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凤城法轮功学员焦林再遭酷刑 家属控告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报道)辽宁凤城法轮功学员焦林二零一零年九月因讲法轮功真相,被中共警察绑架。警察将他迫害致生命垂危后,不得不让家人把他接回家。当焦林身体有所恢复后,当地恶警又再次绑架他,并再次对他进行酷刑折磨。当伤痕累累的焦林出现在非法的法庭上时,他的亲人愤怒了,表示要对迫害焦林的凶手追查到底。

一、好人遭构陷

焦林今年五十五岁,大专毕业,原辽宁凤城增压器厂销售员,在单位工作很出色。十年前焦林走入法轮功修炼,从此按照“真善忍”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处处与人为善,所有与他打过交道的人都评价他是一个极好的人。

二零一零年九月五日,焦林和四名法轮功学员去白旗镇讲法轮功真相,被白旗派出所姜军、曹德君等警察绑架,当晚被曹德君等恶警毒打一夜,次日被关入凤城看守所。一个月后,焦林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出现胃穿孔和肺结核症状,十月十九日晚被送医抢救,医院要求立即做手术抢救。为了推脱责任,凤城公安局局长、政法委书记、国保大队队长、看守所所长及管教把家属找来,公安局长杨晓东对家属作出承诺:“你们在这治也行,转院治也可,经济困难可帮助解决一半药费,不追究任何责任。”这样家属把焦林接回家。

二零一一年五月六日上午九点左右,身体刚有好转的焦林去凤城政法委要被非法扣押的私家车。孙孝斌欺骗焦林说:“你先等一下,我给你问问领导。”之后,孙就出去了。过一会回来说:“白费呀,领导不同意,你先回去吧,等以后再说。”当焦林刚从政法委门出来走到楼梯的时候,却被迎面赶来的国保大队陈平先和另一个警察强行绑架,又被非法关进凤城看守所。随后,凤城邪党公检法人员联合构陷焦林。

二、触目惊心的酷刑伤

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四日上午九点,凤城法院对焦林非法开庭。由于公诉人迟迟不到场,法庭出现非常尴尬的局面,焦林当庭义正辞严地为自己做了无罪辩护。法庭没有当庭宣判结果,但审判长潘淑琴宣布非法没收焦林的私家车。

当日焦林出现在法庭时,日夜牵挂焦林的亲人们心都碎了,仅在十几天的时间里,焦林又被迫害得不成样子:人又消瘦了许多,脸色蜡黄,右眼青肿,下颚处及嘴角多处呈现触目惊心的烟头烫伤痕迹……

亲属焦急地询问焦林:“你的眼眶怎么肿了?下颚的伤都是怎么回事?”焦林无奈地摇摇头。焦林的亲属愤怒地说:“没有事,你不用怕,还没有王法了呢!谁把你打成这样?我们为你申冤,我们告他去!”焦林这才当着多名法官和法警的面,揭露他在凤城看守所遭受的种种惨无人道的酷刑:他的眼眶是被同一监室里的犯人用拳头打的,下颚是被犯人烫的。焦林还脱下了袜子给亲人们看,他的左脚被犯人用胶管抽得青肿,已无法穿鞋,而且脚背已开始溃烂化脓。

当焦林掀起后背的衣服和裤腿时,亲人们惊呆了,焦林的后背和腰部及双腿,布满青一块、紫一块的瘀伤。焦林还说,监室里的犯人抓住他的头往墙上撞,用拳头打他的脸,他的牙好多都被打松动了。有一天阴冷阴冷的,犯人们往他头顶上浇了三盆凉水,他全身湿透,羊毛衫和毛裤靠自己的体温焐了好几天才焐干,他那几天冻得直打牙帮,遭的罪难以形容。

当焦林的亲属和旁听的观众亲眼目睹、亲耳听到焦林所遭受的酷刑折磨,好多人都哭了。焦林的妹妹悲痛欲绝地说:“太没有人性了,为什么把我哥打成这样啊?我哥他是好人哪!”

三、家人状告凤城看守所

非法庭审结束后,焦林亲属即找公安局长,状告凤城看守所对焦林的酷刑折磨。当焦林亲属说明来意后,公安局控申科的接待人便给迫害法轮功的主管公安局局长打电话,然后,告诉家属下午一点半到看守所找宋振华所长。

午后一点半,焦林家属一行十多人来到看守所,两个所长宋振华、王长春出来,家属一一指出了焦林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所遭受的种种酷刑,开始两个所长,特别是副所长王长春还极力辩解,当家属指证迫害的具体事实时,王长春满脸通红,说话语无伦次。

家属提出两点要求:1、绝不允许任何人再对焦林施暴;2、要求对焦林的外伤和内伤到医院进行检查鉴定。第一条宋振华、王长春都表示这种现象绝不会再出现。当家属提出第二条要求时,宋振华答应让家属派两个代表去见焦林。

目前,焦林被酷刑折磨的投诉案正在进行中,焦林家属表示不会放弃对焦林的营救,并且对迫害焦林的凶手会追查到底。

参与迫害焦林的部份责任人:

凤城政法委主任孙孝斌: 150-41504827
凤城市国保大队队长陈斌:139-41595556
凤城看守所所长宋振华: 136-04952687、办0415-8266557、宅0415-8126032
凤城市看守所副所长王长春138-41512661、宅0415-8125440
凤城市国保大队张平先: 138-98502818、宅0415-8140166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