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带人的观念 去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五日】我是九八年得法的大法弟子,说来惭愧,得法一年多了,还不知道自己是修炼佛法,迫害就开始了,所以自己只是在家祛病健身。直到零三年,我换了一个新的环境,找到了学法小组。我们每天下午学法,有时也交流,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各方面有了很大的提高。我没悟到太多的法理,但知道师父让做的三件事,知道自己担负着救度众生的责任。我性格急躁,做事有些极端,跌跌撞撞的走到了现在,师父时常细心呵护、点化我。

一、发正念 排干扰

我记的刚开始发正念时,丈夫不理解。他下班回家时,正好是发正念的时间,他看到我在那儿坐着发正念,气就不打一处来。有一次,他下班回家后,看见我正在发正念,又发起火来:“你这样什么时候是个头啊,一家人不在一块吃饭,从现在起,把十二点、六点打坐的时间改了。”我坐着不动,说:“什么都可以改,十二点、六点不能改。”他气的要动手打我。“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师父的法打入了我的脑子里,于是我稳坐不动。他围着我转了几圈也没有动我一下,还说:“发正念起啥作用?我就不相信。”我说:“你想体验体验吗?”他一边说:“不想不想。”一边往后退。从此以后,他基本不再干涉我发正念了,忙的时候,还提醒我“到点了”。这些年来,只要不是特殊情况,我什么时间在家发正念,他都不管。

二、没有任何心,就能把人救了

提起救人来,我的故事也很多。我的经验是:没有任何心,就能把人救了,前提是必须学好法(师父的短篇经文我基本都能背下来),学好了法,在救人的过程中正念就足。有一次,我去了一个不小的单位讲真相,背着包大大方方的去了厂长办公室,在师父的安排下,办公室里有三个人在闲聊,看我進去,没等我说话,其中一人说:“你是跑保险的吧?”我说:“是啊,不过我这个保险和其它保险不一样,我这个保险不要钱。”

他们一听来精神了:“你这是啥保险?不要钱,这么好!”我说:“生命保险,有了生命平安,不就什么都有了。”他们直点头。我说:“现在的人只顾挣钱,不讲什么道德。人活着不能只为自己,干什么都得考虑别人,如果人们都你为我、我为你,社会不就稳定了,灾难不就少了。我为什么给人上不花钱的保险?因为我是修真、善、忍的,得为别人着想。人在迷中,不知道有灾难,我告诉您一声,您平安我就达到目地了。”

我又把“藏字石”、“天灭中共”告诉他们,共产党来中国几十年,坏事干绝,历次运动害死中国八千万人,杀人偿命是天理,天要灭它了,别跟它一块遭殃,让你们退党、团、队脱离邪党。他们都很高兴的上了我这个保险。接着我又去了技术科,里面有两个人在看图纸。我正要搭话,刚才在厂长办公室听真相的一个人進来先说话了:“上不花钱保险的,你们也上一个吧。”他们放下图纸认真听我讲真相,最后也“三退”了。我又把真相资料、光盘送给他们,让他们進一步了解大法真相,他们乐意的接受了。

我正要走,其中一人说:“我们那边还有很多工人哩,我领你到那边发传单吧。”在师父的加持下,我的智慧源源不断,给工人讲真相、劝三退,结果退了三十多人,也发了很多真相资料。我都想不到能讲那么好,真是得心应手。我悟到只要弟子有那颗救人的心,一切都有师父安排,都是师父在做。“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也真正体悟到救人的过程也是修自己的过程。在讲真相时,也有几次被不明真相的人抓着不放,都是在师父的呵护下化险为夷。也有正念不足的时候,被邪恶钻了空子,在修炼的路上留下了污点。但是在师父的慈悲鼓励下,摔倒了又爬起来,继续走在救度众生的行列里。

三、讲真相 师父赐予神通

在讲真相救人的过程中,有很多神奇的事发生在我身上,见证了师父的慈悲,大法的威力,写出来与大家分享。

一年冬天,我带着三岁多的女儿出去讲真相,路过一个池塘时,她叫着说池塘里有莲花。我没在意,大冬天哪来的莲花,瞎说。到学法点上说了此事,同修说孩子可能是开着修的。在孩子上“学前班”时,我每天上午都出去讲真相。有一次走的远了点,一看表,离孩子放学还有十一分钟。已经不可能按时赶到学校,我请求师父加持我,结果自行车跑的飞快,中途经过三个村庄,赶到校门口时,正好放学。

有一次,我把自行车放在路边,到田间地头讲真相。一阵邪风把车子吹倒,摔的不能骑了。眼看接孩子的时间到了,怎么办?我想起师父说的:“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于是骑上车子就走,车子咯吱咯吱叫了几声,就正常了,几个月都没出一点问题,并且还不用打气。

