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浴法光的修炼之家

facebook google+ email 打印版本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五日】

一、多年的疾病一扫而光

我幼年时,因父母工作忙,受生活所累脾气差,缺少关爱的我成了一个性格内向、胆小腼腆、多疑敏感、固执倔强的孤独男孩。因性格内向、孤傲,就把精力都放在了学习上,自小学至初中都是各科成绩优异。夏日的夜晚,在倾听了老人们讲的神话故事后,常常凝望着繁星闪烁的夜空独自发呆,天上到底是什么样子的?我到底是从哪里来的?人这一辈子难道真的就象草木一样在经历了数度春秋之后化为了乌有?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人这一辈子也太没意思了!特别是后一个问题在我成年之后未得法之前一直在我心头挥之不去,在我的潜意识中我不相信、不甘心作为一个鲜活的生命竟会是如此的脆弱,如此的结局!

在我14岁刚刚升入高中那年的秋天,不幸患上了风湿性关节炎(后转为类风湿性关节炎),随后逐渐扩展成全身性的,全身所有的关节肿胀疼痛,就连吃饭咀嚼东西时下颌关节也疼痛不适,洗脚穿袜这样简单的动作也要求助于父母,生活不能完全自理,卧床一年多。初始时主要采取西医治疗,小小的年纪每天以药为食,每次吃药都是3-5种一大把,两臀两臂被针打的肌肉僵硬,体无完肤。在西医治疗无效的情况下后转为中医治疗,效果明显,很快就基本痊愈。这使我以后对中医及中医源头的中华古文化产生了极大的好感和浓厚的兴趣。

虽然中医治好了我的病,结束了卧床的历史,但并没有彻底除掉病根,留下了怕风、怕冷(易导致背部胀痛)和每隔1、2个月便出现髋关节疼痛致使腿瘸几天的后遗症,这样持续了十多年,后来竟发展到腰脊椎出现剧烈的腰痛,严重时连坐卧也困难,只好趴着休息。再加上那时工作不景气,家庭经济困难,双重压力之下实在丧失了活下去的勇气。因多年多种疾病缠身(风湿性关节炎并发症风湿性心脏病的前期心动过速、严重失眠),导致精神也出现病态,敏感多疑、易生闷气、性格孤僻。人到中年本应是个精壮汉子,实际却是一个身体、精神双重半残之人。

因我所患疾病属医学上的疑难杂症、后遗症,现代医学根本束手无策,多处求诊无一点效果。也曾四处求医求助于“神婆大仙”,虽其也曾“治愈”了很多人的病,但对我却束手无策。多年来我尝试过了市面上所流行的许多种类气功,气功书籍攒了几大箱,花费了无数,然收效仍甚微。

1996年偶然机遇(实不偶然)得读《转法轮》,心中豁然开朗,一下子弄明白了我“练气功”多年仍未弄明白的问题,心情十分激动,决然认定这才是真正的气功!

初得法,神迹即现。多年的疾病一扫而光,精神也振作起来,我终于又从新成了正常人。然得法初期不够精進,似修非修,层次提高不快。及至99年“7.20”惊天巨变,本来就不够精進,再加上周围环境恶劣,本地区大多同修都没能及时走出来,失去了修炼的环境,我又重归常人的生活,但心中仍然念念不忘师尊的大恩大德。我知道大法是神圣美好的,是被邪恶污蔑的,心中仍然认定自己是一个大法弟子,但不知道下一步的路怎么走。

在这样的常人状态下,我又患发新疾——病毒性虹膜炎(眼疾)。并且每年都反复1~2次,每次持续约月余。在这月余间的治疗过程中,采取吊针、口服药物、滴眼药(每间隔数小时滴一次)等方式轮番轰炸,头痛难忍,无法正常工作。2003年再一次发病时,我忍不住问这个身为本地区首席高级眼科专家的医生:“这个病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反复发作?”医生的回答让我愕然——此病是由个人的身体素质决定的,与你原患的疾病有关联,无法彻底治愈,并且还会发展成为青光眼(青光眼的最后结局是双眼失明)。医生的话犹如晴天霹雳,真正惊醒了我!我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这一次,我没有像上几次那样進行常规医学治疗,而是真正按照一个大法弟子的标准要求自己,学法炼功。就这样,靠着信师信法我闯过了这一关。自此,我又从新走入了大法的行列。同时,在同修的帮助下,我上了明慧网,了解了正法進程,知道了下一步应该怎样去做,提高了心性,层次得以大幅提升。激动的心情犹如失散多年的游子从新回到母亲的怀抱。师父没放弃我,又把我推上了路。

