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咸宁市法轮功学员陶席珍被迫害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四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湖北咸宁市建筑公司职工陶席珍,坚定修炼法轮大法。十二年来,被当地中共“六一零”、公安局警察、单位不法人员迫害,数次被绑架、关押、非法劳教,身心遭受巨大的伤害;她的丈夫任扩军在迫害中而过早离世,如今母儿女三人度日维艰。

现年五十多岁的陶席珍,曾经全身是病:胃病、心脏病、低血糖、失眠、头晕等。由于身体不好,心情也不好,总爱生气,看谁都不顺心,争强好胜。一九九五年,陶席珍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很短时间,她的各种疾病就不翼而飞了。她心中对李洪志师父和法轮大法无比感激。然而,这么好的师父、这么好的功法,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起,遭到中共残酷迫害。以下是陶席珍遭受迫害的事实:

一、一九九九年八月在外面集体炼功被绑架

一九九九年八月的一天早晨,陶席珍和十几个法轮功学员在温泉大商城门前集体炼法轮功时,突然被咸宁市公安局温泉分局副局长宋瑞生、岔路口派出所白玉平和陈迪坚等恶警绑架到岔路口派出所非法关押,其中法轮功学员章琪、周克利被非法关进铁笼子里。

二、一九九九年九月被在外面炼功绑架,非法拘留、非法关进建筑公司洗脑班

一九九九年九月份的一天,陶席珍在单位大院里炼法轮功,单位经理李加根派人叫陶席珍到他办公室,叫她不要在院内炼功,她不配合。那段时间,陶席珍咳嗽得很厉害,她认为在家里炼功影响家人休息,早晨四点多就到单位院里炼。李加根就给公安局诬报了,咸宁市公安局温泉分局副局长宋瑞生、政保科长度志祥、岔路口派出所白玉平和陈迪坚等恶警把陶席珍绑架到双鹤桥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敲诈勒索三百元后,直接非法关押到咸宁市建筑公司二楼洗脑班,单位的很多法轮功学员都非法关押在这里。岔路口派出所警察赵红在这里天天值班,单位也派人轮流值班,不准回家。这不是非法拘禁吗?陶席珍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就集体绝食抗议,洗脑班就无条件解散了。

三、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到北京依法上访被绑架

陶席珍从单位洗脑班回家后,岔路口派出所恶警陈迪坚时不时就到她的家门口敲门骚扰,说什么不要去北京的鬼话,也到她上班的地方这样说。有时一天去两次、三次,好象这个警察没事干似的,经常骚扰她。

十一月份的一天,陶席珍在电视上看到总理朱镕基说:“信访办是上下沟通的桥梁,欢迎群众来信来访。”陶席珍认为自己应该去北京上访,向国家领导人反映法轮功的实情。于是,她把家里安排好后,于十二月二十三日进京上访。

到达北京后,没有找到信访办,北京哪有什么信访办呢?连门牌都没有!只好去问站岗的士兵。不一会儿,来了一辆警车,将她送到一个派出所,一个四十多岁的恶警边说脏话边非法审讯她,晚上被非法关进北京西城看守所里,在那里她发现杨玉娥也在那里。狱警打电话给咸宁驻京办事处,要咸宁当地警察来接人。咸宁市公安局温泉分局岔路口派出所恶警陈迪坚、咸宁市建筑公司保卫科刘进喜等人拿着单位的几千元钱到北京尽情玩耍,采购北京很多烤鸭等特产,五天后才到看守所接陶席珍和杨玉娥一起返回咸宁。

