我自己出来了,而与我有关系的两个同修被非法判刑。2005年,被非法劳教,我把和我有关系的人都出卖了,并且又写了很多诽谤师父和大法的材料。在2004年至2011年之间,我一共挥霍掉了其他同修的将近四万多块钱。曾经动手打过自己的亲姐姐,辱骂过自己的父母和哥哥,砸过家里的电视等物品,也砸过同修家里的物品。今年一月份,我户口所在地公安局非法扣押了我的身份证,要求我写了“保证书”才能领取,这一次,我又写了“保证书”。声明:以上的违背大法的言行作废。做好师父讲的三件事,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

马永康 2011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读了《再谈严正声明》后,认识到修炼的严肃,虽然以前也写过严正声明,但有落项。九九年7.20后,因为怕心,曾向单位交过《转法轮》,还写了“对法轮功的认识”。单位领导让我在政治学习时宣读报纸上攻击、诬蔑师父的文章,我迫于压力就读了,连良心都没有了。二零零一年七月至二零零三年年底,曾向610办公室报送同修名单、表格,还参观一次“反×教宣传画展”,组织过一次“反×教宣传画展”,参加三次所谓“揭批”大会,参与多次清理真相资料和看有线电视线路活动。单位领导怕同修上访,让我找派出所警察恶意搜查、恐吓同修,我配合了邪恶。在此声明:以上的违背大法的言行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坚定正念,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

柯桢 2011年5月8日


严正声明

迫害开始后的头几年中,一直处于法理不清、反复被迫害的状态中,期间多次做过背叛师父、背叛大法、出卖同修的事。1999年7月22日,到市政府上访被劫持,政保科作笔录过程中,向其提供了一些情况,配合了邪恶。2、接下来的几年一直处于反复被迫害中,向邪恶交过大法书、师父法像、法轮图,签过字,说过、写过“不修炼的保证”等,参加过邪恶组织的会议等。二零零零年一月,在被非法拘留四十多天时,说了背叛师父、背叛大法的话,并被录了象在县电视台播出。签字同意了邪恶对自己的行政处罚。二零零零年,到电脑店上网时被蹲在那里的政保特务看到,被非法抄家、并非法关押到留置室一天,在政保科长的恐吓下,说了“不炼”。二零零一年正月被非法关押期间,被从看守所提到一个饭店的房间里,由“专案组”强制洗脑,配合邪恶说了不该说的话,出卖了同修。二零零一年十月被非法劳教期间邪悟,写了“三书”,在之后半年的时间里,反复接受洗脑,看邪悟者写的东西、看电视、“听课”、写“体会”,参加劳教系统的训练和比赛;向联合国人权会议写诬告信、并劝阻一名同修利用这个机会揭露迫害的正义行为;先后几次配合邪恶,参加了对几个同修的洗脑。二零零二年从劳教所出来后,在县宾馆配合邪恶给同修洗脑,有七、八位同修在我们几个邪悟者的洗脑下违心妥协。以上行为对大法犯了重罪。现严正声明:以前所有背叛师父、背叛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做好三件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孙丽艳 2011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这天,风云突变,天翻地覆,同修们纷纷到北京上访。邪党叫交书,并说:不交就到家里要。我交了一本《转法轮》、一本《中国法轮功》、一套师父讲法录音带等。随着学法,我认识到《转法轮》是指导我们修炼的宝书,是修炼的大法,是修炼人登天的梯子。严正声明:我做的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作废。做好三件事,信师信法。

郭淑筠 2011年5月5日


严正声明

当我看到《明慧周刊》(第484期)“再谈严正声明”后,极为震惊,细想起来我也做过违背大法的事。同修的文章一下子提醒了我,现在我就把自己曾经做的不符合法的那些事全部揭露出来。一九九九年7.20邪恶迫害开始时,它们上门来收书,我交出了师父的照片、小法轮章,写过一份“保证书”。二年后我曾写过一份作废那个保证书的声明,交到了派出所。派出所将此事告诉了我儿子,因我儿子是个警察,他认为这影响了他的前程、他的仕途,把我的大法书《转法轮》给烧了,当时我没有阻止他。儿子不让我看大法书、不让我炼功,为此,我曾给他下跪。严正声明:以上的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的言行全部作废。做好师父交给的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张原祯(曾用名:张建中) 2011年5月4日


严正声明

我于2008年8月在市区讲真相被非法构陷,被非法关進派出所,后被转入“洗脑班”。由于人心、怕心重,给邪恶写了“不修炼”等“三书”和所谓“认识书”,出卖了师父和大法,看了关于诽谤大法的录像,还出卖了一位同修。还暴露了一处曾经给予我们帮助的复印店,给证实大法造成了负面影响。在被非法关押期间,邪恶还非法闯入我家中抢走了大法书、电脑、打印机、mp3、纸张和救人的真相资料等。当时由于怕心重也没有去追回。虽然随后向明慧网用真名发出了严正声明,但是个避重就轻、不深刻的认识。看了“再谈严正声明”,对我触动很大。修炼不是儿戏,师父慈悲弟子,给了我再次修炼的机会,如果仍旧认识不清,就将会前功尽弃。痛悔当初没有真正做到信师信法,辜负了师父的慈悲苦度。在此,我再次严正声明:我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法的错事及给邪恶写得“不修炼”等“三书、认识书”一律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精進实修,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

吴振秀 2011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我1995年开始炼功,1996年读到了师父的《转法轮》一书。从此明白了许多人生当中想不通、不明白的事情,我的人生观、世界观有了很大的改变。在大法修炼过程中,我原本体弱多病的身体逐渐变的强壮,原来脆弱的性格变的坚强,大法让我对人生中的许多苦难能够想的开、放的下,乐观的挺过。1999年7月20日,江××集团开始对大法的全面非法镇压。由于我学法不深,存在怕心,不敢堂堂正正承认自己修大法。2001年1月份,恶党爪牙对法轮大法的迫害更加疯狂,开始家家上门逼问是否还炼功,我坚定的告诉他们我是合法炼功。三天后,派出所、乡上访办及乡党委书记到我家,骗我家人说要带我到乡里写个材料就送我回来,到乡里派出所,我仍然坚称我是炼功人,又被非法送到公安局。公安局政保科开始对我進行捆绑、打骂,又被非法送到公安分局留置室,在那里呆了七天。七天里家人不断来劝我写保证、交罚款。腊月二十三那天,我们八个大法弟子被非法拘留、送到了看守所。在看守所里走入邪悟,写了“保证书”,说了许多对不起师父与大法的话,犯下了无比大的罪过。严正声明:在邪恶迫害下的对不起大法与师父的一切言行作废。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精進实修。

张江波2006年11月26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7.20后,我校的书记、正、副校长来我家,让写“不炼功保证”,怕影响孩子的前途,违心的写了“保证:不上北京,不出去炼功”。又让我交书,我说只有一本书在我校的一位老师处,这样回校后领导把那位老师手上的那本《转法轮》拿走了。零零年十二月后因女儿被绑架,我找人在精神病医院开“证明”,说其有病,将其保出来。后来我俩都不学法了,将讲法书都交给儿媳保管,后告诉她不要了,儿媳只留下一本,将其他讲法都卖了,铸成滔天大错。零八年十月二十三日,因讲真相、劝三退被恶人举报,被当地国保大队绑架到公安局呆了一天一宿,违心的签了名。说过“不炼功”的话。没有遵照师尊的要求去做,人心占了上风,没有放下生死,没有正念正行,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在此郑重声明:以上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按照师尊的要求,做好三件事。

王翠屏 2011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在邪恶的洗脑班里受邪党的迷惑走了弯路,做了许多错事,醒悟后虽然写了声明,但是总感觉认识不深刻。我邪悟后被旧势力控制,做出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行为:向邪恶交书、讲法带、炼功带、法轮章;因怕心重,烧了师父的象片、法轮常转图、真善忍图;把师父的象放在常人家避邪;我叫大儿子毁了一本《洪吟》,叫二儿子毁了一本大法书、一份经文;叫亲戚毁了《转法轮(卷二)》);逼同修(哥、嫂)交书,写“决裂书”交给邪恶。我昧着良心出卖了自己的师父,背叛了法门,出卖了同修,顺从邪恶诽谤师父与大法,还给邪恶交了一千几百元钱,等等。严正声明:九九年7.20之后所有对不起师父与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从新修炼。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坚定的走师父安排的修炼道路。

刘锡英 2011年5月5日


严正声明

我由于法学的不好,有怕心,九九年7.20后,在邪恶的高压下,我交出了《转法轮》等四本书与炼功磁带,还写了“不炼功的保证”,同时在“保证书”上,代老伴签了“不炼功”的名,从此之后放弃了修炼,因为深知恶党的邪恶残酷。修炼时身体好好的,放弃了修炼后,我的身体不是这里不舒服,就是那里出问题,挨了一刀后我才悟到是慈悲的师父叫醒我。于零四年四月毅然从新修炼大法,事实证明唯有修炼大法才有好身体。当邪恶知道我回到大法中继续修炼了,社区、办事处、派出所恶人于2008年两次撞進我家里,气势汹汹逼我交出资料,抄出了一些洪法资料与“周刊”,还拿走一洪法光盘,我却没抵制。严正声明:以上的违背大法的言行作废。按照师尊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坚修到底。

王淑芝 2011年5月11日


严正声明

拜读了《明慧周刊》同修发表的《再谈严正声明》这篇文章后,对我的触动很大。“严正声明”是面对师父、面对自己非常严肃的公开声明,是给没做好的大法弟子的一次从新做好的机会。所以我们要认真严肃地对待,千万不能敷衍了事。由于自己学法不扎实,法理上认识不清,承认了旧势力的迫害。九九年7.20后在严重怕心下,出卖了自己的良心,向邪恶交过大法书及《转法轮》的手抄本,还有师父各地的讲法磁带和录影带,还把师父的法像和没发出去的真相传单、“法轮大法好”的条幅全烧了。出卖了同修,配合邪恶写了“不炼了”及“不做法轮功宣传的保证”,背叛了救度我的师父、背叛了造就我生命的大法。严正声明:以前向邪恶的“保证”及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

孟广玲 2011年5月


严正声明

九九年7.20,在邪恶铺天盖地的打压下,我违心的到派出所向邪恶交书。下午610头目等四人开警车劫持我,强行非法抄我家,非法抄走师父法像、所有大法书籍、师父讲法带等,甚至连烧的香、香炉、蒲团等都抢走了。后来我家搬家后,也被两次非法抄家。我被610及监狱、看守所、戒毒所、派出所、洗脑班等地恶人恶警多次迫害,至今瘫痪在床,生活不能自理。大法书比生命都珍贵,我不知道珍惜,都是怕心促成的。严正声明:我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按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