有一次搭车去讲真相,我想去的地方是回娘家的那个方向的村庄。问了几个客车,都不去那里,又过来一个车,司机说:你先坐我们这个车吧,下了车也许能遇到你想坐的车。我就上了车,下车后,我也没想等车,就一边走一边讲真相劝三退。走过了两个大村一个小村,劝退了四十多人,已是下午一点多了。我想资料也快发完了,到村头有车来,就回家。刚走到村头就过来一辆客车。我招手上了车,车里只有司机和卖票的。我问他们:为什么没拉人啊?他们说:你不知道,这个路线好几个月都不走了,人们都不知道这个路线走呢,今天是第一次。我心里说:谢谢师父操心,接我回家。

四、去掉情

前一阵子,由于自己对情的执著,被旧势力钻了空子。邪恶办洗脑班,说我是重点人物,必须让我去,否则劳教。邪恶给丈夫的单位施压,说十多年的文明单位,因为我给他们摘了。丈夫回家大吵大闹,并提出离婚。我内心也激烈的斗争,不能因为我修炼法轮功离婚,给大法抹黑 。“修去名利情 圆满上苍穹 慈悲看世界 方从迷中醒”(《洪吟》〈圆满功成〉)。想到师父的法,心里即刻轻松多了。我对丈夫说:我修大法做好人,邪党迫害好人,它让咱不得安宁,如果离婚,能给你和单位减轻压力,被逼无奈,我同意离婚,我有大法就够了。放下了情,洗脑班这事也就平息了,丈夫什么也不提了,好象啥事也没发生过。

五.女儿先天性脱胯 神奇的好了

说起家人在大法中受益的事也很多,仅举一例。女儿四岁那年,她走路老摔跤。(女儿的腿先天性脱胯,以前做过两次大手术)在县医院拍片检查 ,结果是孩子的一条腿又脱胯了。又到省城大医院检查,结果一样。省医院医生要求马上做手术,说天气热有床位,天凉了床位太忙,得排几天号。丈夫不愿拖延,要给孩子做手术,我不同意。因为孩子是大法小弟子,不管天气热冷,我都带着孩子走街串户散资料讲真相,走在救人的路上,孩子不会有事的。孩子是开着修的,她也不同意做手术。可丈夫执意要给孩子做手术,我坚持不去,那几天家里的气氛可想而知。我想办法往后拖,说天气太热,孩子在空调下受不了,等天凉了再做。

就这样又拖了一段时间,天凉了,丈夫还是闹着去。师父点化一位老同修到我家,说去医院吧,孩子不会有事,检查一下就回家。我们一家就去省城医院,那时心里还是没底,也许没事。孩子检查时,我们学法点的同修们聚在一起给孩子发正念,解体迫害小弟子的一切邪恶,我都感受到了很大的能量。医生要看上次拍的片子,我们把片子给他,医生说没有事啊,正常。在这方面什么都不懂的我也明显的看出,片子和以前不一样了,上次片子上股骨头明明没在臼里,现在股骨头已经在臼里了,所以一切正常了。丈夫不放心,跟着医生问:不是你让我们来做手术的吗?咱们是约好的。医生说:没事,怎么做?丈夫还问:孩子老摔跤?医生说:人怎么有长的丑的,长的漂亮的?孩子那地方长的丑,缺营养,回家吃点好的,就好了。你放心,孩子没事的。当时我已是泪水满面,内心感激有这么伟大的师父慈悲的保护,使孩子免受了一场大灾难。

在回家的路上,我们的车前方,有个碗口粗的弧形的柱子,象日光灯管一样白亮。丈夫都看到了,他说是玻璃照的影子。他哪里理解这是师父一直在看护着我们。几天后,是我的生日,我们一家人去散步,走了很长一段路。丈夫怕孩子累,要回来,可孩子说:不累,师父给我换了金刚腿了。后来丈夫还打趣的说:我闺女的腿最结实,是金刚腿。现在孩子十一岁,已经是六年级的学生了,身体一切正常,成绩一直在班里前几名。这一切神奇来自于大法,来自于师父的慈悲呵护。

六、七十多岁的母亲学识字

我母亲同修不识字,我把她从老家接来,和我们一起学法。母亲说她想学认字,认了字自己到哪里都能学法。我就教她,我前边教她后边忘,老是问。我发了愁:七十多岁的老人,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认的,啥时候学会读法啊!你学不会,还耽误了我。心里别提啥味了。我把这事跟一位同修说了,同修说:师父说:“但是真正的提高是放弃,而不是得到。”(《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把自己放下,就耐心的教她,效果一定会变。我就按同修说的教,母亲也很认真学,结果一年多时间,母亲就能读《转法轮》了(不认识的字很少)。现在师父的新经文也能自己看,把不会的字写下来,再让别人教。她说:好几次满屋的墙上地上都是字,是师父看我学的认真点化我。现在街上的标语、广告牌都会念呢!

这些年来,我都是按部就班的走在修炼的路上。如果没有特殊情况,我都是上午去救人,下午学法,晚上学法炼功,发完正念睡觉。近期由于有其它情况,改为晚上早睡,三点四十早起炼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