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九评》放在每一个政府人员办公桌上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三十一日】我九八年十二月在一个偶然的机会得了大法,刚得法不久中共迫害就发生了。可这个迫害的出现并没有改变我修炼的环境,我和同修们照样集体学法,集体炼功,集体下去发资料。

下面我就把我在一次发《九评》时的故事写出来。二零零五年十一期间,我市各乡镇邪党机构统一部署开会,协调人和同修切磋,这是全市邪恶和共产邪灵集中的时候。我们应该抓住这个除恶的机会,高密度发正念清除共产邪灵,并向各乡镇、政府、派出所发放《九评》,不留空白,这也是在挽救这些被共产邪灵操纵的人。

我那一方同修承包了三个乡镇,当时我和同修商量,老年同修不会骑车,他们可以发我们本乡。我和其他同修各分两路去外乡发放。因为中共人员每天天明就开会,我们发放《九评》的时间是同一天同一时间早晨七点以前同时发放,头天晚上我想这大早上乡政府没有一个闲杂人员,又是外乡,人生地不熟的,進去不方便,要碰到一群告状的我们随着進去多方便。

就这一念,第二天早上发《九评》的时候,我们赶到时天才亮,我進去先看看,确实是我想象的,除工作人员外没有一个闲杂人员,因时间限制,不能再等。我和同修带着《九评》再進的时候,政府大门口里边不知从哪冒出个老太太,看见我们一進就迎上来,你们是来告状的吧?我也是来告状的,他们正在开会,八点散会,走!咱上办公室等着去。就这样老太太领着我们進了办公室,同修和老太太说着话,我把《九评》一本一本的都正面朝上放在每一个办公桌上,大大方方的走出政府大院。事后想想也真神,想着有个告状的,师父就弄来一个告状的,竟把我们领進办公室。

在我修炼的环境里,我接触了好多同修,他们为大法为救度众生的无私奉献,我看在眼里,我常常对别人说,只有大法才能造就出这样的生命。

让资料点遍地开花

甲是一技术同修,修炼之前他并没有什么特长,电脑,打印机从来没碰过,就是他有一颗助师正法的心,师父就给了他智慧,电脑、打印机维修都能得到解决,才使得我们那一方的资料得到正常的运作。

我第一次接触我就看的出他的善良,慈悲,对任何人都一样,有时家人对他发脾气,别人对他的不善,他总是心态平静的包容着一切。我问他你没个脾气,怎么连个大言语也没有啊?他淡淡一笑。同修总是把大法放到第一位,为大法担当起这么大重任,家里的事根本顾不上多少,可师父就给了他一个好的家庭环境,家人也修炼,有好的家庭环境,才能更好的助师正法,救度更多众生。操心买设备,帮农村同修建资料点,教同修技术,教会一个又一个,才使得我们那一方达到了师父所要的资料点遍地开花。

后来我也教同修做资料,几天下来没教会,心里就急啦,心想谁都比你学的快,最后竟说,明天不来了,隔一天我来得把《周刊》给我拿出来。回去想想,我怎么这样,同修能不想快点学会吗?我学的时候不也是这样的吗?想想同修耐下心来慢慢的一步一步的把我教会,我找到了自己的差距。后来又教一位同修时我先想同修教我的心态,终于使我去掉了这个不耐烦的心,谢谢你同修!

给同修修机器,不管严冬酷暑,随叫随到,为了节省大法资源,再冷的天同修都是骑车奔波在来回几十里的路途中,同修的辛苦我看在眼里,有时问一句冷不冷,累不累,同修快乐的说这是我的使命,从同修的话语中我听的出为大法再苦也是甜。

从警察的眼皮底下走出了看守所

金钟(化名)这是我才认识的一位同修,她给我讲了她两年前的事,零八年奥运期间恶警到处绑架大法弟子,一天“六一零”几个人员闯進她家,师父的法像就在当门摆着,一進门一警察就过去拿师父的法像,同修上前拦住:不准动我师父的法像。警察愣住,同修站在师父法像前双手合十,双膝跪下,眼含热泪,师父!弟子对不起您,这警察愣了半天问他头目怎么办,头目说别招了。同修的正念才使邪恶没敢动师父法像。

而恶警把同修绑架到看守所,到看守所同修就一直给警察讲真相,讲大法的美好,讲我们都是按真、善、忍做好人的,讲自古以来迫害善良早晚都要还的。中午警察去吃饭,把同修锁在屋里,还派俩人看着,一个男的,一个女的,同修发着正念就听锁着的门唰一下打开,同修马上意识到是师父让弟子走的,可还有两个看着她的人,一个在玩电脑一个在看报纸,同修求师父加持叫这俩人睡着,这一念一出,这个正玩电脑的,手拿着鼠标头就趴拉下去,看报纸的两手捧着报纸往脸上一盖一动不动。同修出了门,到大门口,大门口里边还坐着几个人,好象没看见同修一样,同修走出大门,正好门外停一机动三轮,就这样同修在师父的加持下从警察的眼皮底下走出了看守所。

