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市武清区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纪实(四)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三十日】(明慧网通讯员天津报道)自一九九九年法轮功学员受迫害以来,天津市武清区至少有一百零八人被非法劳教,四十九人被非法判刑,千余人次的绑架、关押、骚扰及敲诈勒索。至少两人被迫害致死,现仍在监狱被迫害的还有十三人、一人在武清看守所。据不完全统计杨村镇有三十六人被非法劳教,十六人被非法判刑,六人被迫失去工作(其中五名教师,一名银行职员),仅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零年底被非法拘留的在城关镇就有三十多人,绑架去洗脑班的有三十八人,其中有一人被劫持八次去洗脑班、十年不给工资。时至今日,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仍未收敛,悲剧仍然在上演,迫害仍然在持续。

由于目前迫害形势仍然存在,我们今天所整理曝光的也只是冰山之一角,希望能够让世人了解这段历史,了解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本文以更多的武清区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案例续《天津市武清区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纪实(三)

(一)孙振江

孙振江、男、六十七岁,天津市武清区河北屯镇杨家场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全家被关在村委会,家里被查抄,家人被管制、监视、夜里有人看守。孙振江被非法绑架到武清区看守所拘留十五天后放回。

一九九九年十月九日,孙振江再次从家中被绑架到河北屯镇政府院里,全身衣服被扒光只留一个小裤头。受共产邪党蒙蔽指使,共产邪党给开工资的一些所谓“干部“,轮番的用胶皮辊打,同时用多根电棍电击,打了一夜,面目皆非。第二天晚上,当时指使参与迫害的镇长叫:张树臣(武清区崔黄口镇人)他告诉打手:“把电充足管他够!”然后多人齐上用胶皮棒打、用电棍电、用鞋底子抽。更阴损的是,用过去老式的手摇电话机接出两根电线,直接手摇发电电人,强度比电棍要大(约三千伏),冒着蓝火直接往人身上电。

酷刑演示:多根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多根电棍电击

孙振江在乡里被折磨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并被强制干杂工、铺院里的地砖等。为了强制改变人的信仰,逼迫人放弃正法修炼,邪党人员用尽了恶招、损招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精神和肉体的折磨。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一日,孙振江再次被绑架到武清区看守所,非法被拘留了三十天。放回来后被乡里勒索了人民币两千元(后追要回)。当时的派出所所长:刘文革,片警:李宝和,三天两头的不断的到家中骚扰。

(二)姜花

孙振江的妻子 姜花、女、五十九岁、天津市武清区河北屯镇杨家场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同孙振江一道被关在村委会关了一天,家中被抄,翻得一片狼藉乱七八糟,所有大法书籍和私人物品被强行掠走。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二十二日被关在乡政府里强行洗脑,多年来一直不断的被干扰、监视、影响了正常生活。

(三)王书文

王书文、男、五十岁,天津市武清区河北屯镇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十月十日,在邪恶全面打压迫害法轮功的日子里,被绑架到河北屯派出所、乡政府(派出所和乡政府在一个院里)遭到了恶警歹徒灭绝人性的毒打,当时专门打人的打手就有二三十人。白天被脱光衣服只留下裤头,长时间被强迫骑马蹲裆式蹲站,姿势不对时有人打你。打人最恶毒的时候多选在晚上,法轮功学员被单个的关在一个房间内,行凶者先把灯关掉,然后二十多人一拥而上群殴,打累了算一番,喘口气再打。王书文遭到了手持胶皮棒、电棍等凶器的歹徒的殴打,整个人被打得从后背一直到大腿弯全是青紫色的淤血,没一块好地方。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当天晚上,王书文在遭到第二番毒打时,左耳朵的耳鼓膜就被打穿孔,耳朵出血,听力丧失。就是这样邪恶都不罢手,又继续打了四五番。后又被连续折磨八天后,才得以就医。当时最有权威的耳科专家确诊,耳鼓已全部穿孔,耳内留有已干的血痂,听力已完全丧失没有再恢复的可能。后来王书文在邪恶的打压下不放弃修炼,通过学法炼功,耳鼓膜自动修复,听力早已恢复,再一次证实了法轮大法的超常与神奇。

