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相 去执著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三十一日】我从小就是一个体弱多病的人,饱受了病痛的折磨,性格也很孤僻,不愿与人交往。参加工作后,又不善处理人际关系。工作中的坎坷层出不穷,导致我吃不好,睡不好,身体出现了许多病症。一九九八年我三十多岁那年,我哥哥才三十四岁,得了肝癌,在痛苦中挣扎了半年后去世了。亲人的离世让我痛不欲生,经常从睡梦中哭着醒来。看着年迈的父母和年幼的幼子,我的心无法释怀。实在无法理解人这生死的由来。

就在这样的状态下,一个偶然的机缘,我开始接触了大法。法轮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解开了我心中许多百思不得其解的疑惑。明白了人为什么生,为什么死,人活着的最终目地是什么。法轮大法的功法(大圆满法)又使我的身体很快摆脱了病痛的折磨,使我体会到了一个人的身体没有病是多么美好。这种真真切切的心身体会到的愉悦,是一个不修炼的人无法体验的,也使我从此走上了法轮大法修炼的这条道路。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时,我还只是处于学法、和同修在广场上一起炼功的状态,静功还炼的不太熟练。铺天盖地的造谣来时,自己也曾非常疑惑。当时感觉很压抑,空中都是阴沉黑暗的东西。虽然并不相信“自焚”事件是真的,多次抱着师父的法像痛哭不止。不知自己的路往哪走,要我放弃修炼,那是万万不舍的;要继续修下去,就要顶着那么大的压力。我当时就是想不明白,这么好的功法,当政的为什么不让炼?好人多,不好吗?人身体都很健康,没有病,不好吗?经过反反复复的思索,想想自己走入大法修炼的过程,自己对法轮大法法理的理解,最终自己得出结论:这个法是真的。这个法就是我想要的。虽然还有许多不解之处,也不管别人怎么想,怎么看,这个法是我想要,我要修下去。

凭着这坚定的一念,我开始了抄写《转法轮》。用了四本教师教案本工工整整的把《转法轮》抄写了一遍。虽然有些法理记不住也不理解,但在以后修炼中遇到什么事情,很快就能想到法理,用法对照自己做的对不对。这也为我以后的个人修炼打下了坚实基础。

修炼初期,只是处于个人修炼状态,要求自己提高心性,做好人,進入正法修炼时期后,自己又有了疑惑。什么是正法?正什么法?讲真相?讲什么真相?真相是什么?疑惑很长时间,好象又找不到路了,不知自己修什么了。

随着对师父讲法的深入学习,体会,自己悟到,不管现在自己是否明白,就按师父说的做,就做师父要的,师父说什么就是什么,总有一天会明白的。写真相粘贴时,写“法轮大法救度众生”,虽然写出来了,贴出去了,都不知自己所写的话的真正意义是什么。但是就是在这疑惑中,学着法,炼着功,出去发资料,写真相贴贴出去,在这个过程中,所有的疑惑一步步都解开了,明白了为什么讲真相,也明白了正法修炼的真正意义。其实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就是真相,告诉世人天要灭中共,三退保平安就是真相。其实就是这样的,也许当初你会有许多不解,但只要认真学法,就按师父说的做,其实在做的过程中,你自己也就明白了。法理明晰了,自己的心性也升华上来了。以一颗纯净明理的心去讲真相救众生,收到的效果也更好。

下面从几个方面写下修炼心得。

一、讲真相方面

开始讲真相时,由于资料点少,资料有限,自己悟到不能等、靠、要,于是自己动手做真相贴,试过写横幅挂出去,用粉笔把真相写在墙上,最后选择用记号笔写在“即时贴”上贴出去,买来成米的即时贴按照写真相短语语句的长短裁成多种格式、大小不同的小贴,再用记号笔工工整整的写上各种真相短语,以及当前正法发展形势的信息,有时间就出去贴。真相短语的好处是粘贴方便,语言简练,使行人一走一过一看就接收到了大法的信息。刚出去做时,怕心重,每走一步腿都抖的厉害,那时不知发正念,只在心中默念求师父加持。第二天早上起来走路时,两腿的肉都疼。逐渐做的多了,怕心随之越来越小,慢慢的就能做好了。这期间同修拿来的资料也出去发,后来增加了在纸币上写真相短语。

