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浴法光 难忘师恩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三十一日】我是一九九四年得法的一名大法小弟子。现在想来,小小年纪就能走進大法,是件多么神圣、多么荣幸的事啊!每当我回忆起得法之初和师父在一起的日子,总感到无比美好、幸福,无比激动,心里洋溢着无比的温暖!这真是万古的机缘!

八岁亲聆师尊讲法

师父于一九九四年来到我的家乡传功讲法,那年我刚刚八岁,我们家三代同堂都有幸亲聆师父的讲法。

由于孩童时期的我天性好动、顽皮,并没有多么深刻的理解师父的法,只是觉得台上的师父高大伟岸、慈祥。

每天师父传法过后,都会亲自教学员功法。我和妹妹都很调皮,时不时的在台上台下来回跑动。师父很耐心的给前排的学员摆正炼功姿势,几天的学习班结束了,大家与师父在礼堂门口合影留念,我和妹妹蹲在师父的两旁,一边一个,师父坐在那里,慈祥的和我们俩说着话,并且抚摸着我们的头。现在回忆起来,那是师父在鼓励我们两个小弟子要勇猛精進,将来一定要时时按照大法的要求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切莫迷失于常人中的名、利、情啊!

师父在离开我们家乡之前,与随同的大法弟子到我们家做客,师父非常的平易近人,没有任何的架子,和弟子们坐在一起聊天,我和妹妹分别给师父弹了首曲子,师父把掰了一半的桔子给了我,并且拍了拍我的头,说了一些祝福的话。师父也给我们弹了一曲,有的大法弟子当时眼泪就夺眶而出,也许他们是理解了师父的用心良苦,看到师父为传法度人各地去奔波的不易!

长辈们在厨房里做饭,师父还嘱咐说“够了,够了,别弄那么多了”。师父吃饭也很简单,一大盆的海鲜,师父只吃了一只,并且开玩笑的说“这些虾爬子老在眼前晃……”,大家都笑了。

当年,我们都没有深刻体会到师父为众生、为世人所承受的一切。如今,随着学法的深入,才逐渐的体会到师父为度我们而操尽了心。当年那些走進礼堂听师父讲法的学员真的都是最幸福、最幸运的。

师尊一直呵护我

随着年龄的增长,接触常人社会这个大染缸,又由于学习紧张,我学法的时间越来越少。步入大学以后,我离开家,去其他城市上学,几乎就不怎么学法了。但是大法的根从小就深深的埋藏在我心底。我的家人修炼都十分坚定,他们时常督促我,怕我落下。每到寒暑假回家,长辈们就会催促我学法、炼功。在大人们的督促和帮助下,我通过学法归正自己,有时也出去面对面的讲真相、发资料。而师尊一直呵护我。从我八岁得法至今,十几年的时间,我的身体一直都很好,从没有吃过药,更没有去过医院。

我大学毕业后,在备考准备考研的过程中,我的优异成绩又一次证实了大法的神奇和作为一名大法弟子的荣耀。回想起去年一年的备考过程中,每走一步,都非常的顺利,都有神佛相助;每当遇到难题时,都能及时化解。

我是学艺术的学生,跨学校的考硕士是相当难的,我考的又是国内一所很好的音乐学府。快考专业之前,我为在哪里练琴而发愁,因为考专业的前几天 ,学校附近的琴房都会被排满,即使排到也不会有太好的琴可以练习。结果就在考试的前几天,我在火车上遇到了一位也准备考这所学校的女生,我知道这是师父在有意安排有缘人来到我这里听真相的。那位女孩非常爽快邀我去她的琴房练琴。我非常幸运。因为学校的琴很好,又可以随时去练,这样保证了我的练琴时间。最后我的专业成绩以非常靠前的名次被录取。

接下来就是准备文化课的复习。由于考研需要准备的内容太多,开始时我学的天昏地暗,很是吃力。每天都睡很少的觉,有几次我学到头脑发胀,恶心到想吐,我不停的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且在心中求师父帮助。这样想了一会儿就好了。我知道这是师父替我承担了!当时我还没有完全做到信师信法,如果能每天坚持学法、炼功,我想效果会更加事半功倍的。

终于到了考试的时间,考场如战场,也考验一个人的心理素质,我的心虽然没有太多的起伏,但也有丝丝的紧张,我一直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在考最后一科业务课时,一共是三个小时两套卷子的题量,由于我过于的紧张,大脑处于空白状态,当时心情别提有多纠结了,因为前三科答的都不错,如果败在最后一科上就等于前功尽弃了。而这时考试时间过去一半了,就剩一个半小时了,无奈之下,我拿起了第二套卷子,在心里请求师尊帮助弟子开启智慧。于是奇迹出现了,大脑真就象开了窍一样,我快速的答完第二套卷,而再拿起第一套卷,刚刚不会的题马上就明白了。三个小时的题量我用一个多小时就完成了。这是师父给予我的智慧!

成绩出来了,我的分数高出录取的分数线很多,其实平时的学习成绩比我好的同学很多,但他们都没有考上,我能考上,真的是离不开师尊的慈悲呵护。

写出来与同修共勉,希望我们共同精進,功成圆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