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十三载 坦荡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三十一日】我今年七十四岁,在修炼路上能走到今天,是师尊的呵护。回首走过的路,有苦也有了乐:幸得大法,在大法中修,修去了许多人心,心性得到升华;助师正法,虽苦但心里甜;学好大法是修炼人的本份。我是锁着修,凭对大法对师尊的信,虽然离师尊的标准还差得远,但到现在可以说:这条修炼路上没有污点。

十三年的修炼中,我也吃了不少苦,但是不觉的苦,修炼人,吃苦为乐,吃苦越多越好;救度众生我做了一些事,但那都是师尊在做,我只是跑跑腿、动动嘴;有人说我是救人的神老头,我不敢当,一切都是师尊在做,不能那样叫,那会害我,我还得师尊保护呢!把这些年的修炼经历与体会写出来,请同修慈悲指正,使我心性等方面能得以升华。

有幸得大法

我于九八年秋得大法,真是万幸哪!得法前,我是果农,技术、挣钱等方面在我这地块,是数得着的户(汽车、拖拉机都有)。但是,满身的病业也是很多的,最严重的是头疼、心脏病、腿疼、腰疼等等,浑身是病,特别头疼是当兵留下的,痛起来真是要命。人往往有病的时候都想:只要别有病,怎么都行。我有钱,但是医院治不好我的病。

幸得大法,很快师尊就给我净化了身体,我身体业力太大,清理时上下都淌血,我坚信师父,很快就无病一身轻,脱胎换骨获得新生。

师尊给了我第二次生命的感激之情无以言表,全家人(六口)都走入了大法修炼,我家是炼功点,学法(两天学一遍(《转法轮》)、炼功、洪法,比学比修,大法的根深深植入我心里,踏踏实实的修炼,沐浴着浩荡佛恩。

坦荡正法路

可好景不长,江氏流氓集团疯狂发动了对大法对师尊的打压,真是乌云滚滚呀!但我凭正信、正念、正行,毫不畏惧,在师尊的呵护下,坦坦荡荡走到今天,没给大法抹一点污点。

救命的大法,伟大的佛法,伟大的师父,被污蔑被打压,作为弟子心急呀!我们全家都去北京证实大法。我冲破重重阻拦,刚闯進天安门广场,就被两个恶警逮住,我两臂一动,他们就滚一边去了(其实我又瘦又矮,是师父在保护我),又上来好几个恶警把我摁倒,扔到车里。

我大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我师父清白”!道路上许多人在听在看,我一路大喊;被关押半月,被当地邪恶弄回来关在镇派出所三个月,我家成了他们迫害的重点,又被关進市洗脑班折磨,打骂是小事,邪恶利用亲戚邻居迫害我,我那儿媳妇充当打手,提着我的小名骂,用扫帚疙瘩打我老俩口,我想:这是提高我的心性;她用一个砖头砸向我的胸口,我心想“硬气功”,那砖头弹到地上摔成几块(我知道师父在保护);她把我的新汽车也砸碎了,我房子的门窗也被她砸碎了,一切抢了个精光,只有二十来斤霉得发黑的面她没要。当时儿子被他的内弟、岳父打的已经死过去了还打(被他人劝住),她(他)们被邪恶利用。后来俺闯回家,白天女儿给反锁上门,防止儿媳来闹,白天不能冒烟做饭,我俩只吃这霉面粉,近二十天,虽又苦又涩,可也没事。

公公婆婆被儿媳打骂,是很丢人的事,我守住心性不气不恼,到后来学了师尊讲的“忍无可忍”的法,我想不能让邪恶继续利用她(他)们,要制止她(他)们对大法弟子犯罪,我一把抓住儿媳的头发轻轻这么一按,她就跪下求饶了,再也不敢了。再例如:我村邪党书记,带领十几个民兵,企图抄我家,我正气凛然的说:“谁敢动我师父法像?我立马叫他趴下”!十几个人吓得一溜烟跑了,再也没敢来。

十一年的迫害,我的大法书和师尊的法像,谁也没敢给我动。有一次,市、镇两级的“610”头头,开着三辆警车来到我家,上来就问:“老韩,你还炼不炼了?”我说:“炼!这么好的大法为什么不炼?”我把大法书托在左手上,右手做着割头的姿势说:“只要还鼓哒(指心)就炼!”那头头气的一蹦老高,拉开皮包,摔在地上,大叫:“给他抹了,把他的名字抹了,从今后再也不管他了。”气冲冲的走了,再也没回来。我心中笑说:“本来就不用你管,你不配!”