随着正法形势的迅猛推進,要求跟世人面对面讲真相。这对我来说有点难。经过加强学法,与同修交流,借鉴经验,又多看《明慧周刊》上的有关面对面讲真相的交流文章,去掉爱面子心、怕心,逐渐的在这方面也打开了局面,只是做的不好,也是我现在要突破的。

二、去掉执著心,提高心性

修炼前,我情就重,亲人的相继离世,曾让我很痛苦,通过学法,我明白了人生老病死的缘由,就在写这篇文章时,当我停下来回过头去念一遍写过的文章,仍能感到是浸在浓浓的人情中,立即闭目,守住心性,发正念清理这些旧宇宙的败物。现在已明白了,只要好好修炼,才能不负众望,这些与我缘份很大的众生才会有希望。

最让我难去的还是夫妻情。我的依赖心很重,全副身心都扑在丈夫身上。由于情太重,此心反复不去,丈夫就开始打我。最严重的一次是耳膜被打的穿孔,两颗牙都被打活动了。看着顺着耳朵往下淌血的我,丈夫才清醒了,害怕了,要带我去医院,我没去。当晚我去了学法小组,经过同修的交流,我明白了这是迫害,就发正念不准邪恶利用常人迫害我。虽然我有执著心,也不准迫害。在大法修炼中,我会把执著心去掉。这样正念一出,耳膜穿孔几天就好了,没用一粒药。现在这个情去掉了,我们夫妻很和睦,他还象以前一样对我好,我的心里却很平静。

关于去这个情,也有一段时间对师父的法理困惑不解。刚开始时分辨不了“情”与“慈悲”的区别。怎么才能去了情,生出慈悲心呢?经过反反复复的思索,后来情修去了,人却没生出慈悲心,变得对谁都很冷漠。继续学法修心,才慢慢悟到法理,逐渐才生出了慈悲心。没有了情,生出了慈悲心,看众生都苦,才能更好的讲真相,救众生。

修炼前,自己的名利心,争斗心,事业心都很重,经常在工作中与他人争执,产生矛盾。修炼后,这方面也一直是我最大的障碍,直到前一阶段,矛盾更加突出了。这时,师父经文《再精進》发表了。师父要求弟子们开始修自己。反复读师父经文,意识到自己该重视这个问题了,该修自己这方面的执著了。于是在修炼过程中,时时刻刻都要记住自己是个修炼人,在工作环境中(其他环境也是一样)在与同事发生冲突过心性关时,想到这个工作环境就是自己的一个修炼场所,在这里与常人争什么高低?想到这里,一下释怀了,不再抱怨,不再怨恨,不再不平。

其实众生不是想象中的人,他们就是我身边的人。以前一说救度这里的众生,在脑中就出现一些想象中的,很笼统的一些人,其实身边的人就是众生中的一员。不论宿怨如何,对身边的这些缘份很大的人只能慈悲,这是在修炼过程中,修到这里才慢慢悟到的。

三、发正念方面的心得

以前发正念时,后十分钟能发出强大的功,清除邪恶,却忽略了前五分钟清自己的空间场的正念,只是坐在那里念口诀,并未意识真切的发出功去清理自己头脑里不好的思想念头,不好的思想观念及排除外界干扰。这些不好的思想业对自己的修炼干扰很大,认识到了,再发正念时,加强了前五分钟发正念时的主意识,真正对它发功时才吃一惊,发现它很顽固,能感到它在脑中只是动了一下,又继续发出强大的正念,直到消灭它,直到今天才发现这方面修的有漏,写出来与同修共勉。

回想自己的修炼过程,修的真是坎坎坷坷的,好在有师在,有法在,有同修在,有时摔了跟头,趴着不想起来时,是同修用师父的法理鼓励我站起来,继续修。我现在深刻的认识到,修炼人是不能离开修炼环境的。希望同修们都能走出家门,参加学法小组,形成整体,消除间隔,互相扶持,共同修炼,共同提高,助师正法,讲真相,救众生,完成我们来时的大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