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法轮大法的圣缘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三十日】

危难时 喜得大法

一九九八年初我得了重病,咳血吐血,浑身无力,一动就喘。别人用的药用到我身上就不好使,慢慢的卧床不起了。丈夫为给我治病四处求医问药,什么偏方、秘方、该用的办法都使了,也无济于事。亲属找人给我算命,说我挺不过十月份。当时家里的情况是:女儿八岁、儿子不到二周岁、老公公脑血栓后遗症瘫在炕上十多年了,我又病成这样,丈夫心急如焚暗地里直掉眼泪。

我娘家老姑于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知道我的情况来看我,给我讲法轮功祛病健身功效显著、不同寻常。我一听心里就升起了一种喜乐、欢喜的感觉,一心要学炼这功法。当时我们村子还没有人炼法轮功,老姑家离我们村有二十多里地,要想学就只有到老姑家去看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录像。

晚上丈夫下班后,用摩托车把我带到老姑家。当时我坐都坐不稳,亲属们担心我能否坚持看完。神奇的是我在炕上稳稳当当的坐了三个半小时,当中只觉的肚子疼,但不影响我看录像。第二天肚子还疼,一连三天,但一天比一天轻。和老学员一说,知道是师父已经在给调理身体了。在这之前我是整天躺在炕上的,别说出去遛弯儿,看孩子做饭,自己连自己都照顾不了。可这三天下来我自己能从炼功点走回老姑家。那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对师父对大法的感恩真是无以言表。

丈夫一看法轮功真神奇,一个久病撂炕的人只听三天师父讲法录像就能走这远的路,他就给我赊来一台彩电,借来录放机,以后我就自己在家看师父讲法录像,自己按师父教功录像带学炼功动作。慢慢的我能给家人做饭了,也能伺候瘫痪的公公和照顾孩子了。法轮大法这超常的科学治好了我的病,慈悲的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我身体的巨大变化,在我们村传开了,人们无不赞叹大法的神奇。我的家人、邻居、亲戚朋友很多人相继走入大法中,我们村也有了炼功点。那时每到晚上,炼功点响起悠扬的炼功音乐,那种祥和美妙的幸福时光,永远留存在记忆中。

我是闭着修的,另外空间什么也看不见,丈夫和孩子都体验到了大法的超常。丈夫在梦中见到师父把他引领到一个道观,道观中有一口银子砌成的水井。师父让他喝井里的水,那井水甘甜清澈,直透心肺。早上我炼功,丈夫看到师父法身穿黄色衣服,全身闪着金光坐在我旁边。女儿那时不到十岁,炼功时看到师父法身、释迦牟尼、观音菩萨、老子等,她小小年纪不可思议的说出这些名字。儿子看到大法轮在我家窗户上转。这些神奇的展现,更坚定了我们修炼大法的信心,要把这一生都溶于法中,跟师父走到底。

守心性 善解渊怨

我老公公因病瘫在炕上十多年了,心情不好就找茬刁难我,拿我出气,什么难听话都骂。修炼大法前,我就和他对着骂,有次我气不过,还打了他两个耳光,那都觉着不解气。修炼大法后,我明白了,我得做好人,做一个符合“真、善、忍”标准的好人。不能和老公公对着骂了,以后老公公再怎么骂我,我都不吱声。一开始也是强忍,慢慢的我反而可怜他了。有次他骂我,连邻居都忍不住了说:做好人就做成这样了,他这么对待你,你都不吱声。我真心真意的伺候他,赢得所有亲属的认可。最后老公公去世时,亲属们都表扬我是个孝顺的儿媳妇。我告诉他们:是法轮大法改变了我。此事也为我以后讲真相打下了很好的基础。

师引路 進京护法

九九年后邪恶迫害大法,在邪恶迫害面前,我没有退缩,依然坚持修炼。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八日邪党召开十六大之前,我要把自己的心里话,在大法中受益的真实情况,告诉世人,还师父和大法的清白。在十月二十九日,我把家里安顿好,毅然的走出家门到北京为大法说公道话。我有了这一念,慈悲的师父就给安排好了一切。

