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榆树市王继文老夫妇遭迫害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吉林省榆树市老年法轮功学员王继文、妻子张淑兰夫妇,修炼法轮功,坚持信仰,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他们多次遭到中共人员绑架、非法拘留,直接勒索现金4200余元、日产进口手表一块。下边是王继文自述他们夫妇遭受迫害的事实。

我叫王继文六十四岁,妻子张淑兰六十六岁,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炼功后我们夫妇身心受益,困扰我多年的神经衰弱症、胃病、眼重影、双侧耳鼓膜穿孔等症,不治自愈了。困扰妻子多年的气管炎、肩周炎、双側空洞型肺结核、胃溃疡、神经分裂症、肝硬化、直至肝癌等多种疾病,也都不翼而飞了。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然而,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起,以江泽民为首的中共流氓集团,对修炼真、善、忍的无辜民众进行了疯狂的血腥镇压,我曾遭到中共非法绑架五次、拘留三次、劫去日产进口手表一块。张淑兰遭到非法绑架两次,拘留一次,直接勒索现金4200余元。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法轮功学员出于对政府的信任,去吉林省政府上访,向政府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然而,省政府动用武警部队,把上访的众多法轮功学员,连拉带拽、拳打脚踢,弄到大客车上后,把我和妻子分流劫持到一所小学,有多名警察看管,不准学员走动,不给饭吃,被非法关押一天。

二零零零年正月十七日,早七时,老伴张淑兰去榆树公园,当时公园门前广场上人很多,停有三辆警车,有很多便衣〔警察〕,逐人盘问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如果谁说是,就绑架上车,说不是,就走人,现场气氛非常恐怖。有一个便衣问张淑兰说:“你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张淑兰认为炼功人不能说谎,就说:“是。”那个便衣说:“是,就上车!”警察没出示任何证件,把张淑兰绑架到榆树公安局。当天被绑架到公安局的法轮功学员有四十多人,一天都没给饭吃,也都没经过任何法律手续,就把法轮功学员全部劫持到拘留所进行迫害。

东北天气很冷,拘留所女监室有两面墙壁都冻冰了,墙上化下来的水,全都淌到木板床上,法轮功学员就在这又湿又凉的床板上睡觉。

二零零零年正月二十二日,早晨八时,老伴张淑兰同一监室,大约有二十位法轮功学员,齐声背颂《论语》,女狱警焦淑霞知道后,就挨个问:“你背没背《论语》。”有四位老学员和一位青年学员承认背了。最后焦淑霞指着张淑兰说:“你背没背!”当时张淑兰还真没背,感到法轮功学员背大法是天经地义的,于是就回答:“我背了!”这时地上淌过来很多水,恶警焦淑霞叫喊着,让张淑兰和那五位女学员,都趴在地上的水中,水深已淹没人的脚面子,焦淑霞叫趴在水中的六名女学员,都把头向上抬起,两手反被在背后,两小腿竖起来。此刑为“鸭子凫水”。