在火车上,陈迪坚想从陶席珍、杨玉娥那儿各敲诈勒索二千五百元钱,她俩不配合。陈迪坚打电话给岔路口派出所,所长白玉平到咸宁火车站来接,并得到了陈迪坚从北京带回来的很多烤鸭。为了表功,刘进喜就挑拨离间造谣说:“如果不是我及时到北京接人,你们就会被撤职。”恶警白玉平听后,气急败坏地把陶席珍、杨玉娥送双鹤桥拘留所非法关押。刘进喜又到建筑公司造谣说:“如果不是我及时(实质他们在北京玩到第五天才去接人的,这是撒谎)去接人,陶席珍、杨玉娥就被送往大西北了。”造谣威胁她俩的家人,并趁机向陶、杨的家人各要二千五百元钱。迫于他们的淫威,杨玉娥的丈夫被逼给了刘进喜二千元钱,陶席珍的丈夫没给。但是,这伙人却不甘心,趁陶席珍被非法关押的期间,岔路口派出所恶警陈迪坚、刘武洲等人,身穿制服,于二零零一年一月三日晚二十三点左右私自闯入陶席珍的家中,不顾陶席珍的丈夫的劝阻,公然破门而入,抢走陶席珍家中的电视机、影碟机、音箱价值六千多元,这不是入室抢劫的土匪吗?陶席珍后来多次去要,他们不给。抢的东西至今未归还。

在他们行劫的过程中,陶席珍的丈夫任扩军,原咸宁市建筑公司职工。因工伤多次住院后,又不幸患了糖尿病,长期病痛的折磨,使他性格脾气变得暴躁。一九九七年住院时医生看其性格暴躁说:象这样住院无用,不能受刺激,注意休息,注意饮食才行,稍不注意随时可以导致并发症。在这种长期病痛折磨下,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功后很快好了。但是他在共产党组织的逼迫下,担心没班上,孩子没钱上学,就不敢再炼了。他不炼了,他的病又复发了。加上妻子陶席珍被非法关押,他的精神受到很大的打击,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在快过年的时候,妻子被非法关押,家中又被恶警洗劫,他拖着病弱的身体上前阻挡恶警的抢劫,却被陈迪坚毫无人性地将他推到一边,他的病情越来越重。陶席珍回家后,想去要东西。她的丈夫说:“东西拿走算了,只要你没被送去大西北农场就行了。”陶问是怎么回事,才知道是刘进喜他们造的谣。二零零七年三月九日含冤过早离世,时年五十三岁。陶席珍丈夫的过早离世,完全是中共迫害法轮功造成的,这一笔血债,应该算在邪恶的共产党头上。

后来,陶席珍找岔路口派出所恶警陈迪坚要被抢去的东西,陈迪坚叫找度志祥;陶席珍找度志祥,度志祥叫找陈迪坚;陶席珍找陈迪坚,陈迪坚叫找白玉平;陶席珍找白玉平,白玉平叫找岔路口派出所,推来推去,总之,就是不给。

四、二零零一年被多次骚扰、绑架、非法关押

从双鹤桥拘留所回来后,陶席珍多次被岔路口派出所恶警陈迪坚所骗,被非法关押。一次,陈迪坚来说局长找她有事,结果她被绑架到双鹤桥拘留所非法关押。后来才知道是中共开邪党大会,怕法轮功学员去北京,就提前把法轮功学员非法拘留了。会开完了,恶警才放人,并敲诈勒索三百元。有时,度志祥还骗她的丈夫写什么“保证”,把她的丈夫往死里推。还有一次,陶席珍和黄芬芳分别被绑架到双鹤桥拘留所,再到各地抽调一名所长,包括“六一零”的人,以宋瑞生为首,用车轮战术,轮流非法审讯、逼供,不让睡觉。她们两个还不知道是咋回事,不知道为什么关押?连他们审问、逼供的话是什么意思都不懂,不知道他们玩什么把戏。陶席珍就绝食反迫害,抗议他们为什么这样无理取闹?有的所长明白,就请假不来了,到最后只有宋瑞生一个恶人了。到第八天,陶席珍回家了,而黄芬芳却被建筑公司刘进喜等人送到咸宁市猫耳山看守所非法关押。

还有一次,陶席珍家来了几个客人,是蒲圻的,还没等陶席珍把茶送到客人手上,公安局度志祥、派出所陈迪坚等一伙人就闯进来了,又是照相,又是抢东西,还要把客人带走。陶席珍上前制止,度志祥就要把陶席珍一起带走。后来,客人还是被绑架了,非法关进了双鹤拘留所(不分青红皂白,糊里糊涂执法,真是丢人民警察的形象)。当天下午,陈迪坚一伙人又到陶席珍家绑架她到双鹤桥拘留所。在拘留所,她问度志祥为什么绑架她?为什么绑架她的客人?度志祥不吱声。她被无缘无故非法关押几天,敲诈勒索三百元钱后才放回家。