许文秀 2011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九九七年五月得大法的。可是在一九九九年7.20后,因学法基础不牢固,信师信法不坚定,怕心严重,在邪恶的威逼下做了不少对不起师尊、对不起大法的事,邪恶让干什么就干什么;在恶警面前说“不炼了”;写了“三书”,交了几本大法书;烧了一张师父法像和三枚小法轮章。零四年我走回大法修炼后,烧毁了同修印发的师尊的单张经文。对不起师尊,对不起大法。我以前做过严正声明,但那是在同修写的声明后边签个名,是蒙混过关。严正声明:以前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做好师尊要求的三件事。

关淑媛 2011年5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现在明白了,严正声明是非常严肃的,是师尊对弟子的慈悲,是师尊对弟子的宽容。弟子背叛了师门、背叛了大法,师尊还给予弟子从新修炼的机缘,让弟子尽快的赶上来。反思自己很感惭愧,以前没有严肃对待严正声明,走了过场。二零零一年,在张贴大法真相标语时被恶人绑架到公安分局。由于法学的不好,配合了邪恶,给邪恶交了保证金,又写了“保证书”,同时又按了手印,因有顾虑心,交了一本《转法轮》、两盘炼功音乐带。郑重声明:我所做的一切不符合法的事情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助师正法,做好三件事。

张玉芬 2011年5月18日


严正声明

看了前几期明慧网上同修的交流文章,自己深受启发。我忽然明白了自己为什么长期学法炼功过程中总有干扰。 99年7月20日中共邪党发动了震惊中外的迫害法轮功冤案,在当时的红色恐怖逼迫下,在自己怕心指使下,向邪恶的610及当地政保科交出三部大法书,并焚烧了师父的法像,犯下天大之罪过。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给旧势力邪恶留下把柄,为自己的修炼道路带来了魔难和各种不断的干扰。严正声明:我曾做的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全部作废。坚定的信师信法,坚修大法到底。

吴玉清 2011年5月13日


严正声明

虽写过声明,但不具体,有漏項。九九年7.20邪恶迫害舖天盖地,我交了部份大法书、录像讲法带。还把大法资料丢弃了。后来家人多次遭绑架、迫害。我因不重视学法,没实修,信师信法不坚定,怕心、执著亲情、求安逸等,违心的向邪恶妥协、邪悟了,做了对不起师尊和大法的错事。7.20以前,说过“不修就不修”。7.20之后到北京上訪,遭迫害时,写了“不再去北京的保证书”,配合了邪恶。随后家人多次遭到绑架迫害,给被非法关押的家人写了谤师谤法的信,在“三书”上签了名,帮助邪恶迫害家人。其间还烧了从网上下载的《转法轮》及经文和一些大法资料,按手印、配合调查,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在此严正声明:我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刘英 2011年5月13日


严正声明

我于1999年3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1999年7月20日以后至2000年底期间,曾被当地恶警非法拘留两次,被非法抄家八次,被非法送押看守所一次,长达两个月,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在非法劳教期间,由于自己学法不深,给邪恶送了锦旗,并将一套“师父讲法录音带”交了。我还给当地公安局也送了一面锦旗,写了一封道歉信,还被恶警刊登在当地报纸上。我还把同修暂存在我家的大法资料交给了公安分局。奥运期间,当地610恶警又把我绑架到老家洗脑班進行迫害。由于正念不足,信师信法不坚定,有怕心,放不下亲情,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出卖了同修。真对不起师尊,对不起大法。严正声明:以前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做好师尊安排的三件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张春明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迫害之初,街道居委会找我“谈话”,那时学法不深,怕心上来了,被邪恶钻了空子,把师父的经文、《转法轮》、师父讲法磁带交给了居委会。声明:以前的违背大法的言行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

潘丽英 2011年4月


严正声明

我99年1月份喜得大法。7.20大法蒙难,我们连夜步行上北京鸣冤,被县公安非法截回,送乡派出所,从此大事小事敏感日都找我,由于自己不精進,村干部写了“五书”,我违心的按了手印。2004年,高压迫害下说了一句“不炼了”。2007年7月份,被邪恶再次绑架、拘留一个月,我签了字。被非法劳教一年,送去体检身体不合格,回来又在它们写的“不炼功的保证书”上签名、按手印。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严正声明:我在“不炼功的保证书”上签的名和违背师父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定的信师信法,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董广谨 2011年5月16日


严正声明

2000年被邪党非法关押在劳教所期间,对恶党邪恶本质认识不清,被劳教所的恶人的伪善所迷惑,在邪恶的高压迫害下,造成严重恐惧与怕心,还有对丈夫、女儿的情放不下,顺水推舟的接受了邪恶的安排,邪悟了,把这场迫害当成人对人的迫害。错误的认为“转化”是修炼必然要走的路,所以帮助邪恶干了邪恶想干而干不了的事,“转化”其他同修。有同修反迫害,绝食抗议,恶警强行灌食,同修不配合,恶警叫我帮助按手、脚,我充当了邪恶的角色,帮了邪恶的忙,害了同修。还向邪恶写了“三书”;让家人把所有大法书,师父法像,法轮图,交给了当地邪党的公安部门;还在给当地有关部门写了一封感谢信上签了字。出卖师父,出卖大法,迫害同修,造下了无边的罪业,自己造下的罪业足以让我走向毁灭。是慈悲伟大的师父给了我从新走回修炼的机会,在师父的呵护下走到了今天。在此严正声明:在劳教所期间写过的“悔过书、决裂书、揭批书”和让家人交所有大法书、师父的法像、法轮图等背叛师父的言行全部作废。给当地政府写的感谢信给劳教所送的旌旗,和在邪恶的所有相关证件上的“签字”、在当地看守所拘留证上的“签字”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多帮助魔难中的同修,帮助昔日的同修共同精進,多救世人,坚修大法到底。

刘长会 2011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我是九七年得法的,得法后通过学法炼功,感觉自己真是天天都在变化,天天都在升华。九九年“七.二零”以后,邪党镇压法轮功,原单位要求炼法轮功的人交书。我当时准备把大法学员交流材料和其它的材料交了,由于怕心,怕过不了单位的关,就把一本《转法轮(卷二)》(当时我有两本)也交了。当时觉的单位的关也过了,《转法轮》和师父各地讲法的书都保留住了,学法没有受到影响,还觉的挺好。看了《明慧周刊》第484期“再谈严正声明”的文章,我醒悟了,这是学法不入心、根本的基点没有转变过来,是对造就自己生命的大法犯罪,是对从地狱中把我捞出来、把我洗净又扶我走在神的路上的师尊的背叛,是自己修炼路上最大的耻辱,也是沉痛的教训。现在把它揭露出来,严正声明作废。今后我要静心学法,遇事自己向内找,向内修,修自己那颗心,同化法,使自己的生命真正溶于法中,做大法的一个真正的粒子。紧跟正法進程,努力做好三件事,走好随师正法最后的路。

许吉华 2011年5月16日


严正声明

我以前有多种疾病,炼法轮功后全好了。几年前邪恶迫害我到看守所,我由于学法不够,怕心重,在邪恶的高压下,违心的表示“永不再炼法轮功”。从看守所出来后,单位一直找我,儿媳妇替我写了“不炼功保证”交到单位,丈夫替我写了“不炼功保证”交到洗脑班。虽说做了这些不该做的事,但我内心还是觉的法轮大法好,又继续修炼。这两年我过病业关,通过学法和与同修切磋,我认识到,我做的大错特错,我对不起师父对我的慈悲苦度,也对不起帮助过我的同修。我特此严正声明:我和家人给邪恶说的、写的“保证”和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站起来从新修炼,回到师父的怀抱,回到同修中,精進实修,跟上慈悲的师父正法的進程,我要争气!

张风珍 2011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我1999年春得法的,由于得法不久,只注重炼功,没重视学法,致使法理不清。九九年“七.二零”后单位要求大法学员必须交书,写下“不修炼”(大法)的保证书。当时抱著随大流的思想交了两本书,随意的写了一份“保证书”,把自己卖给了邪恶。二零零一年年末,我遭到了邪恶的又一次绑架迫害。在邪党公安局,我由于怕丢工作,怕年迈的亲人受到精神上的打击,导致自己被抄家后,又一次向邪恶妥协,写下了“不炼功”的保证书,更为严重的是还因为大法资料的问题出卖了两位同修,给大法和大法弟子造成了很大的负面影响。二零一零年我曾写过严正声明,但不够全面,一些不符合法的事情没有全曝光和清除,而且由于怕心、懒惰心、名利心、色心、争斗心、显示心、嫉妒心仍然较重,从而使自己三件事做的并不好。特此再次严正声明:以前所有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一定要认真学法,溶于法中,坚定信师信法,正念正行,做好大法弟子应做的三件事,助师正法,救度世人。加倍弥补自己给大法和大法弟子造成的损失,完成自己的史前大愿。在师父给自己安排的修炼之路勇猛精進,不辜负师父对自己的慈悲苦度和广大众生对自己的殷切期盼。

楚国伟 2011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通过看《明慧周刊》文章“再谈严正声明”一文,让我又回想当被邪恶迫害时在邪悟走过的弯路,还有漏掉没声明的。今天写出来再次曝光、解体一切邪恶的迫害。在被邪恶非法关押迫害劳教期间,恶警们经常给大法弟子洗脑上课,污蔑大法,诽谤大法,让被转化的学员经常写邪恶的答题,填写表格,甚至让被转化的学员坐着围成一圈骂师父,骂大法,骂不放弃信仰的同修,当时由于邪悟,我都参与了。还在被转化期间配合邪恶充当坐班时积极配合邪恶,向恶警汇报不放弃信仰学员的情况。想起我修炼路上走过的弯路,真是痛心,我对不起慈悲伟大的师尊,对不起同修。天理难容,罪大如山、如天,如何还?是慈悲的师尊再次慈悲的一次又一次点醒我,一次又一次给我机会,使我回到正法中来。今天我终于写出来,严正声明所有背叛师父、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向师尊请罪,向全体同修认罪。正法已到了最后,我一定不辜负师父的慈悲救度,洗净自我,使自己真正成为一个合格的大法中的粒子。叩拜谢师恩!