酷刑演示:浇凉水
酷刑演示:浇凉水

时值正月天气很冷,这六名女学员都穿着棉衣棉裤,趴在冰冷的水中,马上就被水浸透了,恶警焦淑霞感到还不够劲儿,就指令其他在押人员,用脸盆盛满水往女学员头上、身上浇,从棉裤角处往棉裤里灌。男狱警也同时参与迫害。张淑兰趴在水中抬起头,直视那个男恶警时,那个男恶警洋洋得意的说:“你看什么?我叫王飞。今年三十五岁,让你好好认识认识我!”他说着就拎起一桶水照着张淑兰的头和后背就往下浇,恶警还指使其他在押人员,不停的往这六名女学员身上泼水,半个小时后,恶警才停止行恶。这六名女法轮功学员(其中五名是老太太),遭受恶警“鸭子凫水”迫害后的惨状,就不言而喻了。榆树公安局政保科勒索我家1000元钱,张淑兰被非法拘留36天。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依据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我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因国家信访局变成了绑架法轮功学员的“公安局”,我就去天安门广场打“法轮大法好”的横幅,被恶警绑架到前门公安分局,因我不讲住址,又把我劫持到北京通州区玉桥派出所,玉桥派出所恶警(不知姓名),把我的一块日本进口手表劫去,然后面壁罚站。有一个警察单独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说:“老爷子,我看你是个善良人,我实话告诉你,我叫苗军(门牌有名),江泽民专横跋扈,谁也没办法,我很同情你们,北京现在申办亚运,北京市政府最近有新文件,不抓法轮功了,凡是认定不是流窜犯,马上放人,没路费的给路费,你告诉我你的住址,我查一下,你只要不是流窜犯,我就放你。”我相信了北京警察的欺骗,就把地址姓名告诉给他了,苗军叫我在一张纸上签上名,然后说:“你到走廊坐一会儿,马上有人送你出去”。接着又过来一个警察对我说:“你跟我来。”我就跟着那个警察来到一个约三平米的铁笼子前,那个警察指着铁笼子说:“进去!老实点儿!”把我推进去,就把铁笼子门锁上了,我被北京警察欺骗了,我在铁笼子里冻了一宿。

第二天〔即2001年元旦〕上午,我被吉林省公安厅驻京办两个警察劫到驻京办。驻京办一个便衣〔警察〕,瘦高个,蛤蟆眼(不知姓名),他单独一个人对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逐人脱光一丝不挂的搜身,主要劫钱〕。那个便衣(警察),还让一个象服务员的女人,到套间室内去搜女学员,他在套间门外等着,并高声喊着:“全脱光,细点儿搜!”那个象服务员的女人,把搜出的钱全部交给那个便衣(警察)。我身上仅有的100多元钱全劫去了。有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年女法轮功学员,被劫去2000元钱,我同一房间的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身上的现金,全被洗劫一空(其它房间人数不详)。中共这伙流氓强盗,在光天化日之下,如此贪婪、下流、公开抢劫,连一块遮羞布都不要了。

第二天下午,驻京办恶警将我们这些法轮功学员用手铐连成一串,劫到开往长春的火车上,让我们坐在卧铺箱的过道上。夜深了,同我用手铐连在一起的,一位三十多岁的女学员的手铐开了,她起身离去。半小时后,便衣(警察)发现少一个人,他就叫醒其他警察,全车查找。他们折腾了一会儿,把那位女学员绑架回来,把女学员的双手用手铐吊在火车行李架上。这时有一个便衣凶狠的用穿着皮鞋的脚,猛踢我的腰腿部,并气急败坏的边踢边说:“我叫你不报告!”踢过后,就用两个手铐,将我两手吊在卧铺的梯子上,另外再戴一只手铐,连着另一位学员。把我和那个女学员一直吊到第二天到达长春站。

二零零一年一月三日,我被榆树公安局从长春劫回,送到榆树拘留所继续迫害。拘留所为了谋利,强迫法轮功学员挑白云豆,把带有冰雪的白云豆倒在睡觉的床板上,恶警许久飞〔已患癌症遭报〕规定,每人每晚必须挑两麻袋,完不成任务不准睡觉,有时挑到凌晨一、两点钟才收工,冰雪融化在床板上,时值寒冬腊月,拘留所竟不发给法轮功学员被褥,只得和衣睡在又湿又冷的光板铺上。公安局政保科向我家属勒索1500元钱后〔无任何收据〕,我被非法拘留15天回家。

二零零三年正月二十九日,一位邻居老太太,跟我打听承做服装的法轮功学员李淑花家。我把这个邻居老太太,领到李淑花家,我们刚一进屋,就被榆树培英派出所“蹲坑”的五、六个便衣〔警察〕,把我们绑架到巡警大队,当天晚上巡警大队,又把我们劫到国保大队。国保大队警察齐力把我和邻居老太连着戴一个手铐,穿铐在木制的沙发扶手上,一直铐了一天一宿。第二天上午,警察齐力审我时说:“国家把法轮功定为×教,你不知道吗?”我说:那是江泽民越权违宪个人所为,国家没有把法轮功定为什么教。警察齐力说:“我给你找文件。”他拿出一本文件汇编边翻边说:“这是民政部的、这是公安部的、这是……”我打断他的话说:哪个部也代表不了国家。这时大队长张德清走进来,他把我们师父李洪志的两尊像,扔在我脚下的地上,用命令的口吻说:“你踩两脚!”我说:中国古人有句话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我不能踩。傍晚,警察齐力把我劫到拘留所,国保大队又向我的家属勒索现金1600元,非法拘留七天。

