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面讲清真相 救度可贵的中国人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三十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以下是我在讲真相中的经历和修炼体会,向师父汇报,同时也与同修们分享。个人修炼层次有限,但我会不断修正自己的不足,精進实修不辜负师尊的慈悲救度。

在过去的几年中,我一直参与华人社区退党点的讲真相活动,逐渐把讲真相的范围扩大到各种不同场合,直到最后把讲真相溶入到生活中,随时随地讲真相,溶入到修炼中,时时刻刻向内找,修心,去执。我把自己在这过程中的一些体悟总结如下:

一、持之以恒 不信良知唤不回

我们地区的退党点每周六开设在华人聚居区最繁忙的一条购物街上,远近周边的几万甚至更多的华人都来这里消费,其中大陆新移民很多,加上探亲访友以及在附近上大学的大陆留学生,一批一批的涌入这里。我们虽然只有几个同修常年坚持在这里,但是随着时间的延续,这里的一方众生也在发生着显著的变化。

前几年,我们摆放了大量的真相展板,但是人们好象并不在意,只有少数人停下来看一看,上前讲真相也听不進去,甚至有的人还骂,很多人不接真相资料,我们几个同修遭了不少白眼、辱骂和讥讽,一天下来也退不了一两个。那时总是找不到门道,效果不好,反而经常让人家数落,就象有一堵厚厚的墙在阻隔着,弄的我很多时候宁愿用英语跟西人讲真相。有一段时间我干脆在那里炼功、打坐,其实是在逃避面对面的讲真相。

我向内找:首先不应该知难而退,同时这也是因为修炼上的不足,那么就得脚踏实地修自己,不断充实正念。渐渐的敢于张口讲真相了,越来越有信心,却又不自觉的走入了另一个极端:讲起来滔滔不绝,不顾对方感受,不管对方是否忙闲,效果还是不好。甚至有一次跟一个人争起来了,谁也不服谁,一声比一声高,强要对方接受自己的观点,没能控制住争斗心。后来向内找这根本就是私心,只顾证实自己,造成了负面影响。我认识到应该归正自己的思想和言行,不应该执着于时间、数量、结果,不强调自己要做成什么,就想着把慈悲和美好留给世人。

慢慢的,讲真相越来越理智,越来越能被人接受了,三退(退出邪党及其团队组织)的人数也渐渐多起来。有一家大陆新移民,夫妇俩每周六都来买菜,开始不接受真相,态度还非常蛮横。我坚持几次耐心的讲,都听不進去。后来我就改变了方式:你不想听,我就不讲,不勉强。以后每次见面都主动打招呼,说几句家常话。他们开始不理我,但我还是很有礼貌的打招呼,后来渐渐有了互动,对方也对我露出了笑容。两个人对我也接受了,但是就不三退,我也不坚持,还是照常打招呼。一次在当地参加节日游行,天国乐团也参加了,当再一次见到我时,这个男的兴奋的说:“我看到你们法轮功乐队了,看到你当指挥呢!”我马上意识到,时机成熟了,就顺势从大法的美好讲起,又讲到了善恶有报,说道:“大哥,你们都是善良的人,都应该有美好未来,可千万别给邪党做殉葬品,我帮你登录大纪元网站三退吧,神佛能保佑你幸福平安,因为你能分清善恶。”真是“水到渠成”,他和太太当时就高兴的答应退团退队,并记住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从那以后,这家人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对大法的态度非常好,对神韵赞不绝口,对大法弟子也非常友好。

我体悟到,当对方不接受三退时,一定不要陷入与常人的争执,即使讲不通,甚至骂你,也很有礼貌的说:“谢谢,再见,有机会再聊,祝你全家平安、幸福。”让对方感受到你是真心的为他好,从始至终要用正念主导,不能给邪恶钻空子。尽量启迪人的善念,贴近人心,讲知心话、肺腑之言,这样在这个生命得救后,他对你表示的感谢也是发自内心

在最近的一年多里,我挖出了很多执着心,不断修去。我悟到挑选众生不是慈悲,所有的众生都是为法而来,都应听到真相,所以我对所有路过摊位的人,不仅是大陆来的,对韩国人、东南亚华人、甚至是香港、台湾人,我都问候、微笑、点头,即使没有机会说话,也要在匆匆一走一过中,也要把慈悲和善留给对方。我发现,我现在的微笑是真正发自内心深处的,不是强为做出来的,纯净中带着淡淡的喜悦。现在也不会再向人家手里硬塞单张了,多为他人考虑,不强为对方,不打断对方,于慈悲和理性中救度有缘人,一切都是那样自然、平和。

