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七旬老夫妻被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三十日】下面是佳木斯同江市临江镇一对七旬老夫妻由于坚持修炼使他们身心受益的法轮功,遭受中共邪党人员绑架、非法关押、劳教等迫害的经历。

一、修炼法轮大法,顽疾消除

我叫周桂林,今年六十四岁。我四十多岁时开始得重病,患有严重的风湿性心脏病。有一天,正做饼干和面时,两手都是面,就倒在地上,昏死过去,儿媳妇都吓哭了。经过抢救,才苏醒过来。我还患有腰、腿、膀子疼痛的病。有时我几天睡不醒,有时我正吃吃饭,饭碗就掉在炕上,没吃完饭,就睡着了。

我丈夫叫李金生,今年七十一岁。在修炼法轮功前,头痛的严重,一个大男子汉疼得直掉眼泪。他还患有腰腿痛、游走神经官能症、胃病等,去很多医院治,也治不好。很多西医大夫与中医大夫都没有办法,没有特效药,只有针灸还有点效果。 我丈夫买来针灸书和针灸针,开始自己给自己扎针,效果也不大。我儿子又买了烤电的,花三百多元,我丈夫的肉皮都烤糊了,也不好使。

就在我们被疾病折磨的时候,一个朋友到我家来告诉我们:“我得过脑血栓,炼法轮功炼好了。也不要钱,为你们好,试试吧。”我们没招了,挣点钱都吃药了,决定试一试。

一九九九年四月五日,我和我丈夫开始学炼法轮大法了。炼了三个月,奇迹出现了,我们身体上所有的疾病都好了。

二、炼功遭绑架,劫持进看守所

我们是在法轮大法修炼中的受益者,在中共邪党开始非法镇压法轮大法后,我们仍旧坚定的修炼。为了向不明真相的世人,弘扬法轮大法。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二日早上九点,我们十个法轮功学员(李凤明夫妇,刘延常,和他的妻子佟桂英、刘延常的母亲、程学善夫妇、程学善的儿子程桂林、李红军),在临江镇的主街道西侧刘延常家的院子里炼功,第一套功法还没有炼完,我们就被绑架了。

临江派出所来的警察绑架我们。所长长方脸,个头将近一米八零;还有圆脸的,个头一米七左右,都很邪恶。公社主管迫害法轮功的杜臣得了三千元奖金,是他指使绑架的。

下午我们被劫持到同江市看守所。在看守所吃的是玉米面的窝窝头,半生不熟的;用手一拿,胶粘的。用蒸窝头的水做汤,老黄瓜或老茄子,放到水里,加点盐,喝的汤都能看见泥底子。一个人只给一个小窝头,根本吃不饱。

我们知道被一天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程学善的饭量大,我们六个女法轮功学员把省下吃的窝头给程学善吃,结果被男监室的号长给扔到厕所里,也不让他吃。

我和我老伴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三十八天,后交了一千元押金。一年后,家人才要回了押金。

三、遭绑架后,恶警伪造现场

二零零二年五月一日,我俩再次被非法绑架。

同江市公安局去金川乡四场,非法绑架周桂枝。恶警恐吓周的女儿,她害怕了,说是临江做饼干的李老头给送来的《明慧周刊》、《正见周刊》小册子。

恶警从金川乡回临江镇绑架我,逼迫我写不炼法轮功的所谓“保证书”,我不写,我就走脱了。他们又绑架了我的丈夫。我以为没绑架到我,绑架我丈夫顶替。于是我去找恶警要我丈夫,结果我也被绑架了。

恶警把我们分开,进行非法审问。他哄骗我们,来回撒谎,我的丈夫被骗了。说出家里有法轮功的书籍,他们就把书抢走了。一个五十多岁,长脸不胖,个头一米七左右,打我俩各两个大嘴巴子。我上厕所,摔倒了,腿摔坏了。当天被劫持到同江看守所。

恶警们弄虚作假,伪装当时绑架我的现场。他们让我在屋里走,一面一个警察,前边的警察拍照,装作非法抓捕我的样子。在同江看守所非法拘押了十八天后,我和我丈夫又被劫持到西格木劳教所。

四、在西格木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在西格木劳教所我被强迫搜身,因为我年龄大行动慢,一个犯人打了我两个嘴巴子,打得我直迷糊,眼冒金星。全身的衣服都脱下来,只穿内裤,内裤还得扒下来看。

恶警高杰,穆某某,威胁恐吓我写“四书”,我说我不会写字。找了几个犹大写了“四书”,我被逼迫的无奈之下,违心地签了字。犹大还代替我写“周纪实”,恶警唆使刑事犯一起造假。

我被强迫做奴工,挑小豆、大豆、糊药盒、做汽车坐垫子,都是有任务的,有数量的,必须完成。我干活干慢了,姓穆的恶警对我破口大骂,她大声训斥我,让我快点干。我的手编车垫子编得都肿了。不做奴工时就强制码坐,坐着得有他们为折磨人的“姿势”“标准”。

在劳教所,我精神紧张,经常上厕所。一次恶警高杰在监舍值班,我上厕所,她烦了,恶狠狠地说:“你怎么老上厕所,再上厕所,就不让你上了。”有一次,一个老年的法轮功学员没报数,恶警高杰罚我们站着,至少站了半个小时。

早五点起床走步,做操。如有不喊口号的就惩罚站着,冬天冻着,夏天晒着。在劳教所还被强迫政治学习,宣扬无神论,诽谤法轮大法。

在西格木劳教,所吃的是冻白菜汤、冻大萝卜汤,没有油,几乎没有菜叶。玉米粥,萝卜咸菜,发糕,都很难吃。小卖店卖的东西都是很贵的,四个小柿子就三元钱。卖的方便面都是过期的,吃的直拉肚子。恶警不让盖自己从家里带的被,把被放仓库里。花一百五十元购买劳教所的被,被很薄,在太阳下照都透亮。

我俩被非法劳教二年,本应二零零三年十月一日获得自由,因为劳教所放假,没给提前办手续,八日才让我们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