当时各村路口都派人拦截進京人员,我没走大道,穿过玉米地顺着小道来到火车站。以前我从未出过远门,也不知怎么换车。火车站候车室里只有一个人,我上前一看有些面熟,就攀上庄亲。他要到外地打工正好路过北京,我就跟着他上了火车。还换了两次车,第二次换车时,是下来这趟车,从一辆车底钻过去,直接上了另一趟车。如果没人领着,我根本不知道上哪趟车,后半夜三点我们顺利的来到北京火车站。那位庄亲继续坐车走了,我進了候车室,准备天亮些再坐公交车到天安门。

刚坐下一会儿,过来一个警察问我:哪来的?我什么也没想实打实的说:哪哪的。警察又说:拿身份证来。我一下警觉了。我一边装作找身份证(实际没带身份证)。一边心里求师父:师父啊,我都到北京了,就差一步了,还不让我到地方?我就这么一想。那边有人叫:某某,指导员让你赶紧去换岗。那警察转身走了。一切都是师父的慈悲呵护,我眼含热泪心里默默的谢谢师父。我一看不能在这久呆,也趁势出了候车室,可是不知坐那趟公交车到天安门。当时大脑是一片空白,就一个念头,到天安门证实大法。心里一直在求师父。这时听到旁边有两个背包罗伞的农民工说:咱们先上天安门看看。我一听明白了,就跟着他们走。

来到天安门前天刚蒙蒙亮,警察、警车、便衣随处可见。那也阻挡不住大法弟子证实法。我也看到有各地同修的身影,我旁边就有两个同修商量:一会儿升旗时一起做。更增添了我证实大法的信心。就在这时我的肩头被人拍了一下,我回头一看是我们当地派出所的:啊,你腿跑的挺快,可找着你了。扯着我的胳膊往外拽我。我心想:我的任务还没完成呢,我得证实法。我大声喊:“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众人回头都看我,警察随后把我嘴捂上了。

回来后,我被非法劫持到当地拘留所。在拘留所里我见谁都讲“大法好”。用我亲身的经历和体会给他们讲大法的美好和神奇,使他们都明白了大法真相,很多出去的人都是背着《洪吟》走的。后来邪恶想把我非法劫持到马三家迫害,慈悲的师父给演化出病态,三个月后我正念闯出黑窝,又溶入到正法洪流中。

救众生 兑现誓约

通过不断的学法,我明白了大法弟子带有救度众生的神圣使命。几年来我利用多种形式讲真相:撒真相资料、面对面讲、邮寄真相信、打真相电话等救度有缘人。有次娘家有个亲戚办喜事,并没有告诉我,但我不想错过这个讲真相的机会,就带上二百元喜钱,走了很远的路,早早来到亲戚家。我那天的心性到位了,师父源源不断的安排有缘人到我身边。我刚坐下五分钟就有人过来听真相,二个多小时,我讲退了三十人。

有两个外地的生意人,要在本地寻找合伙人。经朋友介绍我也去见面了。我当时的想法是做生意其次,有机会得讲真相。我第二次去时,正好只有一位在,我就给他讲大法真相,最后一直讲到法轮大法是救人的佛法,那人听的津津有味,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觉。最后非得要看书,我回去拿给他一本《转法轮》宝书,他才心满意足的走了。

搬到城里住后,我和同修配合到劳务市场面对面讲真相,撒真相资料,给出租的货车司机发大法真相车挂,司机们抢着要。有次打语音电话,有个人把真相录音都听遍了,还觉的没听够说:怎么没有了。因我要到家了,才关了手机。初期发真相资料,看到不明真相的人把资料扔掉了,我感到非常可惜。以后再发真相资料时,我就说:众生啊,我师父让我来救你们来了。从那后再没看到有人扔资料了。原来我从同修那拿真相资料,丈夫鼓励我:自己做吧,还方便。有了这一念,就有同修告诉我愿意提供全套设备。师尊在《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中告诉我们:“你能够走到今天,能够做救度众生这件事情,你就是在开创自己的路、树立自己的威德,你也就在完成着你的历史使命。”师尊的话激励着我精進、再精進。

我要珍惜这万古机缘,努力做好三件事,真修实修,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