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份中共迫害法轮功案例综述

绑架、诬判、药物迫害、酷刑、洗脑、超期关押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大陆综合报道)二零一一年四月,中共当局继续在各地大肆疯狂绑架、劫持、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冒用法律的名义与形式践踏法律,将无辜的法轮功学员劳教和判刑。越是社会精英越是中共残酷迫害的重点。而各地监狱、劳教所、洗脑班依然一如既往,用尽酷刑手段折磨迫害法轮功学员。

肆意绑架勒索、非法关押、劳教迫害大批法轮功学员

四月一日中午,吉林市龙潭区山前法轮功学员杨敏,无端被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到吉林市看守所十五天。其间中共警察以交钱放人为借口,欺骗杨敏家人送给他们一万元钱,事后不但不放人,还将杨敏送劳教所劳教一年。而河北省深泽县法轮功学员陈培云被中共城区分局警察绑架后,一直不让家人见面,等家人得到消息去见人时,警察告诉陈的家人他已被送到劳教所劳教一年,但至今不告诉家人陈培运被关押到了哪里。

本月中,类似上述中共当局随意非法劳教无辜法轮功学员的案例,在全国多个地区都有发生。如在河南洛阳,法轮功学员袁相乾被中共警察劫持到许昌劳教所劳教一年半,并不通知家人,后来家人得知消息后到劳教所去看望,劳教所警察以人还没有转化为由,不让相见。

同样的情况还发生在重庆市、湖南郴州、吉林大连、辽宁瓦房店、山东文登、河北晋州等地,中共六一零和不法警察将法轮功学员绑架后,先行非法拘留十五天,逼迫“转化”并勒索钱财,达不到目的,便不经任何司法程序,办案警察自己写一纸劳教书便把毫无罪错的人直接送去劳教所继续迫害。

除此之外,各地六一零洗脑班依然肆虐,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四川都江堰市翠月湖镇法轮功学员薛兰英,在中共两会期间要陪年迈老母随旅游团去北京旅游,中共警方就以“两会期间去北京”为由将她关押到新津洗脑班,现已在洗脑班被非法关押近两月,仍不放人。

湖南省岳阳市法轮功学员周仁明于四月十三日被当地六一零人员绑架到洗脑班,其妻子去找有关部门讲理要人,不法人员却企图连周明仁的妻子一起绑架迫害。

江苏常州大学六一零将该校研究生易松绑架到常州锦海假日大酒店强制洗脑,易松的母亲千里迢迢前来探视,六一零人员却只给这位母亲看了看易松的一张近期照片,母亲看到照片上的儿子目光呆滞无神,腰无力的哈着,一脸的压抑痛苦,十分担心儿子的生命安全……

践踏法律、阴谋构陷、诬判法轮功学员、殴打辩护律师

上海法轮功学员何冰刚,一九九一年十五岁时发明了“盲人用计算机有声辅助系统”,获得“第六届上海市亿利达青少年发明奖”、第六届全国发明奖银奖,一九九四年保送复旦大学,一九九八年直升复旦大学研究生。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五日被上海长宁区国保六一零特务以“托儿”兜售二手电脑的方式设下圈套绑架、刑讯逼供,被迫害致残。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七日晚上六点多,一伙警察强行撬开上海长宁区法轮功学员何冰刚家的门锁,破屋而入,称何冰刚被取消取保候审资格被逮捕,明天要开庭。次日长宁区法院对何冰刚非法判刑五年。

四川省米易县法轮功学员苏丽娟、冯娟,于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九日被西昌市法院秘密庭审,所谓的“判决”下来,苏丽娟和冯娟被分别非法枉判六年和五年半,可法轮功学员本人和家属至今没见到半页判决书等文件。苏丽娟和冯娟不服非法判决,上诉到凉山州中院,二零一一年三月,凉山州中院无视市法院一审存在的严重问题,依然维持诬判,仍然不给家属发判决书。而中共法院诬判两名法轮功学员的所谓“证据”竟是凉山州公安局网监支队出具的手机电子证物――一个名叫“王春毅”,的人在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四日十七时三十九分,收到过一个号码为15520381308的号码发过来的一条手机短信,内容为:“四月二十八日上午九点西昌市法院将对两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北京维权律师团将出庭为她们做无罪辩护。欢迎您届时到市院参加旁听”……