徐秀云 2011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为了严肃的对待严正声明这件事,我仔细回顾了“7.20”后邪恶迫害时期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7.20”后我和同修到北京上访,在河北被邪恶绑架并搜走我身上的钱,由于自己当时有怕心把没搜到的钱交给了恶警,主动配合了邪恶。二、在2009年3月8日讲真相时,我被恶人诬告,恶警把我绑架到派出所,恶警把着我的手强行“按了手印”,因我眼睛看不见,恶警写了什么我也不知道,但我内心深感对不起大法。回家后儿子说要我的医院证明,我也没制止,儿子开了证明交给了邪恶。现在我悟到,不应该配合邪恶,这又做了错事。三、前几年由于法理不清,看完了《明慧周刊》没保管好,给烧了。后来悟到明慧周刊不能烧。在这些年我法学的不深,自己做了很多错事,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我再一次严正声明:我所说、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加倍弥补过失,要全盘否定旧势力一切安排,努力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跟师父回家。

姜秀凤 2011年5月15日


严正声明

我98年喜得大法。看《明慧周刊》484期“再谈严正声明”这篇文章后,我对照自己,觉的以前写的严正声明不深刻,不具体,没有严肃对待修炼,觉得愧对师父。现在重写严正声明。1999年7月22日,在邪党派出所所长的威逼、恐吓下,我由于学法不深,写了“不炼功”的保证,并被恶警抄走一本《转法轮》。2002年2月26日参加法会,我被绑架到区看守所非法拘留一个月,乡政府邪党人员逼迫我写不炼功保证,我不写,后来他们逼迫我家属给写了。那时由于亲情太重,我“签字”了。并交了两千元保证金。2001年冬我去北京上访途中不被劫回,在区看守所被非法拘留半个月,又被关押在乡政府洗脑班半个月。我相信了邪悟者的谎言,走向邪悟,向邪恶写了“不炼功保证”,并说了对师父不敬的话,放弃了学法有一年的宝贵时间,非常痛悔。现在我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的对师父不敬的言词全部作废。今后我一定紧跟师父正法進程,真正用心学法,认真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一个合格大法弟子。

赵克 2011年5月16日


严正声明

我是九八年得法的,由于各种执著心很强,对法理解认识肤浅,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九九年“七.二零”后我虽然多次去天安门证实法,由于做的不好,多次被拘留,两次被劳教。在二零零一年劳教期间时间不长就邪悟了,在执著心的指使下做了很多错事。给邪恶写了“保证”,交过大法书籍、师父讲法录音带。说了对师尊不敬的话,给同修造成了不稳定因素,走了弯路,给大法抹黑,给自己留下了污点。是师尊的洪大慈悲,不记我的过往之过,点悟我,从死亡的路上把我拉了回来。当我明白过来后,真是悔恨不已,真是对不起师尊的慈悲苦度。劳教回来后我写过声明,但写的很笼统,落项、不彻底。看了484期周刊对我触动很大。我要彻底曝光它、解体它,不让它有藏身之处。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现在已到了正法的最后了,我决心: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做好三件事,遇事向内找,在讲真相救度众生中修自己,多救人。让师尊放心,完成史前大愿。

杜万兰 2011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在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的迫害之后,我有两次违背大法行为的大错。一是在邪党机构非法收法轮功书籍时,我交了一本《转法轮》和部份修炼体会等资料;二是在邪党机构召开所谓的不准修炼法轮功的会议时,我写了“不参加法轮功组织”的所谓表态书。当时,我心里有对邪党应付的意思,如:在交书时,把师父的法像留下,可是书中师父讲的法,字字都是师父法身的形象;在写所谓的“表态书”时,我玩文字游戏,写了不参加法轮功“组织”,心想,反正法轮功根本没有组织。现在我认识到,上述行为是配合了邪恶。我作为一名得法时间比较长的学员,没有做到坚定实修和护法,真是愧对师父、愧对大法、愧对修炼机缘、愧对使命。在此,我严正声明:过去所做、所写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切彻底全部作废。今后坚决按师父和大法的要求去做,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坚定正念,坚决跟师父回家。

高明耀 2011年5月2日


严正声明

我看了《明慧周刊》上的484期“再谈严正声明”的文章后,我对照自己以前写过的严正声明里有落项的。邪恶迫害之时,我由于学法不深,怕心多,厂里办洗脑班时,我在邪恶拟定的材料上“按了手印”;还有居委会让我们在它们写好的材料上“签了名”;我在洗脑班上写了“不炼”的保证。零八年三月由于自己的心性不到位,带着宝书《转法轮》進城,邪恶翻出来了,我被非法劫持到洗脑班并被抄家,被邪恶把大法书抄走了,由于怕心,没有敢到邪恶那里把书要回来。书是大法弟子的命根子。书是师尊为了大法弟子修炼而给大法弟子写出来的。我出卖了师父,以上是我的罪,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现在严正声明:上述我所做的不符合法的事全部声明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珍惜师父慈悲给予的能回来从新修炼的机会,今后我要走好师父安排的路,做好三件事,向内找修好自己,兑现史前誓约,叩谢师父救度之恩!

郭淑英 2011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看了《明慧周刊》484期“再谈严正声明”后,我触动很大。我以前写过的两次严正声明简单、不全面并没有真正从内心深处找自己的不足。师父慈悲于弟子,给了弟子这一次从新做好的机会,让我认识到严正声明的严肃性。2002年,派出所骗我到洗脑班,我由于没有真正放下名、利、情等执著,我交了一些大法书、师父讲法录像带和法象,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家人还代我写了“三书”。无形中也让家人做了错事、造了罪业。2009年,我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和派出所时,由于放不下的人心和执著,我“签了字、摁了手印还照了像”,没有做到全盘否定旧势力。我愧对师父慈悲苦度。在这里我严正声明:以上所说、所写、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坚信师父,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单春娣2011年5月16日


严正声明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我做了有损大法,有悖师父的错事,曾在明慧网上声明过,但与同修“再谈严正声明”对照,感到不全面,不彻底。今再次严正声明。“七.二零”后,我被邪恶绑架两次,拘留两次,洗脑班迫害两次。两次被抓两次拘留中在审问笔录上签了不该签的字,之前还交了《转法轮》书。在洗脑班被迫害中,由于法学的不好,加之严重的怕心,只想早些脱离魔窟的人心,对邪恶的软硬兼施欺骗谎言,不仅没抵制,没揭露,反违心的配合了邪恶,做出了有损大法,有悖师父的犯罪的大事。表示“不炼法轮功,跟师父决裂。”写了“保证书、揭批书、悔过书”等三书,还发了言,说了不少违心的话,清醒后痛心裂肺。每回想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的这些,真是不堪回首。感到极其的痛心,万分的悔恨!这是没学好法,法理不清,没真修实修而造成的结果。特此再次严正声明:我违背大法、背叛师父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今后在这深刻的教训面前,真正的加倍努力的学好法,按师父的要求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完成好史前大愿,随师父回家!

高建军 2011年5月12日


严正声明

我96年得法,2000年因在天安门广场打横幅而被邪恶非法关押在劳教所一年。在劳教期间,因想早日离开这个邪恶的魔窟,在各种执著心带动下,产生邪悟而写了“揭批”并在大会上宣读。从劳教所出来后,我怕恶警老来找麻烦,还将大法书籍主动交给邪恶,而且错误的认为我所做的一切是在骗邪恶。我从来也没放弃修炼,所以一直没真正认识到自己所犯的罪有多大。最可怕的是为了掩盖自己的错误,而不好好看师父的新经文,只学师父迫害之前的经书,致使我没跟上正法進程。后来当我认识到错误,并静下心把师父的新经文仔细认真学了一遍后,才发现自己错误的严重性。并通过看明慧网上刊登的各地大法弟子的心得体会,才发现自己的差距有多大,才明白“严正声明”的重要性。我现在严正声明:我在劳教所写的“揭批”及写的“保证”之类的东西,和在邪悟下所说的背离大法的话全部作废。今后认真学好法,做好三件事,把丢失的时间补回来,跟上师父正法進程。

徐国兴 2011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迫害,用谎言欺骗世人。从上至下,层层的打压,邪恶领导、邪党公安、派出所逼迫要学员交法轮功书籍。我由于学法不精進,法理不清,怕心重,怕被迫害,只想保护自己有个修炼环境,不受干扰,有私心,交出了一些大法书籍:《转法轮》、《大圆满法》、《法轮大法义解》和几本师父的讲法书,一套师父在大连讲法录音带。还毁了几盘讲法录音带和一些明慧、正见周刊。在迫害中走了一些弯路,没有做到敬师敬法,深深的感到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零四年也写过严正声明,但不具体,在此我从新声明:上述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好三件事,做一个堂堂正正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邓玉兰 2011年5月17日


严正声明

二零零四年底,因我学法没跟上,基本上脱离了法,但心里又放不下大法,在做生意的空间里,又做一点大法的事,结果被旧势力钻空子被迫害,被邪党诬判劳教一年半,在劳教所里承受不住压力,走了弯路,因当时自己还属于体健、能干,被邪恶重用,比其他同修稍自由一点,在邪恶劳教所里同一班组的同修互相传抄着学的大法经文,被邪悟的犹大发现,告诉了恶警,邪恶進行大搜查,同修没办法了,在我打扫厕所时,把这些大法经文都拿来给了我,为了同修当时不受到严重的迫害,我都把这些大法经文撕碎,扔進厕所里了,当时还以为这样做是为了保护同修,没有悟到,这是对师对法的不敬,现在才悟到,我做错了。还有一件令人痛心的事,進劳教所不长时间,天天被邪悟者洗脑,后来也有点邪悟,为了眼前那点减刑的利益,叫丈夫把大法书都拿去交给邪恶了,现在想来真是太痛心了,严正声明:上述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做了这样罪业大如天如山的事,师尊还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我千言万语也表达不了师尊的救度之恩,今后只有做好师尊要求的三件事,精進实修,报答师恩。

刘飞 2011年5月12日


严正声明

看了484期《明慧周刊》“再谈严正声明”,我警醒了。九九年“七.二零”邪党迫害法轮功和大法弟子,导致我这个学法不深的迷途弟子,做了对不起大法的错事。一、我没工作单位,丈夫是单位邪党书记。要不是师尊伟大慈悲、大法的超常,我是走不到今天的。由于自己有很多执著心未去不守心性,与丈夫、儿子、儿媳发生争吵使他们撕毁了大法书籍。为了应付一下单位,我便把撕毁的法象和书籍交了。二、“七.二零”有个学员说了不敬师、不敬法的错话,我不但没制止,还将错话带到另一同修那去乱讲,幸亏这位同修当时制止并帮助了我。三、我曾自作主张将一本复印字迹不太清楚的《转法轮法解》烧了。修炼是严肃的,我虽然没写什么保证,但丈夫被迫曾向邪恶做了口头“保证”。在此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袁玉梅 2011年5月16日


严正声明

我九六年喜得法,当时我想要是早得到大法该多好啊!可是,由于我不修心性,总是看别人不好,心性提高不上来,对儿子情太重,对公婆不好,总怨恨丈夫。由于长时间人心不去,被邪恶钻了空子,二零零四年九月在发真相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被恶警绑架到派出所,由于不知道修自己,有怕心,还有恨警察的心,没有正念,被非法劳教两年。在劳教所里人心重、还有怕心,写了许多“不炼了”的保证,还违心的写了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话,给大法和众生带来损失,我非常痛心,由于在劳教所出现了病业反应,八个半月回到家中,可是劳教所还是不放过我,叫我多次写“保证”,我又违心的写了不该写的东西,对不起慈悲苦度我的师父,对不起大法,对不起我世界里的众生。在此声明:上述所有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今后下决心从新修炼,弥补给大法、给师父以及众生带来的损失,一定要多学法,学好法,坚修大法到底,跟师父回家。

周会英 2011年5月18日


严正声明

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我因为上访留了地址,邪党派出所和居委会的人找到了我。叫我写“不炼功”等,我没写,后来他们写了一份叫我签名,我一看只是叫我“不要参加法轮功组织”的活动,我当时想我们法轮功也没有组织,只是修炼就签了名。同时为了敷衍邪恶,违心的交出了一本《转法轮》。最近看了《明慧周刊》484期“再谈严正声明”一文后,感触很深,心情万分难过。现在觉悟到,这也是向邪恶的妥协的举动,做了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的错事。这是大法修炼者的耻辱和污点,实在对不起师父的慈悲救度。我严正声明:在邪恶的高压迫害下,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坚信师尊,坚信大法,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做一个真正合格的大法弟子。跟师父回家!