二、儿子的修炼故事

机缘所致,在我的影响下,儿子对大法也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显出其深深的大法缘。初见师尊法像,就说似曾相识,接触大法不久即开了天目,所观景象由黑白色逐渐达到彩色,清晰且能听到声音。经常看见师尊的形象,有时师尊笑瞇瞇的看着他(做的好时)、有时目光严厉的看着他(做的不好时)、有时结印骑在飞腾的龙上,有时结印端坐在莲花宝座上,身后散发着七彩光环;发正念时能直接看到邪恶被消灭的情况;经常看见不同时空的景象。

在儿子升初中的时候,因平时成绩不太优秀,妻子担心考不上重点中学,在考试前(那时还未走入大法)曾求助某“大仙”,“大仙”许愿保证儿子考上重点中学的“免费生”(前50名享受减免6千元学费的奖励)。在正式考试时,正答题间,突然周围人和物全部隐去,眼前显出一老道形象,说:“你只要听我的,保你考上免费生”。儿子不为所动,说:“我是法轮大法弟子,坚决听我师父的,即使考不上免费生,我也不会听你的。” “老道”立即隐去,这时只见窗外泛着金光的金龙载着师父蜿蜒飞腾,呼啸而去,似乎看见了师父赞许的目光。儿子以纯正的心态進行答卷,所遇难题只要略做思考,很快答出。结果考出了较好的成绩,正榜录取。虽然未考上免费生,但发挥超常,考出了远好于平时的成绩。

儿子考入初中后,第一个学期结束,成绩一下子進步了4百多名(全级部共1千7百多名学生),获得学校進步最快奖。放假期间,儿子来到我所在的单位在我这里度过了假期(我上班的单位离家很远,不经常回家)。和我在一起的日子里,父子同修一块学法炼功,進步极快。儿子感觉自己呼呼往上飞,功柱蹭噌往上长,每天都会提升很高的层次。

升入初中后,由于学业的紧张和我们父子聚少离多,缺乏集体修炼的环境,儿子有些懈怠,学习成绩停滞不前,天目所见逐渐减少。在今年初三临近毕业时,由于正确处理学业和学法炼功的关系,学业成绩突飞猛進,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重点高中,而根据平时的成绩考上这所重点高中是不可能的。

目睹儿子的修炼状态,起起伏伏,跌跌撞撞,我常常思索如何带好我们身边小弟子的问题,与同修也進行了多次交流。一位我们地区修得比较好的同修说:对于小弟子只要他(她)们走入大法、同化了大法,得了法就行了,不需要和我们一样去做三件事,执行一样的标准。而我则认为,对待小弟子应同我们一样要求,在具体的实施过程中可能与我们成年弟子有差距,但标准不能放松,在其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做其应该做的事。因此,我和儿子经常交流,鼓励他走出去,和同学讲真相、发真相资料,多学法炼功,合理分配学业和学法炼功的时间,处理好两者的关系,不可偏废。

三、妻子的大法缘

妻子走入大法较晚。看到妻子的迷状,我不住的督促她,向她讲解大法的美好,并尽可能的利用一切机会拉近她。有次,她一位在广州的同学(也是同修)回家时顺便到我家来了一趟,同她讲起她修炼大法之后的种种神奇景象,极力劝说妻子到她那里去一趟。考虑到那里有如此好的修炼环境,在那时经济状况还不富裕的情况下,我筹足千余元让她去了广州一趟。然种种努力效果甚微,反招来妻子的讥讽:“儿子已经长大,用钱的时候到了,怎么不趁年轻体壮去想法挣钱,反倒整天神神叨叨的干这个!”同时,对儿子的修炼也予以干涉:“要把心思多用在学习上”。有时,妻子同我讲起心里话:“我知道法轮功是好的,但就是烦你婆婆妈妈的” ,我悟到,是自己太执着了,师父早已说过,每个人有权选择自己的路,别人只能劝善。我只有勇猛精進,做的更好,一切都做好,以实际行动影响她。

一个时期过去了,目睹我的变化(没像别人一样找情人、洁身自好、保持良好的品行、个人得以福报职务上得以升迁)和儿子的变化(相比几个邻居家的儿子迷恋网吧、不听话,我儿子孝顺乖巧、学习成绩优异,修炼法轮功不但不影响学习,还促進了学习成绩),妻子慢慢的在变化,终于走了進来,看起了讲法录像、捧起了《转法轮》、讲起了真相。

如今,我们三口之家沐浴在法光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