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江苏徐州精神病院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四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底学炼法轮功不长时间内,多种疾病都好了,身心得到净化,真的是发自内心的感到自己是最幸福的人,逢人就讲法轮大法好,希望大家都来学大法受益。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政治流氓集团迫害大法后,我曾多次被关进当地看守所、洗脑班。二零零一年的一天,因为不放弃信仰,我和几个同修被当地六一零送进(江苏徐州)精神病院迫害。一进去就给打一种不知名的针,打完后即刻感到心慌、难受、坐卧不安,想走动。尤其到了晚上,医生不许下床,躺着时难受得想坐起来,坐起来又躺下,难受得不知如何是好。值班护士看到说:“谁再坐起,躺下,坐起,躺下!就把谁绑在床上!”大家都强忍着,根本无法入睡。那时有不服从打针的,就强行绑在床上注射,哪里还管人的死活!

酷刑演示:打毒针
酷刑演示:打毒针

在精神病院的那些日子里,除了被强制吃药,就是打针,都是不知名的药物。每次吃过药,发药的护士还用筷子撬开牙齿看看咽下去没有,那种药和针都是很毒的,吃药打针后什么饭也吃不下,从嘴里吐出的唾沫,从嘴角一直流到地上都不断,好多人变得嘴歪眼斜,目光呆滞,舌头僵硬翻上去下不来,说话没有声音,只能勉强打手势,象个植物人。晚上六点睡觉,第二天早上六点起床,中午还得午睡二小时,一天要强迫躺在床上十四个小时,对于正常人也受不了呀,那时真正体会到生不如死。

我被送精神病院摧残,还要我所在的单位每月拿出一千五百元交给“六一零”作为迫害我的费用,十年前的一千五百元也不是个小数字。这是故意挑拨煽动群众对大法的仇恨。天理难容啊!

二零零四年我因复印真相材料,被绑架到(南京女子)劳教所遭受二年迫害,劳教所是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刚进去,就有三个人二十四小时包夹,强行,诱骗写三书,天天放诋毁大法的碟片洗脑。要么就干囚活,后来白天听恶警讲课,讲的都是歪理邪说教材,还有几个犹大帮凶,每周要求写心得体会,她们认为不过关的就天天写。有一同修坚持正念、不配合她们,就不许她上厕所;不许睡觉。晚上大家都睡着了,还让她站在一块四方形地板砖上不许出这块砖。不知什么时候站着就睡着了,扑通摔倒在地上,全屋的人都被惊醒了。

每年一次劳教所的上级要来所谓的“验收”,根据转化程度减期,谁所说所写的不够她们的标准,就被本寝室的犹大欺负、找茬。有一个姓茅的警官,为了彰显自己的成绩,常常不让按时睡觉,延长一个多小时或更长时间,学习她们的歪理邪说或者干其它的事情。这是违反《监狱法》的,但却得到了劳教所的表扬,还夸她工作干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