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踏上了返本归真的路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九日】我是1995年6月12日走入修炼的。十五年的风风雨雨,修炼道路上的甜酸苦辣,沥沥在目。是伟大师尊的呵护,是同修们的搀扶,使我坚强的走到现在。

我虽然是一名老弟子,但写修炼心得交流文章还是第一次。想到此非常惭愧,自己由于受邪党文化的毒害较深,人的观念较强,几次萌生了想写稿的时候,都被修的不好,碍于面子等观念障碍着。今天,我要把大法带给我及家人的福音写出来。

一、走入修炼,身心变化

我出生于六十年代初,17岁参加工作,22岁就在一个拥有10万人的单位,被选拔到二级公司邪党团委工作,当时是令多少年轻人羡慕的,自己也因此而自豪过,因为它是提职升官最快的岗位。1995年元月正在我工作、家庭、生活春风得意的时候,一场突如其来的打击搅乱了我的生活。由于生活节奏的高速运转,我病倒了。经医院确诊为:血小板减少性紫癜,血项指标为1.5万。我先后去了七家区、市一级的医院就诊,均未痊愈。住院期间,医院告知,我随时都可能有生命危险,并让家人签了“危重病通知书”。一向认为很幸福的我,此时内心感到非常的凄凉,那样的无助,崩溃了。

同事们纷纷前来看我,给我安慰。也正是因此,我走入了修炼。那是1995年6月12日,一位同事来看我并给我带来了《转法轮》,还说单位有几位同事炼了这功,很严重的病都有好的,你也炼炼试一试吧。

当天晚上,同事教我第一套功法,师父口诀“身神合一,动静随机,顶天独尊,千手佛立”刚念完,我微微把眼一闭,就感觉身体好高好大,从来没有的一种感觉,不禁惊讶:太神奇!炼功第二天,就感觉一身轻,上楼真的就象有人推我一样。因为在有病的时候,我体会最深的就是,血液病人平时的感觉就是身体乏力,没有力气,爱犯困。而我才刚刚接触大法,这些症状都不见了。我被震惊了,我感觉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一个星期后我便上了班。随后不经意间,我多年的化脓性中耳炎(双耳鼓膜穿孔)、经常头晕头疼、坐月子受风等长年的病都不翼而飞了。后来随着学法才知道,这是师父给弟子净化了身体。自此再没吃过一粒药。

除了身体上的变化,我更感到的是心性的升华。以前我是一个争强好胜的人,由于工作生活都很顺利,不自觉中又产生了一种与众不同的优越感,同时有了一种高人一等的想法。学法炼功后,放淡了很多名利,平时工作生活中按照《转法轮》的要求,将自己当作一个炼功人,严格按“真、善、忍”法理修炼心性。遇事先考虑别人,遇到矛盾找自己,心态逐渐平静祥和,与人为善,待人更加宽容。

就这样,从此我走上了一条返本归真的路。

二、家人见证,大法神奇

在我炼功初期,就感到了慈悲伟大的师父,不仅随时都在看护着弟子,而且无时无刻不在保护着弟子的家人。

在我炼功初期不到一个月时,不满六岁的女儿就得到了身体的净化。一天,女儿因发烧从学校回到家中,当时因为工作较忙,叫同事帮忙安排女儿休息。深夜,女儿开始高烧,又拉又吐,吐出的都是浓浓的东西,但奇怪的是第二天我和丈夫还没来得及带她上医院,就有了好转,只是还有一点低烧,第四天就完全好了。当时师父的法我还没学太多,好象《转法轮》都还没有读上一遍,但我就感觉这是师父给她消业。没过一个星期,女儿又开始发烧,这一次有了上一次的经历,我决定看看怎么样,这一次也是又拉又吐,但吐出的东西,比上一次稀了很多,也是不治而愈。之后的几年,有些小的消业经历,也是这样度过的。我知道,师父彻底的为女儿净化了身体。我由衷的感谢师父的救度之恩。

丈夫危难中得到保护。一次家人和几个同事外出,驾驶了一辆大客车,开到一片空地,丈夫教一位初学开车的同事开车。由于是初学者,脚下还没有准儿,一脚刹车,由于踩的较狠,站在右侧副驾驶位置的丈夫,没有任何思想准备,顺势撞在了挡风玻璃上。由于不是钢化玻璃,惯性又大,丈夫的身体冲到了外面,锋利的玻璃对着丈夫的头。当时这一幕惊心动魄的场面震住了所有的人。大家把丈夫扶着坐下来,我们看到挡风玻璃全部撞碎,丈夫穿的一件厚牛皮大衣肩膀上破了一个大口子,而人却安然无恙。当时我只是让丈夫快念:法轮常转。丈夫的这一大难是因为我学了大法,有师父的保护而躲过了。

修大法后,使家人看到了巨大的变化,因此,姐姐、婆婆都相继走入了修炼。

即便在我遭受迫害的日子,也没放弃修炼。虽然我有着二十六年的工作经历,却失去了原本属于我的岗位,家庭的生活一度陷入了困境。但不管今后的修炼道路有多么的艰难,我绝不会放弃修炼,我要珍惜这转瞬即逝的机缘,走好师尊安排的返本归真之路,做一名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