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好法 坚定不移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三日】这些年,我因为下乡讲真相先后被绑架八次,无论是在拘留所还是看守所,我三件事照做,没书看我就背法、整点发正念,向普犯和狱警讲真相,劝三退。有时偶尔我忘了整点发正念,狱警就提示我:该炼功了(她管发正念叫炼功)。

我坚定的信师信法,认为自己即使修的有漏,邪恶也不配用这种方式考验我,这里不是大法弟子应该呆的地方,我要出去讲真相,救更多的众生。有了这坚定的一念,结果几次都能正念闯出。到了后来,遇到有不明真相的人诬陷我,公安局当天就把我给放了,说:这样的人,关她没用。

我于一九九六年九月份得法,由于自己文化低,不识几个字,所以看书很慢,一天《转法轮》都看不了一讲。我知道法轮大法好,我就坚持学,同时还看师父的讲法录像。不到十天的功夫,师父就开始给我净化身体,这一下我所有的疾病都不翼而飞了。我想:我由一个疾病满身的人,能够成为一个无病一身轻的人,这多亏了师父。这师父真是佛,我可得好好学。我虽然看书慢,但是我每天都坚持多学点,逢人就告诉这功法好,动员亲朋好友大家都来学。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一时间谣言铺天盖地。我知道电视上说的都是假的,我不信,也不看,告诉家人和亲友电视里播的都是假的,是造谣。我坚持学法、炼功,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是被冤枉的。

我听说县里有个“六一零”,是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我就想上“六一零”去讲真相。没过几天,机会来了。一天我没在家,派出所的人去我家,翻走了我的照片。我到派出所去要照片,他们谎称交到县“六一零”去了。我心想:正想去“六一零”讲真相呢。第二天我就去了“六一零”,進门就向他们要照片,他们说没有。我不管他有没有,反正我是讲真相来了,我一气儿讲了一个多小时。后来一个女的说:“你敢上我们这讲真相?我得处罚你。”她开了一张三千元的罚单,递给我,我没接,我告诉他们,我上这儿讲是为了你们好,然后堂堂正正的走出“六一零”。后来罚单转到县工业局,又转到我这儿,我把罚单给撕了,也没交罚款。

后来有了真相材料,我就开始出去发,家人怕我有危险,阻拦我,我就告诉他们:我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看到我的态度十分坚决,后来家里人也就不管我了。只要有真相材料,我就每天晚上都出去发放。

师父发表经文《快讲》,学习了师父的新经文后,我就和同修白天到农村去发材料,讲真相。后来被坏人诬告了,我们被抓到看守所,警察问我:“材料和真相光盘是哪来的?”我说:“你别问,问这个对你没好处,这都是救人的。我们也没干坏事,只是叫人明白真相,能够得救。这材料你们也拿回家去看看吧,有好处。”我还告诉他们,这功法可好了,我炼功前是满身的病,炼功后全好了。我从一九九六年得法到现在没吃过一片药,身体好好的,这要不是炼功的人能做的到吗?

奇书《九评共产党》发表后,我们就开始了讲真相,劝三退。我修炼大法前是属于不会说道的那种人,但是我想,只要我真心去做,师父就会给我智慧。我和同修到村屯挨家挨户的讲真相,劝三退。由开始的不知从哪儿开始说、说什么,到后来越讲越顺。看到农民得救后的激动与喜悦,我们就觉的再苦再累也值了。我们真正体会到“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师父时时刻刻都在看护着我们,加持着我们,我们只是跑跑腿,动动嘴。所以我们正念很足,没有怕心,每天能劝退几十人,来回坐车我们也给车上的人和司机讲、退。

在讲真相中遇到的神奇事可多了,我给大家讲几件。一天夜间我们下乡发资料,遇到一农民,那农民说:“你们是法轮功,我得去报告。”我边发正念边走到他跟前,我说:“你也不用去报告,我问你,你家中有影碟机吗?”他说:“有啊,怎么的了?”我说:“我送你一张光盘,你回家好好看看,你就什么都明白了,叫你报告你都不去了。”那农民说:“那好吧,我回去看看,谢谢你啊!”他还说谢谢。

去年春天我和同修去某某乡讲真相、劝三退,一不明真相的农民给乡派出所打电话,来了一部警车把我俩拉到乡派出所,乡派出所和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联系,县国保又来了三个警察,并带了摄影机。他们摆好录像设备,开始叫我俩交待问题。我心想不管你们有多少人,反正都是来听真相的,我就开始给他们讲真相。他们听了四十多分钟真相后,把我俩拉回县里,国保大队长当晚就叫我俩回家了。

新年前的一天上午,县“六一零”一行六人来到我家。我知道他们是听真相来了。让他们坐定之后我说:“你们‘六一零’是专管(迫害)法轮功的,那你们就得知道什么是法轮功。法轮功是佛家修炼大法,祛病健身有奇效,我以前有多种病,炼功之后全好了。”我捋起裤腿继续说:“就说我这小腿吧,炼功前是黑紫色的,烂了一个坑,那叫什么病了?还叫我给忘了。”一人插话:“脉管炎。”“这么好的功法,不花一分钱,就能好病,你说江××硬是不让老百姓炼。”我继续说。“六一零”人员说:“好就在家炼,不要出去说。”我说:“老百姓都被电视上的谣言蒙骗了,我们不说他们怎么能知道真相呢?不说可不行,我得去救他们。”“六一零”人员说:“那你就光用嘴说,不要发材料。”我说:“不发材料怎么行呢?光用嘴能说全面吗?老百姓看看小册子和光盘就啥都明白了。”一人问:“你的材料是哪来的?”我说:“我只能告诉你是学员自己掏钱买纸,自己印的。”

交谈中他们也提了一些问题,我就耐心的给他们解答。我看他们已基本上明白了真相,我想,我得劝他们退党了。一提退党他们就都不吱声了,其中一个副主任尴尬的起身告辞。我送他们到门外,上车前我说:“你们不说话就表示同意了。”他们慌忙上车,最后上车的小伙子探出头来说:“退!退!”车急速的开走了。

今年夏季的一天,我们下乡讲真相,返回时没赶上末班车,我们徒步走了约三、四里路,有些累了,这时后面来了一辆面包车,司机主动停车,要送我们。送了一段路程,要進城了,司机说:只能送到这儿,我还得去送货。我们下车,司机又急匆匆的返回去了。我对同伴说:“这是师父安排来的车吧。”象这样的神奇事可多了,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

最后我想对还没有走出来的同修说句话,大家都快点走出来讲真相、劝三退吧,完成我们的历史使命,让师父多一份欣慰,少一份操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