黄利群 2011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我记起一件事,在九九年“四·二五”以后,九九年“七.二零”之前,在我们炼功点上,辅导员给大家请来了三张师父坐在莲花上的法象,同修每人请了一套。过了几天,辅导员在炼功点上通知大家说:“师父坐在莲花上的法象不是公开发行的,让大家自行销毁。”,当时我听到后,不知该怎么办。我看了师父经文《永远记住》,心想辅导员在炼功点上通知,可能是上边传达的,私下藏着又怕是乱法,我很不情愿的拿着师父的法像,跪在地上泪流满面的把师父的三张法象烧毁了,直到现在想起来,心里很是难过。都是自己学法不深,对辅导员说的话没用法衡量,一味听从,对师父犯下大罪,我向师父请罪,同时声明对师父不敬的行为作废。还有2005年10月18日,我被邪恶抄家后,又把我绑架迫害时,邪恶给我扎上背铐,把师父法像放到我脚前,恶警刘永华、康宝拴、董和平、何某,把我提起来在师父法像上抡来抡去踩,直到把我折磨到小便失禁才放手。我没有做到正念制止邪恶的流氓手段。愧对师尊。严正声明:上述言行全部作废。我决心加紧多学法,加强正念,跟上师父正法進程,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坚修大法到底。

茹红霞 2011年5月13日


严正声明

在1999年“7.20”邪党的非法打压迫害后,我在单位邪恶和派出所恶警的逼迫下,由于法理不清,还有一些怕心,违心的交了一本《转法轮》。还被骗到邪恶公安处,在恶警写了什么的纸上“按了手印”。2006年4月,我被绑架到看守所,在邪恶的判决书上“签了字”。回家后,由于怕心重,烧毁了以前看过的《明慧周刊》,还有一些师父的新经文,当时觉得打印不太好,过后悟到这都是不应该做的。2007年7月,亲人同修被邪恶从劳教送回家,在高压下,我被强行的“按了手印”,还剪了我的一撮头发,逼我写了一些违心的话。现在我认识到,以前的所作所为,都是对师父、对大法的不敬,我诚心的向师父认错。在此我严正声明:以前做的所有不敬师父和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跟师父回家!

赵兰琴 2011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近一个星期我一次次认真严肃的查找自“七.二零”后做过的对不起大法的事情,每找一次我都禁不住流下了痛悔的泪水,找出了很多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情,下面我把它曝光写出来。2002年5月6日邪恶绑架迫害我时,我配合它们“照像、按手印”,还被勒索200元钱,我也交了,还被抢走了一本大法书。回来后我还把一些真相材料都撕毁扔掉了,这些都是我的罪过呀。在我被绑架迫害期间,我丈夫因害怕,把师父的法像也扔了,我也有责任。另外,我把师父的讲法录音带借给别人,由于我没有及时收回,让他给扔了,是我的失职,是对师父的不敬。以上这些过失都是我的污点,耻辱,罪过,每当我想起来,我都是泪流满面,内心痛苦愧疚。现在声明: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情全部作废。今后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洗刷污点,坚修大法到底,决不动摇。

姜春玲 2011年5月15日


严正声明

看了《明慧周刊》484期“再谈严正声明”,一下警醒了我。我曾发表的严正声明过于简单没有严肃对待,不懂其意义和份量,还有落项的地方。今天再从新发表严正声明。“七.二零”后我和单位签的“保证书”;由于母亲被抓,我怕心严重,在邪党警察逼问下,把自己知道的当时和母亲一起進京的同修交待出来;在恶警搜查母亲房间时,我主动交出大法书和磁带;警察到我单位盘问时,我怕被搜查,把放在单位的炼功带让清工给烧了;由于怕心太重,有一年脱离了修炼,在同修的慈悲帮助下,我又走回到大法修炼中来。现想起仍深感愧疚,今发自肺腑的严正声明:以上做的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同修的言行全部作废。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苏灵华 2011年5月18日


严正声明

我是九六得法的。由于学法不深,没有真正的做到实修自己,我走了很多弯路,致使后来遭到邪恶的迫害。零五年十月十三日,邪恶到我家非法抓我妻子,妻子在师父的呵护下安全走脱。当时由于怕心所致,我把家里的几本《九评》书烧了,同时将部份大法书让我的亲属拿走保存着。后来听说亲属由于害怕将部份大法书给烧了。邪恶没抓到我妻子,就把我绑架到“610”洗脑班关押了八天。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我由于怕心重,向邪恶写了“保证书”,说了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话,对师父、对大法犯下了大罪。由于自己没做好,也让亲属对大法犯了罪,造了业,后悔莫及。现在我认识到了大法修炼是严肃的,容不得半点虚假。我在此严正声明:违心写的“保证书”和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决心走好师父安排的路,做好三件事。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坚修大法到底,做一名真正合格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吴耀生 2011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之后,当地派出所恶警经常上我家骚扰,并多次把我非法劫持到洗脑班、看守所迫害,挨打、受骂的事情时有发生。来自于社会、家庭各方面的突如其来的打压。一时间真的感到天要塌下来一样的恐怖。由于当时学法不深,没有真正认识到修炼的严肃性,在邪恶的压力面前不知所措,做了不该做的事情:交书、法象,写过“不炼”。不再“上访”保证,并强行家里人交了保证金等。由于当时不会修,也没理智、智慧。也有无意之中出卖了同修的事。尽管做这些事都是在无奈的情况下,认为应付一下就可以自己在家里得到安宁的修炼了,结果适得其反,我大错特错了,这一连串的跟头摔的我好惨啊。我悔恨自己不该做这样的傻事、蠢事,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同修。今天再一次严正声明:以前做的对师、对大法不敬的错事全部作废。我从无限的痛悔之中爬起来,从新做好,加紧多学法,精進实修,溶于法中,做好三件事,讲清真相,救度众生,做一个真正合格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跟师父回家。

王秀英 2011年5月18日


严正声明

看到了《明慧周刊》484期“再谈严正声明”这篇文章,我才惊醒。我以前所写的声明太草率了,不严肃,我现在认识到严正声明的严肃性,一思一念都不能含糊。我要从新严正声明。我由于修得不扎实,人心太多,在被迫害中,由于怕心重,被邪恶转化,写过许多“保证书、悔过书”,还出卖过同修、烧过大法的书,写过不敬师、不敬法的话。在监狱里、回到家中,还做过“转化”同修的事情,现在我认识到我的行为都在走旧势力安排的路,叫我在师父面前、大法面前、同修面前犯大罪。想要把我毁掉。太可怕了。现在我严正声明:上述一切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彻底否定旧势力对我的一切安排,否定邪恶所做的一切,让它所做的一切都没有它的藏身之地。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刘玉兰 2011年5月6日


严正声明

在九九年“七.二零”后邪党迫害之时,学校邪党党委书记找我们大法学员开会时,我讲了修炼大法的体会和自己身心的变化,认为大法好!但说了一句不该说的话:“听某某党的话”。在单位的要挟下,由于怕心重,我向邪恶交了几本大法书,包括《转法轮》,烧了一篇《再造人类》的经文,当时佛学会要求上交这篇经文,因我没交;把卡带的师父讲法磁带交了。师父给弟子写的书和讲法磁带,是给弟子修炼用的,而我为了开脱自己,不能护法反而配合邪恶做了不应该做的事情,对大法犯了罪。今天我严正声明:上述所做的一切不符合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彻底否定邪恶旧势力所做的一切安排,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李治湖 2011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看了明慧文章“再谈严正声明”,触动很大,深感修炼的严肃,以前也写了严正声明,但不全面,并且还有漏项。感谢师尊的洪大慈悲,再次给我机会,把所做的错事曝光出来:在99年“7.20”后邪党疯狂迫害的日子里,当地派出所联同单位给我施加压力,叫我把书交出来,为了应付他们,我交了《转法轮》和《转法轮法解》2本书;在私心、怕心的作用下,把大法交流资料烧掉、把用作证实法的用具毁掉。并在2000年12月到北京证实法回来后在单位的逼迫下写了“一个月内不到外地去”的保证。在2002年洗脑班上我邪悟,在“610”邪恶的指使下说了污蔑大法的话,还给个别同修散布邪悟,并让家人把《转法轮》宝书送来我交了,并说了、写了“不炼了”的保证,给自己修炼留下了污点。现声明:在邪恶迫害下所写了“不炼了”的保证和所说、所做的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废。全盘否定彻底清除旧势力对我的一切安排,坚定的修炼大法,精進实修,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

戚启英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九九九年二月得法的。由于初期学法不扎实,在二零零二年,由于自己强烈的向外求的心,学人不学法,执著早日圆满、想尽快提高的心,受不了长期消业的痛苦,带着众多的常人心,听信了邪悟者的谎言(邪悟者说把书烧了就是师父收回,就能圆满),把师父的讲法《转法轮》、《精進要旨》、《美国讲法》等七本大法书,还有师父讲法录音带、炼功带等都烧了,并且在邪悟者家中喊过“我是佛”。我向慈悲伟大的师父认罪。现严正声明:过去所说、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罪过,从新做好,以法为师,加紧多学法,精進实修,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走师父安排的修炼之路,做好三件事,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李焕娥 2011年5月11日


