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榆树市柴秀华自述受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八日】我叫柴秀华,吉林省榆树市人,于一九九六年喜得大法,开始修炼

修炼大法前,我是个心胸狭小、爱钻牛角尖、多愁善感的人,又因婚姻不顺,结果弄了一身病,才四十多岁的人已经达到了“肺气肿”的程度,还有其它多种疾病,自己在医院工作却没有治自己病的药,犯病时经常咳嗽上不来气,躺不下非常痛苦。一想到丈夫对自己不关心,孩子还小,这病越来越重,真觉得没有活路了,产生了绝望的念头。

就在这时,炼法轮功的一个亲人来看我,她叫我炼法轮功。并告诉了我法轮大法的美好和其祛病健身的奇效。从不相信任何气功的我突然就想炼法轮功了,当时就学了炼功动作。当天晚上去一法轮功学员家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去时由女儿扶着,回来时却是自己走回来的。而且心也不跳了,气也不喘了,脚下也轻了。真是太神奇了!

炼功时间不长,我的心情越来越好,心胸开阔了,不钻牛角尖了,遇事也想得开了,能为别人着想了。随之折磨我多年的肺气肿也好了,心脏病、颈椎病、胃下垂、风湿、眼睛干燥等病都不翼而飞了。从开始炼功到现在我再也没打过一次针,吃过一次药,为单位节省了许多医药费,可以说,从我炼功那一年到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是我人生中最快乐的日子,真是无病一身轻,当时我真的觉得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最幸运的人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是人类历史上最黑暗的日子。那天,中共江氏流氓集团逆天而行,利用各种宣传机器对法轮大法极尽了古今中外最恶毒的手段,进行了造谣,诬陷,栽赃,诽谤,深深的刺痛了我们亿万大法弟子的心。我痛心的想,这么好的高德大法,怎么能不让炼呢?一定是政府那些人不了解情况,做出了这个违背事实的错误决定,我作为一名大法弟子,在大法中受益的人有责任,有义务去把自己感受告诉他们,我要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为师父讨回公道,我开始了进京上访。

我于二零零零年二月左右进京上访途中遭到中共绑架,并被非法关押在本地看守所。在看守所里,恶警腾庆玲把洗拖布的一桶脏水泼在了我们大法弟子的身上,床铺上。脏水顺着我们的头流到脚,我们的衣服、被褥全都是水。在我们绝食反迫害时,恶警强迫我们干活,背雪,我又累又饿,眼冒金星,也不让休息。早上我们一炼功,恶警所长带着一帮如狼似虎的恶警手持“小白龙”(塑料管子),冲进号里一阵毒打,打完了又把我们推到室外在零下二十多度里边冻,有几个大法弟子的手指甲都被冻掉了。这次我被非法关押了七十多天。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日前两天,片警给我打电话,叫我去公安局一趟,去后公安局政保科的人问我去不去北京,并叫我写“保证书”,我说:我有我的自由,不能向你保证什么。看我不配合他们,恶警就把我绑架到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我又一次进京上访,被北京恶警非法关押在一个铁笼子里,当天,又把我绑架到海淀区看守所。由于我不报姓名,恶警把我们强行扒光衣服,蹲在地上,并指使一个大个子吸毒犯人狠狠地踹了我三脚,其它屋里也传来了打骂和惨叫声,还有的大法弟子被扒光衣服,往身上浇凉水……二十六天后,被当地恶警接回了当地拘留所,在拘留所每天要干活,一直干到很晚,干不完不让睡觉,有时到后半夜二,三点钟,半月后转到看守所,六天后,被送劳教所非法劳教。

二零零二年六月,我与母亲同修一起挂大法真相条幅,被当地正阳街派出所蹲坑的恶警绑架到市公安局。一个孙姓恶警问我姓名,我不说,当时打了我一拳,我八十多岁的老母亲吓的直哆嗦,恶警也不放过。我们母女被连夜绑架到当地拘留所,非法拘留。80多岁的母亲绝食抗议,一周后才放回。而我在绝食十一天,身体极度虚弱,瘦得皮包骨的情况下,被当地公安局政保科科长张德清,恶警石海林等四人强行绑架到了劳教所,进行为期三年的迫害。劳教所的恶警一看我的样子,不能为他们干活,就拒收,可张德清、石海林等恶警为了达到迫害的目的,一个劲地求人家,终于把我送进了劳教所,他们扬长而去。

中共恶党的劳教所更是人间地狱。我一进去,恶警就让恶人围着我进行所谓的“转化”,对师父、对大法进行诽谤、诬陷。不听、不顺从就被连打带骂,早上四点起床干活,晚上九点收工,如果完不成任务,就一直干,有时要干到十一、二点。每天大法弟子都被二个“包夹”人员监视,不准离开一米,看着一举一动。一次所谓的考试有一道污蔑大法的题我不答,被恶警于波叫到一个空屋子里,开口就骂,并狠狠的打了我三个耳光,把我打坐在了地上,还有一次叫看央视新闻联播,写笔记,我不写,恶警王小玲把我叫到管教室骂了一顿,并恶狠狠地说,以后每天早上都上这来站着……

二零零五年六月十二日我在被劳教所非法关押了三年,又加了六天才走出了劳教所。可我回到家等待我的是什么呢?我原有的楼房和所有的家产甚至衣服、被褥都被孩子他爸(我们已离婚多年,当时房子归我)给卖了,孩子也不知去向。而我所在的单位早在二零零一年就因为我坚持修炼法轮功而将我开除了,我真是一无所有了,无立足之地了。我真不明白我怎么能到这一步呢?我从小到大是一个胆小,懦弱,善良的人,什么坏事甚至连错事都不做的人,只因为身体不好,修炼了法轮大法,只想做一个好人,只是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说句真话,何罪之有?为什么就遭受到这种迫害,得到这种不公正的待遇?法轮大法教人向善,教人做好人,现在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都在大力弘扬法轮大法,“真善忍”这普世价值,却在我们这个具有古老文明的国度里受到这么不公正的待遇,这正常吗?打击善的,一定是恶的,我知道乌云遮不住太阳,是非,曲直终会有个水落石出,为时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