当时参与迫害的人员有:河北屯乡邪党书记:陈友良(音)
河北屯乡乡长:张树臣(武清区崔黄口镇人)
另外乡政府参与迫害行恶者有:赵连海(武清区大良镇人)
纪振兴(武清区大良镇屯底庄人)

(四)李井良

李井良、男、六十多岁、天津市武清区河北屯镇李各庄法轮功学员。修炼了法轮大法后,严格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处世、做人、修炼自己。身体健康,道德高尚。村里人口皆碑。为方便村民出行,他自己拉土修路垫道,自己出一部份钱为民众修桥,默默地做了很多惠民的好事。他是一个勤劳朴实的普通的农民,家境并不宽裕。但他是一个正法修炼的炼功人,知道处处为别人着想,事事与人为善。村民提起李井良来都会说:“炼法轮功的人就是不一样,好人!”

就是这样一个善良的好人,在一九九九年十月十日那个邪恶的日子里,在乡政府、派出所、逼迫他放弃修炼做好人,被恶警歹徒打得死去活来。打昏死过去,用冷水浇醒再打,又打死过去,再用冷水泼。打昏死过去两三次,最后用冷水浇不过来了醒不过来了,就灭绝人性的用热水烫,看实在不行了,医生来了打针才急救过来。

中共邪党的乡政府,派出所哪里是人民的办事机构,分明就是人间的地狱,迫害好人的邪恶手段令人发指!

(五)王友平

王友平、男、六十岁,天津市武清区河北屯镇桐高村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当天夜里,被绑架到乡政府院子里扒光了衣服只留裤头,强迫以半蹲半站的姿式站一宿不许动,有专人看着,动就打你。一批又一批吸足了血的蚊子飞都飞不动,从修炼人身上掉下来就直接摔死了。

在二零零零年的三月份,王友平与妻子董秀云在自己家中听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录音时,被天津公安、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邪恶组织)、武清国保、一行人绑架到河北屯派出所。当天,遭到的是灭绝人性的残酷迫害。恶警:李宝和,辅警:郑某某(河北屯镇冯庄人),从晚上八点一直到清晨五点,打了整整一宿。光是大嘴巴子就抽了有几十个,头脸肿胀,顺嘴淌血。最恶毒的是,用一种类似榔头的胶皮棍(榔头上有胶皮的针刺)抽人,这种刑具打在人身上往肉里煞。当行凶者把人掀翻在地,跳着脚用全力狠命的抽打下去后,被打的人会随着弹力一下下的身体被弹起离地二三十公分高,可见之邪恶程度。两恶人一人打累了,在一边喘气休息,另一人用穿着带硬头的警靴的脚,在伤处用力的踩踏、碾蹂,嘴里还邪恶的说:“给你揉揉”。

酷刑演示:用胶皮棍毒打
酷刑演示:用胶皮棍毒打

王友平的浑身上下,尤其是从后背、臀部、到大腿弯处,全是黑紫色,肿起很高,很长时间不能躺下,身上的伤三个月都未消退。王友平受尽折磨后,被投到武清区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放回后,又被逼迫在乡政府、派出所干杂活三十多天。这真是:好人受害入牢狱、恶者逍遥无王法,只有在共产邪党的社会里才有这颠倒黑白的事。

当时行凶的恶警:李宝和(崔黄口镇大赵庄人)后遭报,在一次骑摩托车时摔断了腿,现已调离公安系统。当时行凶的辅警:郑志国(音,河北屯镇冯庄人),不久就被河北屯派出所解雇。自己开出租车时撞了人,一死一重伤,不但要赔款二十多万元,还把自己送进了牢狱,父亲也被他气死了。

(六)董秀云

董秀云、女、五十九岁,天津市武清区河北屯镇桐高村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三月份,和丈夫王友平一起在自己的家中听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录音时,和丈夫王友平同时被绑架。后被非法关押在武清区看守所拘留十五天。放回家后,被逼每天必须到派出所,乡政府报道,做苦役,擦玻璃、种树、扫卫生、洗车,什么都干。时间有一个多月。

