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庆阳市教师李玉长期遭迫害 有家不能归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四日】(明慧网通讯员甘肃报道)李玉,女,今年六十七岁,原是甘肃省庆阳市二中高级英语教师,家住庆阳卫校家属院。从二零零零年至今,仅仅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长期遭中共庆阳警察骚扰、绑架和非法关押。至今,仍被恶人追捕,有家不能回。

修炼法轮大法前,李玉身患三十多年的头痛病、失眠、月子里得的感冒病、鼻炎、脑出血后的手脚不灵活、低血压等疾病,在修炼法轮大法后,很多症状都消失了。修炼大法后,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她真正明白了人生的真谛和意义,只有不断的按照大法要求做好人,才是真正做人的标准,才能真正的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好人。

两次上访遭关押

二零零零年三月底,李玉与四位法轮功学员去北京证实大法,被庆阳市西峰区北街派出所恶人绑架到西峰,非法关押在西峰看守所十九天。恶警勒索了李玉的一位亲戚两千元,才将她放回家。

当时在西峰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有二十多人,其中女法轮功学员十多人。这十多名女法轮功学员和其他在押女犯关在一起,一个大通铺床上睡了二十多人,挤得身都翻不过。每顿饭一个人给两个馒头,一碗白开水煮萝卜或煮洋芋汤。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李玉和法轮功学员缪玉珍去另一法轮功学员家,被西峰区公安分局付永奎等三、四名恶警绑架到西峰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一个月。当时付永奎等人把那位法轮功学员家翻了个底朝天,把李洪志师父的法像和大法书都抢走了。

从西峰看守所出来的第三天,李玉第二次去北京上访。到北京天安门广场,还没等李玉把“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拉开,北京恶警就抢走了她的横幅,将李玉强行拖到警车上,绑架到天安门前门派出所。

当时那里已被关了上百名法轮功学员,当晚将法轮功学员又强行转到一个少年体育馆,那里被非法关押了来自全国各地的法轮功学员有好几百人,晚上大家在地上坐了一宿。第二天早上,恶警将法轮功学员三、四个人一组,分头拉走。李玉和大连的一位老年法轮功学员,及四川的一位带着两个孩子的法轮功学员一起被转到一个地方(此地未挂牌)。那里有四、五个穿警服的人,他们说是保安队。那几个人表面用好吃好喝来招待她们,实际是诱骗她们说出自己的名字和住址。当时李玉想:这是邪恶 “瓦解式的检验”法轮功学员,就不吃、不喝,也不回答他们的问题。

当时四川那母子三人当天下午就被拉走。大连法轮功学员想自己得回家,就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和住址,当晚就把她也送走了。同时那里还非法关押了一个三、四岁的小法轮功学员,当恶警问他的名字和他妈名字时,他很巧妙的就转换了话题,恶警把他的妈妈绑架走了,拆散了他们母子,还恶毒的诽谤说:“法轮功学员连自己的孩子都不管。”

到了晚上,那些北京恶警就轮番跟李玉所谓的谈话,套问李玉的名字和住址,一宿都没让她睡觉。因李玉什么也没给他们说,第二天早上就将李玉绑架到北京的一个看守所,在那里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也很多,没有床铺,大家都坐在地板上,困了只能坐着打个盹。每天半夜三、四点钟,恶警要叫走几个法轮功学员,大都是三、四十岁的人,不知他们被送往何方去迫害。

在那里被非法关押了六天,才将李玉放出,但他们强行把李玉的火车票买成去吉林的,把李玉和其他学员押送到火车上。在火车上,李玉和四川的一位法轮功学员商量好在山海关下车,再去北京天安门广场证实大法,给李洪志师父和大法讨个清白。到山海关刚一下火车,又被那儿的恶警将她们关押到火车站,非法审问了一宿,她们什么也没说,第二天又将她们放了。李玉她们坐火车到北京,一下车就去天安门广场。还没等她们走进广场,就被恶警绑架了,可能有人跟踪,当时学员们还没有这方面的经验。

恶警把她们绑架到北京的一个看守所,一个恶警将李玉带到一个房间里,他在床上睡了一夜,让李玉在凳子上坐了一宿。第二天,又让李玉在院子里坐了一天,然后又将她送进一个牢房里,强迫法轮功学员看诽谤师父和大法的电视,法轮功学员就坐在那里闭着眼背《论语》、经文、《洪吟》。法轮功学员们都绝食抗议对自己的非法关押,恶警就又强迫给法轮功学员灌食。六天后,在大法师父的加持下,李玉和法轮功学员们正念走出了魔窟。

