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澳洲中学生的修炼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九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今年十五岁,上中学十年级。我两岁的时候母亲喜得大法,从此,大法成了我们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份。我跟随母亲参加了许多国内外的大法弟子举办的活动,也从通读《转法轮》和一些经文中了解了大法的法理。

在我还不懂修炼的时候,我就在大法中受益了。当我两、三岁的时候,睡觉的时候有呼吸的困难,医生说我的呼吸道太小而扁桃体却很大,我的父母和祖父母看到我睡觉时呼吸很困难的样子,会禁不住掉眼泪,医生建议等我到五至六岁时,進行开刀治疗。但母亲修炼大法两个月后,一天晚上,她突然好象预感到,从那天晚上开始我睡觉时呼吸应该没有问题了。而结果的确如此,从那天起,我睡觉时呼吸困难的问题再也没有了,父亲都觉的很神奇。母亲说:那叫一人炼功,全家受益。

二零零四年,母亲带我和弟弟一起去曼哈顿,和全世界大法弟子一起在这个世界金融中心讲真相。我们与来自台湾的同修们一起走了曼哈顿的许多街头,向当地主流社会的人们发了许多的真相资料。去曼哈顿之前的一年,我们参加了在华盛顿DC的国际法会。我记的那年夏天,天气特别炎热,而游行的路线特别长,但我和另外一位小同修一起坚持走到游行的终点,而且一点都不觉的累。

有一段时间我参加了悉尼天国乐团,在天国乐团我是演奏小鼓的,有时游行或站在街边演奏,必须走或站较长的时间。一开始肩上的小鼓不觉的沉,但随着演奏时间的加长,肩上的小鼓会变的越来越重,就象两块沉重的石头压在肩上。虽然觉的痛,但脸上还要保持微笑,给世人一个愉快的感觉。有时会痛的难以忍受,但我想想身边那些背着大鼓的同修,我的痛和他们相比就啥也不是了,他们的鼓比我的有两倍大,但他们没有停下休息,而且我们是在做救度众生的事,我知道我一定能坚持下来,就象我抱怨做第二套功法抱轮太累时,母亲一直劝我忍下去,说看看你真的会不会累的倒在地上,结果当然不会承受不了。

在日常的生活中,对我这个年龄的大孩子来说,最难的就是如何不被自己周围的环境带动,按大法的法理去做事。在我们这个学校和我同年级的学生中,超过百分之九十已谈朋友,也有男孩找我做女朋友的,但我总是友好的拒绝,因为我看过多遍《转法轮》,我心里知道该怎么做。母亲也告诉我,年轻时要把心思放在学校功课和学习各种技能上,谈朋友的事以后到了合适的年龄,你也更成熟了,有的是机会。

在我这个年龄的孩子中也经常会传一些很流行的东西,比如有一个讲鬼的浪漫故事的系列电影,在我们学校十分流行,几乎每个人都在谈论它,读它的小说,认为现在那个东西很时髦。但我从学法中认识到:今天的人已不懂什么是好坏了,只有成为一个修炼的人,修上去后回头再看,才意识到现在的人真正在对自己做些什么。我个人认为这样的小说或电影远不如一些描写中国古代人的故事和一些韩国的古装剧好看,那时的人活的比现代人更有意义。有人曾送给我一本关于那个东西的书作为礼物,我没有产生想阅读的好奇心,我将它换成了另外一本书,因为我知道这个奇怪的东西的风潮不会是好的。

另外我们学校很流行的一件事就是在Facebook(脸书)上聊天。不管是早上、在学校、还是在家里,每个人几乎把大量的时间花在Facebook上。把所有的时间放在电脑上,对聊天和互相传送照片着迷,对我来说,这很浪费时间。但几乎是我身边的每个人都在追随,甚至我五岁的表弟也会在Facebook上聊天。当我的朋友叫我也建立一个账户的时候,我告诉他们:“我放学后有许多课外活动,没有时间在Facebook上聊天”。我认为只有学习,学法或将来参与的证实大法的项目需要,我才会善用这样的工具。

几年前,我父亲买回来游戏——Nintendo(任天堂)给我和弟弟作为圣诞礼物。母亲看到我弟弟对这个玩具十分着迷,只要一玩这个玩具,他就会忘了肚子饿,忘了口渴,忘了上厕所。母亲和父亲谈了这个问题后就把我们的游戏机收走了。最近,我们学校的一个朋友送给弟弟一个另一个游戏(爆丸),我弟弟又迷上了。这次母亲和弟弟進行了一次很严肃的谈话,母亲告诉弟弟:所有让你上瘾的东西都是不好的,比如抽烟使人上瘾,对人不好;吸毒的瘾更大,对人的伤害更大;而这些有害的玩具也是同一类东西。玩游戏,应选择我们先辈们传给我们的那些健康的游戏,诸如象棋和其它棋之类的,还有体育活动等。但弟弟认为这个游戏给他带来了很多朋友,和他玩的人比以前多了。母亲告诉弟弟:这些人是你玩游戏的朋友,不是你的朋友。友谊应该是自然发生的,有时为了守护原则会使自己不那么太受大多数人欢迎,但这并不表示你比别人差,可能这些人还不懂的如何欣赏你身上的这些优良品质,但我们作为你的父母,会一直在你的身边支持你。弟弟这一次真的懂了,从此再也没提过那个游戏。

我认为母亲是对的,我们不能用现在社会人的标准来指导我们的行为。看过神韵后,我认识到好的东西并不一定是枯燥的。我认为神韵晚会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演出,神韵的音乐也是世界上最美的音乐。母亲说我们的生活也是一样的,我们坚持自己的原则,守住自己的心性,但同时,并不意味着我们的生活必须是痛苦的,事实上我们可以享受一个更为有趣和充实的人生。

有时在学校,有同学成绩比我好或得奖时,我会有妒嫉心。但这个念头一出现,相关的大法内容会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我会记的告诉自己:你是修炼的人,不是常人,你不应妒嫉。

有时弟弟和我产生小争论时,他会打我一下,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要回他一下,而弟弟总是要打那最后一下。在我回手之前,我会记得:炼功人应守德,不失者不得。

另外一件我时常忘记的事就是向内找。有时觉的一些事很不公平,我就会恨那个人,而且很生气。但渐渐的我明白了,因为我有执着,那个矛盾才会发生在我身上的,有时我内心还在挣扎的时候,我会问自己:想象一下如果师父处在这个位置上,他会象我这样吗?师父一定会不计他人之过,心不会动,面带微笑来对待,那我就应该学师父那样。当然,有时真的不是那么容易的。

我觉的自己有幸能成为一个修炼人,因而许多时候能够识别好坏,作出正确的决定。每天,当我行走在人生的旅途上,大法中的话会经常跳到我的脑中指导我,我就会想:“我是个修炼人,这一念是不对的”,或“如果师父遇到此事,他不会这么做。”

母亲对我的帮助也很大,她经常会在开车时或家里,有空坐下来的时候提醒我们,使我们能走在正道上。没有母亲的话,我可能连今天的一半都做不到。我前面的路还很长,仍然有太多的执着要去,当然更需要在炼功和学法上抓紧。

我以前还参加一些证实法的活动,但现在好象我学校的功课和课外的音乐作业越来越多。将来,我应该参加更多讲真相的项目。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二零一一年澳洲法轮大法修炼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