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抚顺市法轮功学员吴晓艳受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中共江氏集团开始对法轮功及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迫害。吴晓艳就是受迫害者之一,先后经历了非法关押、拘留、劳教、判刑等迫害。

到北京上访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抚顺市地区的法轮功义务辅导员都被非法关押。吴晓艳和其丈夫看到这些情况,毅然决定去北京上访,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后来被非法抓捕回到抚顺,在抚顺市望花区公安分局,被逼迫写“不炼功”的“保证”,而被释放。

中共迫害法轮功不断升级,在一九九九年十月间,加剧诽谤法轮功。吴晓艳和她的丈夫又到北京的信访办上访。在去的路上,碰到了新宾县的法轮功学员韩树辉(男,30多岁)和吴秀芹(女,50岁左右),还有抚顺市水泥厂的团支部书记黄刚(二十八九岁,家住抚顺市顺城区将军街)和其妻子冯慧,还有三十二中的老师赵玉红(男,抚顺北站住)、宋玉英(女、40多岁,在新抚区公园那住)、穆春玲(女、三十八九岁,在粮栈街住),还有许多叫不上来名的法轮功学员。

到北京后,吴晓艳等法轮功学员就直接到信访办去了,在信访办就被抓了,后来被非法关到驻京办的小二楼上。小二楼当时满满的,有三分之二是清原人,还有一对小俩口抱着孩子,还给孩子喂奶呢。被带到小二楼的法轮功学员都被搜身,搜出来的钱能堆一个小山一样,身份证被没收,连裤腰带也被没收。

在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八日的晚上,法轮功学员都被恶警装上了火车。当时有三个车厢都是法轮功学员。北京恶警用从法轮功学员勒索来的钱,买了手铐,将这些法轮功学员都戴上手铐,运回抚顺,那时法轮功学员就在车厢里背诵法轮功经文《论语》和《洪吟》。当时被送回抚顺的法轮功学员被分别关押在三个地方:1、抚顺戒毒所;2、抚顺女子自强学校;3、抚顺市南阳小学。当时被非法关入戒毒所的有一百多人,吴晓艳就被关到抚顺戒毒所。戒毒所的设施和看守所的设施非常相近,都是在一个屋中,装上地板,法轮功学员和戒毒犯就在地板上坐着,晚上就睡在地板上。戒毒所对法轮功学员非常克扣,把一个玉米面的饽饽切成五片,一顿就给你一片,法轮功学员在那里饿的都站不起来。而且将坚定信仰的法轮功学员,送到马三家子教养院非法劳教,其中有:姜杰(女,50多岁,新抚区人)、唐红艳(女,30多岁)、刘玉兰(女,50多岁,望花区人)。

吴晓艳在那里绝食反迫害,男戒毒所的所长,逼她蹲着,并写不炼功的保证。后来,吴晓艳单位(新宾县永陵粮库)的领导来到戒毒所,将吴晓艳接走,在接走时交了二千元钱,一千元被称作遣返费,一千元的罚款。

二零零零年的七月间,吴晓艳又和丈夫,到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被抚顺公安局的李海洋(男,50多岁)绑架,还有许多的抚顺同修,都被绑架。被绑架的同修,都是从天安门、中南海、信访办绑架的。回来的时候,吴晓艳和抚顺的刘凤琴带一个手铐被押回来的。回来的时候,因为吴晓艳绝食,在抚顺被新宾县永陵派出所和永陵粮库的人将吴晓艳送到她的母亲(在新宾县永陵镇)家,而其他的法轮功学员都被送到抚顺的看守所。吴晓艳被送到她母亲家后,有专人看着吴晓艳,不让吴晓艳离开其母亲家。后来新宾县来了十多个人,由永陵派出所警察带到吴晓艳的母亲家中,问吴晓艳吃没吃饭,还炼不炼功。吴晓艳的母亲说吃饭了。吴晓艳说,我炼功,没有扰乱任何治安秩序。他们这些人走后,没过几天永陵派出所的警察方杰等就将吴晓艳绑架到新宾县看守所。

新宾县恶党官员对吴晓艳非常生气,因为他们已上报,谎称没有炼法轮功的了,那样的话他们能得五万元的“奖金”。但是吴晓艳到北京上访,将这些恶党官员的发财美梦击碎了,因为吴晓艳的家虽在抚顺,但户口在新宾县永陵镇。

送到抚顺教养院加剧迫害

吴晓艳被非法关入新宾县看守所,看到另外两个法轮功女学员也在那里。后来,永陵镇的法轮功学员张玉霞、陈继祥、吴广远、南杂木宋万首,大约十多个人,被送到新宾县的看守所。吴晓艳在新宾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十多天后,因为她的家是抚顺的,新宾县公安局又和抚顺的永安台派出所联系,由永安台派出所的警察刘忠伟将吴晓艳接回到抚顺。后将吴晓艳送到抚顺教养院加剧迫害。

抚顺教养院迫害法轮功学员也非常的邪恶。当时清原有一个叫刘晶(女,30多岁,清原人)的女法轮功学员,被教养院的恶警曾艳打的满脸都是伤。还有抚顺市乳制品厂的办公室主任王晓艳也在那遭受着迫害。抚顺教养院恶警曾艳打人有一个残忍的方法,就是将擀面杖外面用报纸卷上,从外观上你还看不到擀面杖,用这个东西打人。那时教养院恶警经常到关押法轮功学员的房间翻被。一次吴晓艳枕头里的法轮功经文被翻到,曾艳就用擀面杖上包报纸打吴晓艳,把吴晓艳打的头上都是包,脸上都是淤血,都是青色的。