严正声明

零二年九月我发资料被绑架劳教一年,因学法不深,不明法理,不知修炼的严肃,不信师不信法,最终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在此全都曝光出来。在看守所因怕心重,配合邪恶“签字、按手印、照像”,说“不炼”了,为早日出去把责任推给同修,有出卖同修获得自己自由的想法。在劳教所写了“四书”(悔过、揭批、决裂、保证书),为早日出来主动配合邪恶,在拟好的试卷上打勾,给恶警送礼(鞋垫)、帮打毛衣、巴结。为的是给自己好脸看。出来后恶警到家骚扰,叫签字,说不炼了,用伪善所谓的关心送来的大米、油我也收了。还有一次因自私、怕心,姐姐代替我说“不炼了”,还把邪悟的理论灌输给母亲同修。严正声明:以上做的、说的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言行和所有配合邪恶、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加倍弥补过失,弥补给大法带来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宋海叶 2011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7.20”邪党打压迫害大法后,由于自己学法不好,怕心重,被迫交给邪恶部份大法书和讲法带,还烧了师父短篇经文,丢掉两张真相粘贴。被迫害后在看守所伙食单上签了自己的名字,“610”恶警一行四人问我真相资料和明慧周刊从哪里来的,我说不能告诉你,问我发给谁,我说发给有缘人,恶人说你不说实话有地方让你说,判你三年看你说不说,我心里说你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然后恶警写了两张纸,我不知道内容就“签了字”,回到邪党公安局,一名恶警写了一张纸,我没看就又“签上字”。这都是自己偏离法造成的不好影响,严重的不敬师、不敬法,对不起师父,对大法犯罪。我以前写过声明,由于没严肃对待,没有投稿,这次从写严正声明:以上所“签字”的东西,和一切不敬师、不敬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否定旧势力的一切邪恶安排,听师父的话,认真学好法,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

张巧云 2011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修炼的,但没有实修,法没有学好,个人修炼的基础打的不实。“七.二零”后,在最邪恶的迫害中,一度没有证实好法,在名、利、情、怕心等执著心的作用下,向邪恶妥协,违心的写了“保证书”,交了二枚无比珍贵的法轮章、和一个绞过带的炼功带。给自己在大法的修炼中留下了污点,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恶。一个大法造就的生命,竟然向邪恶出卖了比自己生命都珍贵的法轮章,现在想想真是愧对师父、愧对师父的慈悲苦度。严正声明:上述违背大法的言行都作废。修炼的时间已越来越有限,自己一定要走好今后的修炼路,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吴宝华 2011年5月18日


严正声明

“7.20”邪党打压迫害后,我因学法不精進,怕心重,被情字所迷,交给邪恶部份大法书。被单位“610”恶人劫持并逼问我还炼不炼,我顺着恶人说“不炼了”。接着恶人又说你写一份保证书说不炼法轮功了。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思想有漏在“保证书”上签了自己的名字,恶人就放我回家了。通过同修的帮助,看了明慧网上的交流文章才认识到以上所说所做是严重的不敬师、不敬法,是对大法犯罪,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特此严正声明:上述言行全部作废。解体邪恶对大法弟子的一切迫害形式,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坚决听师父的话,多学法,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做好大法弟子该做好的一切。

张振美 2011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在1999年7月20日以后,中共邪党打压迫害法轮功,天天开会骚扰炼功人,逼迫停止炼功,必须交出书来,每天挨家找炼功人,我当时就想,不管怎么说,我也不管它,我就是炼。但那时邪恶天天逼着要交书,我那时刚学法时间不长,我心想反正这本书里边都是说的叫人按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让他们拿去看看就知道了,我就交了一本书。可是我把宝书给它们以后自己越想越不对,我好后悔啊。我严正声明:在修炼中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和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紧跟师父,坚修大法到底。

朱海兰 2011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我们学法小组同修谈到迫害初期向邪恶交书问题时,一下提醒了我,对我触动很大,使我想起在2000年,在邪恶的高压下,我与家人(丈夫修炼)由于当时学法不深,对法理认识不清,正念不足,把师父的法像和大法书籍交给了邪恶,对师父和大法犯了错,也给自己的修炼留下了污点,现在想想真是后悔莫及。今天在此我严正声明:过去对师父和大法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废。并向慈悲伟大的师父跪拜认错!今后我要加紧多学法,学好法。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听师父的话,努力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圆满随师还!

施莜玲 2011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我是九五年开始修炼的,在九九年“七.二零”后,邪恶绑架了我和老伴(同修)并抄了家。我在劳教所违心的写了“三书”,还说过不敬师、不敬法的话,背叛了师父。(已声明过)。从万家劳教所出来后,怕心很重,觉得心里很苦、很压抑,迫害的形式老是去不掉,怕再次被迫害,邪恶写了什么“不参加×教组织活动”的保证,按了“两次手印,照了一次象,还录了一次象”,“七.二零”初期还烧过手抄的大法书。我真恨自己太不争气了,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师父慈悲于弟子,但我也知道,修炼是极其严肃的,机会不会永远等着弟子,我要抓住这万古机缘跟师父回家。我现在严正声明:在九九年“七.二零”以后一切不符合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今后要多学法,学好法,多救人,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侯家荣 2011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在被邪恶绑架后,我被逼迫说了、写了“不炼功保证”等向邪恶妥协的话,是对师父、对大法的背叛。是可耻的、可悲的。通过学法与同修交流,认识到是对师父、对大法不坚信,到关键时,人心太重,辜负了师父的慈悲苦度。被迫害一段时间后,虽然三件事也在做,但由于说了、写了对师父、对大法不利的话,心理负担很重,精進不起来。但是师父没有抛弃不争气的弟子,我有决心修好自己,再一次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努力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刘学正、张丽英 2011年5月16日


严正声明

我以前曾写过声明,但看了4月15日同修关于的“严正声明”交流后,深感羞愧,与同修相比自己修的太差了。现从新严正声明如下:1.1999年“7.20”时因正念不足,曾交过一本同修开法会后的交流文章,想以此过关。2.曾用人的小聪明给单位领导口头“保证不炼功”。3.曾2次在所谓的敏感日给邪恶“签过字”。4.曾在邪恶的看守所写过“保证书”、“揭批书”及出卖过同修。现在严正声明:上述所说的、所写的、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一切迫害,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精進实修,勇猛精進,加倍弥补过失。

张海云 2011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邪党逼迫学员交书,写保证,我由于当时学法浅,有怕心,就交了两本书,后来知道错了,非常后悔。2000年底我進京上访,被当地派出所绑架回当地县城,非法关押一个半月,当时的认识是上访,中央也不受理去了也没用,所以就说了:功坚决得炼 ,就是不再進京上访了,去了也不讲理。后来悟道不应该向邪恶“保证”什么。还有家人由于怕心,代签写了“保证”,后来当地大法弟子集体写了严正声明托人交给当地“六一零”。现在此再次在明慧网声明:过去所说、所写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坚决修炼到底,勇猛精進,助师正法,叩报师恩。

于娟、邹有杰 2011年5月16日


严正声明

99年7月20日后在中共邪党铺天盖地的打压迫害下,我由于学法不深,悟性差,怕心严重,违心的写了“不修炼”的保证,交出了大法书籍和炼功录音带。并且有一年多的时间放弃了修炼。这是我在修炼的路上抹不去的污点,是助纣为虐,是对大法对师父的严重犯罪。我犯了如山如天的大罪,真是愧对师父的救度之恩,我虔诚的向师父请罪。现在我严正声明:过去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和迫害,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努力做好三件事,修去掉各种人心,同化大法,坚修大法到底。

刘淑萍 2011年5月18日


严正声明

99年“7.20”以后邪党诬蔑师父、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初期,自己没有深刻认识大法,产生了怕心,把师父的大法象烧了怕邪恶拿走,还把宝书《转法轮》交给邪恶一本,因我有两本。请师父的法像是为了供奉师尊,敬仰师尊。大法书是师父传给弟子修炼的一本天书,叫弟子按照天书修炼才能返本归真。我却交书、烧师父法像,干了邪恶想干的事,背叛师父,背叛大法。我错了,痛恨自己,对不起师父对我的苦度,师父为了我修炼不知替我承担了多少苦难!对不起大法,恨自己悟性太差了对大法犯罪。现在我严正声明,全盘否定邪恶一切形式的迫害,彻底解体和清除一切邪恶因素。坚信师父坚信大法,金刚不动,坚如磐石,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好的三件事。跟随师父回家!

王玉芹 2011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为了郑重严肃的对待严正声明,我深挖细找“七.二零”后邪恶迫害后我做过那些不符合大法的事情,今天我把它曝光。“七.二零”后我去北京上访在河北被邪恶绑架,由于当时对法理认识不清,配合了邪恶“照像、按手印”,在看守所和教养院被非法关押迫害时也“照过象、按过手印”,还交了被勒索的六千元钱。另外我还丢了两个小本经文,扔掉了一个护身符。这些都是我的污点、耻辱,罪过。今天我严正声明:自己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和所做的对不起大法的事情全部作废。我要弥补过错,紧跟师父,坚修大法到底。

李淑香 2011年5月15日


严正声明

看了484期《明慧周刊》“再谈严正声明”一文,我受到了很大启发,现在从新发表声明。在被迫害绑架时,自己学法不深。信师信法不坚定,怕心很重。在黑窝里邪恶的高压和诱骗吓,写了“不炼功保证”。还把大法书和炼功时悬挂的法轮功的悬挂宣传图交给了邪恶。这几年来,通过不断的学法和同修交流,不断的向内找,找出很多的人心、执著。今天把出卖神佛的耻辱曝光出来,放下包袱,严正声明:所有违背大法的言行作废。我要珍惜千万年的等待的机缘。坚定的信师信法。兑现自己的誓约。扎扎实实的把三件事做好。加倍弥补过失。跟随师父回家。

郑素华 2011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我看了484期《明慧周刊》“再谈严正声明”一文,对照自己,感到从前写过的严正声明有落项,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邪党迫害之时,我由于学法不深,怕心重,向邪恶交了一本《转法轮》、炼功带一盘;还有在邪恶的党组织的表格里,有我不知道的,其他人替我写过的对大法不敬的言语。我全盘否定,严正声明全部作废。师父的书是为了指导学员修炼的宝书、经书。我交给了邪恶是出卖了师父,做了背叛大法的事,符合了邪恶所要的。是师父慈悲于弟子,不记过往之过,还给我回来从新修炼机会。今后我在修炼中就走师父安排的路。全盘否定邪恶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努力做好三件事,跟上师父正法進程。

孙秀花 2011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在2007年,我因学法不深,修炼有漏,被不明真相的人告发,被邪恶非法抄了家,搜走了大法资料、师父法像。当时我不在家,只有我丈夫(常人)一人在家,被邪恶逼迫说出资料是谁送的,我丈夫就说出另一同修的名字,我丈夫打电话叫我回来。第二天,邪恶又来了,用卑鄙的离间手段欺骗我说(××都承认了给你送了三次,你还不承认)。我当时正念不强,我就承认了,也“签了字”。为此我感到非常痛心,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同修。每每想起我心中难受极点。为此我严正声明:我给邪恶所“签的字”全部作废。今后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黄若秀 2011年5月6日


