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出情 理智揭露邪恶 营救女儿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八日】师父在《转法轮》中告诫弟子:“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缘关系的,人为什么能够当人呢?就是人中有情,人就是为这个情活着,亲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讲情份,处处离不了这个情,想干不想干,高兴不高兴,爱和恨,整个人类社会的一切,全是出自于这个情。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

女儿在外地,我每天要跟她通一次电话报平安。一次女儿的手机联系不上,三天过去了还是联系不上,我情急之下马上跟老伴坐火车到女儿那去了,進屋里看到了我最怕看到的情景:屋里被翻的一片狼藉,电脑、打印机、师父法像、大法经书全不见了。

这时二零零五年的情形又出现在我眼前:我和女儿在外发大法真相资料被人恶告,来八个彪形大汉在闹市将我和女儿绑架,女儿被她单位(部队)非法关禁闭七个月,我也被她单位非法关押一个星期,后又被本地邪恶绑架到省洗脑班迫害。邪恶的迫害给亲人们也带来了极大伤害:嫂子听说我们被绑架吓得住進了精神病医院;女婿被免去处长职务;女儿失去工作,女婿再也不跟我们来往,不许我们见外孙,女儿也被女婿撵出家门,这都是邪党迫害大法所致。

现如今女儿又遭邪党非法抄家、绑架,我心里很难过,我背师父的法:“在亲朋好友遭受痛苦时,你动不动心,你怎么样去衡量,作为一个炼功人就这么难!”(《转法轮》)草草收拾了屋子后,我稳下心来发了五十分钟的正念,头脑清醒了,我们要去营救女儿。

我们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在师父呵护下,几经周折我和老伴找到了非法关押我女儿的黑窝。我们要求见女儿,他们不允许,我们又去找绑架女儿的国安大队恶警,要求见女儿,要求释放我女儿和一起被绑架的同修,他们都不允许。我们每隔几天就去黑窝要人,发正念,解体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

我向内找发现我对女儿的情很重,这次女儿被绑架可能是我对女儿牵挂的心促成的,当然也有女儿自身的原因。通过不断学法在法上提高明白:我不能被情所困,应该做好三件事,应该去向世人讲清真相救女儿,理智的揭露邪恶。

同修来电话说,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份邪党法院要对我女儿非法开庭审理。我和老伴一起去了,当地同修请了正义律师为我女儿及其他同修作无罪辩护,我很感动。

师父在《在明慧网十周年法会上讲法》中讲:“通过打官司真能揭露邪恶、救众生、又能保护大法弟子,当地大法弟子在认识上都能有那么明确的认识,而且在运作过程中大家都能配合,那我想就是一件好事。”

我们作为家属而且又是同修当然要义不容辞的配合,律师告诉我们注意:法官可能在庭上要盘问?要我们有思想准备。非法开庭那天我和家人都顺利参加了旁听,几位同修在法庭上重申:修炼法轮功完全合法,按真善忍做好人中的好人没有错,讲真相、发传单、劝三退救人没有触犯法律,法轮大法是正法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世界需要真善忍。同修在庭上证实了大法,表现了大法修炼者的风范,正义律师在庭上有理有据的作了无罪辩护,震慑了邪恶,所有在场的法官、还有邪恶指派的律师都无言以对,不了了之的宣告退庭。正印证了师父在《在明慧网十周年法会上讲法》中讲的:“请律师在堂上辩护,这件事情的本身也是救人。不管坐在那儿听的,你是中共邪党派来的也好,还是一般民众也好,那么面对律师的正义论理,对听者来讲那就是讲真相。那是不是也在启迪他们的善心哪?有的法官听了都耷拉脑袋不吱声了,有的警察都佩服,走出来都得说两句:讲的真好。这就是人的善心被唤醒了。邪恶怕啥?不就怕这个吗?”

虽然邪恶开庭是走形式,利用手中权力执法犯法(后来女儿被非法判刑五年),但他们注定是要失败的!

得知女儿被非法判刑五年关進监狱,在当地同修的帮助下我和老伴又坐了一个多小时的车找到黑窝,我们拿出身份证登记,狱警不给登记说要所在地派出所的证明,我们在那发正念,过了几天家里的证明寄来了,但是狱警还是不让见说她是严管期不能见。我们每星期去那里近距离发正念,在会见大厅还遇见了许多同修的家人,还有其他犯人的家人与亲戚,我总是主动问她们情况,首先告诉她们我女儿是因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被非法关押在这里的,她们表示同情,于是我就跟她们讲大法的美好;讲大法已洪传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受到世界人民的支持和爱戴,只有中国大陆才迫害法轮功;讲邪党在中国搞了各种政治运动迫害死中国八千万同胞;讲善恶必报是天理!告诉她们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们有的说:谢谢,注意安全啊。

一个多月过去了我们没见到女儿,我们与当地同修交流,应该找监狱管理局负责人说理,要求见人。在师父的加持下我们找到了监狱管理局负责人向他说明了来意,介绍了我女儿的情况,他问我们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老伴说我们今天不讨论这个问题,我们要求见女儿,这是公民的基本权益。我在一旁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邪恶唤醒他的良知,于是他同意我们下午见女儿。

我终于见到女儿了,她比以前成熟多了,人消瘦了,她说她会守住正念的,叫我们不要为她担心。一个月后我们再次去监狱要求见女儿,狱警还是不让见,要我们去找“六一零”,老伴大声喊:“六一零”是非法组织,我见不见女儿没关系,迫害好人要遭报应的,善恶必报是天理!你们不要为了眼前的利益昧着良心迫害好人。大厅里有十几人,对面值班室里坐着六人,她们怕影响不好赶快说有事好商量,同意我们下午见女儿。

正如师父讲的那样:“如果真的能在困难面前念头很正,在邪恶迫害面前、在干扰面前,你讲出的一句正念坚定的话就能把邪恶立即解体,(鼓掌)就能使被邪恶利用的人掉头逃走,就使邪恶对你的迫害烟消云散,就使邪恶对你的干扰消失遁形。”(《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在营救女儿的过程中,我和老伴找了公安局、“六一零”、国安、看守所、法院、监狱、司法局、律师事务所等,每到一处就讲一处真相:我女儿因炼法轮功被非法关押迫害,她修真善忍做好人没错,更没犯法,现行法律没有任何一条认定法轮功是X教,你们执法犯法。后来在同修的鼓劲下我写了控诉书送给检察院、法院、人大。在这过程中我修去了很多的怕心、埋怨心、气恨心等,同时深感修炼的严肃与殊胜。在十几年的修炼路上摔摔打打,剜心透骨的去执中走到今天,全靠师父慈悲呵护,师父为我们承担太多太多,给予了我们一切。作为一名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在剩下不多的时间里,更要严格要求自己,修好自己,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才能报答师父的慈悲普度,对师父的感谢我无言以表,用我最纯净的心向师父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