当时同修没回家,去了亲戚家,住了三个多月,一个同修也接触不上,同修急了,不!我得回家,这不承认迫害了吗? 同修回家后,有一甲同修被绑架,恶警追问资料的来源,甲同修又把同修说了出来,尽管这样恶警再也没敢动同修,一直到现在,同修平稳的做着三件事。

碰到人就讲真相

云彩(化名)她人一字不识,《转法轮》能通读,周刊能读懂,师父其他讲法也能读。她说咱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具备哪一条就干哪一条,她没有其它的条件,她就为自己开通了面对面讲真相这条路。知道她的同修都说她已经突破了面对面讲真相,不存在怕的因素,本来怕就是为私为我的,她忘我的为了救人,符合了新宇宙的理,一切不好的东西在她空间场都能解体。有的同修劝三退不发资料,发资料不劝三退,劝三退人少了劝,大帮人群不劝三退,她没这个概念,她劝退后再给资料,她说没东西好象空嘴说空话,不论什么场合什么对象,碰到就讲。另一同修和她一块讲真相回来告诉我,她讲真相怕人听不明白,前三王后五帝的说了半天,云彩没学问,她告诉人家人类将有灾难,比如你掉到水里了,掉到火里了,不救你行吗?就这三言两语一说都退,她有救人的心,其实都是师父做的。记三退名单的纸提前都预备好,出门都带上,有好些姓是冷字,她不会写,就用白字代替,都记的明明白白,而后同修再修改。

一次她和同修上街上发神韵光盘,她告诉人家说多好多好,人家说,好放放看看,她就放放叫人看,围观的人一看,把光盘一抢而光。她上建筑工地讲真相,劝退后给人家资料,领头说都拿过来,我一个一个的发。有一次在一个村上讲真相正赶上一家办喜事,趁人家没吃饭,她就给客人一个一个的劝三退,正讲着新郎戴着大红花出来找一客人,她就趁机给新郎讲真相,新郎高兴的接受了真相并退出了团队。后来她告诉我,人家新郎真有福,大喜日子咋正巧碰到我上他村讲真相,退出了团队还得到了神韵光盘,真是喜上加喜。一次中午她和同修在村上给一妇女讲真相,人家明白真相后,回家两手端来两碗蒜面条叫她俩吃,她俩说啥也不吃,人家说啥非得叫吃,人家说您救人行善,俺也是行善。

也有邪恶干扰的事,有一回在一个村上给一村民劝三退,正说着旁边一人听见,过来把她电车钥匙拔走并大声说你反党,我打电话叫派出所的把你抓走,说着就去掏手机,同修说我没反党,我们学的是真、善、忍,是这个党不叫人学好,逆天叛道,天要灭它,我是来告诉您真相,来救你们的。同修再说啥他也不听,乱的来了好多围观的人,你一言我一语说啥也没人听了。同修冷静下来想,我做的是最正的事,怕啥呢,豁出去,脱了鞋坐地上,双盘单手立掌发正念,求师父加持,解体另外空间干扰我讲真相的一切邪恶因素。正念一出,正乱的一窝蜂似的,顿时鸦雀无声,过一会听那人说你嘴里咕哝的啥,发完正念,同修推车就走,那人说给你的钥匙,再没一人吭声。

还有一回她在路上和一妇女讲真相说,大法是救人的,咱县里某某迫害大法就遭了车祸,这妇女明白真相后并做了三退,这时来了两人,同修又给他俩讲,一人说:别讲了,我们是公安局的,说着就打电话,还没等同修说话,那一明白真相的妇女慌忙按住那人的手说,你可不能打电话呀,人家可是好人啊,咱县里某某迫害大法就遭了车祸了,那人放下手机走了。

她给过路的两口讲真相,那男的不听,他说共产党好,同修说是你不了解共产党,给你本《九评共产党》,了解了解共产党历史。他接过九评要打电话举报,同修告诉他这电话你不能打,他说为什么,同修说我又不是坏人,我给你说的都是真心为你好,不叫你打电话也是为你好,你想想一个为自己好的人,自己再打电话举报人家,会有好报吗?他女的慌忙说不要害人家,打啥电话。

同修就是一直面对面讲真相走到现在,熟悉她的世人很多,一明白真相的世人看见她就说又给俺带来啥啦,神的使者。

结语

最后想说的是:同修们,其实师父时时就在咱身边,这我深有体会,之所以这十一年来迫害的修炼路上没和邪恶挂过面,每一步都渗透着师父的慈悲呵护。我离法的要求我还差的很远,比着精進的同修我的差距还很大,在这最后有限的时间里我一定赶上。再一次感谢师父的慈悲呵护,感谢有缘和我在一起帮助我的同修哥哥,姐姐们。我会珍惜师父赐给咱们的这万古难得的圣缘。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