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给了我希望 我做精進大法徒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四日】我今年六十五岁,只有小学二年文化,在同修的帮助鼓励下,我把自己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的体会与同修们交流,这是我的愿望。

十几年前,我身患好几种病:美尼尔氏综合症、颈椎炎、贫血、两腿膝关节肥大变形、风湿性关节炎,特别是肾炎有三个加号,心脏跳的也不稳,觉得活的真苦。

幸遇好友喜得法 走入修炼归正道

有一次我去看病,遇到一位好朋友,她说:你看什么病,我送你本书看一下再说。我说:看书能治好病?有这样的好事?一九九六年七月三十日,我把书拿回来,先看了《论语》,对我触动很大,觉得说的很有道理。回去后我把书从头到尾的看了一遍,里面还有一些不认识的字。后来我按照大法的要求修炼,没吃过一粒药,没打过一针,病全都好了。身体精力充沛,有使不完的劲,象年轻人一样。

通过不断的学法炼功使我一天天的真正明白了人生的真谛是返本归真、修真善忍。从做好人做起,一九九七年我儿子结婚时,有两家人给我送上千元的礼。我悟到这钱不能收,等喜事办完我一一退还给他们。在与人的交往中,能体现炼功人修“真善忍”的纯正风貌,不给师父抹黑,这也是我的心愿。在当时,我们还到每个村庄洪法,让大家都知道法轮大法,有很多人得法。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邪党开始对法轮功学员全面迫害,对大法对师父造谣、污蔑毒害世人。我对大法对师父的心一点都没有变,就是相信师父相信大法。从二零零零年起,我们学法小组一直坚持到现在,集体学法,集体炼功没有断。

通过集体学法切磋,我明白了要证实法。我们先后也去了北京,一组四人是堂堂正正去,堂堂正正回。那时心里都装着法,来去都是背法,一路上逢凶化吉,都是在师父的呵护下平安到家。二零零一年师父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中要我们做好三件事,我们开始学着发资料,到亲朋好友家讲真相,远的讲到上海、江苏、山东、北京、河南等省市,救度众生的事从来都没有停过,也没有想过自己安乐。

由于江氏邪恶集团无理智的,肆无忌惮的抓捕法轮功学员,将法轮功学员非法关進监狱,劳教所、戒毒所、精神病院、洗脑班等黑窝進行残酷迫害。

风雨无阻 到黑窝发正念

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四日师父发表经文《彻底解体邪恶》,我们学法小组安排了六个会骑自行车的同修到路程远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附近近距离发正念,不会骑自行车的同修就在住处附近的黑窝发正念。骑自行车的同修中有五十岁的,也有六十几岁的,而且全是女同修。五年来我们坚持骑自行车多次去当地邪恶办的洗脑班、监狱、劳教所、戒毒所、妇幼保健所(关押法轮功学员的黑窝)、公安局、法院、检察院、党校等几十个地方发正念,只要听到发正念的消息,我们就去从没落下过。无论是三伏天、三九天我们风雨无阻,也无论是逢到节假日也照样正常近距离的去发正念。

我们当地邪恶办的一个洗脑班,非常邪恶,关押了许多法轮功学员,在当地都出了名,转化迫害摧残法轮功学员,我们经常去那里近距离发正念。那个洗脑班离我们住地有五十多里,我们也不嫌远,每次早上六点二十分出发,中午自带干粮和水,下午五点回家,我们骑着自行车正念十足的到那个邪恶的洗脑班发正念已记不清有多少次了。

在骑车的路上,我们个个精神十足,你追我赶,不知不觉很快就到了目地地。到了之后,我们两人一组,这次你们走村子外边,下次走大堤里边,走村外边可以到小村子里讲真相和贴不干胶,走堤外边的就在堤旁树林中或菜园瓜棚中打坐发正念半小时到一个小时。有时在菜园地里、瓜棚里打坐,碰到园主来了,我们就说我们看这里很安静就在这里歇一下,我们不会要你的菜,请你们放心。

有时到其它邪恶地方(如公安局、法院、检察院)发正念,碰上下雨下雪,没有地方,我们就在别人的屋檐下站着默默的发正念。这么多年无论天寒地冻、刮风下雪、无论酷暑骄阳、三九天,我们都坚持骑自行车到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黑窝及其它黑窝近距离发正念。

每去一次都不容易,所以大家都很珍惜从没说过泄气话,天气恶劣只是对我们信师信法的考验,被非法关押的同修在受难,我们没有理由不来,他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们是一个整体,我们辛苦一点可以减少被非法关押同修的压力,同时也是对邪恶的震慑和解体。

给遭迫害同修家属讲真相 正念支持同修

在营救同修方面我们也不放松。二零零七年十月有位同修被非法抓走不知去向,我们就先到群众中打听,同修在什么地方出事,都与哪些人打了交道,有哪些人参与了此事。有群众就告诉说派出所抓了一个女的,五十多岁,中等身材,和那位失踪的同修很象。

为了落实消息,我们找到派出所打听同修在哪里,派出所说是有这么一个人,但不肯告知关在哪里。我们又到当地各个洗脑班、看守所四处打听,并反复找派出所要人,反映他们家里她的先生生病躺在床上无人照顾,不能自理。家里又没有其他人,天凉了我们还要给她送衣服。我们整体发正念共同配合,多方努力。由于这个同修正念也足,很快就平安回家了。

后来又有一位同修在讲真相时被恶人举报,恶人上午抓人,中午又到同修家非法抄了家,邪恶疯狂的把同修的先生吓的不轻,说抄到的东西多,不好办,要放人得求人说情。晚上我们到同修家把情况了解清楚,就鼓励她先生不要怕,他们是违法的,并给家属讲真相去要人,是邪恶在怕,万万不能送钱去,家属担心同修被关押不送钱不给饭吃,坚持要送钱。我们就继续跟他交流,三天去了他家三次,告诉同修的家属:你放心,你的家人真不吃饭,恶人还要急。时间长了他们还会灌食,邪恶一天不放人,一天不交钱(当然放了也不交钱)。

通过我们和家属的沟通交流,家属明白了他的家人是在做一个好人,没有违反国家的任何法律,家属明白真相后有了胆量,敢为自己的家人到派出所要人,加上我们集体发正念、加持同修,最后终于使同修平安回家。

我们这里,只要有一个同修有事,整体同修配合,大家奔走相告,发出了强大的正念解体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切邪恶,直到同修平安回家。同修回家后,我们分头一个人或两个人到她们家和她们一起学法,交流谈体会找不足,在法上提高,经过一段时间学法,她们都很快提高上来,去掉了怕心,又溶入到做三件事中来了。我们大家又一起集体学法,集体炼功,讲真相、发正念救度众生。

同修们,我们在证实法的过程中,已经从最艰难困苦中走过来了,让我们携起手来走好最后的路,越到最后越精進,证实法中别停步;走过这历史上前所未有的魔难,创造出历史上最伟大的辉煌。

最后我谢谢伟大慈悲的师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