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昌平区高桂华仍被洗脑班劫持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四日】(明慧网通讯员北京报道)北京市昌平区长陵镇北庄村法轮功学员高桂华,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五日,被昌平区“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绑架到昌平区胡庄村“转化班”洗脑迫害,“五一”假期前后,高桂华的家人几次去洗脑班要人,要求洗脑班放高桂华回家,照顾家里的老人、孩子,但以昌平区“六一零”廉学玉为首的恶人,蛮横无理,拒不放人,高桂华现仍遭非法关押洗脑迫害。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一日,高桂华的丈夫和儿子去往北京昌平区长陵镇胡庄村的洗脑班看望高桂华,昌平区“六一零”的头子廉学玉仍不让见人。并且说:“高桂华现在还不稳定呢(指高桂华不放弃信仰,还没有被‘转化’,还不接受‘转化’的东西),等高桂华稳定了再叫你们来。”最后高桂华的家人还是没有见到高桂华的面。高桂华的丈夫和儿子只好回家了。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九日,高桂华的儿子给“六一零”的头子廉学玉打电话,说要去看高桂华,廉学玉继续找借口推托不让见,说“还没到时候,到时候就让见了。”高桂华的丈夫、儿子说:“不行,都这么长时间了,一定要见。”廉学玉只好答应了高桂华的家人。

高桂华的儿子、丈夫来到胡庄村的洗脑班看到了高桂华。问廉学玉:“高桂华什么时候可以回家?”廉说:“到时候(指高桂华写三书(揭批书、保证书、决裂书)或在三书上签字以后)就可以回家。”高桂华的家人在“六一零”廉学玉的谎言蒙骗之下回家了。高桂华被绑架到洗脑班以后是零口供、零签字。

二零一一年四月三十日,高桂华年迈的婆婆和高桂华的侄子(王雨)又来到高桂华所在的胡庄村“六一零”洗脑班去要人,一老一小到昌平区“六一零”洗脑班的门口,高桂华的婆婆在门缝外喊里边的人。里边一保安在门缝里对高桂华的婆婆说:“您找谁?”高桂华的婆婆说:“我找我儿媳妇高桂华。”保安说:“你等一下,我问问廉科长(廉学玉)。”保安刚进去里边又过来一个女的对高桂华的婆婆说:“您找谁?”高桂华的婆婆说:“找我儿媳妇高桂华。”李某说:“我们这里没有你要找的人。”婆婆说:“高桂华就在这里边。”

婆婆就在门缝里喊高桂华的名字,高桂华听到有人喊她就出来了。婆婆对高桂华说:“你跟我回家吧,你不在家家里都没法过了,你丈夫昨晚从这回去后身体又难受了,家里没人做饭,没人洗衣服,小子(指高桂华的儿子)还要开车送石头,丫头(指高桂华的儿媳,平时是高桂华帮儿媳带孩子,现在儿媳一个人带不了孩子)也回娘家了,我也做不了饭,你跟我回去吧。”高桂华说:“我也不想在这,可他们(“六一零”的人)不让我走。”知道儿媳回不了家,高桂华的婆婆坐在了洗脑班的门外不肯走。

这时候“六一零”头子廉学玉从屋里出来了,廉在门缝里说:“快回去,不然我就打一一零。”老婆婆就是不走,老人与“六一零”人争辩说:“我要跟我儿媳妇一块走,我儿媳妇不回去,我就不走。”说话间老婆婆的眼泪就流了下来。陪老人一同去的高桂华侄子对高桂华说:“咱一起走,您不回去我们也不走。”

这时候廉学玉进屋里要给“一一零”打电话,洗脑班里边的人就喊“廉科长别去,别把事情闹大了,老太太那么大岁数了,跟小伙子说说叫她们走吧。”高桂华在无奈之下对婆婆说:“您站起来,回去吧。”

高桂华的老婆婆今年八十岁了,在邪党迫害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的今天,还要承受与儿媳、亲人骨肉分离的痛苦。老婆婆是高桂华的亲姨,高桂华的母亲是老婆婆的亲姐姐,他们是姨娘成亲,所以更是亲上加亲。侄子王雨把老婆婆搀了起来,老婆婆和侄子只好回去了。王雨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也被绑架到这个洗脑班,被迫害十三天。

祖孙俩刚走出农家院的大门口,农家院的老板陈某(男)骑着电动车也跟出来了,对祖孙俩说:“嘛来了?”高桂华的侄子说:“看人,看我大妈。”陈某说:“没事不在家呆着,瞎转悠什么。”说完就掉头回去了。很明显陈某是受洗脑班里边人员(廉学玉等)的指使,来看看老婆婆和侄子到底走没走。

陈某是农家院的老板,农家院的面积挺大的,从大门进去是采摘园,往里边走还有好几个院子,其中一个租给了昌平区“六一零”办公室办洗脑班使用。陈某本人也帮着迫害法轮功学员,为“六一零”人员提供便利条件,助纣为虐。

陈某作恶,连累他妻子已遭恶报,陈某还不醒悟。陈某的妻子身体有病,家里花了好多钱给妻子看病,买了专门治病的只有医院才有的治病仪器。可是其妻子还是走路不方便。我们从明慧网的报道中可以看到,中共迫害修真、善、忍的好人,随中共干坏事者,自己遭恶报、家人受牵连的例子不计其数。

在此奉劝廉学玉、陈某等人,别被眼前的利益迷住双眼,自古道:善恶有报,害好人者终究没有好下场。如今大陆已有九千四百万民众加入退出中共党、团、队的三退大潮行列,决裂中共,给自己选择美好的未来。请廉、陈等人也三思,给自己留条后路,悬崖勒马,将功补过,立即无条件释放所有非法关押在昌平区胡庄村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

望看到此消息的海外同修、正义人士,给下面的恶人打电话,要求他们无条件释放所有非法关押在昌平区胡庄村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

廉学玉:北京昌平区“六一零”科长,手机号:13681027211,QQ: 610294506

廉学玉某部队坦克兵转业,一九八九年“六四”镇压中,他曾经开着一辆坦克进天安门镇压学生。

齐某:北京昌平区“六一零”主任。

孙爱平:北京昌平区“六一零””办公室副主任,(女)属猪,手机号:13651051478,QQ:812697549 孙爱平遭恶报癌症上身,从二零零二到二零零七年这几年里,她是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她一直狂妄地说:见一个法轮功学员抓一个,抓一个,判一个,直到把法轮功学员都抓进监狱为止,她才死心。由于她坏事做绝,患上子宫癌,子宫全切除。

王重庆:男,二十岁左右,手机号:15210309534,他是昌平区某村的村官(大学生),他被洗脑后,相信邪党谎言,仇恨法轮功。他说:不写“保证”就送看守所,一本书判两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