河北省秦皇岛市法轮功学员宋志宇曾被非法关押二年,获释仅三月,只因在网上揭露海拉尔国保大队副队长张绪增等人骚扰法轮功学员的事实,被中共警察在网上通缉,后在北京被绑架,并将其劫持到内蒙古海拉尔非法庭审。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三日,宋志宇的家人为宋志宇聘请了律师。宋志宇的妻子、家人、朋友一行五人来到海拉尔,准备参加旁听次日的庭审,海拉尔国保警察张绪增等人竟将他们都非法关押起来。中共国保警察还对宋志宇的家人咆哮:“你们还敢雇律师?”“明天我们就抓律师去!”他们威胁家属,明天在法庭上再看见你们的影,就如何如何,吓得家人当时就离开了海拉尔。次日,没离开的律师遭到了公安指使的流氓人员的殴打……

劳教所、监狱恶警的酷刑折磨与加期迫害

重庆法轮功学员张继东被非法关押在西山坪劳教所,家人来看望发现他全身都是伤,问其是否被打,回答是“进来都要死一次”,可见西山坪劳教所迫害的残暴程度。

法轮功学员吴晓丰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前进劳教所,警察王敏伙同四至五名普教每天把她摁倒强行注射不明药物,吴晓丰每日惊恐万分,人已出现精神失常症状。

保定法轮功学员朱丽华被非法关押在河北省女子劳教所四大队,被迫害得头皮下、脖子、胳膊、大腿根都长出了大疙瘩,朱丽华多次要求劳教所给予治疗,家属也努力在营救争取保外就医,但劳教所恶警以朱丽华不放弃真善忍信仰为由,不许她保外就医,并给她非法加期数十天。出现严重的肺结核症状的衡水法轮功学员肖向宇劳教到期后,也被非法加期。

四川双流县法轮功学员黄浅在广东省深圳市布吉镇被中共警察绑架,在广东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关押期间遭受了药物迫害、性摧残等迫害,精神受到极大刺激。目前两年的非法劳教期限已经到期,但劳教所又非法加期一个月,再次到期后又被双流县六一零劫持到新津洗脑班继续迫害,连家属都不准接见。

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佳木斯市五十九岁的法轮功学员刘秀芳被迫害致病危,监狱不得不送其住院治疗。二零一一年四月十四号,家属接到监狱通知去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中心医院探视,刘秀芳已出现心衰症状,监狱叫家属速去,并允许把她的孙子也带去。在医院,面容憔悴的刘秀芳告诉家人,她心律每分钟一百七十下,血压很高,十四日曾被监狱医生注射不明药物,打完针后头都要胀开了,血管都要炸了一样。家属要求接刘秀芳回家,但中共六一零以刘秀芳是“要案、重犯”为由,阻挠给刘秀芳办保外就医手续,目前刘秀芳仍在监狱被非法关押,随时有生命危险。

酷刑演示:打毒针
酷刑演示:打毒针

在四川德阳监狱,原成都市明远建筑研究所所长、年过六旬的法轮功学员蒋宗林被迫害致严重病态,狱方不许他保外就医,连其妻子、女儿要求探视也一再遭狱方拒绝。

在湖南武陵监狱,衡阳南华大学教师张鹏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判刑十年,到期后又被狱方非法加刑一年半。

在北京女子监狱,法轮功学员杜娟目前已被检查出乳腺癌晚期的症状,监狱仍不肯放人,目前杜娟身体进一步恶化,已发展到腰部,身体异常虚弱。杜娟家里还有一个弱智孩子没人照顾。

迫害为法轮功仗义执言的律师,以药物造成“被失踪”律师失忆

自二月中下旬以来,中共当局接连制造多起维权律师与维权民众失踪的案件,被失踪者很多多都遭到了中共打手的酷刑折磨,并且有被用药物致使其丧失记忆的情况。

如金光鸿律师,从二零零八年开始为法轮功学员辩护。四月初在洛阳再次接受聘请为一位法轮功学员作代理律师,成为中共六一零特务的眼中钉。大约在八、九号时被中共劫持十天左右的,其间曾被送到精神病院遭到殴打和被强制打针吃药,还因绝食被院方强制灌食,四月十九日回家后发现局部失忆,至今还在养伤之中。而跟金光鸿同期被中共劫持的刘晓原律师,在警方审问五天后回到家中,网友传他遭到了中共折磨高智晟那样的“黑头套”待遇。

