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念正 一帆风顺回家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五日】二零零八年八月四日是一个难忘的日子,是在伟大师尊慈悲呵护下我从山东返乡的日子。奥运前的车站码头、机场各处戒备森严,尤其是奥运城市气氛恐怖。

我告诉同修八月初要回东北时,同修劝我最好过了奥运再走,当知道我买了八月四日的火车票时,有的同修劝我:“把大法书留下吧。同修的儿子昨天从东北来,一路上,车站,车上,搜身,翻包,开箱子,检查特严……”。我说:“大法弟子是神,邪恶不配查咱,师父在身边谁敢动我?大法徒怎能丢下大法书呢?”

带着我的全部经书和相关资料来到车站,寄完行李后,我和老伴准备找个旅店休息一下。有个人追了上来,问我老伴:“你背的什么?”“这是锻炼身体的剑,随身携带的”,“不行,这个不让带”。“那我们就随车邮吧”。到车站去办理邮件,却无论如何也不给邮。随身带不行,邮也不行,把老伴难为够呛,他着实上火了。我想到大法弟子是神,大法弟子说了算。我不住的发正念:彻底清除操控这些办事人员背后的邪恶因素,任何邪党、邪灵都不配检查,多高层次的生命都无权干扰,阻挡我回家,请各路正神、护法神鼎力相助。

我发着正念来到办理寄件手续的窗口,微笑着望着她,轻声说:“姑娘,对我也这样啊,我这么让人不放心啊?”她转过脸用目光请示负责人,那位领导说:“问一下某经理吧。”话音未落,经理迎面走来,就象事先安排好的一样,这领导跟经理说:“这位大娘的邮件你看怎么办?”经理问:“什么东西,在哪儿呢?我看看。”我说是健身用的剑,在候车室外的台阶上。我不断发着正念,请师父加持弟子,让他本性善良的一面展现出来。他接过剑仔细看了看,掂了掂,默想片刻说:“你带上它,随我来。”我俩一同来到行李房。他叫出一个工人来对他说:“把她的行李打开,把它放进去,要插在中间,不要露出来,封好扎严。”我向她道谢,她微笑着对我摆摆手走了。

剑长,行李短,只有一个带接头的行李刚好合适,那位工人帮我放剑时,我随即把录音带,光碟等全部放到行李里边了。我说:“这是一套,别分开了。”心中一直牵挂的大法书就这样安稳带上了。

出来路过安检口时,一农民工的斧子、刀、锛子等被人没收,那人苦苦哀求也没用。而那边还有一人正追一个带铁器(一把心爱的菜刀)躲避搜查的农民。

这个带接头的行李是因为东西太多,临时拆了一个面袋子,接在原有的行李袋上加长了,没想到正好把所有的大法录音带、光碟等都装上了。大法弟子所遇到的每件事确实都不是偶然的,一切都是师父安排好的。

检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我排在中间,见检票员出来,我走上前对他说:“我带这么多东西,能否帮我想个办法,免得影响别人?”她说:“随我来。”把我安排在最前面,过一会儿又叫我到栏杆里面去,告诉我:“你出去的时候把锁头挂上,回来再锁上。”车快进站时,先给我检了票,先進站台,我选定一个位置放下东西等车,身边的一个铁路员工一回头,兴奋的说:“你就是那个寄件的大娘,几号车厢?”“13车。”他说:“往这边挪一下,这个位置是13车的。”我说:“谢谢你,你的业务好熟练啊。”车停下来,他帮我递了箱子。

我把老伴送上了卧铺,我去坐硬座,车厢的过道上,连接处,站着的,坐地上的,挤得水泄不通。列车员一遍又一遍的验票,乘警一会儿一查身份证。我没有身份证,不停的发正念:解体所有乘警背后的一切邪恶因素,他们不配检查我,哪有人查神之理?他们查到我的座位时都越过去。对面的乘客奇怪的问:“他们怎么都不查你呀?”我说:“我这快七十岁的老太太,是最让人放心的,神佛都不让人折腾我。”“啊,你有那么大岁数?精神头这么足,身体这么好,你信佛啊。”我说:“我年轻时身体不好,炼法轮功以后越来越好……”由此切入主题,讲真相,劝三退,有时说笑话逗趣,他们都很爱听。

我不时的给站着的人让座,大家轮流休息会儿,气氛十分溶洽。我说:“咱们能在这拥挤的列车里,组成一个和睦的临时大家庭,是多大的缘份啊,祝愿每个人都幸福平安,有更美好的未来。”每个三退的人都说声:“谢谢大娘!”身边乘客到站时,都亲切的说声:“大娘再见。”有个小伙子详细的告诉我:“我家在牡丹江,家住某村,我叫某某,大娘到牡丹江去,我给您最好的木耳。”得了救的生命发自内心的喜悦和感激之情深深地感动激励着我。

旅途中不断接到山东同修关切的电话:“那么多东西能拿上去了吗?”回答:“带上来了。”隔一段时间又问:“那些东西能拿动吗?”回答:“没问题。”哦,他们在集体发正念加持我呢。山东的大法弟子真把师父讲的“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这一教诲溶入到自己的言行中了。下车了,第一件事就是告诉山东同修:“我到家了。”同修说:“哎呀,真好。”这时,我真正体会到同修们的那种无私境界,让人倍感温暖。

奥运前夕,尽管邪恶迫害故伎重演,大法弟子该做的事从来没有停止过,不断升级的迫害,反而把大法弟子锤炼的越加成熟、理智。只要我们心纯念正,基点对,师父就会为我们做主,一切关口都能冲过去。在这非常时期的旅途中,伟大师父的慈悲呵护,使我居然成为特殊照顾对象。旅途中我坚定一念:邪恶决不会得逞,随其自然的讲真相,劝三退,救众生,一帆风顺到了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