严正声明

2000年在被邪党非法关押在劳教所迫害期间,我由于法理不清,在邪恶的高压迫害下,对儿女放不下,情太重,再加上对邪恶的恐惧和怕心,走向了邪悟写了“三书”(已在明慧发表声明)。还给家人写信让家人把大法书交给邪恶(但家人没有交书反而保护了大法书)。在邪悟期间,帮助邪恶转化了一个大法弟子。又帮助邪恶监管大法弟子,干了邪恶最高兴的事,迫害了同修,对大法对师父犯了罪。严正声明上述这一切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这不是我的本愿,在此真心的向师父忏悔。今后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用心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

龚志会 2011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我是九八年得法的,今年七十八岁,只知道大法好,受益匪浅。我因学法少,对法认识不清。很多执著心没有去,特别是怕心重。“七.二零”之后在邪恶迫害的压力下,我做了对不起师尊和大法的错事,向邪恶写过“保证”,交过大法书籍。背叛了师尊,背叛了大法。真是后悔莫及。以前写过声明,但没有认识到声明的严肃性,写的不全面、不彻底。是师尊慈悲弟子又给了我修炼机会,我要在正法修炼的最后阶段,把我所做对不起师尊、对不起大法的事全部揭露出来,曝光它、解体它、清除它。全面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跟随师尊,助师正法,做好三件事,让师尊放心。

杨淑芳 2011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在“七.二零”邪党迫害的高压下,我由于法学的不深,法理不清,没有真正信师信法,受邪党的迷惑,加上自己有怕心。九九年交了大法书,还替自己的女儿写了“保证书”。现在通过学法,认识到以前所做的一切都是错的。法轮大法是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改变自己,不但能净化身体,还能净化人的心灵,能使人类道德回升。法轮功没有错,大法弟子没有错,是邪党迫害了大法和大法弟子,欺骗了世人。现在严正声明:我以前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加紧多学法,提高心性,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弥补过失,跟上正法進程,坚修大法到底!

周淑范 2011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我是九六年得法的,因当初修炼并没有完全理解和用心学法,对法的认识没在法理上,停留在只知道大法好的感性认识上,所以九九年“七.二零”后,在邪恶的压力下,做了对大法不敬的事:交书、又不敢炼功了,家人又被迫代我写了“不炼功”的保证书,完全走了邪恶安排的路。这些都是自己对法认识不清、正念不足的结果。后来又多次遭到邪恶病业迫害,这一切都给大法带来了很大的损失。通过认真学法,我在法理上提高,今天严正声明:以前所做的不敬师、不敬法的行为全部作废。今后一定严肃对待大法修炼,用心学法,修去怕心,在法上提高,做好三件事,叩谢师父慈悲救度之洪大佛恩。

宋玉枝 2011年5月6日


严正声明

今天看了484期周刊“再谈严正声明”一文,回想自己刚从黑窝出来后发表的声明,还有漏项,今天写出来曝光、解体,从新严正声明。在黑窝时我曾出卖同修;和另外两个邪悟人转化了一个人;把家中放的一个“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叫女儿交给了邪党公安。我把自己出卖给了邪恶,犯了大罪。我感谢伟大、慈悲的师父,给我从新回到大法中来机会。我从新严正声明: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曝光、作废。今后我一定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紧跟师父坚修大法到底,多救众生,完成史前大愿,跟师父回家。

李庆枝 2011年5月18日


严正声明

我由于学法不入心,没有实修,正念不足,导致三次被邪恶劫持到洗脑班迫害。因为怕心重,我违心写了“不炼功保证”等不该写的话,给大法造成损失。还有交给邪恶一本《转法轮(卷二)》。没为大法整体负责,导致同修被绑架、劳教;同修出现病业的紧要关头,我不等其家人到来就先回家,造成他的家人对大法弟子产生反感,也是对大法的损失。今严正声明:以前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再不辜负师父的慈悲救度。

李孔祥 2011年5月12日


严正声明

我是九九年修炼的,当初修炼并不懂得用心学法与理解法,没能在法理和理性上认识大法。九九年“七.二零”后在邪恶的压力下,我做了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事:交了书,还帮一位年岁大的同修也代交了书,功也不敢炼了,完全走邪恶安排的路。法没学好,就自然不会修心向内找,对法认识不足,正念不足,走了很多弯路,摔了很多跟头,给大法带来很大损失。通过同修们的帮助,和用心学法,我在法理上有提高,我决心修去怕心,严肃对待大法修炼。今特此严正声明:以前所做、所说的对师父、对大法不敬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刘孝慈 2011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我99年3月得法,因当时学法不精進,也不能理解大法的珍贵和严肃性,以为只需学《转法轮》就可以,认为当时师父的其他经文没什么用,所以在99年“7.20”迫害的时候,我只保留了《转法轮》,将师父的其他经文书籍全部交给了邪恶,这样就是配合了邪恶,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抓住我不珍惜大法书籍来干扰我静心学法。我现在悟到把师父的经文上交给邪恶的做法是不符合大法要求的,是对师父、对大法的不敬,我很后悔。现在声明:我交大法书籍的行为全部作废。今后我一定要珍惜大法,珍惜修炼的机缘,做好三件事,跟上师父正法進程。

何毓芬 2011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我第一次在天安门证实大法打“法轮大法好”横幅,被邪恶绑架到派出所,为了保外就医,我“签了字”(因没看内容)。在2000年因我为资料点捐6000元,被同修说出,在派出所恶警逼供时,邪恶说:如不承认就送劳教,要想不劳教就得签字就可保外就医,结果我就“签了字”。这两次签字都是在恶警逼迫、诱惑下做出的,同时也是我有急于出来的心、怕心所致,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后来才知家里也花了钱,犯了助邪的错误。严正声明:两次所谓保外就医的“签字”作废。我要加倍弥补过失,紧跟师父正法進程,坚修大法到底。

朱文信 2011年5月12日


严正声明

2004年至2009年,我被非法关押在邪党监狱迫害期间,由于怕心、安逸心没有放下,我被旧势力钻了空子,违心的写了“四书”、“保证书”,按照旧势力安排走“减刑释放”。清醒后痛悔万分,这是最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虽然出来也作了声明(同修代写),但没有深刻认识到这种违背大法的行为的严重性,是耻辱,是让生命唾弃的行为。我现在重新严正声明:我曾经写的所谓的“保证书”、“四书”以及一切不符合大法的文字材料和言行全部声明作废。今后要加紧多学法,加强正念,走正修炼路,奋力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弥补过失,做一名真正的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

刘春立 2011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七.二零”邪党打压迫害猖獗时,我由于自身学法不深、法理不清,邪党大隊干部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代写了“不修炼”字。给修炼造成了污点。特此声明:以前所做、所写的一切作废。今后努力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过错,做合格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跟师尊回家。

周兰英、董保臣 2011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邪党迫害大法期间,我由于对师父,对大法认识的不深刻,没有从理性上真正的信师、信法,受邪党的无神论毒害较深,也没有认识到修炼的严肃性,在邪党的疯狂打压和自己怕心的指使下,把大法书籍交给了邪党。没有维护大法,做了一生中做了一件最大的错事,总有背叛师父的犯罪感觉,对不起大法。经过十几年的修炼,我现已觉醒,为此严正声明:以前所做的对大法、对师父不敬的行为全部作废。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跟师父回家。

孟桂花 2011年5月13日


严正声明

通过学法和大法弟子交流(看第483、484期周刊),让我真正悟到了只有多学法,多看书,多和大法弟子交流才能真正从大法中提高自己,改变自己。由于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自己不重视学法,让邪恶钻了空子,使我做了对不起大法和师父的事。我把师父的法像和真、善、忍字、法轮章交给了“610”邪恶组织并写了“保证书”。现在我悟到了自己犯的错。我严正声明: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和对师父不敬的言行,及写的“保证”全部作废。我决心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金桂华 2011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2008年我去外面复印两本《明慧周刊》,被邪党社区公安特务跟踪,由于自己当时正念不足,害怕心重,我被绑架到拘留所半个月,在这期间由于我的身体情况,有几年来没有炼功,只在学法,身体不好,在里面我把药带進去吃。有一个警察看到后,就说你老师没要你,在这种情况下,我说了一句“我没有炼功”。我认识到我是对大法、对师父的不敬。在此我严正声明:所有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此生只学大法,人生不迷航,坚修大法,返本归真。

邹蓉 2011年5月5日


严正声明

我在2002年被邪恶非法关押迫害期间,由于怕心曾违心写过“远离大法、远离大法弟子”的话。当时是想骗一下邪恶,出来后再接着炼。就是这句话被旧势力抓住了把柄,控制我这么多年在修炼的路上精進不起来。自己知道对不起师父,给自己修炼提高和救度众生造成很大损失。我现在严正声明:以前自己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从现在起我要坚修大法到底,并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当一名合格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钱定志 2011年4月10日


严正声明

没有修大法前我的身体很不好。我于99年2月幸得大法,得法后师父给我净化身体,让我达到无病一身轻的状态。可是因为自己学法不深,悟性差,信师信法不坚定,在99年7月20日邪恶开始迫害大法时,在压力下向邪恶交过大法书。去北京上访回来后,派出所整理我的材料让我签字,在邪恶逼迫和家人的劝说下,违心的签了字,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我一直很痛心,现严正声明:自己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下定决心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到底。

陈凤云 2011年5月15日


严正声明

在邪恶的迫害下,由于怕心,我无奈的把大法书籍及炼功服交给了邪恶,被迫写了一些、说了一些“不炼功、不上访”等不利于师父和大法及同修的话。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同修。在此,我严正声明:在邪恶的干扰与迫害下,我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弟子要求、不利于师父、不利于大法、不利于同修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努力做好三件事,紧跟正法進程,坚定的信师信法,把一切交给师父,圆满随师还。

徐建平 2011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我在2000年被邪党“教养”时走向邪悟,向人大、教养院、区公安局、单位矿务局、派出所多次写过攻击师父和大法的话。现在严正声明:自己在迫害中违心写出的攻击师父和大法的话全部作废。今后我决心更加坚修大法,努力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事,走好修炼的路,争取早日成为一名真修者。

张全义 2011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我于1997年得法,2004年9月遭邪恶势力迫害。2005年8月被迫写下了“炼法轮功是不对的”和“今后不炼了”等违心的话。后来单位领导(已遭恶报)又强迫自己签订诽谤法轮大法的所谓“责任状”第四条。自己不能顶住邪恶的压力,违心的写下了所谓的“保证”并签了“责任状”。现严正声明:自己在迫害中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兑现史前与师父的誓约,精進实修,救度众生,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圆满随师还。