(七)薄德刚

薄德刚,男,五十岁,天津市武清区河北屯镇李大人庄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十月十日被绑架到河北屯乡政府,遭到政府工作人员的迫害与殴打(当时整个国家机器都参与了迫害),后被送到武清看守所拘留了十五天。二零零五年在香河刘宋镇做真相时,被刘宋派出所绑架,遭毒打,被非法关押两天后放回。

(八)张建杰

张建杰,女,四十二岁,天津市武清区河北屯镇小黄庄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十月十日,被绑架到乡政府院里,遭到毒打。恶人用鞋底子抽嘴巴子,脸都被打肿。后被非法关押在武清区看守所,拘留了十五天。回来后又被强迫到乡里干杂活三十多天。乡里帮凶、用鞋底子抽嘴巴子的恶人:武忠(武清区河北屯镇人,当时在乡政府看大门)

酷刑演示:用鞋底打脸
酷刑演示:用鞋底打脸

(九)孙恩平

孙恩平、女、四十七岁,天津市武清区河北屯镇杨家场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十月十日被绑架到乡里,遭到了恶人的毒打,胶皮棒、电棍、浑身被打得青紫,长时间不能躺下睡觉。后被送到武清区看守所拘留十五天。放出后又被强迫在乡里干杂活三十多天。

在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一日,再一次被绑架迫害,关押在武清区看守所三十天。回来后,被强行在乡里干杂活。

在二零零一年农历的正月初二,被逼迫在河北屯乡洗脑班(地点在河北屯乡政府院内计划生育办公室)关押强行洗脑,时间是从正月初二到正月初七五天,正月初七以后又继续洗脑关押了下一批法轮功学员。放出时,收回了身份证并勒索了现金两千元(后要回)。

(十)尚书华

尚书华,女、四十五岁,天津市武清区河北屯镇杨家场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被强迫在乡政府办的洗脑班强制洗脑。

一九九九年十月十日尚书华被绑架到乡里,遭到了恶人的毒打,胶皮棒、电棍、浑身被打得青紫,长时间不能躺下睡觉。后被送到武清区看守所拘留十五天。放出后又被强迫在乡里干杂活三十多天。当时的邪党书记陈友良,发了狠话:“打!打不死留口气就行。”在看守所里,普犯看到法轮功学员被打得如此惨烈,都不忍,说:“太狠了,要有照相机一定拍下来给他曝光。”可见其迫害的邪恶程度。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一日,尚书华再次被绑架,在武清区看守所被非法拘留了三十天后放回。

二零零一年农历大年正月初二,被强行关押在河北屯乡政府洗脑班,计划生育二楼的一间屋里关押五天。后被无耻的勒索人民币两千元(后要回)。

(十一)高玉福

高玉福,男,五十多岁,天津市武清区河北屯镇小杨庄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十月被绑架到河北屯乡政府院里,遭到了恶人歹徒的毒打。后被非法关押在武清区看守所拘留了十五天后放回。

(十二)吴淑华

吴淑华,女,四十八岁,天津市武清区河北屯镇杨家场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十月被绑架到河北屯乡政府院里,遭到了恶人歹徒的毒打。后被非法关押在武清区看守所拘留了十五天后放回。

(十三)倪廷祥

倪廷祥,男、五十二岁,天津市武清区河北屯镇甄马庄法轮功学员。原是武清区水泥厂正式职工,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全面打压迫害法轮功开始后,倪廷祥被武清水泥厂除名。一九九九年十月十日,被抓到乡里,遭到恶人歹徒的人身攻击。毒打后又被送到武清区看守所非法拘留了三十天。放回后被强制在乡里干杂活一个多月。

