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法轮功学员阳琴受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三十日】(明慧网通讯员重庆报道)重庆市女法轮功学员阳琴,十二年来持续遭中共人员及警察迫害,多次遭绑架、关押,两次被非法劳教,一度被迫害致精神失常。以下是阳琴遭迫害事实。

阳琴,女,现年五十八岁,家住重庆铜梁县解放东路。一九九六年,她有缘在潼南公园得到高德大法——法轮大法,从此按“真善忍”要求修炼,得多病的她身心受益。在修炼前,阳琴是有名的老病号,患有头痛、骨质增生、鼻炎、喉炎、乳腺增生等疾病,严重时全身肿,大小便失禁,茶饭不进。不管是进庙门,打太极拳,还是进医院(各大医院,西南医院、新桥医院、三二四医院、重庆三院等)都不得好转,这使得她有生不如死的感觉。阳琴修炼法轮功后,仅几个月,所有的疾病不医自愈。阳琴生命获得新生,生活变得充实,人变得和善,家庭也因此充满了幸福温馨。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阳琴为了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二零零零年底上北京上访,被北京前门派出所警察绑架,随后被铜梁派出所一姓欧的警察,伙同市政局副局长来北京办事处遣返回铜梁。二零零一年一月十六日,铜梁“六一零”人员,伙同单位市政局将阳琴劫持到拘留所非法关押三个月后,阳琴绝食反迫害,又被单位非法关押一个多月,才于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五日被放回家。当时参与迫害的人有政法委“六一零”人员:刘安学、公安局长陈文(已车祸遭报死亡);当地警察张学伦、陈明海(二零零四年,遭报病死)。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七日阳琴正在市政局上班,铜梁“六一零”、派出所、伙同单位市政局以她不放弃修炼为借口,再次将她劫持到重庆沙坪坝双碑井口地质招待所洗脑班,非法关押7个多月;期间强迫单位市政局每月交三千多元钱,用株连单位的方式迫害她,以此引起世人仇视法轮功学员。当时洗脑班参与迫害阳琴的人:重庆市政法委处长王某(女,五十来岁)、“六一零”人员黄某某;劳教所、转运站警察及重钢退休干部共计有三十来人:严利平,陈雁雁,树英,胡小燕,彭俊,杨泽,陈世伟,廖某某,王某某,巫叙信、巫叙定等。

二零零四年,阳琴在小区发放真相,被中共毒害的世人举报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后,回家后单位不准上班,并扣压工资百分之几,几年来扣押奖金达几万元。

二零零五年八月七日,阳琴在铜梁东门市场发放《九评共产党》(一本深刻揭露中共邪恶本质和红朝谎言的书),被协警非法抓捕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七日上午十一点,铜梁“六一零”、政法委伙同市政局来了六人到家中,用欺骗手段把阳琴骗到单位,将她绑架到重庆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这次参与迫害阳琴的有:铜梁“六一零”人员许先谷;派出所警察肖某某、市政局局长柏勇、副局长王亚非。二零零六年十一月,阳琴因身体被迫害严重,脚肿无法走路,劳教所才让她保外就医回家。劳教所参与迫害阳琴的警察有:赵媛媛、李玲玲、曹成易、谭新月;包夹吸毒人员:丁兰、王小容。

二零一零年,中共用钱收买世人说:抓到一个法轮功学员奖五千元。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三日,阳琴在铜梁菜场发真相,被人恶告,遭绑架,被关进拘留所,阳琴绝食抵制迫害,被强行带到县中医院输液,三月三日上午,法制科王代清叫拘留所长周光中等人签字,将阳琴非法劳教一年半,后被劳教局改为二年。

在劳教所,阳琴受到种种酷刑和体罚迫害,从早上六点到晚上十二点蹲、站、坐,不准活动,连晚上睡觉都不准翻身,很长时间不准洗澡,长期的迫害致使她精神失常,血压升高,被送到西山坪医院。回到劳教所后,不法人员强迫她吃大量不明药物,药费相当昂贵,要家人付款。此次参与迫害阳琴的人员有狱警:任新燕、陈雁雁、胡小燕、陈小琴;包夹吸毒人员:丁霞、肖体会、陈婷婷。半年后,因阳琴极度虚弱,劳教所放她回家。

阳琴回家后,仍然不断遭骚扰。重庆劳教所一到敏感日就打来电威胁其丈夫说:管好自家人,看好自家门。事实上这十几年来,阳琴丈夫经常接到中共人员及恶警的骚扰电话,搞得一家人无法安定生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