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女们的福报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八日】十三岁时,我就开始下地干农活,当时年龄太小,活又太重,致使身体发育不良,因劳累,腰直不起来,躬肩很大,穿的衣服几乎都是前边长后边短。

成家后,生活的压力也很大。生小孩时,我又受了风,脑袋疼腿疼,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头上都得系个围巾,一天不系,头就疼得受不了!腿疼时,一连几天都不能睡觉,疼得我整宿整宿哭,只能双手抱着膝盖,向后仰着坐才好受点。还有,心绞痛一疼就疼得要命,兜里得天天装着救心丸,胃病也很严重,有时喝奶粉都吐……

二儿子结婚后,我就跟老伴说:我实在是活不起了!这身体整天难受,我想买点药喝了,死了算了,不再遭这个罪了!至于三儿子,有他哥哥姐姐,帮着成个家,我也就不管了……

老伴跟我商量:咱过了这个年再想想招,孩子们都要回家过个团圆年……

我说:也行,那我就再等等……

这一等,就等来了法轮大法

正月初三,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后,我身上的各种病痛很快都不见了,身体慢慢就全好了!

儿女们亲眼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都非常支持我学大法,老伴也跟着学了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开始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我坚信我炼的法轮功一点都没有错,我要以亲身的经历证实法轮大法好!所以,我就依法去北京上访,结果却遭到迫害,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四十五天。

二零零一年,中共以我坚持信仰真善忍为由非法劳教我一年;二零零三年,我不放弃修炼大法,中共当局又非法劳教我三年。这期间,虽历经了种种酷刑迫害,但我始终没有放弃对大法的坚信。

我去北京上访,儿女们也都能够理解。他们知道,他们的母亲修炼的法轮大法绝对没有错,做好人更没有错!

在被非法劳教期间,儿女们也经常去劳教所看我,每次都买很多东西。狱警都说:拿这么多东西,吃不完,就都坏了。

依法到北京上访时,我被非法关押在当地看守所,三儿子去看守所看我时,就在看守所的大墙上写上了“法轮大法好”五个字,这件事极大的震撼了看守所。后来,这孩子出去打工时,就找到了一个很不错的工作,现在,他又当上了经理。买了房子、买了车,一家人生活的非常好。不但这样,大法师父还一直保护着他。

有一天晚上,他下班开车回家看我,在过一个涵洞时,因白天刚下过雪,路滑,又是下坡,前边就有十几辆车撞在一起。他开到眼前了才看清楚,当时,手就不好使了!情急之下,就想起:“我妈是炼法轮功的,有李老师保护没事!”正想着的时候,车子就停在一个空儿里,躲过了一场车祸……到家后,他跟我讲,就那个小空儿,平时想把车摆進去,绝对都不可能!

二零零八年,三儿媳妇查出了甲状腺瘤、淋巴瘤、胆息肉:肿瘤是恶性的,胆息肉直径一点一厘米,也有可能癌变……当时,三儿子就给我打来了电话,说他媳妇的病很重,说着说着就哭了……儿媳妇才三十七岁,小孙子刚刚五岁,一听到这个消息,我女儿也哭了……我也很着急。

孩子们都在城里上班,我和老伴住在农村,这可咋办?

后来冷静下来,就想:不能着急,师父讲过一人炼功全家受益,绝对没事!

第二天,我去了三儿子家。我告诉儿媳妇没事,你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肯定能有转机……后来,她進手术室时,儿子女儿,还有她娘家人,全都念“法轮大法好”。结果,瘤子顺利的拿了出来,还是良性的!胆息肉根本没做手术,就在逐渐变小。

二零零一年,我从看守所出来,二儿子就把我接到他家住。他们全家都支持我学法炼功。当时,我二儿子家开了个幼儿园,房子小,不够用,就又盖了几间。

小孙子原来学习不太好,我就告诉他念“法轮大法好”,他念了一段时间就赶上学校考试,小孙子在全班考了第七名,在学校排了第十五名。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疯狂的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我的儿女们并没有因为邪党迫害法轮功而害怕自己利益受损失,就对大法和大法弟子有不好的想法。相反,他们敬重法轮大法弟子,即使是在迫害打压最疯狂的时候,对我依然很孝顺。

所以,儿女们的福报就一个接一个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