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法学博士谈修炼法轮功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九日】采访者的话:在我周围,有很多学术界、科技界的专家、法学博士,硕士、教授都是修炼法轮功的。他们虽然走進修炼的缘由不尽相同,但是,他们修炼法轮功后身心的变化都很大。而且,他们都经历了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却依然坚持修炼,对法轮功的信念毫无动摇。是什么力量使他们在巨大压力和困难面前能够坚守信念?法轮功到底怎么样,能让这些有思想、有头脑的学者专家坚信不疑?我采访了几位法学博士、教授和专家,希望通过他们的修炼经历和心路历程,解开世人的迷惑,了解法轮功真相。

今天访谈的是中国大陆某研究所法学博士,安全起见,我们隐去真实姓名,暂且用法学博士代替吧。

采访者:您好。今天,我想占用您的宝贵时间,请您谈谈修炼法轮功的体会。您是什么时候怎么开始修炼法轮功的?治病还是什么?

法学博士:我是一九九八年底开始修炼法轮功的。我身体很好,没有什么病。但是,我从身边修炼的人身上看到了大法修炼的美好。大法修炼使人身心处于非常好的状态,使人积极向善,为他人着想,令家庭幸福,使人际关系和谐,让社会变好。

我看了大法书籍,我觉的那里面讲了非常好的做人道理,也讲出了更高的科学道理。我对大法产生了兴趣,然后逐渐走入了大法修炼。

采访者:能不能具体说说是哪些非常好的做人道理和更高的科学道理吸引了您,使您走入法轮功修炼的呢?

法学博士:从做人来说,人都有善良的本性,也都有私欲的一面。在世俗洪流和社会大染缸中,人往往会陷于名、利、情中而难以自拔,甚至迷失自己的善良本性,自私,伤害别人。也许暂时想开了,但却不持久。为什么呢?就是因为没有人能够让人明白真正的做人道理。看了《转法轮》之后,我觉的法轮大法讲出了“真、善、忍”的宇宙特性和真正的做人道理。大法让人明白了人为什么会有所得,为什么会有所失,为什么会遇到不幸,人与人之间为什么会发生矛盾。大法告诉人做好人,做更好的人,做事总是考虑别人,遇到矛盾找自己,与人为善,慈悲待人。重要的是,大法不但告诉人要做好人,而且讲明白了为什么要做好人的道理,真正给人提供了“安身立命之本”。

从科学来看呢,我举一个例子。修炼之前,我长期受到马列主义官方意识形态灌输式教育,对于唯物啊、唯心啊、科学啊、迷信啊,等等,形成了所谓“坚持唯物论反对唯心论”、“坚持科学反对迷信”的观念。但是,当我看了《转法轮》后,我感觉到,这部大法书用最浅白的语言,从最微观到最洪观,从人体、生命到宇宙,不同层次,不同空间,系统的讲明白了“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道理,一下子打开了人的思维,打通了、超越了现有的人类知识领域,破除了原来的那些狭隘教条的错误认知。人们往往容易把自己局限在现有科学知识的框框之中,但是,一旦你跳出这个框框去思维,你就会发现一个无比广阔的世界。

采访者:那么,您修炼法轮功都在哪些方面受益了?修炼前后一定有所不同,能说说您最大的变化是什么吗?

法学博士:大法修炼使我明白了“真、善、忍”做人的道理,这是我最大的收获!我为此感谢大法!感谢师父!

通过大法修炼,首先我觉的身体更健康。健康的身体是做一切事情的根本和前提,我修炼不是为了祛病,但是修炼后身体变的更好,连小感冒都极少,精力更加充沛。

其次大法给我开智开慧,我的头脑变的很清晰。我发现自己的研究有了更开阔的视野,更深刻的洞察,有更博大的人文关怀,对一些专业问题的掌握有了一种“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感觉。

第三个方面是大法给我提供了一种解决问题的思路。现在社会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很复杂,我是个思维比较简单的人,觉的应付人际关系很困难,陷入复杂关系之中很苦恼。学了大法,本着“真、善、忍”,遇事只要能向内找,问题变的简单了。

最大的变化呢,应该说是在学术研究方面。学了大法之后,我对自己的专业有了一种全局性的把握,对于整个人文学科和社会科学都有了一种全新的认知,一种打通古今中西人文学术的境界。在研究创作方面,有了更多的灵感,很容易就能够抓住专业领域的前沿问题,并且及时写成专业论文,我的学术研究在全国同行范围内得到了普遍的认可。

采访者:这种收获是搞研究的人可遇不可求的,非常难得。那您能具体说说刚才讲的“打通古今中西人文学术的境界”是怎样的吗?