二零零三年四月份,因公司解体,无人看管位于福安乡的货场房屋,当时我是公司经理,我就同妻子搬到货场去住,无偿看管公司财产。我有一个亲属和福安乡派出所所长曲德彦是好朋友,他们在谈话中,无意就把我炼法轮功的事说给他,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从此,所长曲德彦就记在心上,曾多次派警察到我的住所骚扰、查看、验笔迹,曲德彦本人也亲自带警员到我住所查看过。

二零零三年初冬的一天,福安乡派出所警车突然开到我住所的院中,下来三个警察,我当时在炕上坐着,他们没出示任何证件,对我住所进行非法搜查,劫去一本《转法轮》书,其中一个白脸警察说:“你跟我们到派出所去一趟。”当时我孙子(十岁)在场,看到警察搜查,已被吓得够呛了,我怕吓坏孩子,就随他们去派出所。在派出所,那个白脸警察说:“你还上福安(乡)闹地震来啦?”我说:我在自家炕上坐着,闹什么地震了?一个便衣假惺惺的说:“这本书给你吧。”我说:谢谢。所长曲德彦大喊:“把书扔炉子里烧喽!”那个便衣又把《转法轮》书抢了回去。当天我被亲人营救回来。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一日,中午11点30分,小孙女(7岁)放学回家叫门,我把门刚一打开,一个光头的青年就一步窜到门里,两脚一叉,两手叉腰,耷拉着脑袋,堵住门口,一副可怜的流氓相。紧接着就从楼下上来十几个人,只有一人着警装,其他人都是便衣。带队的是国保大队警察柴文革,他对我说:“我们对你家要进行搜查。”我说:这是我儿子的家。柴文革说:“你在这住,就对你的住所进行搜查。”这时我的长孙女(9岁)也放学回来,两个小女孩从来没见过这种阵势,被吓得小姐俩哆哆嗦嗦依偎在一起,靠在墙边直哭(她们爸爸。妈妈在外打工不在家)。这十几个便衣警察在屋里抄查了两遍,只抄出我的一个工作证、小孩带的一个护身符和两本早期的法轮功资料。柴文革指着两本法轮功资料问我:“这是哪来的。”我长孙女接话说:“我捡的。”柴文革厉声问道:“你在哪捡的!”长孙女说:“在同学家走廊窗台上捡的。”柴文革又问:“你们俩在哪个学校,哪个班,叫什么名字?我找你们老师去。”小姐俩一听要找学校老师,又吓哭了,中午饭都没吃,边跑边哭着上学去了。从那时起,凡是有人敲门两个小女孩就害怕,致使她们幼小的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非法搜查后柴文革叫我去公安局一趟,说马上就让我回来照看孩子。我说:我不去。最后他叫喊着:“强制传唤,带走!”当时我连外衣都没穿,被他们十几个暴徒,连拉带推,把我拽到车上绑架到国保大队。在国保大队办公室,柴文革辱骂我、逼供、诱供,让我签这个字,那个字,我都不签。柴文革就对大队长张德清说:“他不签字。”张德清说:“都写拒签,拘他十天。”我被非法拘留十天。

综上,是法轮功学员王继文夫妇遭受中共迫害的部份事实和经历。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善恶有报是天理。奉劝那些仍然被中共邪党蒙骗,为了眼前的一点利益,继续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各级官员和干警,不要忘记历史血的教训:中共历次运动结束之日,就是那些积极追随者,大难临头之时。这是不争的、铁的事实。哪家都有父母、兄弟姐妹和子孙,为了你和你的亲人的平安幸福,立即悬崖勒马,停止迫害法轮功学员。弃恶从善,退出中共党团队,给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