五、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五日被绑架到双鹤桥拘留所

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五日,在中共邪党开会期间,市“六一零”、咸宁市公安局、温泉公安分局将温泉部份法轮功学员包括建筑公司、毛巾厂、烟厂、农科所的十几名法轮功学员都被绑架到双鹤桥拘留所非法关押,陶席珍就是其中之一。十几名法轮功学员集体绝食反迫害,抗议这种无理行为。第三天,公安局以匡政国为首,带一伙小警察准备对法轮功学员实施野蛮灌食。法轮功学员把门堵住,不让人进来,并跟匡政国讲道理,哪知他不讲理。他看到门推不开,就用卑鄙下流的手段,把手伸到门框里,用手扯法轮功学员的头发,十多个小警察一拥而上把门闯开了。恶警对法轮功学员下毒手了,匡政国用手铐猛击陶席珍的胸部,导致胸部肋骨骨折;用手猛扯她的头发并往墙上撞后,几个小警察就强行把她拖去灌食。她不配合,匡政国就用手铐铐住她的手,使劲将她扳倒,她的头“砰”的一声撞在水泥地坎上,很远都能听到响声。她就被野蛮灌食了,灌食后就被拖到一个又黑又脏的房间里,接着准备再去迫害另一个法轮功学员。她想起匡政国在派出所时还比较老实,现在怎么成这样了呢?她忍住剧痛,将头从放风孔伸到门外,大声对匡政国说:“你要善待法轮功学员,过去老人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时辰一到,一定会报’。”匡政国说不怕。陶席珍就继续说:“你不怕,你可要为你的孩子着想啊!”他一呆,一会就又去迫害其他法轮功学员去了。

酷刑演示:灌食
酷刑演示:灌食

晚上,拘留所的厨师将饭菜端到桌上,匡政国和几名警察,还有烟厂的几名男法轮功学员走到桌前(平时不让法轮功学员与他们一起吃饭)时,善良的厨师脱口而出说:“今天你们哪个吃饭就不是人,今天那个姓陶的伤得不轻。”当时这几名法轮功学员转身就走了,几个小警察准备强迫他们吃,匡政国说:“不吃就算了,我也不想吃。”厨师和其他的几个人都没吃。厨师把厨房的事忙完后,提着开水很关切地说:“给点开水给姓陶的喝。你们检查她的头看看,她今天真的撞得很重。”当天晚上,匡政国突然发病,病得很厉害,家人急忙把他送入医院住院。(后来才知道,匡政国为什么这样狠毒的打陶席珍。匡政国的一个同事说,陶席珍的丈夫的哥哥当所长时,曾经与匡政国吵过架,匡政国利用职务之便公报私仇)。陶席珍后来一段时间总是头痛、呕吐。

六、二零零二年六月被绑架、非法劳教

二零零二年六月中旬的一天下午五点多钟,陶席珍正在厨房做饭时,听到有人敲门。开门一看,是岔路口派出所的程乐斌、刘金龙、毕明云三人。程乐斌伪善地拉着陶说话,刘金龙和毕明云到处翻箱倒柜,把房门拴上到处乱找一气,找到钥匙后,就私自开柜子,把法轮功书籍和资料偷走,并绑架了陶席珍到岔路口派出所。温泉公安分局的宋瑞生、度志祥亲自指挥警察陈腾飞登记刘金龙偷去的大法书和资料,注明数目,做成清单,要她签字,她拒绝并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不听,她就把清单撕碎丢到窗户外去了。度志祥气急败坏,就说:“我们去吃饭,七点半再来找你。”他们走了,只留下陶席珍一人。她想:我也不能留在这里,邪恶又想搞什么鬼?度志祥为什么要把大法书写成清单,是何用意?于是她就盘腿单手立掌发正念,求师父加持,让她不被邪恶非法关押。心想,平时上班没时间,这次趁机到亲戚家去一趟并告诉他真相。值班的人看到她发正念,就拉她的脚和手,结果不开;又去找铐子,却找不到;到窗户边喊打球的人过来帮忙,却没人来;没办法,就不管了。八点多钟,打球的人都来了,度志祥没来。她想:“我该走了。”于是,她起身问洗手间在什么地方,她洗完手,一边走一边甩手上的水,不知不觉走到了公路上。走着走着,抬头一看,正好是她的亲戚家门口,她就走了进去,说明来由。向那位亲戚讲清真相后,并告诉他,自己要到嘉鱼去两天,再到湖南去两天,再回来上班。她就走了。