朱宇飙律师,曾任广东广大律师事务所、恒益律师所律师,也是广东省公开为法轮功学员伸张正义的正义律师之一。曾在二零零七年被广东警察绑架,遭受劳教一年半的迫害。二零一零年八月十八日,在其住所再次被非法绑架并抄家,至今已经被非法关押八个月,有消息说中共当局正在准备非法庭审,图谋对其判重刑迫害。

残暴迫害社会精英

武汉法轮功学员蔡如芬,今年四十六岁,是新洲区第一中学学生和家长们爱戴的好老师,十多年来,遭中共不法人员一而再,再而三的绑架、关洗脑班迫害,两次被非法劳教,一次被非法判刑,受尽各种酷刑折磨,几经生死。今年三月再次被邾城派出所警察绑架,目前家人经多方打听才得知,蔡如芬再一次被中共警察送到武汉市何湾劳教所关押迫害。

黑龙江省双城市农丰中学音乐教师付尧,因坚守对“真、善、忍”的信仰,曾在二零零二年四月和妻子陈芸霞、女儿付娣一起被哈尔滨市警察绑架,恶警用皮带抽打师付尧的脚心、后背,用竹子做的刑具夹断其妻子的手指,用下流的语言侮辱其未成年的女儿。后来付尧先后被劫持到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和长林子劳教所,遭受毒打、脱光衣服头顶心上浇凉水等各种残酷迫害。妻子被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女儿由于生活所迫不满十七岁就嫁了人。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四日,历经迫害回来的付尧再次被当地派出所和农丰中学不法人员绑架到哈尔滨市第一专科医院(精神病院)强行注射不明药物,此后失去记忆达七年之久,直到现在仍然没有完全恢复。

胁迫企业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在中共的胁迫和操纵下,很多国营和民营企业为讨好中共当局,践踏法律与人性良知,参与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

四月十日,黑龙江省大庆市油田公司六一零给下属分公司分配绑架指标,让胡路区井下作业分公司宣传部、维稳办、下属综合配液站等单位的数名不法人员,以欺骗手段将法轮功学员王奎绑架到五常洗脑班实施洗脑迫害。

中海油系统在二零一一年四月份搞所谓综合治理,逐级逼迫下属单位签订所谓“责任书”,要求重点针对法轮功学员,成立所谓“帮教小组”,建立防范、监控措施,确保职工不上访。山东仙河药业有限公司一直在执行中共的迫害政策,年底评比先进工作者排除法轮功学员,肆意剥夺法轮功学员的个人权利。

利用刚毕业的学生充当“特务”,非法跟踪、监视法轮功学员

据郑州参与者透露,中共每年从一些公安或特务学校毕业的学生中挑选一些人,参与跟踪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特务行为。据介绍,一般有男的参与跟踪、监视、蹲坑;女的参与文案。他们闲散在法轮功学员家周围,用手机给特务头子发短信报告被监视者的行踪和所处的位置,跟踪时不断换人,法轮功学员坐车,他们就开车跟踪。前两年就有这种现象了,中共特务机构以将来能分配一个好的工作诱惑参与者。

结语

中共变本加厉地骚扰、绑架法轮功学员,把法轮功学员劫持到看守所、洗脑班、劳教所、监狱进行惨无人道的酷刑折磨、洗脑迫害,对教师、律师、对社会有贡献的企业家、社会精英等人反而加重摧残迫害,其打着法律旗号,冒用执法名义,实质上践踏法律、践踏人权的犯罪本质已经暴露无遗。这样的事实连那些迫害者自己都是不得不承认的,所以才时有不法警察、法官公开声称“不要跟我讲法律”,才有视正义律师为眼中钉加重迫害的恶性事件,才有殴打、非法抓捕辩护律师的事情发生。

中共不法警察、官员给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属制造了空前绝后的血泪和灾难,其累积的罪恶罄竹难书,而这些罪恶必然是将来正义审判的证据和依据。停止一切作恶行为才是这些人唯一的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