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退党点的修炼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九日】

师尊好!
同修好!

我住的城市居住的华人很多,大法弟子也多、文化水平高的比例多、懂英文的也多,《大纪元时报》也在本地发行。由于真相讲的不到位,一直申请不到在社区洪法活动的摊位,在大超市里的摊位也一直申请不下来,《大纪元时报》时常有人偷,特别市政府有个不明真相的华人议员曾经说:有我在,你们法轮功别想申请到摊位。这样使我们给世人讲真相更增加了难度。怎么办呢?我心里既着急又难过。

师父在《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说:“在社会上有个‘退党中心’,‘退出中共邪党中心’,如芒在背,难受。实质上,这是个销毁邪恶的一个有力的地方,所以它害怕。其实从正面角度大家看看,‘退党中心’是什么哪?那不是救度众生的那一个地方吗?”

在二零零八年冬季,本地成立了讲真相、劝三退(退出邪党及其相关组织)、救众生的服务中心。刚开始我们都不懂怎么做三退,按照师父讲的法理,带着一颗善念,边学边做。开始每次只能劝退一两个人,慢慢的增加到五个、六个,后来我就请来有经验的同修,来我区讲真相,看到同修退党时的认真劲儿,为了多救人,她跟着众生满街跑,一小时里就退了三十多个,累的满头大汗,也不在乎。马上,我们看到了与同修的差距,我们信心十足,在同修的带动下,我们很快的成熟起来,觉醒的世人不断增多,一下能劝退三十多个,在我们越做越好时,大家觉的随着正法進程的加快,我们从每周六、一天在退党点,增加到周六、周日两天,让更多的人了解真相,让更多的生命得救。很快,我们每周能劝退一百人左右。

看到越来越多的众生得救,中共很害怕。随着退党人数的增加,对我们的干扰也接踵而来。后来的一段时间,发生有人企图抢走展板,这样的事有好几次。协调的同修知道情况后,请同修陪我去警察局讲真相,申请退党摊位,得到了警察局的批准,把坏事变成了好事,我们更可以堂堂正正的讲真相了。

但麻烦没有停止,一天,本市一个议员把我们的退党中心的大展板拿走了。我们很难过,我们觉的应该向内找,从法上提高上来。于是我们自发的组成了学法小组,我们一起学法、向内找,我们认识到,救众生是第一位的,要稳住自己的心,没有展板,每人都能不受干扰,加强正念,更认真的去讲真相劝三退,救众生。在师尊的加持下,没有展板的情况下,我们仍然劝退的很好,越来越多的人明真相和声明三退。

很多学员都很关注这件事,协调的同修给我们拿来了用手拿的小展板,同时他又再次找人和我去市政府讲真相要回展板,那个议员自知理亏后答应亲自送回展板。议员告诉我们,有一个小地方是他们管不着的地方。我想这个人这次是明白了真相。

我们每周有一次集体学法,一直坚持到现在。我们的三退中心,不管下雨、刮大风,酷暑,还是人手不够,我们都能坚持在退党中心的摊位上,销毁另外空间邪恶干扰救度者众生的因素,我们都明白这是自己的使命。每次大家都准时到达退党点,从不轻易请假,就是在身体很难受的时候,也要撑起来,到退党点。有位老年同修,家住的很远,有时碰到出门时下大雨,为了不迟到,顶着大雨来到退党点,裤子湿透了,鞋子都可以倒出水了,我看了非常感动。我们都明白,如果我们不能坚持学法,我们退党中心的摊位可能早就散掉了。我们坚持每天在退党点结束后一起学法,交流在劝退中出现的问题,修正不足的地方,大家充份交流。

我们学法的干扰也很大,刚刚找到的地方,才用了几次,就不能用了,换来换去。我们心中求着师父,现在基本稳定下来。“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做到现在,全是靠师父的加持。叩谢师恩!由于当地的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在我们正念场作用下被大量销毁,很欣慰的是本地从去年开始,在大超市里推神韵票的摊位也申请到了,而且《大纪元时报》被偷窃现象也很少见了。

其实退党是个人人都能参与的,无论是参与退党点的活动,还是自己在家里拿起电话打到大陆去劝民众三退救度众生,我们清理邪恶越多,其它讲真相项目的推广和明年神韵推票也会更容易。

这几年来我参与本地退党点的风风雨雨中,离不开师尊的一路呵护,自己没做好的地方正是自己需要提高的,写此交流稿,也是对自己的鞭策。交流中有不对的地方敬请同修慈悲指正。再次叩谢师尊的慈悲苦度!

(二零一一年澳洲法轮大法修炼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