诱骗劳教一年半

二零零一年元月十日,西峰北街派出所的片警祁雪楼和另一名男恶警来到李玉家说:“到派出所去谈话。”李玉说:“下雪路滑,我不去。”他们说:“我们用车送你回来。”李玉就跟他们去了。

到了戒毒所门口,祁雪楼给李玉拿出非法劳教一年半的判决书。在戒毒所,李玉和另一名法轮功学员曹强强被关在一个大房子里,没有水,冻得她们晚上睡不着(元月份是那个地方最冷的季节,经常是零下十几度)。当时李玉的两条腿,两只脚也痛的厉害,一夜睡不好,早上七点就叫她们起床。她们在戒毒所被非法关押了七天。二零零一年元月十八日,西峰区公安局三个恶警把李玉和曹强强转到平安台劳教所七大队一中队。曹强强因体检不合格,劳教所拒收,西峰区恶警又将曹强强非法关押到西峰戒毒所长期迫害。

在平安台劳教所,恶警中队长谷艳玲强迫法轮功学员用铁锹翻地,用架子车拉粪,到粮仓搬二百斤重的大麻袋等重体力劳役。恶警谷艳玲逼迫李玉和包夹干一样多的活。有一次她对一个包夹说:“你干多少活,就让李玉也干多少。”那个包夹说:“人家那么大岁数了,我怎么能要她那么做呢?”由于包夹的这一正念,使谷再未吱声。谷艳玲经常骂大法师父,打骂、体罚、吊铐法轮功学员,心狠手辣。有一位法轮功学员被上吊铐,强迫转化,结果使两只胳膊残废了,生活不能自理。

二零零一年九月,恶警戴文琴(此人现在甘肃女子监狱)和周志忠,强制逼迫法轮功学员所谓“转化”。用吊铐、不让睡觉等邪恶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李玉被罚站,晚上不让睡觉长达二十多天。每天早上六点起床后,就将法轮功学员赶到院子里,早饭后去干活,中午收工吃完饭,就让她们站到院子里,不准坐,晚上吃过晚饭,就逼迫她们站到院子里,不让坐,谁一合眼,就用拳头或棍子打。有一个叫米丽娜的吸毒犯白天睡大觉,晚上监视法轮功学员,不让睡觉,有的人困极了站着打个盹,她就打。当时李玉也不知道发正念这一法理,也不懂不配合邪恶的要求这一法理,只想:你不让我们睡觉,这不是邪的吗?你不让坐,我偏要坐,你不让睡,我偏要睡,常常一睡着就跌倒了,有好多次跌倒,头碰到砖地上,头疼得象裂开了。

由于当时李玉不配合邪恶的要求,监狱允许李玉和另一名法轮功学员魏兰桂晚上可休息一、两个小时,有时刚睡下,身上没暖热,就到起床时间了。当时七大队一中队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段小燕、侯月香等十几人。

二零零二年六月十日,经历了一年半的残酷迫害后,李玉回到家。

被迫流离失所至今

二零零六年五月的一天晚上十点左右,李玉和郭慧芳提着一个包从她家出来,往她的住处走,路上碰到西峰区巡逻恶警,把李玉的一个手指折伤,从李玉手中抢走包。郭慧芳为了保护李玉,就撒腿从另一个方向跑了。恶警放开李玉,就去追郭慧芳,恶警将郭慧芳绑架到西峰看守所。由于郭慧芳不配合邪恶的要求,被西峰看守所的恶警打残,还把她关押到甘肃省女子监狱长期迫害。

李玉当天晚上就在邪恶的逼迫之下离家出走,至今流离失所在外。李玉走后的第二天,恶警就到李玉家非法抄家。恶警还常常到李玉家骚扰,使她的家人不得安宁。

由于李玉不记得曾被关押过的看守所(特别是北京)的名称与迫害过她的恶警姓名,迟迟未曝光自己遭受迫害的经历。

象李玉这样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还很多,也都没有揭露出来恶人对自己的迫害,希望法轮功学员都能把自己被迫害的经历写出来,揭露邪恶,震慑邪恶,制止迫害,减轻被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压力,以便能更好的救度更多的众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