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护我走神路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三十日】我有幸出生在大法洪传的时代,更有幸能成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一九九九年得法,在大法中修炼十二年,也在正法路上走了将近十二年。风雨十二年,在伟大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我们顶着邪党红色恐怖的压力,在这场世间最邪恶最流氓的迫害中,证实大法,救度众生,历经坎坷,一路走来,尽显大法的威德。

一、挡不住我走神的路

一九九九年七月以后,邪恶疯狂迫害大法,恶毒的诽谤大法与师父。看着师父与大法遭受不白之冤,世人被蒙骗,我禁不住泪流满面。我们在大法中受益,如今大法有难,作为弟子怎能无动于衷。

我与同修开始到各家各户去送讲真相的传单。本市的同修搞了一次整体行动,将真相传单一夜之间贴遍了全市的大街小巷,让许多世人明白了大法真相,同时也震慑了邪恶。它们很害怕,到处抓捕同修 ,我母亲也被诬陷入狱。我与妹妹先后進京上访,为师父与大法说句公道话,回来后妹妹被单位监控,我也被非法关押。我们家成了当地迫害的重点。邪恶认为本地发的传单都与我有关,专门派人对我监控、盯梢。

那真是从未有过的一场巨难。母亲被抓后,妹妹单位和当地公安、国保一些人经常到我家来,父亲吓的不敢炼功了,不久他旧病复发。我被非法关押八个月后回到家中,我不听邪恶那一套,坚持修炼,恶人利用父亲监控我。

为了炼功,我挨过父亲的皮鞭,他不让我炼功,我索性白天站到院子里炼。院子正对着马路,路边有人过来过去,我也不管,我横下一条心,谁也挡不住我炼功,一正压百邪。父亲怕人看见,只好让我在室内炼功。

那时,我每天都要学法,学《转法轮》和师父后来发表的经文,我背下来近四十篇师父的经文,师父的法是黑夜的明灯,照亮了我的心房,给我指明了前進的方向,伴我走过了最艰难的时光。

那时,妹妹因为進京上访,被克扣工资,单位只发一点生活费给她,邪恶迫害我找不到工作,父亲生病住院又需要医药费。正在我们发愁的时候,妹妹的存折上突然打進来六千元钱,说是奖金。当时在邪恶的打压与经济迫害下,我们想都没想过还有什么奖金,面对这从天而降的六千元钱,我们百思不得其解。后来,才悟到是师父在鼓励我们呢!

师父说:“在这个邪恶铺天盖地而来的这一个时期当中有多少人被恶毒的谣言、被欺世的谎言所蒙蔽,带着仇恨的心理对待着大法和我的弟子,这样的人在未来注定是要淘汰掉的。可是就是这样,我们经过讲真相使他明白事实,去掉了原来的想法与恶念,他很可能就有救了。(鼓掌)我们在向世间讲清真相并不是在搞什么政治斗争、针对某些事情在做什么。我告诉你们,这是你们的慈悲,是你们真正的在度未来的人!”(《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师尊的讲法明确告诉我们,讲真相救人是当务之急,当时因邪恶迫害,真相资料奇缺,我们就买来不干贴,写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等,到学校、居民楼去张贴。有资料时,我就一个人去发。有时到街道闹市去发,边走边发;有时到路边的门面去发,边讲真相边递上一张真相传单;有时送到居民的门口。更多时候是与众生面对面讲真相,跟一起打工的同事、老板讲,跟上门的顾客讲,跟不相识的路人讲。在我的心里,也没有什么过多的想法,只是觉的众生可怜,师父话记在心里,就有一种强烈的责任感,促使我去做一名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

我的内心是坦荡的,那段时间,我从来没有遇到举报我的,大多数人充满了好奇,有不少人还笑眯眯的,他们明白的一面知道,大法真相就是他们生命中最宝贵的东西。后来我才知道,当地国保、国安、六一零一直派人盯梢我,我家门口也经常有人蹲坑,他们耗费了很多精力对付我,想要在我发资料的时候抓我,可是,在师父的呵护下,他们从来也没有得逞过。他们很恼怒,也很惊奇,有时,我明明就在前面发,可他们就是找不到我,他们累得筋疲力尽。我知道是师父看我有救人的心,帮我化解了一次次魔难,向世人展现了大法的神奇。

