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和丈夫在大法修炼中受益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八日】我是一九九八年末得法的大法弟子,在这十二年里,在我身上,在我身边发生的神奇故事,真是一个又一个,伴随、鼓励着我坚定的走到今天。

得法前,我全身没一处是健康的:左半身肌肉萎缩,脑供血不足、心脏病、肾小球无力、胃病、神经衰弱、常年口腔溃疡,哪一种病都够我受的,真是痛苦的不行。然而,我修炼法轮功后,这一身疑难杂症都不翼而飞。今天这里我讲一讲我的父亲和丈夫在大法中受益的故事。

父亲翻天覆地的变化

父亲是二零零一年来到我家的,到我家时他已经八十四岁了。父亲没有文化,受恶党毒害很深,胆小怕事,在我受到迫害时,更吓得了不得,烧了一本师父的国外讲法。我出狱回来后,告诉他:那是一本佛经,我要不得法,我的病那么重,今天能照顾你吗?他说:共产党什么运动我都知道,咱们胳膊拧不过大腿啊!我告诉他:邪党讲的是假、恶、暴,我们讲的是真、善、忍,到任何时候都是邪不压正啊!他听不進去,就是不让我看书,我每天看书的时候,都用报纸挡着看。

一次我读《精進要旨》〈清醒〉,师父说:“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我想,在家里不也得这样吗?我在法理上清晰了,慢慢父亲也变了。

二零零二年,父亲忽然有一天对我说:“你的书能给我念念吗?”他听完一遍后说:“这书太好了,这不是都叫人做好人吗?这个党可真要完了,这么好的书它还反对。”

从那时起,父亲天天喊着念书,我告诉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就喊:“大法好哇!大法好哇!”白天喊,晚上睡醒觉还喊,越喊越舒服,越舒服越喊。

父亲每天听三、四讲法,到了二零零五年八十八岁时,他的心脏病、肺气肿、气管炎都好了。

我给父亲读《转法轮》读到第八遍时,一天早上,他起来激动的不得了,告诉我他看到了大法显现在人间的景象。我知道是父亲的天目开了。他说:“有很多人欢庆,前边有两个穿红衣服的小孩吹着唢呐,天空那个蓝呀,真是无法说!”我插了一句:“师父说‘天清体透乾坤正 兆劫已过宙宇明’(《洪吟》〈劫后〉)。”“对、对,就是这样的,快写下来放在我兜里!”

父亲还说了一些看到的其它的一些景象,最后父亲说:“你可要抓住大法别撒手啊,大法是真实存在的。”看到这些另外空间的真实情况后,父亲更坚定了正念,更加精進了,身体也有了巨大的变化。

我家是祖传耳聋,爷爷五十多岁耳聋,到父亲这辈又是,我跟他说话、给他读书时,都得扒在耳朵上大喊。一天,父亲突然说:“你这么大声干啥,都震死我了。”姐姐(未修炼法轮功)说:“他能听到什么?”我说:“这是爸爸的天耳通了,耳朵好了,师父把他耳朵打通了。”姐姐说:“都聋了一辈子了,还能好?”我说:“试试。”我就离父亲远一点的地方小声念:“修在自己,功在师父。”我念一句,父亲就重复一句。姐姐惊奇的简直蹦起来。

从那时起,我们再不用扒在父亲的耳朵上说话或念书了。而且,自从父亲的耳朵能听见后,他常年双手颤抖、不能端饭碗吃饭的毛病也没有了,手也不抖了,自己可以稳稳的端碗喝牛奶了。

二零零七年冬,有一天我正在炼功,听到父亲来到我的身边,我睁开眼睛一看,他披个棉袄在我眼前缓缓地倒下去,我急忙抓了过去,可只抓了一个空棉袄,就在这一瞬间,父亲的天目又开了,他说他看到自己脑中有白花花的东西和几个黑米粒大小的东西。姐姐问我是怎么回事?我告诉她,师父是通过这种形式让他看到自己的德和业力了,白色的东西是德,那几个黑米粒一样的东西是业力。姐姐听到后没吱声就走了。中午回来说:“我到你们同修家里去了,她说的和你一样。”