二、突破观念 用纯净的心去救人

有一天在一家商场,我看到一个中年人西装革履,夹着公文包,很象是大陆公派的干部。我就主动迎上去打招呼,一交谈得知此人是大陆来澳洲公派出差的官员,一行四人。聊了一分钟,正当我要切入正题的时候,那人突然慌张起来,因为他后面的三个人没跟上来,他怕人走散。我知道这是假相,也是干扰,就立即发出一念,彻底解体另外空间一切阻碍这个人了解真相、阻挡其得救的一切邪恶,然后就守着这一念。那个人掉过头要去找他的同伴,我就在他身后说:“我有重要事情跟你说,你一会儿回来。”他说:“行!”果然没走多远,他就看见了另三个人在看时装,他放心的走回到我这里来。我开始跟他讲真相,刚说了三、五句,那三个人喊他走,他要马上离开我。当时面临的两种选择:一是无奈的放走他,二是在最快的时间内让他三退,但讲不透彻很可能就退不了,即使退了他也不太可能真正的了解真相。在最短的一瞬间内,我一下子找到了自己的不足,那就是观念在障碍着我。因为当他找到他的同伴,放心的回到我这儿时,我心中有一丝的欢喜心:看我这一念多有能量,让他回来他就回来,真听话。又想:那三个人最好就在那等着,别过来,人多了不好退。当时马上意识到了欢喜心和这个不好的观念,这不是真我;继而从内心底生出来一念:这四个人要一起救!这一念来的是那样从容和坚定,我知道这是师父在给我智慧和力量。这个过程就在一瞬间。主意刚打定,又一堵由观念形成的无形的墙堵在那儿:这个人都要走了,那三个人怎么会来呢?但当时我这颗救人的心无比的坚定,这个观念已经制约不了我。没有经过大脑思考,我脱口而出:“把他们叫过来,我要讲的事很重要。”这个人真的就喊他的同伴过来,我也向他们打招呼。那三个人就过来了。

到此时,我任何的观念都没有了,脑子里没有杂念,认真的讲起来:“几位大哥,你们好,能在这里见到我们中国同胞非常高兴,我们萍水相逢,以后也许没有机会见面了,今天相见就是缘份,我送给你们几位一句祝福的话,这是一句吉祥话,同时也是救命的一句话,请你们记住……”就这样,我全身心的投入的讲着,那几个人就象小孩听故事一样,静静的听,不住的点头,我当时觉的时间象凝固了一样,周围很静,所有人都被包容在慈悲的能量中,最后,四个人全都高兴的同意退党、退团、退队,分手时一再感谢我,我当时发自内心的感谢师父,是师父加持我,给了我智慧和力量。

但有时也会被观念障碍住。一次乘火车,隔着过道坐着一个大学生,当时车厢里还有几个华人坐在很近的地方,当时观念认为如果劝三退,这个小伙子会不好意思,因为其他人都能听见,但又不想错过这个机会,就这样一犹豫,几分钟过去了。后来正念上来了,不要理会太多,救人要紧,就搭上话,效果很好,感觉肯定能退,但是就在这时他到站了,匆匆的就下车了,没有机会再说了。事后我很后悔,深深感受到机会错过了就不会再来。也找到了不足,就是以后不要被观念束缚,而且,第一念最关键,它直接影响到讲真相的效果和结果,如果第一念不坚定,即使勉强去做,效果也不会好。

三、溶入生活 抓住各种时机、场合讲真相

讲真相是生活中的一部份,有机会就讲,只要用心,机缘时刻都在。

一次去墨尔本参加国庆节大游行,刚刚换好服装,拿着号向集合地点出发。在唐人街,上午人很少,迎面四个中国留学生,好奇的看着我穿的古装乐团服装。我主动和他们打招呼,不错过这个机缘,从介绍这身古装开始,介绍天国乐团,接着讲到大法的美好及邪党的迫害。二、三分钟就把真相讲清,四个人都同意三退。当时自己没有什么观念,就是想抓紧机会救人,在稍后的集结时又给几个来拍照的中国人,也做了三退。

四、修好自己

讲真相中,处处都有修炼的因素。要想修好自己,就必须学好法,时时刻刻同化大法。回首多年来每一步的提高,最大得益于常年坚持学法,天天大量学法。在我每天的生活中最重要的就是学法,我不断创造各种机会,保证我每天的学法,不管外界和周围的环境条件怎么变,包括我的生活和工作,我都会把这一切变通为我学法的有利条件,保证学法永远放在第一位。几年下来都是这样,这短短的几年在我生命的永恒中却起到了巨大的作用,为我的修炼奠定了非常坚实的基础,这些年的付出和收获用任何人世间的财富和幸福都不换。每天学法中,不走形式,入心学,并时时内省、不断归正自己。最快乐的时光就是在下班后,洗完澡,换上干净的衣服,给师父磕头,心中无所求,就是感恩,然后打坐学法,什么都不想,全身心溶入美妙的能量中,虽然空腹,也不觉的太饿,就这样学下去,那种感觉非常美妙殊胜。发正念除了四个整点,早晚八、九、十点也发正念,为神韵演出发正念也是三百六十五天全年发,时时同化大法,救人时心很纯净,真是思维象放空了一样,无欲无求,心无任何牵挂,讲真相的效果就很好。因为慈悲心出来了,全身心的为对方着想,慈悲的眼神能溶化冰。

五、结语

在面对面讲真相中,每一个过程都是向内找,不断找出不足之处,不断的做的更好;不断挖出自己的观念,不断的去除它;不断的在法上提高,不断的用法充实自己;不断的用正念清除邪恶干扰,不断的用正念鼓励众生;不断的放弃自我,找出真我;不断的告诫自己:我只是无边大法中的一个小小粒子;“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我们的一切都是师父给予的;在救人的过程中,要去掉欢喜心、显示心,证实自我的心;每救一个人,心内第一念就是谢谢师父,实际上,一切都是师父在做。

我还发现,面对面讲真相中的升华与起到的作用,能更加促進其它项目,参与其它项目做起来会更顺利,智慧更多、更神圣。

我衷心希望海外的所有大法弟子,无论项目多忙都不要忽略面对面讲清真相,救度可贵的中国人。

谢谢师父!
谢谢大家!

(二零一一年澳洲法轮大法修炼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