田贵昌 2011年5月


严正声明

我看了明慧周刊四百八十四期严正声明这篇文章,我才清醒,我以前所写的声明太草率、太不严肃。我在7.20之后骂过师父,骂过大法,烧过书、出卖过同修、还给邪恶写过许多次“转化”的书面文字。现在我严正声明:自己在迫害下的一切损害大法的言论、行为全部作废。我要全盘否定邪恶的安排,要加倍弥补自己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刘万祥 2011年4月26日


严正声明

我由于学法不深,正念不够强,被邪恶迫害。在邪恶的黑窝中,违心的对邪恶妥协,写了“四书”,曾做出对大法不利的事,给大法造成很大的损失。现从内心深处痛悔自己所犯的错误,深悔自己对不起大法与师父。我严正声明:自己在“四书”中所写的有损于大法的话以及自己过去所有对大法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从今天起我要从新回到大法中,特向师父向大法保证:今后我要加倍努力,坚修大法,坚决做好三件事并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何翠琼 2011年5月16日


严正声明

7.20邪恶迫害大法时,我出于怕心,在派出所和村委会向邪恶说了多次“不炼了”的保证,并向户籍警交了一本大法书籍《中国法轮功修订本》。派出所警察来过我家后,有一同修问我大法书怎么处理的,我随口说“都烧了”。结果导致该同修回家把师父的法像和大法书都交给了警察。警察就在该同修家门口将师父的法像和大法书都烧毁了。我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我现在严正声明:自己在迫害中所作“保证”以及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加倍弥补过失,坚信师父和大法,做好三件事,坚修到最后,跟师父回家。

李桂枝 2011年5月18日


严正声明

1997年恶警搜家时,我主动配合了邪恶,把同修存放在我家的大法书交出,还把明慧及其它资料交出,最可耻的是把一位同修说出,罪恶深重。回到单位以后,领导让自己写“检查”,我还自作聪明,把照搬领导说的话写在“检查”中,蒙混过关,以为不是我的言语就不算数了。其实这是自欺欺人,欺骗师父和大法。我现已知悔悟,严正声明:自己在迫害中所写的“检查”以及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统统作废。以后我一定坚修大法到底,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做好三件事,要对得起众生的企盼,跟师父圆满回家。

张晓彤 2011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我是1997年秋天得法的大法弟子。在99年7.20迫害后,我由于学法不深,参加了邪恶办的洗脑班。在洗脑班中我写下了“不学、不炼大法”的保证书,还主动交出了所有的大法书。甚至我还出卖过同修。在此我严正声明:自己以前所写的“不学、不炼”的保证书以及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以后我要努力坚修大法到底,做好三件事,弥补以前的过错。

李中山 2011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在1999年7月20日后自己对法认识不足而做了许多不符合大法的事。自己所说、说写、所做的错事有:一、说过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话;二、写过“不学不炼”大法的话;三、由于怕心、怕大队邪党的人员把书抄走,就烧毁了不让它们拿走。我对大法犯了天大的罪。我现在郑重声明:自己以前所写的“不学不炼”大法的话及所有的损害大法的言行统统作废。我要全盘的否定邪恶旧势力的安排,一定将邪恶全面彻底解体、清除掉。我要走师父给我们安排的路,修炼到底并随师父回家!

张淑兰 2011年4月26日


严正声明

我在2001年被邪恶绑架到看守所,在迫害期间,由于自己法理不清,写过三次“认识”。在其中写了对师父和大法不敬的话。这成了我一生中最大的污点。现严正声明:以前我在迫害中所写的攻击师父、攻击大法的“认识”及自己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坚修大法到底,在大法中归正自己,清除一切邪恶的干扰,静心学法,证实大法,做好三件事,随师父回家。

邓光忠 2011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在家人被迫害时产生了怕心,把师父的讲法录音带交给了邪恶,把明慧周刊卖给了收废品的。现在通过学法我明白了这是对师父、对法的不敬,没有严肃的对待修炼,犯了大错误,给法带来了损失。弟子一定改,决不再犯二次。我严正声明:自己以前所有损害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弟子今后一定认真学法修心性,坚修大法到底。用心去弥补自己给大法带来的损失,弟子一定严肃的对待修炼,对大法负责,做好“三件事”,完成自己的史前大愿。

杨金霞 2011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99年7月20日以后,由于怕心,迫于当时的政治压力,曾背着老伴交出几本大法的书。为了让老伴早点从看守所出来,在老伴不知情之下,背着老伴写了“不再出去炼法轮功”的保证书,并烧毁法轮功资料。事后非常后悔,深感愧对师父、愧对大法。特此严正声明:自己以前写的“保证书” 以及自己有损于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与迫害,按照师父的安排,精進实修。

马广志 2011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在前一段时间,我帮助常人填表,在“对法轮功的态度”一栏中写了“不支持法轮功”。那不是我的真实想法,在此严正声明:自己以前帮常人所填“不支持法轮功”作废。以后我不会再配合邪恶,我会坚信大法、坚信师父!我要用大法严格要求自己,助师正法、正念正行。

唐佳欢 2011年5月13日


严正声明

我在九九年邪党迫害大法的高压下,有怕心,交了一本宝书,由大队邪党组织代写“不炼大法了”。虽然这不是真心的,也是对师父对大法不坚信。我严正声明:在迫害中自己一切不符合大法行为和言行全部作废。在修炼的最后的最后,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不受邪恶旧势力一切干扰,跟师父坚修到底。

王素琴 2011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我在1999年7月20日中共恶党开始迫害法轮功时,由于怕心重,说了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话,出卖同修、毁书,也叫别人毁书,这是我最大的过错,师父,弟子我错了。现在郑重声明:自己以前所做、所说对师父、对大法一切不敬的话和行为全部作废。我决心从新修炼,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自己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一定跟师父坚修到底。

宋翠珍 2011年5月18日


严正声明

我在前几年,由于学法不深,在人的观念带动下、在自身没有清除的共产邪灵因素的操控下,把两篇经文(《解梅花诗后三段》和《清醒》)错误的当作假经文给毁了。现在我深深认识到自己的严重过错,悔愧之心不能用语言表达。在这里声明:自己以前有损于大法的一切言行都作废。我要做好三件事,弥补过错。

罗洪丽 2011年5月6日


严正声明

我曾在2005年7月30日写过严正声明,因有漏项再次声明。在7.20后,因我在法理上不清并有怕心在,从而将师父的法像和法轮图各一张及一本手抄《转法轮》交给了社区居委会。在2000年10月被邪恶迫害期间曾向邪恶说出几个同修。对不起同修更对不起师父。现在严正声明:自己在邪恶迫害下的一切有损于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决心精進实修,完成自己的史前誓约,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郑东升 2011年5月18日


严正声明

我在2003年学法不深时对明慧资料产生怀疑,把周刊资料全烧了,这是对师父最大的不敬,因为明慧是师父指导办的,明慧资料是给我们我们大法弟子提高用的。现在认识到我错了,我严正声明:凡是我以前说错的话,错误的言论以及所做过的对大法不利的事全部作废。以后我要更加努力学法,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

孟元林 2011年5月5日


严正声明

99年7月20日之后,邪恶开始迫害大法,由于我当时信师信法不坚定,在邪恶的压力下,向邪恶交过大法书,说出了拿录音机同修的姓,没说名。去北京上访回来后,邪恶去我家,家人把师父的讲法录音带交给了它们。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这件事一直让我很痛心,现严正声明:自己过出一切有损于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决心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到底。

陈翠英 2011年5月18日


严正声明

99年7月20日后由于怕心对修炼不坚定,在单位压迫下写了三书“保证不炼大法”,上交了部份大法书,烧了部份大法书,同时还烧了师父的象、抹掉了部份师父讲法录音带。我认识到这是犯罪。我对不起尊敬师父对不起珍贵的大法,我严正声明:自己在迫害中的一切损害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杨桂珍 2011年5月6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当时还没有修炼,2003年到监狱看我嫂子的时候,邪恶拿出一张纸,上面写针对师父不敬的话,让你选择,如果不选,就不让见人。当时我见嫂子心切,就做了对大法对师父不敬的事。现在我已走進修炼,我认识到以前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行为,在此声明:自己以前所做不敬师不敬法的行为全部作废。我要加倍弥补对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张淑静 2011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在中共邪党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以来,我遭受了邪恶四次绑架关押。在此我严正声明:在被迫害期间自己所有对师父对大法不敬不利的言行一律全部作废;自己所写的什么“三书”也一律全部作废。从今开始我要加倍弥补对大法造成的损失,对师父不敬的罪过。我要做名坚修实修的大法弟子,做好师父交待的“三件事”,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紧随师尊救度更多的众生。

黄锦洲 2011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99年7月20日,在邪恶压力下,被迫交过一本《转法轮》和法轮大法横幅,签过“不炼功”的保证。在此严正声明:在邪恶迫害大法中,自己所签“保证”及所有说过做过不符合修炼人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从新修炼,从今以后一定精進实修,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段清兰 2011年5月6日


严正声明

在1999年7月20日之后,由于怕心,对大法认识不足,屈服于邪恶的压力,写过“与法轮功决裂”的保证,并交过书,做了背叛师父,背叛大法的错事,现严正声明:自己以前所写“决裂书”及自己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努力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决心坚信师父,坚修大法到底,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

刘淑珍 2011年5月16日


严正声明

我曾经做了许多不符合大法的事,由于近二年有师父讲法的MP3,我自己就把师父广州讲法录像带毁掉,把过去师父讲法四本给毁了,炼功带也毁了。这都是自己怕心太重,总觉得这些放在家里是自己的负担,这是对大法对师父犯罪。我在此严正声明:我做过的上上对大法对师父不敬的一切行为全部作废。我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做好三件事,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

孙淑娥 2011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自己以前由于法学的不好,对师父的法理理解不深,加之怕心,在邪恶的迫害下,对大法和师父说了不敬的话,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给同修造成了伤害,给自己造成了很大的损失。通过学法,同修的帮助,向内找,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今后我要认真学法,去掉怕心和其它执著心。加强正念,信师信法,真心修炼,用实际行动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对自己以前所讲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声明作废。

唐小琴 2011年4月10日


严正声明

在监狱邪恶的洗脑迫害中,由于自己不够坚定,听信了恶党极其邪恶组织的谎言,说出和做出了诽谤大法及师父的话。现通过学法认识到了自己所犯的严重错误。特此声明:自己在邪恶的迫害洗脑中所有符合旧势力安排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信师父,坚修大法。在以后的修炼中不断加强学法,坚定正念,走好自己的修炼之路,加倍挽回自己对大法所造成的不利影响,完成自己作为大法弟子的使命。