刚到湖南亲戚家,有几个邻居来玩,她就给他们讲真相,其中有一个胖女人诬告了她,她不知道。哪知道,当地派出所早就下了通知,构陷一个法轮功,可以得到400元奖金,是中共罗干在湖南开会时布置下来的。世人报一个法轮功到派出所,派出所奖给400元;派出所送一个法轮功到看守所,看守所奖给一千元;看守所送一个法轮功去劳教所,劳教所奖给二千元。而江氏流氓集团给劳教所一万元。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被迫做奴工,给狱警无偿地挣钱。后来知道,她被非法关押在湖南时,咸宁公安去了人,要把她关押在湖北,湖南不放人,实质都是为了钱。湖南望城公安局邱局长还是诬判她二年半,被非法关押在湖南株洲白马垅劳教所。

在白马垅劳教所,陶席珍被非法关押了十六个月,最后以绝食反迫害的方式无条件被释放,正念回家。在白马垅劳教所被非法关押期间,恶警经常指使劳教犯用各种手段毫无人性地折磨迫害她,如:以袁利华、熊艳香、欧阳秀、肖姓男恶警、王姓男恶警为首的狱警,带着吸毒犯、同性恋犯人虞文桂、邓海燕等,用罚站、熬夜、吊铐、限制上厕所、用绳子捆、用透明胶封嘴、用脏毛巾塞嘴、毒打、挂胸牌侮辱、谩骂、严管、关禁闭等手段残酷迫害她。有一次她不挂胸牌,深夜就将她吊铐着,长时间不准上厕所。恶警欧阳秀晚上查岗看吸毒卖淫犯对法轮功学员管得严不严时,陶席珍要求上厕所。恶警欧阳秀说她当不了家,要找虞文桂说了算。欧阳秀这样说,虞文桂更加放肆地把陶席珍双手吊铐起来,并把一张大靠背椅挂在陶席珍的脖子上,用绳子捆住,看到陶席珍不断地跟她讲真相,虞文桂就用脏毛巾塞在陶席珍的嘴里,并用透明胶在陶席珍的头上围三圈。还有一次,姓王的恶警带着一伙吸毒、卖淫犯将陶席珍关在一间房子里,怂恿这些劳教犯迫害陶席珍。他说:“她是外地人,你们往死里整,整死了往后面火葬场一丢,没有人找你们的。”这些吸毒卖淫犯就用毒打、吊铐等各种手段迫害她,还说什么她不写保证弄得她们不能减刑期,她们把这种怨恨往她身上发泄,当时她被整的昏死过去。看到她们这样被邪恶所利用,就觉得她们太可怜了。为了窒息邪恶的迫害,陶席珍决定绝食反迫害。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在绝食的过程中,狱警就用野蛮灌食的方式迫害折磨她。在野蛮灌食时,医生、恶警、吸毒犯、卖淫女八九个人一齐动手,有按头的,有按脚的,有按腿的,有抓手的,有按肩的,还将她绑在椅子上,用铁器撬牙齿,撬不开嘴就捏鼻子,捏不住就用毛巾包着捏鼻子,时间长了,就一时断气了。“赶快松开鼻子”不知谁喊了一声,她又缓过气来了,灌食失败了。她还在绝食绝水。过了几天,恶警又给她插胃管,将她绑在床上插,她不配合,有机会就用手扯胃管,恶警就用铐子把她的手铐在床边上,她还是不配合,有机会就扯胃管,医生说这个人不能插胃管了。插胃管也失败了。恶警就又打吊针,她还是不配合,把针拔掉,把药倒到厕所里。打吊针也失败了。她还在继续绝水绝食。当她绝水绝食七十多天时,医生说,这个人不能再关了,要求劳教所想办法。劳教所怕承担责任,到她绝水绝食的第八十天时,劳教所才通知她的丈夫于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份去接回家。医生跟陶席珍的丈夫说,“接回家只能尽尽心,因绝食绝水时间太长,她不配合,我们确实无能为力。”陶席珍回家后,咸宁公安局还派建筑公司保卫科的周志勇去看情况,她对周志勇说:“把我迫害成这个样子,你心里是什么感受?”周志勇看她人已变了形,没说什么就走了。没想到她在大法中死而复活了。