从那天起,父亲有了宿命通功能。在这里仅举两例:表姐夫身体一向很好,父亲却说他病得很重,非吵着我们去农村看一下。正巧表姐夫到我们家附近割猪草,他很健康,我指着表姐夫给父亲看,父亲把头低下,什么话也不说,也不辩解。可第二天还喊着我们去看表姐夫。我们又看到表姐夫了,还在干农活,身体很健康。又过了五天,我们得知表姐夫被确诊直肠癌晚期,在省城做手术,怎么割开又怎么缝上,因为不能做手术了。再转年就去世了。

还有一件事,就是父亲知道自己走的日期。九十岁的父亲在腊月二十五晚半夜两点钟要穿衣服,我告诉他炉子已经灭了,屋子太冷了,他告诉我:“就差这点罪不遭,业力消不下去,业力不消完我也走不了,我头年就走,不能再拖累你了,你干你应该干的事去吧。”我说:“前几年你一身病都没走,现在都好了,不能走了。”他看着我没吱声。结果父亲在腊月二十七早晨九点多真的走了。走后第三天,我家满窗台的花都开了。姐姐奇怪的不得了,说没有看见花骨朵怎么开了这么多花,问我怎么回事,我告诉她:因为爸爸是学大法的,这是给你看的一个神迹。

丈夫修炼大法获新生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二日,丈夫早晨起来说头痛的厉害,然后就大量吐血、便血,住進医院三天,医生就下了病危通知书。姑娘和儿子、儿媳吓的就是哭。但我心里有底,别看病来的这么猛,有师父在身边不会有事的。我丈夫虽然不修炼,但他在我正法修炼中是我的好帮手;在公园里有同修讲真相,他总是智慧的开导别人;看《明慧周刊》期期不落。我相信师父一定会管他。他住了半个月后,被确诊为胃出血、脑中有瘤。胃做完手术后,留下了个“尿崩”后遗症,口中老是渴,喝完就尿,一点水也不存;因为脑瘤压迫视神经,眼睛只能看半尺远的东西,还是重影。

丈夫出院回到家后,就听我读法,听到十天时,自己就挣扎着起来炼功,炼一两节功就累得满头大汗。到了十天左右,他自己悟到不该吃药了,晚上断了尿崩症的药,可是到半夜就尿得不行,我赶紧拿药给他服下。第二天晚上他说:“今天说什么我也不吃药了,又炼功又吃药这能对吗?”可等到晚上,又尿得不行,我又给他服了药。

天亮后,我找来两个同修来,帮我悟一悟。我说:“这个事放在我身上,我知道该怎么做,放到他身上,我就不明白了,他才刚刚炼功,不吃药就不行,怎么办?”同修说:“尿尿这不是假相吗?当事人自己放的很好,问题出现在你这里,你找一找自己吧。”

我向内找到自己的亲情很重,找到了自己信师信法的成度还不够纯,用人心想他刚刚炼功,身体还没有能量,这怎么能对呢?其实在他得病期间师父已经管他了,要不这回真的没命了。

神奇的是,我找到了这颗心之后,当晚奇迹就出现了,丈夫没吃药,尿量恢复正常,从此干扰完全没了。这样更坚定了丈夫的正念,他说:“在大法修炼的路上,我搭了一趟末班车。”

丈夫的眼睛也能看书了,他自己学法至今已有两个月了。当时医院教授说他视神经已经白化了,不能恢复了。可大法是超常的,只要我们修炼,师父什么都为我们做。现在丈夫看书很少出差错,每天学一讲《转法轮》后,还看师父的国外各地讲法。

让我们在剩下不太多的时间里,奋起直追,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严格的要求自己做好三件事。

神奇大法在眼前,
去掉执着是关键。
一思一念把握好,
随师共同回家园。

第一次写稿,有不当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