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向内找和配合好中升华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三十一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从中国大陆来到澳洲已经二年多了,深感海外修炼环境艰难,不精進实修同样修不好,同样会被另外空间的邪恶干扰,从而无法去救度众生,而我们大法弟子在世间的真正意义就是去救度更多众生,并不是为了个人修炼。但修炼直接影响到救度众生,所以无论身在大陆或海外,在修炼上要求一样严格,修不好一样会造成很大损失。

在海外修炼,表面上环境好象是宽松了,在这个空间看没有邪恶迫害的考验,但在向内找和相互配合好这方面要求更高、更严格。在海外,只要你想修,不管你还有多少的执著心没有去,你都可以参与到修炼集体中来做三件事。但是自己如果不向内找,即使由于自己没有修好,对整体已经在起破坏和干扰作用,也会觉察不到自己的问题,甚至会认为干扰是别人造成的,觉的都是别人的问题,我还在非常精進的每天做很多证实大法的事。所以海外修炼在向内找、向内修上更加严格,更要我们多看别的同修的闪光点,更强调要放下自我来圆容整体。

去年我参与了一个项目,但最后同修之间出现了很多矛盾,不欢而散。当时谁都觉的自己有道理。我对此心里也一直耿耿于怀,总觉的是某个同修怎么怎么不好造成的,觉的道理都在我这一边,甚至起了常人的打抱不平的心。这种不正确的心态持续了将近半年。我还跟别人说:“我现在总算领教悉尼的修炼环境了。难怪师父要专门给澳洲学员讲法。”无形之中已经把自己置于这个整体之外了,好象主要都是别人的问题,我高高在上。现在回过头来看,当时我这种状态很危险。但是慈悲的师父一直在等待我的醒悟。

我有时冷静下来也很痛苦,自己隐隐约约也感到有什么问题,但由于心静不下来,也很难真正找到自己问题出在哪里,往往想来想去最后还是别人的问题,好象讲到哪里我都有道理,我是为了维护法才在操心这个事,才希望别人改过来,我不是在想我个人得失问题。这种心挡住了自己向内找。我曾试着和那位与我有矛盾的同修交流,事先还想着我一定稳住心,我要有慈悲心,结果双方没有说上几句话就很不投机,交流没有办法進行下去。

今年法会征稿时间到了,同修让我写,我说我写不出,因为我一直状态不好,我觉的我有什么问题,但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我就把心里的怨告诉一个同修,该同修在电话里和我交流了很长时间,同修作为旁观者对我的问题看的很清楚,她好象对我讲的具体事情一点没有听進去,而是看到我的执着心,一一向我指出,并说,解决问题唯一的办法就是找你自己的问题,你应该放下心来和有矛盾的同修当面做坦诚的交流。

同修的交流对我触动很大,那几天我又背了师父在《精進要旨》中的<再认识>,师父说:“其实,你们所过的关,就是在去你们的魔性啊!可是你们一次一次的用各种借口或用大法掩盖过去了,心性没得到提高,机会一次一次的错过了。”师父还说:“你们知道吗?只要你是一个修炼的人,无论在任何环境、任何情况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烦和不高兴的事,甚至于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们认为再好的事、再神圣的事,我都会利用来去你们的执著心,暴露你们的魔性,去掉它。”

对照自己,我是用为证实大法做事来掩盖自己的执著心。师父在二零零七年《对澳洲学员讲法》光盘我看了好多遍了,但静下心来一对照,发现师父讲的明明白白的法理,我还是没做到。我理解师父在那次讲法中,要我们看到其他学员没有做好时,是为对方在这个问题上没有做好而难过,是同情他,真的为对方好,而不应当是指责他,非得让对方接受自己观点。对照师父的要求,我都错了,真的错了,我都没有听师父的话。

我想起那次和同修不愉快的交流,虽然我开始还提醒自己让自己心稳下来,要慈悲对待对方,但其实我还是为了说服对方、让对方接受我的意见而让自己去慈悲,有目地心的慈悲不是真正慈悲,对方也不会真正感受到我的善意,我不是真正看自己的问题和向内找,不是真的把同修看作是自己的知心朋友一样对待。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就忘师父的法了,我在拿师父的法修别人而不是修自己。

我还发现我的一颗很不好的心,就是看到、甚至想到让自己很不满意的同修,马上心里对对方有一种很负面的印象,这种负面的物质在思想中不断强化,甚至还和自己说的来的同修发泄自己情绪,把执着的物质传给同修,如果同修再去传,整个不正的场又進一步扩散开去。如果有更多的人都在谈论自己认为不满意的事、或者不满意的同修或协调人的问题,整个场怎么会正,每年办“神韵”怎么能突破,而我就是制造这个不好的场的一份子啊。我却一直振振有辞的说别人有问题,还说:我终于领教澳洲的问题了。我理解师父在二零零七年对澳洲的讲法中讲到现在的中国人时,说两个中国人一见面,心就关上了。我想这不是在说我嘛!如果说澳洲还有很多不足,我首先应该问我自己哪里有不足,哪里没做好。师父说:“每个人也别怨别人,人人都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所以人人修炼都会遇到苦难。”(《转法轮》)师父还在《精進要旨》<环境>中说:“修炼中所要去的每一颗心都是一堵墙,横在那阻挡着你修炼的路”。

我渐渐的感到眼前的路开阔起来,因为我终于能看到自己的问题。晚上我们媒体组学法时,那位和我有矛盾的同修也在,我就当着大家面向他表示我的歉意,我说我没有做好,没有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当时我感到我的眼圈有点潮湿,我终于能在这个问题上不看对方,看自己了。我讲完后,我又走到那位同修旁,想和他再单独说一些话,我发现同修的眼圈也潮湿了,他也在感动,我们的心终于能站在一起。

当然这件事我终于能开始向内找,但我发现平时在其它问题上,时不时还会有怨某件事或某个同修的心,我就对自己说:好吧,这颗心又不平静了,这下我修炼的机会来了,我不能放过你,肯定是我以前没有去掉的心通过这件事被暴露出来了,我一定要抓住这颗不纯净的心,把它修掉。

在这里我也要感谢那位花很长时间和我交流、慈悲的指出我问题的那位同修,否则我可能到现在还走不出来。我们澳洲的同修都要互相搀扶一把,修炼中总会有同修在某方面没有做好、没有悟好、什么地方伤害其他同修而没有悟到,这时真的需要同修善意的帮助,让同修从执著中走出来。真切希望我们澳洲每一位大法弟子都能象师父要求的,整体上形成一个大家都能向内找的环境,我们就能做到象加拿大一样开创出一个很好的环境和正法形势,真正让师父满意。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二零一一年澳洲法轮大法修炼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