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方面面否定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三日】二零一零年底,我被中共警察绑架,关押在当地洗脑班遭受了身心迫害。在当前,邪恶被清理的只剩极少的情况下,为什么还会发生这种现象呢?我理了一下思路,将涉及到的一些情况和原因剖析出来,请同修借鉴。

这次绑架原因,从表面看,是因为去年遭绑架的同修把我的事情说了出来,只要知道的每个细节都说了出来,导致邪恶监视我很长一段时间,我自己并不知道。从实质原因分析,绑架前一周时间,因单位较忙,学法、发正念没跟上,导致另外空间的邪恶对我下了毒手。

被抓时,我大声呼喊,让居民都听到,使邪恶对我不敢太过份。在送往洗脑班的路上,我给恶警讲真相,恶警用伪善的一面跟我拉家常,询问我的家庭背景、成员组成、个人喜好,实际上,已经在试探我的执著和了解我的信息了。

到洗脑班后,他们先给形成一种高压阵势。告诉你:根据掌握的情况来看,你说不说都够判你几年刑的。我说不知道为什么把我抓来。恶警说出一些同修说了的事实,具体时间、地点、参与人、东西,说的全是事实,当时我心里正念很足,心想“这些不是迫害的理由”。头几天我什么也不说。

他们白黑不让我睡觉,吓唬我、诱惑我。用公职吓我,见我不动心,用对儿女的情吓我,见我不动心,然后就用处理结果的不同来吓唬我。“是劳教、是判刑、还是放你,全看你的态度。”整天给你灌输这一套。他们采用车轮战术,轮番不让你睡觉,使你主意识不清,连一句正法口诀都念不完。尤其是到了下半夜审你的时候。(我想,下半夜同修发正念也少)在这种情况下,我多多少少配合了邪恶,给同修造成了心理负担和损失,给家人带来巨大压力,破坏了修炼环境。

这次教训是深刻的,剖析原因有几个方面:

一、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不够

当邪恶说要判你时,正念不足,如果百分之百信师父,就不会被怕心和求出来的心所左右。就会坚信一切都是师父说了算,它们说了不算。

二、要做到全面否定旧势力的迫害

邪恶即使掌握了你的情况,也不应该承认。也不顺着它的思路走。一旦让它们找到突破口,你就会很被动的说出不该说的话。

举例:恶警在审我的时候,我感到是另外空间的邪恶直接通过它们的嘴在说话,一点也没有人的理。你做过的事,说过的话,他们问的竟是原话。(被抓同修不知道)让你感到另几个同修又被抓了,说出了你。在这种情况下,一概否定,绝不认可。说的再准确也不认可。因为你做的事另外空间的邪恶知道,恶警人的一面它不知道。又例如:同修说出了你使用的信箱,用的化名,你也一定不能承认它,一口咬定与你没有联系。

三、一定要注意修口

邪恶从拉家常入手,找你的执著。从谈同修的情况入手,掌握同修的生活习惯。你不要以为这些与我们做的事无关,上了他们的当。邪恶会拿着了解到的情况对付另一同修,给你的感觉是他们什么都知道,连日常小事都掌握的一清二楚。同修什么都说了。然后他们就让你自己交待。在这里提醒同修:邪恶不配知道我们的任何信息,包括性格、日常爱好。即使问你熟悉的同修,你都可以说不了解或不认识,坚决不承认它们认为的“事实”,让它无空子可钻,这起码是从形式上否定了迫害。

四、平时一定要多学法、多发正念

修炼太严肃了,一点也不能含糊。在被关押期间,当我做的好时,那一定是那一念做到了信师信法。邪恶问到某个东西来源时,我想起了一句法:“人对神能做什么?如果没有外来因素,人对神敢做什么?”(《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就这一念,审我的恶人掉头就出去了。当时我清除了它背后的邪恶。恶人没有另外空间邪恶的操纵,它就没有本事了。

在整个审讯过程中,我始终想到师父,并且也感受到了师父就坐在我身边。当问及另一件事时,我想到了师父,邪恶头痛的再也审不下去了,气急败坏的收场。无论邪恶掌握了多少所谓的“证据”,因为我自始至终心中都在想着师父,最终回来了。

在那种高压恐怖中,我感受到邪恶很多,多到让我不能集中起精力的程度,那时要想否定它们,唯一的办法就是平时多学法,多同化法,多发正念,一思一念都要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一刻也不能放松,才可走过旧势力安排的巨关巨难。不能被动承受,正念否定迫害,走师父安排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