在二零零三年建筑公司解体时,正是李加根任职,单位扣除她工龄工资一千二百元,说是她在湖南株洲白马垅劳教所劳教期间没有上班,作误工处理。

七、二零零八年被非法入室抢劫

二零零八年七月十日上午八点左右,咸宁市“六一零”恶徒伙同温泉公安分局金国新、岔路口派出所陈迪坚等恶警到陶席珍家敲门,门没开,他们就在院子里转来转去,金国新象小偷一样爬到窗户边,边摇窗户边喊要砸窗户。陶席珍在家中看到这种情况,就说:“你穿这身衣服(指警服)竟干这样的事?”金国新厚颜无耻地说:“我穿这衣服就是干这个的。”邪党真是到了穷途末路了,以前干坏事还遮遮掩掩,这次真是赤膊上阵了!恶警陈迪坚将大门锁撬坏,金国新、刘颖、程乐斌等七八个恶警破门而入,翻箱倒柜,连厕所也不放过,抢走现金几百元,抢走家中安装的大锅卫星接收器、过塑机、刻录机等设备,还有大法师父法像、大法书籍、讲法录音、讲法录像带等,连她的儿女们的东西也被抢去了不少。其行为,就是活生生的土匪。所有这些东西,至今未归还。

八、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七日被骚扰

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七日下午三点左右,一辆小车停在陶席珍家的楼下,从车里钻出一年轻人,可能是“维稳办”的,到她家敲门,见没人开门,就又到对面敲门,自称是派出所的,问她的情况,还到她家房子旁边象小偷一样,到处偷看;另一个在车里鬼鬼祟祟,一直到五点多钟看陶席珍真的不在家,就把车开走了。他们自称是警察,老百姓说,如果他们是警察,就没事干了吗?为何要浪费一下午的时间,想骚扰炼法轮功的群众呢?!法轮功群众就是社会的希望,这些警察才是社会的不稳定因素!这是老百姓说的,确实有道理。

九、二零一零年八月被构陷绑架

二零一零年八月的一天,陶席珍乘坐一路公交车去走亲戚,在车上,女公交车司机看到一个小伙子把头伸出了窗外,就叫他把头缩回车内,他不听。坐在旁边的陶席珍就劝他,他还是不听。陶席珍看到这个小伙子连好坏话都分不清,觉得他太可怜了,就开始给他讲真相。当他得知陶席珍是法轮功人员时,就叫女司机将车停在咸安区公安分局门口,并打电话叫来几个警察,不由分说就把她绑架到公安分局去了,恶警徐成忠、姓王的女警察搜查她的包,国保大队长曾国华亲自非法审讯她,写了很多材料,要她签字,套她的名字,她不配合,把材料撕碎了。恶警樊忠来了,看到这种情况,就不分青红皂白给她戴手铐,将她的双手反铐上,樊忠与另一个男警察殴打她,谩骂她。樊忠还邪恶地说:“你不说名字,我们就把咸宁所有的法轮功学员抓起来,告诉法轮功学员的家属,说是你告诉我们的。”邪恶想用反间计迫害她,她不为所动。后来他们在网上查对相片,知道了陶席珍的名字。于是他们就用车将陶席珍送到温泉公安分局,分局不理睬他们,他们就把她送回她家中,非法抄了她的家,抢走了六十元真相币,还有《转法轮》书、《大圆满法》书和一些真相光碟等。这些物品,至今未归还。