到马三家子非法劳教

因为吴晓艳在教养院里不放弃信仰(不放弃法轮功的信仰),新宾县政法委又罚吴晓艳二千元钱,永陵粮库替交的,后来吴晓艳还了这钱。在二零零零年的十月初,又将吴晓艳送到沈阳马三家子教养院遭受迫害。在马三家子教养院,不放弃信仰的不让睡觉,吴晓艳那时在马三家子也走了弯路。

在马三家子教养院,那时抚顺法轮功学员刘成艳也在那里,刘成艳被关进一小屋里,恶警将她的衣服都扒了,给绑在铁椅子上,用电棍电她。刘成艳的惨叫声,让人撕心裂肺。后来见到她时,刘成艳的脸上都是电棍电的痕迹。

酷刑演示:铐在铁椅子上用电棍电
酷刑演示:铐在铁椅子上用电棍电

刘霞是大连的法轮功学员,只因为刘霞写了一封弘扬法轮功的信,而被劫持到马三家子教养院非法劳教。还有抚顺的荆平、邹桂荣、姜杰、贾乃荣、曲彩玲、黄桂荣、赵淑芹那时都在马三家子教养院呢。姜杰被打、而荆平被电棍电、邹桂荣被拉到厕所里毒打、折磨。一个不知名沈阳的大学生,被迫害的割脉自杀,后来恶警把她送到医院,抢救过来后,就不再管她了。马三家迫害法轮功学员,还用精神的折磨,逼迫你放弃信仰,使你生不如死。马三家是中共的中央直接控制的地方。现在又是省属的单位,因迫害法轮功卖力还被恶党颁发“特等功”。而且北京的法轮功学员,如果在当地不放弃信仰,就会被用飞机拉到马三家进行转化迫害,可见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已是不择手段。

被绑架到辽宁省女子监狱

二零零二年十月九日,在抚顺南站有一个法轮功真相资料点,被恶人发现后,恶警在那蹲坑。吴晓艳到那后,就被绑架。后来抚顺孙倩也被绑架。吴晓艳被绑架到抚顺公安一处(国保支队)。当时吴晓艳的胳膊被几个绑架她的人给扭断了,在公安一处将吴晓艳绑在椅子上,几个人用手抬她的腿,折磨吴晓艳。后来又把她带到抚顺福民派出所,在那里将吴晓艳铐到暖气管子上,那些恶警用拳打,脚踢的,还用鞋打她。后来就将她关到抚顺市看守所。

到抚顺看守所,恶警又发现吴晓艳等法轮功学员还在起诉江××。并得到她们起诉江××的录相,通过录相又将曲彩玲判刑九年(因身体不好,在抚顺看守所呆了一年后被释放)、贾乃荣被判刑十年、吴晓艳被判刑四年、邢玉学被判刑八年、高桂荣被判刑九年、方桂云被判刑六年。后来听说,采访她们的李伟绩(在美国开始修炼法轮功的)被判刑六年、沈阳的蔡绍杰被判刑八年。

在二零零三年七月间,吴晓艳等人被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那里有五百多法轮功学员)。进去之后,就被强制做奴工,每天做服装,还做各式各样的手工艺品,制作用的胶和羽毛都是有毒的。最终受益的是那些监狱的警察,做的越多他们的奖金越多。

而法轮功学员,不但让你干活还得逼你“转化”,不放弃信仰,就不让你睡觉,不让你花钱买东西,不让你吃细粮等。在你工作一天后,晚上把你弄一个屋里,有人轮班看着你,就是不让你睡觉。目的就是让你放弃信仰。中共就利用这种形式来迫害你,让你生不如死。

孙敬美,女,50多岁,是大连人。被警察指使的刑事犯,拖到水房里打,用洗衣板打,脸都被打肿。白天在地上坐着。

高秋菊,女,50多岁,大连人。关在女子监狱的老残队,被非法判刑九年。在女子监狱里,高秋菊干活干得又快又好。后来有的法轮功学员拒绝奴役,因为她们认为她们没有犯罪,高秋菊也明白了这个理。后来有一个法轮功学员不干活、不穿号服,被打。高秋菊就去找监狱的队长谈话。还有原铁法工商局副局长的女法轮功学员刘志明(五十八九岁)也去找监狱的队长。后来那位被打的法轮功学员,不干活,也不穿号服。还有一个沈阳人,叫王丽(20多岁),在马三家子被关了三年。后又被送到女子监狱,又被判刑三年。因不放弃信仰,被关进小号里。后来高秋菊知道了,不让将王丽关在小号里。

刘志明,被判刑是更冤枉的事,她到同学家,还没到同学家就把她抓了。后来警察抄她的家,将她家书架中的书里夹着的《西游记》歌词都抄走了。后来在法庭上判她刑时,还念了那个歌词,歌词也成了迫害刘志明的罪证了。后刘志明被判刑六年,非法关押在女子监狱。

在女子监狱里,法轮功学员每天被刑事犯包夹着,身心受到摧残,而且每天都在逼迫你如何转化。

吴晓艳在女子监狱,也遭受恶警的迫害。但在迫害时,吴晓艳就告诉恶警们说,“你们迫害我,除非我不出去,如果我从女子监狱走出去,我就会全世界曝光你们的暴行。”这样吴晓艳在女子监狱,没有受到肉体上的残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