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这样被迫害成精神病的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四日】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成精神病主要有这么几种情况:一个是在残忍的酷刑中被逼疯的;再一个是中共恶徒大量灌输歪理,有目的地混淆他们原有的是非标准,再加上长期高压和刺激造成的;还有一种比较普遍,那就是滥用破坏人中枢神经的药物造成的。

新疆乌鲁木齐市现年六十三岁的周月兰女士,在乌鲁木齐市女子劳动教养管理所一队,就曾被用药物摧残,最终导致成精神病。

周月兰于二零零八年十月九日被转到新疆乌鲁木齐市女子劳动教养管理所一队,刚一进去就被注射药物而导致失去记忆。

警察指使犯人在她吃的馒头、菜、水等食物里放了不知名的药,强迫她吃。不吃就打,罚站,有时一天只睡一个小时,其它时间全站着。

有一次,有人往周月兰左手喷洒了一些不知名的液体,她就觉的有很多虫子在皮肤上爬,后来次数多了,只感觉麻木。上厕所,还必须在她们指定的便池解手,不知她们在便池里放的什么药,一解手就有很浓的药味冲上来。连洗手都得用她们指定的水龙头,有时用那水漱漱口,也有很浓的药味。慢慢地她就意识不清了。

还有一次,一个警察用手往周月兰的头上抹。旁边的吸毒犯讨好似的对这个警察说:“你赶快把手洗一洗”。过一会周月兰就觉的头蒙蒙的。

后来,她就只知睡觉。她们不拉她吃饭,她都不知道吃饭了。偶尔清醒的时候,听到吸毒犯们议论:给她打针她也不知道。周月兰确实不知道给自己打针,只发现胳膊上有针扎的痕迹。

为了试验药物的作用,她们在周月兰睡着时,用打火机烧掉了她的眼睫毛,她都没有感觉。为了看她不睡时有什么反应,她们故意用难听的脏话骂她,还说把她儿子抓来,在劳教所干活,这样罚他五千元,那样罚他五千元,再如何罚他一万五……这时的周月兰并不是不清醒,故意不做任何反应。她们就小声议论:“她啥都不知道了。”

慢慢地,他们认为达到了他们想要的效果,已经神经病了。就给她儿子说她有神经病,让儿子领她到乌鲁木齐第四人民医院(神经病院)去检查。医院诊断是心理阻碍,抑郁发作。后来儿子在神经病科开了证明,办理了保外就医,劳教所才把她放出来。

以前的周月兰很正常,身体健康,体重五十六公斤;可是到从劳教所出来时,体重只有三十公斤了,非常虚弱,而且还精神恍惚,成了一个精神病人。

有一次,警察曾明目张胆地对周月兰说:“你出去以后告不了我,你告也没有证人。”

而这样的事,可不是只发生在周月兰一个人身上,也不是只发生在一个乌鲁木齐女子劳教所,这样的事情在中共的监牢内是普遍存在着的。乌鲁木齐劳教所这样做,也是那里的医生到西安学习之后才开始实施的。

将一个好人,故意迫害成精神病,中共恶徒们真是恶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