有一次邪恶又把我绑架到镇派出所迫害,夜深了,我想不能在这里久呆,我还得去讲真相救人;一看围墙有三四米高,可也只有从这里能出去,师父会帮我,我向上一蹿用左手按住墙头,右手那么一推,身体直着翻上去,又落下去,就象翻了个跟头脚先落地,一点声音也没有,而且上面还有玻璃碴子都没感觉。(后来那些恶警说:那么高的墙,你能翻出去,真服了你们了)当然我知道是师父保护(现在想,那就是轻功)。

后来师尊叫我们发正念,就更明白了正念的重要;有一次出去挂横幅,那些警察被我用正念定得住住的,我挂完这边挂那边,他们一动也不动;有一次镇派出所的恶警开着警车,警笛嚎叫着开来,我发出强大的正念:“定!不许再往前走。”就听那急刹车的“吱,吱”声,久久不见动静,后来听说,那警车急刹车拉出很长的黑道道,车撞在墙上,司机的胸部撞在方向盘上没敢下车。师尊说:“念一正 恶就垮”(《洪吟二》)。自那以后,邪恶再也没敢登我的门。

大法弟子齐发正念,大量的消除邪恶。师尊的正法進程迅猛的向前推進着,我们的修炼环境越来越宽松,特别《九评》的横空出世,敲响了邪党的丧钟,擦亮了世人的眼睛,认清了邪党的本质,传《九评》、促三退,拓宽了我们救度世人的路。

讲真相救众生

学着师尊讲的法,我在流泪,体会到师尊救度众生的洪大慈悲,又看到众生被邪党蒙骗的太可怜,面对救人的大法不听、不看、不信,甚至抵触、反对,犯下大罪自己偿还不起。前面谈了我的亲友参与对我一家的迫害造下了业力,就是我的亲姐姐也在内,我去给她一家讲真相,她(大我十岁)围着我转了三圈,我怎么说都不听;不几天就死了,多可悲啊!

我身边那些对大法犯了罪的人,不少得了恶报,这都是邪党欺骗宣传坑害了世人,我下决心抓紧讲真相救度众生。我村还有三个同修,配合讲真相,劝三退(即退党、团、队),每户最少去三次,几乎都讲退了,例如:老路(化名)患肝癌、股骨头坏死,病的很可怜,行走很困难,我给他讲了法轮大法的美好,他接受并退出邪党,看(《大圆满法》)看到一半就能去赶集,向我要了大法真相粘贴,一路贴,一路大声念,他说:“我不怕,看了一半大法书,我的病就好了,我谁也不怕了!”粘贴贴完了,怎么回的家也不知道,轻飘飘的,美妙极了,他第一回体会到无病一身轻的美妙,他逢人就说大法好,救了他的命,在全村很快传开大法救人的神奇。

我下地干活,碰到大永(化名),他患了股骨头坏死。我问他:你的腿怎么了?他说:“不好说,不好说,就是疼,怎么也治不好”。我把大法的美好讲给他听,他痛痛快快的认可大法好,并退了邪党,我说:“佛看人心,你只要天天诚心诚意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会好。”他问:“真的?”我说“真的!”过了七八天,他见到我,说:“哥哥,好了,真好了啊!我得好好谢谢你。”我说:“千万别谢我,你得谢大法和我们师父!”“那好,我就天天念法轮大法好,大法师父好!”

再有个叫冯杰(化名)的妻子,患乳腺癌,我给她讲大法好,她叫我去她家里喝着水说,我说:“我师父叫我救人,不收半分钱,我不能喝你的水。”她很受感动;我教她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法显神奇,她好了,全好了!找到我说:“哥哥,好了,真神了!我谢谢你了”。我赶快说:“千万别谢我,那是我师父救了你呀!今后要常念那九个字 啊!”她逢人就说大法救了她的命,弘扬大法好。

还有老陈(化名),被汽车撞成植物人,额头撞破至今还有一条沟,嘴眼向左斜,吊吊着到耳根,怪吓人的,我俩最好,我叫他心里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连续念三个白天黑夜;除了吃饭睡觉,一心念,到三天真的好了,眼嘴都正起来了,全村都知道,轰动了全村。

本村得救(难治之症)的人家有九户,全村对大法真相基本明白了。有一次本村有一很大的喜庆宴席,村邪党副书记在那攻击大法,村民老李(化名)说:“人家法轮大法救人不要一分钱,你又开沙厂又管土地,上亿的钱有的是,你管过谁?救过谁?”众人齐说:“说的对!”他张口结舌,脸红到脖子根,再也不敢说大法的坏话了。

大法把我村正过来了,我就走出村去救人。我村北面有个后口村,我有个一起当过兵的叫店文(化名),我一连两天夜里梦到他,我知道这是师尊点化我,我应该去救他;带上《九评》等大法资料,到他家一看,一家愁眉苦脸,我问:“怎么了?”他说:“我完了,就这么个孙子,得了绝症(血癌),花了四十一万元了,医院不给治了,这不是老天要断我的后吗?”我说:“不要急。”他说,“我没有钱了,全靠大嫚从济南寄的那些钱。没办法了。”我说:“不花一分钱,只有大法能救你孙子。”