(十四)王蓉萍

王蓉萍、女、三十七岁,天津市武清区河北屯镇甄马庄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利用全国所有的舆论工具,造谣、欺骗、构陷、诽谤法轮功,把全民卷入了这场罪恶的迫害之中。王荣萍和千千万万个法轮功学员一样,是法轮大法的亲身受益者。这个朴实的农家妇女,心怀善良的愿望去了北京,证实:“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在北京,王荣萍遭到了北京公安的野蛮绑架迫害,被当地公安绑架回来,在武清看守所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在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份,王荣萍因为贴“法轮大法好”真相粘贴被绑架先关押在武清看守所,后被非法关押在邪恶的天津板桥劳教所迫害两年半,后又延期半年,共三年的时间。王荣萍被劳教迫害时,年幼的儿子还不满三岁。

(十五)杨克义

杨克义、男、五十多岁,天津市武清区河北屯镇法轮功学员。修炼法轮功以前,身体患有高血压等多种顽疾,修炼法轮功以后,一身的病全好了,身心健康,扔掉了多年的药罐子,是法轮大法的受益者。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份,自己正在家中打坐炼功时,被武清公安刑警和当地派出所抓走,在河北屯派出所被打嘴巴子,被扒光衣服只留一个小裤头。当时的天气已很凉了,人在院子里冻着,还得是半蹲半站不能直腰。后被非法关押在武清看守所拘留十五天。

在邪党的迫害中,失去了炼功的环境,放松了修炼的杨克义最终旧病复发离世。

(十六)李凤玲

李凤玲,女,五十岁,天津市武清区河北屯镇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份,在村治保主任刘福顺的带领下,武清区刑警和派出所片警闯入家中,和丈夫杨克义一起被绑架到乡里。在派出所被抽嘴巴,受到了迫害和恐吓。

(十七)张福玲

张福玲,女,五十五岁,天津市武清区下伍旗镇后段庄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打压法轮功全面开始,乡政府的,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邪恶组织)派出所的,把她的大法书籍,炼功带全部毁掉,录音机抢走,每天强迫她去乡里报到洗脑,逼迫听污蔑大法的谎言,晚上星星都出来了才让回家。

当时乡里主管迫害法轮功的是刘旺,已遭报死亡;参与迫害法轮功的片警李明;参与迫害法轮功的村书记闫怀金遭报瘫痪。

(十八)闫环

闫环,男,五十九岁,天津市武清区下伍旗镇后段庄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为证实大法,去北京挂横幅被北京警察抓走,因不报姓名,被关押在北京看守所半个多月后放回。

(十九)闫福

闫福,男,六十岁。天津市武清区下伍旗镇后段庄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为证实大法,去北京挂横幅被北京警察抓走,报姓名后,被武清接回,关押在武清看守所一个多月后放回。

(二十)张秀艳

张秀艳、女、四十二岁,天津市武清区河北屯镇杨家街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恶打压法轮功全面开始,张秀艳被抓到乡里强行洗脑,逼迫放弃自己的信仰,半夜才放回去。

二零零四年四月份,因不放弃修炼,派出所再次驱车把张秀艳抓到派出所,并从家中抄走大法书籍和小录音机等私人物品。后把她送到武清区看守所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五年二月十日晚上八点,派出所又一次将张秀艳绑架,当天夜里十二点前直接送到武清区看守所非法拘留了十五天。在看守所,被强行喂了一种不知名的白药片,吃后身体明显感觉不舒服,记忆了下降,大脑反应迟钝,对精神及中枢神经的迫害作用很大。

中共邪党打压迫害法轮功学员张秀艳的所谓理由极其可笑,有一张书证记下了恶党的荒唐与邪恶:《天津市公安局武清分局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公(武)决字(2005)第五百九十七号写明:被处罚人(单位)张秀艳,女,一九七零年六月二十六日生人,初中、现住地:武清区河北屯镇杨家街村现查明:二零零五年二月十日二十时许,张秀艳在自己家中炼法轮功,并存有法轮功宣传材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条例)第十九条(五)项之规定,决定给予:张秀艳行政拘留拾伍日。一个妇女晚上八点了,在自己家中炼功,并未影响任何人,又违反了谁的治安管理条例?这样的丑恶与无耻,走遍天下恐怕只有中共邪党才做得出来。这就是中共邪党迫害善良无辜的法轮功学员的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