二、正念化解迫害

二零零八年,我因没有注意表面安全,又到前一天讲过真相的地方劝退没有三退的人,被人举报,将我绑架到了派出所。我也没有动心,一路给警察讲真相。当时,我的包里有一些真相资料、光盘,我就想,这是救人的宝贝,让他们看,他们也是要救度的人啊。结果,他们最后帮我编了一个说辞,说是我在路上拣的,也不追究资料来源。

我也不动心,心里求师父,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要出去救人。晚上,恶警打开我的mp4,里边传来师父的声音“神通加持法”。我明白了师父在加持我的正念,恶警迫害我时,我将迫害转到他身上,他难受得喘不过气来。我在心里不停的发正念。

晚上,恶警全都走了,只留下一个比较善良的警察,他让我坐在椅子上。我一直没合眼,心里又求师父帮我离开这里。到凌晨六点,我发完正点正念,不久,听到外边门响,我知道门开了,我边发正念边脱手铐。手铐铐的很紧,我想,大法弟子是无所不能的,我就用缩骨术把手脱出来。大概二十多分钟左右,只听见骨头啪啪响,手从铐得很紧的手铐中脱出来了。我轻手轻脚绕过两个警察,走出门外,发现大门与最后那道铁门也已经打开。在师父呵护下,我顺利离开了派出所,又从新汇入了讲真相救人的洪流。

我来到了我原工作单位所在地,在师父的加持下,我从单位顺利地拿到了属于我的一笔安置费。在这里,我又开辟了新的项目,购买了一部讲真相的手机,利用来群发短信,同时,又购买了IC卡打真相电话。

奥运期间,全市戒备森严,我坚持打真相电话,劝退了一些同学。因是长途电话,打得时间比较长,劝退效果好,起了欢喜心,被邪恶钻了空子,恶人跟踪到我租住的房门口。我和母亲共同立掌发正念除恶,请师父加持我,他们找不到我。只听见他们楼上楼下的敲门,大声喊我的名字。我家门口贴着大法门联,很醒目,可他们就是找不到我家。

那段时间,我每天高密度发正念,整天发正念十二次以上,并延长发正念时间,睡觉时梦里都在发着正念,清除了大量邪恶。同时,心里全盘否定邪恶的旧势力安排,请师父做主,只走师父安排的路。我梦见另外空间的邪恶头子对手下说:她的正念好厉害,你们不要动她。邪恶绑架的阴谋在大法弟子的正念下彻底解体了。

三、整体正念显神威

我地一直迫害比较严重,特别在二零零八年奥运那一年,一批同修被判重刑,不少同修起了怕心,不敢与同修接触。后来,随着师父新经文的不断发表,周边地区的同修也陆续伸出援助之手,本地同修通过学法交流,意识到了整体的重要。各个学法小组陆续建立,不少同修买电脑,上了明慧网,资料点也陆续成立。

大家发挥各自特长,各尽所能,有面对面讲真相的,有走街串巷贴不干贴、发资料的,有帮助昔日同修走回来的,有带新同修的,也有在家做资料的。一个无形的整体已成雏形。

去年邪党建党日之前,在本地的一整条主干道上,沿街道两旁隔几十米就挂一块邪党血旗的标牌,整条街都笼罩在一片血光邪气之中,毒害着世人。我地同修都不约而同的想到了用正念清除邪旗标牌,大家约定在一个统一的时间段,集体发正念清除。有的同修在那条街上边走边发正念,有的坐在公交车上发正念,有的坐在家里静心发正念。大家齐心协力,劲往一处使,大约用了一个星期左右,整条大街的邪旗标牌全部被拆除了。再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见证了整体配合的威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