蔡家豪、王德生、陈雪英 2011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七二零以前的老学员,在当前的强压环境下,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怕心太重,没有经受住考验,在强压下,把师父的法像法轮图大法书都交了,自己后悔莫及,愧对大法、愧对师父的慈悲苦度。在此,自己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全部作废。从即日起,自己一定认真学法,弥补以前的过失,按照大法弟子的标准去做,做好三件事,向师父交一份合格的答卷。

刘丽华 2011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没有认识到邪恶的迫害,在迫害下交了师父的法像和大法图像、书,签了字,现在后悔当时没有冷静的思考虑给自己在修炼的路上留下污点。以上所做声明全部作废。这些都不是真心做的,我一定好修炼,正念正行,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回报师父的救度之恩。

奚恕君 2011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邪恶开始迫害后,我们居委会、片警几次上门催我交大法书,我一拖再拖,最后还是没有坚定正念,违心地交了一本《转法轮》和一本《悉尼讲法》。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孽。在此我严正声明,我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错事一律作废。否定邪恶的一切迫害,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紧跟师父真修到底,圆满回家。

祝兰官 2011年5月16日


严正声明

二零零零年在高压迫害中,一次村委会怕我去北京上访,让我按手印证明我在家。出于怕心我按了手印,另外邪恶和我强迫要了10元钱。现在我明白我当时做错了,那是不符合大法的要求。现在我声明我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失效。我以后一定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我一定要坚修大法到底,直至功成圆满。

孙成芳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二零一一年五月份由于我学法不深,法理不清,在邪恶势力高压下和犹大的迷惑下,主动把五本大法书交给当地派出所。现在认识到对师父和大法犯了罪,后悔莫及。决心从现在起坚修大法当到底,做好师父交给的三件事,弥补过错,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跟师父回家。

夏素珍 2011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后,有人问我还炼法轮功吗?我说过“不炼了”、“不修了”的话。那不是我的真心话,是在怕心和保护自我的心态下说的,是严重的错误。我严正声明,我说过的一切不符合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以后坚决按师尊安排的路去修炼,弥补损失。

王桂云 2011年5月6日


严正声明

我在黑窝里被邪恶中共迫害五年,自己在黑窝学法不深,没有站在法上,没有听师父的话,给师父给大法抹了黑,被迫写了“三书”。现在想起来真是后悔。我严正声明:本人在邪恶迫害下所写的“三书”以及一切损害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以后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

石粉当 2011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7.20邪恶迫害大法后,“执法”人员到我家抄走了大法书籍。我将没被抄走的部份大法书包好后,放在屋外被淋湿全部损坏了,还有大法磁带也损坏了。我还分别在派出所和“党校洗脑班”都签字“保证”不炼大法了。我知道犯了大错,对不起师父和大法。为此我严正声明:自己在邪恶迫害下签字的“保证”以及有损于大法的言行统统作废。今后我一定坚信师父和大法,坚修大法,精進不停,跟师父回家。

孙冬华 2011年5月18日


严正声明

我于2008年8月20日晚贴真相标语时,被恶人构陷而遭当地派出所绑架,被非法关押了一年,而且被迫写了“不炼大法”的保证。出来后,通过学法,认识到自己犯了严重错误,背叛了大法,愧对师父的慈悲苦度,给自己修炼留下了污点。现我严正声明:在黑窝里自己在邪恶迫害下所写的“保证”及一切有损于师父,有损于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只走我师父安排的路,其他的我都不要,我一定坚修大法到底。

刘翠芬 2011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7.20邪恶迫害大法时,被派出所收去过大法简介和一本大法书。我还在遭非法拘留期间被迫写过“悔过书”并替同修写过“悔过书”。有一次,有个不炼功的人拿来大法资料要给我,我没敢收。这都是不符合大法要求的,我严正声明:我以前被迫写的“悔过书”及损害大法的言行统统作废。今后我一定要好好修炼,做好三件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顾法玉 2011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我是2008年8月21日晚去散发资料,被恶人构陷,叫派出所绑架到教养院。我没转化,就是每月考核,叫本人签字,我签了。当时没认识到是听从邪恶的安排,后来才认识到这种做法是错误的,所以今天特此严正声明,一年考核签字全部作废。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林平 2011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正念不足,信师信法的程度不够,因此,在邪恶的打压恐吓及诱骗下,上交了大法书籍。现在真正认识到彻底错了。现在严正声明,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决心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张玉英、张玉珍 2011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在我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受益,深感法的美好。七二零邪恶镇压后,由于自己的正念不强、有怕心的漏洞,交了一本《大圆满法》的大法书。现在声明,我以前所说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弥补过失,加倍做好三件事。

王振兰 2011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本人在99年7月20日时,因为那时学法少,对师父对大法坚信度很差,怕心很大。在邪恶要大法书时,也交了一部份书和法象,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错事,犯了大罪。现在从内心认识到犯了一个大法弟子最不应该犯的大错,今后要认真学法,努力做好三件事,做一个真正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刘桂兰 2011年5月2日


严正声明

以前,因学法少,没能正悟,对师父、对大法有不敬的地方。在明慧网上严正声明在强化洗脑及残酷迫害下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信师信法,弥补过错,坚定实修,堂堂正正证实大法,救度更多众生,跟师父回家。

李爱军 2011年5月14日


严正声明

我由于法理不清,在邪恶的迫害下放弃了修炼,但心中始终放不下大法,在同修的帮助下我有了从新修炼的决心。在此郑重声明:我在2001年和2003年两次被非法劳教中所写的所谓的“三书”全部作废。我决心洗心革面,努力做好三件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张秀芹 2011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在邪恶迫害大法时,我由于怕心向邪恶交了大法书籍和资料等,我还在邪恶迫害我的笔录材料上被迫签了自己的名字。现在严正声明:我过去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加倍弥补过错,坚修大法到底。

蒋守兰 2011年5月17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之后,邪恶开始迫害大法,由于我当时信师信法不坚定,在邪恶的压力下,向邪恶交过大法书,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现严正声明:我过去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下定决心坚修大法到底。

许桂芬 2011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自从九九年邪恶迫害大法以后,我由于怕心,向邪恶交了大法书、说过“不炼了”的话,还写过“不炼了”的保证书。虽然我是违心的,但也给大法抹了黑。我现在很后悔,在此严正声明:我过去有损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一定做好,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安敏 2011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七二零后我把大法书交给了街道还签了名,还自毁掉5本大法书和师父讲法带。一切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一定坚修大法到底,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一切听师父安排,走好最后的修炼路。

张建华 2011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刚开始迫害法轮功的初期,由于怕心太重,怕救人的大法资料被邪恶发现,被我烧掉有大约一百张。委长到我家要交大法书,我交出了两本。在这里严正声明我的过错给大法带来的损失,我要加倍弥补。特此声明。

王秀芝 2011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我是九七年得法的,九九年邪恶迫害大法时,由于学法不扎实,怕心重,在压力下给邪恶写“不炼了”,我还把大法书丢了,我以前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作部作废。弥补对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汪学芳 2011年5月18日


严正声明

我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骂大法、骂同修、背叛师父,给公安局写了一封信,向公安局交三千元钱保证金,写了“不修炼”的保证。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严正声明作废。要加强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何美芳 2011年5月4日


严正声明

我1997年得法,在99年7月邪党迫害法轮功后由于法理不清,配合邪恶签了字,现声明全部作废!我只走师尊安排的修炼道路,从现在起做好,加倍弥补以前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抓紧救度世人,正念正行,坚修大法到底!

孙福山 2011年5月4日


严正声明

以前给邪恶写过“不炼大法”的保证,还交给它们一部份大法书,这都是破坏法、不敬师不敬法的行为。再一次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行为作废。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刘兴明、李福兰 2011年4月24日


严正声明

因在劳教所期间,高压下迷失了方向,写了“三书”,写了对大法、对师父不敬的语言,做了对不起大法的事。为此郑重声明,写的“三书”和写的一切对大法对师父不敬的话都作废。重新回到大法中修炼自己,做好三件事。

张山峰 2011年4月3日


严正声明

七二零时学法不深、法理认识不清,在邪恶的压迫下交了大法书。现在悟到这是不信师、不信法给大法造成了损失。特此声明以前所作全部作废。做好三件事,弥补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蒋荣亭 2011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受共产邪党逼迫,二零零一年年后去县城回来,在收费站被恶警逼迫,说了对师父不敬的话,还在压力下叫别人烧过大法书和资料,现在严正声明这些言行作废。今后信师信法,坚定实修,跟师父回家。

张广林 2011年5月7日


严正声明

我在2000年三月被邪恶迫害,到家抄书,我主动拿出自己抄写的大法经书。现严正声明此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作废。在今后的修炼中,用法来归正自己,弥补损失,做好三件事。

江建春 2011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我在失去理智状态下说了些不敬师不敬法的话,还骂了师父。严重的违背大法的言行。特此声明:我所说的话一律全部作废。从今以后精進实修,努力做好三件事。紧跟正法進程,跟师父回家。

吴占喜2001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我得法多年,由于修炼不精進,怕心重,曾经毁坏法轮大法资料和大法书籍。现在我严正声明:一切行为全部作废。今后一定要以实际行动按真善忍做人,做好三件事,紧跟师父正法進程。

隋先锋 2011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在恶党的高压下,将宝书《转法轮》交出去了,又写了“不炼法轮功”的保证,并说了对大法不敬的话。特此严正声明这一切全部作废。弥补过失,加倍做好三件事。

贾淑芬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我得法多年,由于修炼不精進,怕心重,曾经毁坏法轮大法资料和大法书籍。现在我严正声明:一切行为全部作废,今后一定要以实际行动按真善忍做人,做好三件事,紧跟师父正法進程。

王凤霞 2011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在1999年“7.20”之后,由于怕心,向自己单位交了一本大法书,还写了“不炼功”的保证书。特此声明全部作废。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王春英 2011年5月12日


严正声明

2001年4月6日,在看守所,只要说一句“不再炼了”就放人,当时我在儿子下跪求我别炼了的情况下,我也就说一句“行,不炼了”特此严正声明作废,一律无效。

张景华 2011年5月15日


严正声明

我在九九年“七二零”之后,由于怕心向邪恶旧势力交了一本大法书。现在想到是错误的,我特此声明:否定旧势力的干扰,走好修炼路。

贾玉玲 2011年4月27日


严正声明

在1999年由于自己有怕心,向邪党组织交了一本《转法轮》,现声明:当时所做所为完全是错误的,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

刘英 2011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交书)。要做到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坚修大法到底。

赵建 2011年5月17日


严正声明

99年7月20日在迫害因法学的不好,我交了大法书,不对。今后加倍精進,听师父话,做好三件事。

李素君 2011年5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