他一听蹦起来了说:“你也炼法轮功?!大嫚来了好几封信了,也说只有大法能救我孙子的命,我害怕极了,上头不让炼,你我都是当兵的,你不害怕抓?”我把大法的美好,江氏流氓集团迫害大法的罪恶说了一个透,他明白了,全家做了三退,我说:“你必须让儿子和媳妇都炼大法,带着孙子炼才行。”他儿子儿媳一口答应。

我教他们炼功、学法,留下大法书、师父教功录像带,要他们一家有空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每日早晚炼功各一遍。他们一家学炼的很认真,九天后去青岛检查,大夫说好了,儿媳妇不相信,再三问大夫,大夫说:“好了,好了!吃的什么灵丹妙药?”儿媳妇蹦起来了,什么也不顾了,回来赶快告诉她公公,一家人别提多高兴了;店文变了,从思想根上变了,大胆的在大街上大讲大法怎么好,怎么救了他孙子的命,破口大骂江泽民大坏蛋迫害好人,不然中国人都能受益,俺孙子的病能好,什么病都能好。到现在他孙子在学校洪法,学习好,全身蜕去一张皮,白里透红,长出一头黑发,也长高了。大法神奇救人的故事,在十里八乡迅速传开。

我去二十里外的韩村魏老中家换豆油,我向他们洪法,魏老中一身病,他老婆看我七十多岁的人带着百多斤重的豆子一点不累,听我说大法的美好,越听越爱听。我让他们俩齐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们表示要认真的念,也做了三退,并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买卖,十多天后,他老婆腰子上一边一个鹅蛋大的瘤子没了,她对我哭着说:“大哥呀,十三年了,这东西闹得我心里,象咽了一把烂草一样难受,什么好东西也吃不進去,多亏你传给我这么好的大法,好啦,一把抓下去了,你救了我的命啊。而且,我们的生意一天天火起来了”。我说:“不要谢我,是大法师父救了你,是你们自己诚心念动“法轮大法好”,感动了师父。”听说他们在城里做饭店买卖不景气的儿子与媳妇回来见他老俩口满面红光,买卖又好,一问是信了法轮大法好的,先是吓了一大跳,年轻人被恶党宣传的吓得不敢接触大法,经他们老人一解释明白了,也做了三退,也念“法轮大法好”,神奇的很,小俩口那濒临停业的饭店也火起来了。这一家的神奇事,传遍了全韩村。更多的人相信法轮大法好。

讲真相劝三退也是修炼自己的过程,有时也不顺利,我的连襟,就不听不信,还有干部和教师不好救,他们说:“(恶)党给我这么多钱,它叫干啥就得干啥”。东村有个彭老师,已是六十八岁的人了,下肢瘫痪,拄着双拐,行走困难,是我的亲戚,我去给他讲大法的美好,他说我反党,我把邪党在历史上欺骗中国人所犯下的罪行,揭露“钱是邪党给的”骗人的邪说,特别打右派重点打的是教师,给教师带上臭老九的帽子,六四杀学生,至今仍在迫害法轮功等等罪恶,说得他直咂自己的嘴。我说大法是救人来的,你那腿,只要诚心念“九字吉言”就会好,他问:“何为九字吉言”,我说就是“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个字。他老婆说:“你就听老韩的,又不要你的钱。试一试。”他同意了。我说:“不能试试,这是佛家大法,救人的法,必须诚心诚意的一心不乱的念,佛看人心。咱们是亲戚,我不骗你吃喝和钱财,就为你好。”我又说:“要想有效,你得退出邪党党员或团员、队员”。他说:“我什么也没入”。我说:“那更利索。好好念吧”。住了五六天我去一看,好了!拐棍扔了,行走自如,大法的又一大奇迹在人间展现;老俩口子不知怎么谢我好,直叫舅舅。我说:“不要谢我,那是大法师父救的你,以后要常念“法轮大法好”,保你一家福寿平安,还要向邻里乡亲弘扬法轮大法好,让更多的人得到大法的福音、受益”。原来他每晚向众人讲闲书,现在改放真相碟,广泛传播法轮大法的福音。

还有后口村一个老太太,腰弯几乎到地,实在可怜,我发了一愿,救她,我求师尊,心说:“师尊请您发发慈悲吧,让这个老人的腰直起来吧”,我对老人说:“你把腰直起来”,她说:“我能直起来吗?”他女儿说:“老韩叫你直起来,你就直起来么!”我在心中,学师父喊口令,连喊三遍“抻”——神奇出现了,老太太的腰直起来了,她哭,我也哭;她女儿哭,是为她母亲解除弯腰到地的痛苦而感激、高兴的哭。我是心痛,我给师尊加了这么大的魔难;我后悔,在回家的路上我哭了一路,我自责,再也不做这样的事了;有缘得救者,只要认可大法好,退出邪党的党团队组织,自己就是选择了得救的路,该得到的那是他应该得。但我不能再给师尊加难了。

修炼的路程已近结束,回头看看,找出不足,把以后的路走正走好,听师尊的话,稳定的走到最后最重要。层次所限,不当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