法学博士:我觉的,目前的人类社会,无论国内,还是国际,都面临着越来越多的问题,不断制定越来越多的法律。但是,这些问题并没解决,反而“法令滋彰,盗贼多有”。

如果局限在法学学科范围,就无法观察和分析这些问题,就要突破单一学科知识的框框,突破近代人类认知的分工与专业化的樊篱,打通学科界限,放眼整个人类文明秩序变迁,才能对现代人类社会的各种问题有更好的解释和解决。所以,我的学术思考就从法学扩展到了社会学、经济学、政治学、历史学、伦理学、哲学等各个学科,形成了一种跨学科、多学科的知识框架。

近代以来,在人类知识领域,实证主义、科学主义、物质主义、进步主义大行其道,古典社会不断被现代激進启蒙理性和实证科学所否定、歪曲或者妖魔化,古典学术所重视的道德、宗教和传统习俗,越来越被现代社会科学解释框架所否定、排斥或者边缘化。

修炼之前,我也受现代理论影响,是个比较狭隘的现代自由主义者,对传统的东西基本上持批判和否定态度。修炼一段时间以后,我认识到,人类无法解决的各种现代社会问题,根源上是人类对信仰和传统的背离和变异,这与各个领域的各种现代性学说大行其道有关,因为理论对人的行为起指引作用,现代社会科学恰恰严重忽视甚至否定了这些重要的解释变量。

如果现代科学、技术、市场、政府、自由、民主、人权、法治、宪政不能内嵌于有信仰的社会,没有道德、信仰的约束,私欲的膨胀必然会带来道德的滑坡、文化的变异、环境的污染、经济的危机、政治的丑闻、种族的冲突甚或极权的兴起,导致天灾人祸的增多,最后危及人类自身的存在。重拾古代社会(东西方皆如此)的各种价值,在自然、天地之间保持一种谦卑的态度,重德,内敛,敬神,信神,才是解决各种现代社会问题的正道。

基于这样的认识,我个人的治学思路也从现代自由主义转向保守主义。我开始反思现代社会科学,从新理解古代社会,尝试把道德、信仰、传统习俗和传统社会结构引入我的研究领域。我发现,一些很有思想的学者,也在反思现代社会科学,比如说法律史家哈罗德伯尔曼、思想史家本杰明史华慈等,就连现代社会科学的最主要的奠基者之一马克斯韦伯自己都说“没人知道在这惊人的大发展的终点会不会又有全新的先知出现”,“没人知道会不会有一个老观念和旧理想的伟大再生”。我觉的,打通古今中外人文学术,复兴人文主义的学术,消解科学主义的学术,才能达到更高的学术境界。

采访者:看来修炼确实使人思路开阔,目光深远。我还想知道,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您受到过迫害吗?他们是怎么迫害您的?

法学博士:我被非法劳动教养三年,被非法剥夺了正常工作,被非法限制了人身自由。在劳教所里,我和其他大法弟子一起,被强制坐板,被强制劳动,被强制洗脑,被强制写悔过书。

从劳教所出来以后,我和家人经常遭到警察骚扰,经常半夜还有警察砸门,无法正常生活,无法正常工作,亲人流离在外。我不修炼的父母、兄弟等家人也因此受到精神上和身体上的严重打击和伤害,家庭不能团聚,人子不能尽孝道。我的家人最初不了解,也不敢了解大法真相,后来,他们明白了真相,不再被中共谎言宣传所蒙蔽。

采访者:您是法学博士,那么您是怎么看待法轮功“四•二五”上访和中共迫害法轮功这两件事的?

法学博士:在一个正常的国家,人们有信仰的自由。有了矛盾,人们也有正常的申诉途径。这是非常自然的,是人们在宪法上的权利。但是,中共政权不同,它不尊重人权,它不讲究法治,它肆意践踏宪法,抹黑你,打压你,迫害你,还不让你申诉,正常的事情不能正常解决。

中共操纵人抹黑法轮功,你去申诉,它抓人,暴力打压,封堵了正常的申诉途径,所以,才有法轮功“四二五”上访。“四二五”上访是公民面对不公正对待,向政府提出的和平、理性的申诉和对话。从法律上来讲,信仰是公民在宪法上的自由,信仰自由受到政府无端打压,人们自然有权利申诉。

无论“四二五”上访的起因,还是事件的本身,都事有蹊跷。有人说“四二五”上访令中共政权某些人很震惊。其实,试想一下,中南海是个什么地方?中共怎么可能让上万人“静悄悄地”聚集到这里?其实,中共政权某些人对此早有预谋。从它三番五次操纵人背地里调查法轮功,不实报道法轮功,抹黑法轮功,实际上,它就是要为打压和迫害制造借口。