后来得知,诬告她的那个小伙子是温泉大楚城的保安,叫王俊。

十、经济迫害

十二年来,中共采用“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名誉上搞臭”的法西斯政策迫害法轮功,给法轮功修炼群众造成了巨大的损失。对陶席珍也是一样。一九九九年九月,陶席珍因在外炼功,被公安分局宋瑞生、原岔路口派出所白玉平、陈迪坚等一伙强行送双鹤拘留所关押,勒索三百元现金。二零零零年上半年在家,又被一伙恶警强行送拘留所勒索三百元。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三日陶席珍进京上访,被非法关在北京西城看守所五天后,岔路口派出所陈迪坚伙同建筑公司保卫科刘进喜等人到其单位拿三千元钱进京遣返陶席珍回本地,被非法关押于双鹤拘留所。恶警陈迪坚、刘武洲等一伙趁陶席珍被关时,于二零零零年一月三日晚十一点左右闯到其家抢走电视、碟机、音箱,价值六千多元。大约在二零零三年单位解体时,陶席珍被非法关押在湖南株洲白马垅劳教所期间被扣除工龄工资一千二百元。 二零零八年七月十日上午八点左右,咸宁市“六一零”恶人伙同温泉公安分局、岔路口派出所恶警:他们是金国新、陈乐斌、陈迪坚、刘颖等一伙破门而入到陶席珍家翻箱倒柜抢走私人财物,大约价值三千五百多元。直接造成经济损失累计1万零二百二十元。而名誉上、肉体上、精神上的损失,更是无法估量。

时至今日,中共迫害法轮功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真相已经大白于天下。全世界正义力量已经布下天罗地网,正在用法律途径起诉江泽民和死心塌地追随江泽民的中共各级官员,它们成为阶下囚的日子已经不远。如果你还不立即停止伙同中共对法轮功犯罪,到了那一时刻时,你怎么办?那时再也没有悔过的机会了。今天,是未来的背景,也是未来的原因。你今天的选择,就决定着你的未来。在此,奉劝那些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为了你和你的家人的未来着想,请立即停止伙同中共犯罪!不要一错再错下去,不要把路走绝了,不要给自己和家人留下永远的遗憾!

直接相关责任单位和个人:
区号:0715
咸宁市“六一零”
值班电话:8126179
阮明贵:办8126506、办8126406、13907249103
陈先汉:办8126026、8126018、13094198198
一科:办8126026、二科:办8126179
徐孟良 13807249980 办8126179、宅8272963

咸宁市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龚道安:办8126101、办8232222、13907118810
邓明辉  办8126035、13807240020
孙钦俊  办8126078、13508649156

咸宁市温泉公安分局:
副局长宋瑞生  13907249566、宅8254253
政保科度志祥
国保大队金国新 13807249208、宅8253197
国保大队刘颖
警察:
程乐斌 13972831088、宅8257348
匡政国

岔路口派出所
所长白玉平
恶警 陈迪坚、刘金龙、毕明云、赵红、陈腾飞

咸宁市咸安区公安分局:
国保大队长 曾国华
恶警:徐成忠、姓王的女警察
国保大队恶警 樊忠
猫耳山看守所所长 吴宗斌

咸宁市双鹤桥拘留所狱警 刘金龙 毕明云

咸宁市建筑公司保卫科  刘进喜、周志勇
咸宁市建筑公司经理  李加根
咸宁市温泉大楚城的保安  王俊

湖南望城公安局 邱局长
湖南株洲白马垅劳教所恶警 袁利华、熊艳香、欧阳秀、肖姓男恶警、王姓男恶警
湖南株洲白马垅劳教所劳教犯人 虞文桂、邓海燕

咸宁市委书记李明波
咸宁市市长李兵
咸宁市国安局 贾某、邓坤
咸宁市“综治办” 胡先甫 宅8126032、办8189138
程朝阳  宅8126086、办8255694、1367715916
程良海  宅8126031、13907240222
综合协调科  办8126031
咸宁市“维稳办” 丁渊  宅8126132、办8129161、18907240768
万建田  宅8126525、办8270008、13986620088
信息督办科  办8126280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