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1年5月30日发表)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三十日】

  • 吉林市搜登站镇教师贾秀玲被迫害经历

  • 炼功之后瘫痪康复  梁庆余讲真相被非法劳教

  • 吉林市左家镇聂长申被迫害经历

  • 江苏淮安市法轮功学员石早林遭受的迫害

  • 吉林市搜登站镇教师贾秀玲被迫害经历

    吉林省吉林市搜登站镇二中教师贾秀玲,女,四十八岁,在中共迫害法轮功期间被非法关押三次,共计四十五天,被巨额勒索现金三万八千元,遭到了吉林市看守所、搜登站派出所、吉林市船营区洗脑班等相关单位的连手迫害。情况如下。

    二零零零年春的一天,贾与数千名法轮功学员去松花江边参加集体炼功,被吉林市的恶警绑架到船营区北极派出所,非法审讯,确认详细个人信息后,又将贾非法劫持到船营区拘留所。非法关押五天后,当地派出所所长周贷忠勒索三千元现金后,将贾放回。

    二零零五年二月四日,当地派出所所长王汝新及两三名恶警夜晚非法私闯贾秀玲家,没出示任何证件进门后看见墙上的大法好挂历,顺手撕碎然后开始乱翻,抢走大法书籍十几本。之后又将贾绑架到吉林市拘留所。在拘留所里,贾秀玲被强迫坐板。非法关押一个月后放出,当地派出所又耍花招,向贾的家属勒索三万五千元,没给任何收款凭据,此巨款交给派出所所长王汝新。

    二零零八年七月,搜登站镇派出所、“六一零”人员及镇高校长等一同来到贾家,将其非法绑架到吉林市某洗脑班,在洗脑班里,犹大王淑兰、祝家辉强迫贾写转化书,非法关押十天后放回。

    在这十多年中,当地派出所、“六一零”等相关人员多次到贾的单位及家里无端骚扰迫害,给贾的家人造成了精神上的伤害。


    炼功之后瘫痪康复  梁庆余讲真相被非法劳教

    (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吉林省法轮功学员梁庆余,男,六十三岁,九台市加工河乡董大林子村村民,老人孤身一人,二零零二年在一次车祸中受重伤致瘫痪。听了法轮大法师父的讲法录音三天后,就奇迹般的能坐自行车了,七天后行走自如,一个月后就全部恢复正常了。此事在当地引起强烈反响,十里八村都知道老梁会走路了,炼法轮功出奇迹了!

    老梁学了法轮功身体康复了,却遭到了九台市公安局和加工河派出所及董大林子村治保主任等人毫无人性的迫害。

    二零零四年六月一日早晨,董大林子村治保主任董福江带来九台市公安局五六个警察到梁庆余家,非法进行抄家,劫走了大法书和资料等十多本,偷走了老人家中仅有的六百元现金,并绑架了梁庆余到波泥河镇派出所,刑讯逼供问资料是哪来的。梁抵制非法关押与迫害,于当日下午四点多被恶警劫持到九台看守所。在看守所,梁庆余被强迫背监规、坐板,看守所恶警指使普犯拳脚相加,殴打六十多岁的梁庆余老人。被非法关押六天后,老人被非法劳教一年,被劫持到九台饮马河劳教所。

    在劳教所,恶警强迫他穿号服,强行洗脑、奴役,每天干十个小时的活。五大队的恶警曹某指使普犯,经常打骂六十多岁的梁庆余老人,一个三十多岁的盗窃犯把梁老人腰部踢出内伤,很长时间不能恢复。梁老人被九台饮马河劳教所非法关押十个月后回家。

    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只因坚持修炼使自己摆脱瘫痪折磨的好功法——法轮功,坚信真、善、忍。就要遭到迫害,天理何在?中国百姓的健康权都这样被随意践踏还有什么人权能够得以保障?


    吉林市左家镇聂长申被迫害经历

    吉林省法轮功学员聂长申,男,六十多岁,吉林市左家小唐村村民。二零零一年去九台加工河胜利乡发传单揭露中共对法轮功的造谣诬陷和迫害,告诉世人法轮功真相,被村民张某构陷,叫来了加工河派出所所长,不由分说,就打了六十多岁的聂长申两个耳光子,并非法将聂长申绑架到派出所。他们把聂长申铐在暖气管子上,然后就去吃饭了。之后把聂长申劫持到九台市看守所,非法拘留七天,并向聂的家人勒索了一千元钱后才放回家。


    江苏淮安市法轮功学员石早林遭受的迫害

    石早林女士,原在江苏淮安市糖烟酒公司工作。因为身体患有多种疾病,每年所花费的医药费在糖烟酒公司排在前几名。在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健康,至今没花过所在单位一分钱的医药费。在修炼法轮功以前,她脾气暴躁、得理不饶人,吃不得一点亏。自从修炼法轮功以后,大家都说她就象变了一个人,与人为善,现在是一个大好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电视、广播、报纸散布谎言欺骗民众。为了维护公民的合法权利,告诉世人真相,证实法轮大法的美好,石早林和几名法轮功学员,到公园里坚持炼功,结果被闸口派出所的警察劫持到派出所。石早林等耐心的告诉警察:电视里所说的全是假话、是有人用移花接木的手段欺骗老百姓。修炼法轮功就是修真、善、忍,做好人。警察不但不听,还威胁说要把石早林等几名法轮功学员送进看守所。

    为了寻找一个说理的地方,在二零零零年七月,石早林与数名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上访。刚到北京天安门广场就被便衣警察绑架到北京朝阳看守所,几名法轮功学员身上的钱都被警察翻走了。被关了几天后,石早林和邵奶奶被淮安市闸口派出所张所长和朱姓警察,绑架到淮安市拘留所关押十五天。在这十五天里,不准她炼功,不准与别人说话,时值盛夏酷暑都不准她洗澡,还强迫她做苦工,她父亲病危和死亡都不给见上一面。

    从二零零零年开始,石早林先后三次被淮安市、清浦区公安局“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绑架到洗脑班进行非法洗脑,每天被强迫看污蔑法轮大法的碟片,被强迫写不修炼法轮功的保证,还要诋毁法轮大法和李洪志师父,不写就不让回家,她反迫害绝食十二天,被强行灌食,灌的她呕吐不止,最长的一次洗脑有八十天,她的母亲来洗脑班看望,都不让见面,她的小孩上小学,也得不到母亲的关爱。明明是“六一零”恶人将她非法拘禁在洗脑班,非法剥夺她人身一切自由,这些恶人还到处造谣说石早林不顾父母,不顾小孩,不顾家庭。这些中共党徒真是无耻到了极点。

    二零零五年六月,石早林女士正在自家店中上班,突然来了一群不明身份的人,在店中和家中翻箱倒柜,小孩用的mp3和mp4、大法书、衣服等物品被强行拿走,并将石早林绑架到党校宾馆。四天不让她睡觉,恶警王建淮用脚踹,用硬物点她的头,第四天把她绑架到看守所继续迫害。

    在看守所里她绝食反迫害共三十几天,恶警蔡子兵带一帮人强行灌食,灌的她上吐下泻。在看守所里被强迫做了五个多月的劳工,最后被非法判刑三年(缓刑四年)。

    回家后工作单位解除了劳动合同,恶警每月都来骚扰,使她及全家都不得安宁。在中共恶党控制的这个社会中,做一个好人太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