中共迫害法轮功,从一开始就是违法、违宪的。十多年来,它建立了一套凌驾于一切法律、立法、执法、司法机构和公民社会的暴力迫害体制。它大规模、长期、系统的、制度性的侵犯法轮功学员的生命权,人身自由和安全,人格尊严,公正审判权,良知和信仰自由,思想和表达自由,参与公共事务的权利,平等接受公共服务的权利,工作权,健康权,受教育权,妇女权利,儿童权利,平等权等等宪法上的权利和自由。

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使那么多善良的修炼人失去了生命,使多少幸福家庭妻离子散。它系统的侵犯了法轮功学员所有受到国内法和国际法保护的人权和自由。它不但违法而且违宪,它不但违反国内法而且违反国际法,它不是一般的违法而是犯罪,它不是一般的犯罪而是严重的国家犯罪,它是国际法上的严重罪行,它犯下了国际法上的群体灭绝罪、酷刑罪以及其他反人道罪。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罪行已经在中国和国际上不断的被揭露和曝光。总有一天,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罪行将会受到法律和正义的审判。

采访者:您说的很有道理。有人认为法轮功搞政治,中共就要反对,您是怎么看的?

法学博士:其实,在中共暴政下,无论你是民间结社,和平上访,合法维权,还是公共知识人温和理性的批评呼吁,只要不听它的暴政统治,只要不符合它的意愿,它就都给你扣上“搞政治”的帽子。

它的目的是让你搞它的那套听它的话的政治,不想让你脱离它的恶政治。否则,它就用“搞政治”的帽子来打压你,甚至说你“与国内外反动势力勾结”,进而莫须有地判你个“颠覆国家政权罪”。所以,“搞政治”只不过是中共用来打压良知、迫害信仰、恫吓人民的打人的棍子而已。被中共扣上帽子的所谓“搞政治”,其实恰恰是要让人们脱离中共的恶政治。

但是,在现代国家,主权在民,民主宪政,政治是人民的,不是中共的专利,不能为中共政权某些人所垄断,更不能成为它实施暴政的工具。既然政治是人民的,那么,人民当然有权搞政治,只要你搞恶政治,人民就有权选择善政治,取代你恶政治。因此,中国人再也不要被中共搞政治的帽子所蒙蔽,所吓倒,反而应该直起腰杆,做公民,挺良知,大家都来“搞政治”!

中共说法轮功搞政治,只不过是为了维持它对法轮功的迫害而扣帽子、找借口。法轮功是修炼,修炼人按照“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放弃世俗间一切名利执着,对权力和政权没有任何诉求。这么多年来,中国人已经越来越明白了法轮功是怎么回事,也已经越来越知道了中共是怎么回事。其实,中共的谎言已经不攻自破了。

中共歪曲法轮功,迫害法轮功,不让人知道法轮功真相,挟持着世人跟着它做恶,这不但是在迫害法轮功,它也在迫害世人。法轮功学员讲真相,劝三退,同样没有任何权力诉求,而只是让人们明白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相,让人们脱离中共的欺骗,不受它的毒害,不跟着它遭殃,这不是什么搞政治。如果说和平的、没有任何权力诉求的讲真相,让人脱离中共的恶政治,也被认为是搞政治的话,那么,也就不怕它说什么“搞政治”,更不妨堂堂正正地“搞政治”,因为这本来就不是搞政治。

采访者:不过,也有人说,法轮功是中华民族的希望,您怎么认为?

法学博士:中华民族本是一个文明源远流长的礼仪之邦,有着自己璀璨的神传文化,儒、释、道文明和良好的社会结构。不幸的是,中共建政树立了马列邪灵,歪曲历史,扭曲人性,宣扬假恶斗,强制灌输无神论、進化论、唯物论,暴力摧毁了中华民族的信仰、道德、家庭和社会结构。如今,中华大地,权力腐败,资本堕落,社会溃败,人性畸变,人人自危。

法轮功教人修炼“真、善、忍”,帮助人们通过修炼,提高自己的道德,提升自己的境界,使那么多的人人心向善。无论在家里,在单位,在社会,都要做好人,都要把家庭关系处理好,都要把工作做好,做事要为别人着想。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已经认识到,中华民族的希望在于驱除马列邪灵,在于道德复兴、文艺复兴、信仰重建和社会重建。法轮功修炼不是为了人世间的什么目的,但是,在客观上,法轮功复苏了人性良知,复兴了神传文化。现在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法轮功才是中华民族的希望。

采访者:是这样,中国人人人都有责任继承中华民族优秀的神传文化。谢谢您给我们讲了这么多,祝愿您在修炼和学术上不断提高。

法学博士:我最想对师父说:“师父好!谢谢师父的慈悲苦度!弟子做的不够好,但弟子今后一定好好修炼!”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